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劍意,就好比是劍道中的王者,而正道劍意更是王者中的皇者,正道劍意一出,萬劍臣服,萬邪不侵,就算是這上品高階寶劍,也要臣服在許安的劍意之下。


水火劍一落入許安手中,許安立刻感覺到寶劍中兩股精純的水火之力在涌動,在翻騰澎湃,似乎臣民在歡呼進入皇者的庇護。

一般寶劍都需要打入靈魂烙印,才能被使用者做到心到劍到,心意相通的地步,但現在許安根本不用烙印靈魂力,就能夠做到這點。

許安知道,這是因爲他真正得到水火劍的認可了!

就在許安得到水火劍的同時,那五名金甲傀儡戰士也同時甦醒過來,搖頭晃腦,手指彎曲,爆發出嚓嚓嚓的聲音,這不是腐朽破敗的斷裂聲,而是充滿爆發力的聲響,讓人頭皮發麻的聲響。

“殺!”

許安剛剛收服了水火劍,正是心情暢快,站意澎湃,左手抓着青鋒劍,右手提着水火劍,爆喝一聲,帶着滿身的肅殺之氣,乘着金甲傀儡戰士還沒反應,立刻衝殺了上去。

嗤嗤嗤嗤!

青鋒劍上一道劍芒爆射出去,悍然斬向最前面的那名金甲傀儡戰士,水火劍反手劈斬,又是一道劍芒劈斬出去,而與青鋒劍不同的是,這水火劍斬出的劍芒上,竟然燃燒着熊熊烈焰,烈焰升騰,焚燒萬物。

這金甲傀儡形如干屍,自然是怕火,這水火劍施展出烈焰,更好能夠剋制住金甲傀儡。

嘭嘭!

粗大的劍芒轟然斬在金甲這傀儡戰士的金甲上,立刻爆發出沖天金光和漫天的烈焰,最前面那金價傀儡戰士纔剛剛甦醒過來,根本沒來的準備,直接被許安先後兩劍斬中,狂猛的劍勁直接將他震飛出去幾十米,金甲被劍芒切割開兩道口子,被水火劍斬中的地方,猛然燃燒起熊熊烈焰。

傀儡雖然厲害無比,悍不畏死的衝擊讓人頭痛,但他的確定也是沒有痛覺,不知道如何防護,烈火燃燒起來也不會立刻撲滅,而是翻身起來,再度揮舞着武器向許安衝擊而來。

“我靠!這是火人啊!這個打法不是害了自己?”躲在大殿一角的趙高別下了一跳。

一具燃燒起來的傀儡衝擊過來,那威力可不是開玩笑的,不說被打死,恐怕要被燒死,人可不像傀儡沒有痛覺,血肉之軀怎麼經得起烈火的焚燒。

但許安卻毫不在意,手中兩柄寶劍連連劈斬,一道道劍芒激斬在這具燃燒起來的傀儡戰士身上。

轟!

那傀儡被直接震飛出去,許安選擇的角度剛好,這具金甲傀儡落地正好撞到了另外一具金甲傀儡戰士,一時間火焰在兩具金甲傀儡戰士身上燃燒起來,烈焰四起。

幸好這龍王殿高大寬廣,裏面的空間足夠巨大,否則恐怕連整個龍王殿都要被點燃。

吸!


趙高倒吸了一口涼氣,此時他也明白了許安的意圖,暗自佩服許安高明。

這金甲傀儡戰士戰力滔天,若真要是面對面的搏殺,許安絕對還討不了好處,但現在略施手段,對付這些沒頭沒腦的傀儡,卻變得輕而易舉。

嗤嗤嗤嗤!

許安根本不和這些金甲傀儡戰士硬拼,而是在龍王殿中不斷遊走,尋找機會便會暴然出手,一道道劍芒激斬在這傀儡戰將身上,將他們的乾屍點燃,只是一眨眼的時間,五具金甲傀儡戰士竟然有四具都燃燒了起來。

在這熊熊烈焰映照下,剩下的最後一具金甲傀儡此時竟然顯出有些忌憚,不敢再向許安撲殺過來。

咻咻咻!

