Download...

劍無憾一夫當關,手持仙劍,獨翼飛揚,伴著越來越凝實的神光,站在萬劍宗門前,一時絕代無雙。


他沒有主動衝上前。

大敵眾多,浩瀚不可數,哪怕他是半神如果貿然衝進敵營,被八方強者圍攻,也難免會落得單拳難敵四手的窘境。

尤其他這一身的力量是暫時獲取,消耗過快,去的也快,他清楚的知道,憑藉一人之力,除非是真神降臨,否則不可能戰勝者這漫天的敵人,所以,只能守。

他做這一切,初衷不就是為了拖延時間嗎……

「很好。」

各宗六道仙君眯起眼睛沉吟,一聲過後陷入了沉默,互相在短暫的僵持。

僵持只是片刻。

霸愛成癮:穆總的天價小新娘 有六道仙君緩緩抬頭,露出了漸漸猙獰的冷笑:「明白了,你不惜一切代價拖延時間,不單單是為了苟延殘喘這片刻功夫吧?看來你們還有未知的底牌……」

「我從未說過我們今天會輸。」劍無憾坦然面對,交鋒是必然會發生的,既然要來,那便來吧,不管什麼,自己都會一力接下。

「那就去死吧!都給我沖!縱然他現在暫時成了半神,那也是一個人,我們匯聚天下大勢,哪怕半神也可屠之!」

有六道仙君驟然猙獰,舉劍而行。

「沖!今天與我等屠神!」

「殺!」

漫無邊際、浩瀚無盡的敵人像潮水一樣朝著劍無憾湧來。

劍無憾挺拔、莊重、認真、肅穆的站著,背靠萬劍宗門,獨翼遮天,庇護千萬弟子,一人一劍當關殺敵。

「唰!」

璀璨的半神金光,凝聚成萬丈劍罡,像是那擎天神劍,帶著威壓八方的厚重與狂暴橫斬眾敵。

這一劍奪目,蘊含著一生無憾的決然。

當劍罡飛逝落下,如海嘯的血水在四方狂灑,漫天的大敵,瞬間有八百萬人死亡!這是驚天的一劍。 一劍驚天。

敵友雙方紛紛被劍無憾這一劍震驚,太霸道了,彷彿無敵,一劍滅殺八百萬,嚇破人膽。

宗門前,劍無憾收劍,臉色通紅,全身的神性光輝忽明忽暗,他強行鎮定中仍有急促的呼吸傳出,這一劍不僅威力顯著,消耗也是巨大。

敵方六道仙君眯著眼睛沉思,他們衝鋒的腳步又停了下來,片刻后他們再度傳令:「衝殺,不準停!」

「可是他太恐怖了,一劍八百萬人,只需要四五劍就能把我們全部滅殺。」人群猶豫,被劍無憾的一劍震懾住了。

各方六道仙君態度強硬:「不管怎樣,你們必須沖!」

「他剛才一劍是有意為之,如果我所料不錯他動用的是一招神級劍術,也是他最強大的一招,目的就是震懾你們。」

「你們看不出來?他剛才一劍消耗巨大,現在氣息都有些紊亂,不抓住機會衝擊還等什麼。」

「我們會在前面擋住他大部分的力量,你們還擔心什麼。」

八方敵人再次進攻,這一次六個六道仙君在前壓陣,深邃的眼睛看透了一切,在毫無畏懼的靠近。

「來吧。」

劍無憾長劍顫鳴,目光冷漠至極,一隻羽翼在背後扇動,半神的威壓讓他看起來像一座佇立在萬劍宗門前的高山。

「劍無憾,死!」

八方強者劍氣破空。

劍無憾舉劍,一步不退,迎著無數攻擊出手,他的劍氣依舊是無數人中最璀璨的,蘊含著強大的力量,一路所過泯滅了無數的劍氣,直衝人群。

瞬間,最前面又有幾十上百萬人死亡,而後劍氣還在肆虐。

這時諸多六道仙君才站出身來,外加幾十個普通仙君,一起朝著這劍氣抵擋而去,他們出劍。

砰!