青鋒劍連斬,手臂般粗大的劍芒激射出來,條條劍芒直奔最後那具金甲傀儡戰士。

火攻奏效,四具金甲傀儡戰將都在烈火中飛速消融,剩下最後一名金甲傀儡,自然是不足爲懼,只要滅掉這五具金甲傀儡戰士,許安便能夠靠近金棺,蒼龍祕籍自然唾手可得。

嗡嗡嗡!

突然,變故陡升!

一圈圈如同實質的音波衝擊響起,聲如洪鐘,許安只覺得腦海中嗡鳴不斷,似乎這嗡鳴聲能夠將耳膜震烈,將心臟震碎,讓心跳停止一般,有着橫掃一切的威能,靈魂力超越常人的許安自然清楚,這已經超越了音波攻擊的範圍,而是靈魂衝擊,震懾心靈。

在這強烈的靈魂衝擊下,許安都有些承受不住,快要被震得七竅流血,更別說是躲在大殿角落裏的趙高,就在前兩波靈魂衝擊,就已經直接將他震得暈死了過去。

“誰?誰在暗中偷襲?”許安怒喝一聲道。

“你進入我的陵墓,在我的殿堂裏大肆殺戮,居然不知道老夫是誰?哈哈哈哈!” 這道聲音幽幽響起,在這空曠的大殿中響起,來回盤旋震盪卻又久久不散。

許安卻是被這話着實嚇了一跳,心底更是掀起驚濤駭浪,這是他的陵墓?這是他的殿堂?這可是青龍靈王靈俗的陵墓啊!難道他就是青龍王靈俗?可是青龍王不是在數千年前就過世了嗎?難道青龍王並沒有死,而是隱居世外修煉,讓世人誤以爲他死了?

許安想來想去也只能想出這個答案,這樣解釋倒也合乎情理。

就在許安愣神之際,那金棺中突然飄出一道虛幻的身影,紫褐色錦袍,濃眉大眼,髮髻高聳,面目之間顯露出無限的高貴大氣,身影凌空站立在虛空中,大手隨意一揮,有着指點江山的王者之氣,那四具金甲傀儡戰士身上的烈焰瞬間便熄滅了。

火焰熄滅,更是顯露出被烈火焚燒後的醜態,金甲融化了大半,身軀上更是傳來一陣陣焦臭味,更讓人無法容忍的是,那四具金甲傀儡戰士的身上,竟然全都在冒着煙,一個個像是剛從火爐裏掏出來的黑炭一般。

看到這四具金甲傀儡被許安弄成這般模樣,那虛幻人影就要暴怒,怒目圓睜,“好你個後生,進入我青龍墓拿取一些財富,拿取一些丹藥也就罷了,竟然還盜走了老夫的水火劍,將我的 五大傀儡戰將燒成了黑炭,難道不想要命了!”

見這道虛影浮現,許安立刻猜到,這必然就是青龍王靈俗的虛影,但眼前這究竟是靈魂投影,還是本身就只剩下這道靈魂,許安卻看不清楚。

“小子許安無意冒犯青龍王前輩,只是陵墓出世,小子也想進入其中碰碰機緣,沒想到誤打誤撞就來到了這裏,並不知道青龍王前輩在此,打攪了前輩還望恕罪!”許安恭敬的拱手作揖道。

許安從小便是在許家長大,許家雖然並不是什麼豪門世家,但在天佑城也算是不小的勢力,從小各種禮節都有習得,現在面對曾經風雲一時的強者,許安對他們是由衷的尊敬,不管他是一道靈魂投影也好,還是殘魂一道也罷,這一拜他倒是消受得起。

“好個後生,數千年之後,竟然還能知道我靈俗的名諱,你也算是有心了!”