劍無憾的劍氣終究是力竭之劍,被如此多仙君強者合力,瞬間破滅。

「你們,你們不是說會在最前面,為什麼現在才出手抵擋。」下面無數衝鋒的人憤怒。

因為這些仙君們出手遲了一點,下面又有幾乎上百萬的人死去。

「安全起見,先試一劍,已經試出他的劍氣我等可以承受,沖吧,這次不會有事。」

諸仙君開口。

下面的人怒不敢言,試一試?只是這麼一試就死了百萬人,這是拿百萬人的命在試啊,而死去的這麼多人,僅僅是他們覺得不保險,不敢去對抗最初的鋒芒,難道,仙君的命是命,他們的命就不是命?

「誰准許你們停下了,好了,上吧,這次你們跟在我們身後,會儘力幫你們抵消危險。」

仙君們出聲,見下方眾人神情不對,出言寬慰了一句,不能讓這群人有太烈的情緒,不然一怒之下走了,誰來替他們送死。

婚妻已定 他們當頭,再次衝擊。

剛才試劍之後他們心中已經有了把握,場中六道仙君和普通仙君加起來,可以和劍無憾的一劍硬碰,只要快點收手,讓後續的力量落在下面的普通仙人身上就好。

「轟!」

碰撞又發生了,劍無憾每一劍都彷彿能開天滅地,半神的力量讓世人側目。

敵方几十個仙君一起出手,抵擋住他一劍中最初的鋒芒,隨後彷彿力有不逮的後退,劍無憾一劍的餘波落下,下面頓時有十多萬人死亡。

傷亡減少了很多,讓人容易接受不少,沒有多餘的意見,一次又一次的交鋒開始,劍無憾就像一個巨人,站在宗門前,抵擋著無數人的攻擊。

漫天的血與屍在墜落,萬劍宗前面的一條大路被徹底染成了血紅,宗門前面原本綠野蔥蔥的樹林,全部變成了血色森林,森林與城門之前,一條浩蕩而過的大江之水,平日里碧波清爽,此刻,整條江水都變成了血色。

乃至於,天空都被映照成了血色,天上地下,除了血再看不到其他顏色,這是永生永世都會被人銘記的一幕,不可能忘得掉。

在萬劍宗內,無數弟子注視著劍無憾寬大的背影,心中的觸動難以訴說。

「現在是什麼情況?」

一個劍宗弟子身後傳來身後,他回頭,頓時驚喜:「小師弟!」

一聲驚呼讓周圍人全部側目,紛紛露出喜色:「小師弟你出來了!」

在他們背後是許辰,他從劍窟走了出來,此刻一身修為氣息已經變成了金仙境界完美,感覺起來強大無比。

「嗯,現在怎麼樣了,宗主的實力怎麼會變得這麼強。」許辰問道。

眾弟子臉色立刻沉重下來:「宗主毀了自己的成神根基,短時間內促成了半神的實力。」

「成神根基。」許辰皺了皺眉,然後朝劍無憾看去,半晌皺起眉頭:「勉強促成的半神之力不行,他現在力量匱乏很嚴重,一直是在強撐,這樣撐不了多久的。」

「那,那怎麼辦?」

「對了小師弟,之前宗主說你有解救我們的希望,你能夠力挽狂瀾,小師弟,你是不是已經將一切都布置好了?」

所有人期盼的看向許辰。

在注視下許辰沉默一會,然後微笑點頭:「還沒好,不過確實有辦法,沒時間多說了,我先去布置。」

「好!」所有人眼中露出振奮,沒一個人阻擋許辰的去路。

路上,許辰低頭行走,沉思不已。

劍無憾讓自己出關后找他,但現在情況已經危機到這種地步了,而劍無憾此刻也沒功夫見他。

幽幽大秦 再去修鍊提升到大羅仙人境,暫時是不可能的了,不然等他修鍊出來,萬劍宗的人,恐怕都已經死了。

寵臣的一品福妻 「只能現在就上了!」

許辰抬起頭,眼神銳利的掃視漫天敵人一眼:「萬劍宗果然底蘊深厚,六千多萬來人,現在只剩三千多萬,死了三千多萬……這種程度的話。」

他眼中露出一絲冷笑,在沉吟中離去,讓人解開了萬劍宗一切底蘊寶庫的封鎖,他衝進去挑取一件又一件材料。

「小師弟,你是要布陣?是什麼大陣,強大嗎。」在許辰左右忙活的間隙,有人問道。

許辰點了點頭,又搖頭:「似陣又非陣,神界頂級強者和宗門都會擁有一種神域結界,這是將地利發揮到極致的一種東西,神域之中,一切為我等所用,而敵人的實力統統要被壓制,更有甚者,可將敵人被壓制的實力轉移到我方身上。」 許辰的話落下,所有人眼中綻放出別樣光彩。

「神域!」

「小師弟你能布置神域?!」

神界的神域,仙界的人雖然不曾見識過,但也聽聞過,這種東西哪怕在神界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有的,而是神界之中的強者才會具備,乃是真正強者的代表,在自己的神域中就是天地的主宰,任憑多少大軍闖入,全部都要被神域壓制,代表著絕對的威嚴。

「並不算是真正的神域,神域是神界可獨尊一方的強者才能具備的威能,我借用陣法和一些手段模仿,也只能模範出三成效果。」

許辰搖了搖頭解釋,也不耽誤功夫,取了東西便閃身離開,在整個仙城內來回奔波布置。

「哪怕三成也了不得了,相當於神界頂級強者三成的威力,那比一尊普通天神的全力還要龐大了。」

原地的弟子們興奮,神界能擁有神域的人最起碼也相當於是仙界中的大羅仙人,大羅仙人三成的威能絕對超過真仙實力,甚至堪比第二大境界的天仙,相對而言,神界這種強者的威能,也肯定比一般天神強大,而現在,在外征戰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劍無憾,也不過才是半神的實力。

如此,神域布置好的話,必定能夠扭轉乾坤!

「小師弟,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們全力協助!」

整個宗門的人都亂了,紛紛洶湧著追向許辰,內心激動,小師弟當真是超凡之人,連這種逆天的手段都能布置。

經此一變,整個宗門氣氛調換,再沒有絲毫絕望的灰暗感覺,恢復了一切激情。

而在外界。

似乎感受到了劍宗內的變化,也發覺了許辰的出關,劍無憾征戰不休的背影,第一次回頭,他看到了下面忙碌的人群,也看到了領頭而動的許辰,當即欣慰一笑:「提前出來了,只可惜暫時不能應對諾言給你時間和機緣繼續突破了。」