許安表現出恭敬的態度,靈俗顯然也很受用,態度也緩和了不少。

“好了!念在你不是有心冒犯,老夫權且饒你一次,放下我的水火劍,你可以在財寶和丹藥中隨意選取一些,然後就可以離開了!”靈俗淡淡說道,目光中透露着歷經世事的深邃。

聽見青龍王靈俗這麼說,許安心中也是着急不已,這水火劍他是喜歡得不得了,而且對他的幫助也是頗爲巨大,現在靈俗一出口就讓他交出水火劍,讓他立刻離開這裏,他自然是不願意。

但現在他面對的可是青龍王靈俗,若是不按照他的話去做,哪怕是這道虛影都能夠將它斬殺。

就在許安難以取捨之際,許安身上的朱雀令牌突然藍光閃耀,義老虛幻的身影也是緩緩浮現出來。

“哈哈哈哈!靈俗小子,你都快要灰飛煙滅了,沒想到還這麼霸道,你拿着這水火劍也是浪費,還不如留給後生,讓他們拿着你的寶物,出去再現你當年的颯爽英姿,一展你當年的英雄氣概,可比你將它埋沒在這地底強上百倍千倍吧!”義老哈哈大笑道。

看到義老的身影出現在這裏,靈俗都是愣住了,良久都沒反應過來。

“你!!義老,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裏,當年您不是和門主一起,被魔族大軍圍困,陣亡了嗎?你現在怎麼也……”

靈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身體卻激動得微微顫抖着,五千年歲月,當初叱吒風雲的人物都作了古,沒想到他們竟然還能在數千年之後再次遇見,雖然只是靈魂力狀態,但他們也十分欣慰了。

“哈哈哈哈!老夫當年被魔族大軍圍困,大戰三天三夜力竭而亡,但在臨死之際卻將靈魂力藏入了朱雀令牌中,靈魂力才逃得一死,由於創傷太重,加之在朱雀令牌中沒有滋養之物,只能在昏睡中等待恢復,而這一睡就是數千年,本以爲沒有機會在出來,但卻被這小子發現,之後便一直跟他在一起來到了這裏。”義老感慨的說道。

聽完義老的述說,靈俗也同樣感慨不已,嘆息了一聲道,“還真要多虧了門主給我們煉製的令牌啊!否則我恐怕早就連靈魂力都不存在了!”

“這是爲何?”義老問道。

“自從人魔大戰中,門主和義老遇伏陣亡後,我們四極門在衆多門派中的威望瞬間大跌,之後我們四極門便被其他實力打壓,衝鋒陷陣都將我們安排在最前面,因爲我們沒有了門主,也就沒有了話語權,只能默默忍了,人魔大神最後雖然以正派人士獲勝,但我們四極門卻損兵折將,死傷慘重,從八品宗門瞬間跌落到了六品宗門。”

“但因爲當初我們四極門領頭對抗魔族,被魔族記恨在心,大戰後魔族轉入地下,祕密對正道門派進行報復,我們四極門自然成了最好的對象,元氣大傷之後很難應對魔族的偷襲,在我遇害之前,玄武王和白虎王都遇害了,若不是老夫反應得快,將靈魂力藏入這青龍令牌中,早就被魔族之人斬殺殆盡了。”

“我靈魂力躲入青龍令牌後,魔族之後用過各種辦法,最後都沒辦法打開青龍令牌的結界,最後他們沒辦法,只能在我的陵墓中擺下了四座七煞鎖靈大陣,溝通七煞力量來消磨的我靈魂力,歷經數千年,我現在的靈魂力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了!”

靈俗語氣濃重的說着,話語中帶着無法抹去的辛酸,想當初他們都是名震一方的王級強者,最後卻被魔族殘害,鎮壓在地下數千年,日日飽受着來自鎖魂陣法的的消磨,受盡了折磨,過的生不如死,可以想象有多屈辱。 義老和青龍王靈俗舊友相見,幾多感慨幾多淒涼此時都抒發出來,讓這大殿中氣氛凝重無比。


這濃重的氣氛持續了半晌,還是義老出言打破了這安靜壓抑的氣氛,“當初我和門主遭遇魔族大軍伏擊,是因爲我們正派陣營中出現了奸細,將我們的計劃傳遞給了魔族,但老夫至今也沒能知道這人究竟是誰?能夠得知我們高層計劃的人,究竟是誰有可能將這消息透露過魔族?”