下一刻劍無憾神色肅穆,獨自暗忖:「不過,我一定給你爭取出布置神域的時間!哪怕戰死這裡!」

似乎感應到了他的目光,許辰抬頭望來,點頭正色問道:「宗主,你還能撐多久?」

劍無憾蔚然一笑,緩緩轉過身,重新面對大敵,背對劍宗,沉聲道:「不用考慮太多,你只管放手去做!」

許辰皺了皺眉,不敢多滯留,默默點了點頭:「好。」

「師兄等一下。」他走了幾步拉住一個過往的劍宗弟子,那人立刻停下,一臉慷慨赴義的神色:「小師弟怎麼了,有什麼要代勞的,萬死不辭!」

「沒這麼嚴重,布置神域其實用不了許多人,只需要強者,你幫我將宗門內所有仙君級的老祖請來。」

許辰說道,那人頓時點頭,轉身就走。

「等一下,把大羅仙人級的前輩也都請來吧。」許辰在後面遲疑了一下又喊道。

神域是一種神界強者的神通手段,並不是大陣,哪怕此刻以大陣的形式來借鑒,更多的也是注重手段不看陣法,並不是人多就能快速的。

「來了。」

不一會,七個仙君老祖和六十多個大羅仙人趕到,他們神情都極為凝重,大義凜然的表情中有獻身的覺悟。

許辰知道他們是誤會了,但也覺得欣慰,萬劍宗的弟子是他兩世為人以來見過最為團結的勢力。

「諸位長老老祖放心,我請諸位並不會有多少危險,只是需要藉助你們的力量,事後最多脫力休息兩天就好了,還請放鬆。」

眾人情緒平緩了不少:「我們要怎麼做?」

許辰看了他們一會,沉吟道:「等一等,恐怕還要抽離一半的人離開,你們是劍宗頂級戰力,如果全部脫力了,最後哪怕有神域恐怕也對付不了大敵,所以,留一半就好。」

「對,那就讓我來吧,我是老人了,除了力量雄厚一點,對戰鬥可能不如一些年輕人凌厲,我來。」

「別,老祖,您是僅次於宗主的強大存在,之後殺敵還要全靠您,現在讓我們來吧。」

人群爭執,還是覺得布置神域是不可知的,恐怕遇到危險,也認為在這亂戰之中一旦脫力那就是廢物,會成為任人宰割的魚肉,紛紛搶著上前。

其中如何爭執互相擔當,最後在許辰的指定下平復就不多說了,許辰帶了一半的強者,分別站在了宗門各個方位,尤其是其中的幾個仙君站在仙城正中央,人人手中扶著一根雕刻滿了神秘紋路的柱子。

這些做完許辰抬頭看了看外面的劍無憾。

劍無憾的身軀從未退過一步,像屹立著的鐵塔,永遠那般筆直,只不過在背後看不到,他的前身已經布滿了鮮血,遍體凌傷,在不間斷的戰鬥廝殺下,他抵擋著如潮入水的敵人,哪怕他現在是半神,但在如此密集的進攻中,依舊難以保全自身。

劍無憾身上的血跡厚實濃郁,有的血已經乾涸成了硬塊,新的血又流淌而出,有他的血也有敵人的血,慘重和肅穆在他身上越發體現的濃郁。

然而,哪怕他已經如此,從始到終都一聲未吭,從沒有發出過催促,更沒有要求許辰動作快一點,只是那般默默的屹立在外,一個人抵擋著無窮無盡的敵人,沉重如山。

「要加快了。」

許辰握了握拳頭,收回了目光,內心有多少複雜不說,他從萬劍宗一個扶著神秘柱子的大羅仙人開始,朝著另一個柱子的方向,在城中地面以金仙之力刻畫神紋。

這是催發神域力量的關鍵,需要連接所有強者手中的柱子,然後畫滿整個仙城,這是一個大工程。

當天色轉黑,整整一天過去后,許辰才完成了十分之一不到的程度,額頭冒著汗,腦袋裡有些昏沉,刻畫這種神紋消耗極大,完全是以自身力量在凝聚,這也是他之前要求最少也是大羅仙人境才能布置的原因,不到大羅仙人境,想要布置十分艱難。

而此刻,外面的劍無憾身軀在不經意間已經出現了輕微的抖動,他戰鬥了整整一天,傷痛早已多到麻木,更大的困難是他覺得身體有些僵硬,背後的神力因為劇烈的消耗,已經明顯的消退…… 許辰看向劍無憾,眉頭皺了起來:「這樣撐下去,最多再有三天他就會力竭而死。」

劍無憾的狀態有些不好,強撐下去會出大麻煩,更重要的是神域想要布置完,還需要五六天的時間,劍無憾哪怕撐到死都不夠。

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許辰繼續刻畫神紋,時間一點也不能浪費,但面臨的問題也必須想辦法解決,不然劍無憾提前倒下,整個萬劍宗還是要覆滅。

「劍無憾,你還能撐多久?再撐下去你就是死了,識趣點讓開你還能獨自去苟且,不然必死無疑!」

八方的強者在叫囂,他們看出了劍無憾的勢弱,想鼓動劍無憾離開,不然以劍無憾這種實力,繼續撐下去他們還會出現大量傷亡。

這一天的瘋狂進攻,雖然讓劍無憾傷痕纍纍,但劍無憾也強力轟殺了諸多敵人,外面的人數已經減少到兩千多萬,不到三千萬,再撐一撐,他們人數再少一點,也就少到只比萬劍宗強一倍了,碾壓的優勢將不會存在。

「宗主。」

萬劍宗的弟子紛紛抬頭,看著劍無憾的背影,紛紛感覺到了他了疲憊。

無數弟子的內心中有一股殺氣在躁動,只想讓劍無憾回來,然後他們衝出去拼殺。

「我無妨。」

劍無憾身軀一震,一股凌厲戰意沖霄,哪怕那消退的有些暗淡的神光羽翼也在這一剎那明亮了許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