這透露消息的魔族內奸差點將整個正派陣營顛覆,將劍道大陸陷入魔族的手掌之中,雖然最後正道勝過了魔族,但卻是以大陸衆多宗門和武者的鮮血換來的,而像四極門這樣的頂級宗門,也在這場大戰中覆滅,這內奸罪無可恕,義老等人更是對之恨之入骨。

“這個我也不知道,當初你和門主陣亡後,我們正道陣營曾調查過,每個門派的高層都懷疑過,但最後卻沒有一點收穫,最後魔族大軍壓境,這調查的事情便暫時壓下,後來大戰獲得勝利之後,也就沒有人再提及此事,這泄密一事也就不了了之了。”青龍王靈俗說道,眼神中透着濃濃殺氣。

若不是這奸細,四極門有着四極大帝的領導,也不至於最後落得宗門覆滅的慘劇。

啪啪啪!

義老身上怒氣升騰,閃現出濃濃的殺意,拳頭緊緊握着,發出噼裏啪啦的聲響,在虛空中陡然砸出,空氣立刻扭曲崩碎,連空間都瞬間塌陷了下來,霸道絕倫。

“若要讓老夫知道這奸細是誰,老夫就算是拼了這把老骨頭,也要將他碎屍萬段!”義老怒喝道。

“五千年了,若是這人還在世上,現在的實力恐怕已經到了相當可怕的程度,像我們這等風燭殘年的人,哪裏能夠對付得了?”

青龍王靈俗嘆息了一聲,正如他所說,王級強者的壽命不過才千年,能夠活到五千年的人,那已經是超越王級強者的存在,他們只剩下半縷殘魂,就算是知道對方是誰,也根本沒辦法和對方對抗。

“我之所以冒着魂飛魄散的危險,將陵墓提升衝破七煞鎖靈陣的壓制出世,就是爲了吸引武者前來,其一是爲了給自己的武學找一個合適的繼承者,其二就是希望能找到託付重望的人,有朝一日找出背叛之人,爲我們報仇雪恨,能夠重振我們四極門!”

靈俗說到這裏,也不再強撐着,頓時顯露出疲憊不堪,整個人都變得虛幻了許多,似乎隨時都有消散的可能。

“你!你這又是何苦呢!”義老面色感傷。

他早已經察覺到了靈俗的狀態,因爲在七煞鎖靈陣下被鎮壓千年,又耗費精神力強行衝破七煞鎖靈陣的壓制,現在靈俗的靈魂力已經消耗殆盡,只剩下了半縷殘魂而已,而這半縷殘魂,也將在不久後消散,整個人將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泯滅。

“哈哈哈哈!義老不必如此,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義老和門主都是我靈俗尊敬的人,你們能爲宗門拼盡最後一滴鮮血,我靈俗也不奢望重於泰山,只希望能夠再爲宗門盡最後一份力吧!”靈俗強自笑道。

說到這裏,靈俗纔將目光轉移到義老身後的許安身上,上下打量之後才感嘆道。

“義老不愧是義老,眼光獨到,慧眼識珠,竟然能夠覓得如此優秀的徒弟,可惜了我費盡心血,最後一身武學卻沒能找到一個值得傳承的人!”

聽見靈俗這話,義老卻是笑了起來,笑盈盈的看向靈俗。

“許安小子的天賦確實沒得說,就算是拿到我們那個時代,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只可惜現在他卻並不是老夫的弟子。”

“不是你的弟子?”靈俗有些驚訝道。

如此優秀的天才少年,若是換做其他人,早就迫不及待的將許安收爲弟子了,義老和許安相識近兩年,卻依然沒有將許安收爲弟子,這確實是讓人意外。

“當然不是老夫的弟子,若你想要找人傳承你的武學,只要許安小子願意,你大可以將他收入門中,你的武學也算是後繼有人了!”義老壞笑着說道。

靈俗可是一代王者,自然不笨,立刻明白了義老的意思,義老希望自己能夠將武學傳給許安,但他卻並沒有太多的牴觸,以許安的天賦,無疑是繼承他武學的最佳人選,若是能夠傳承他的武者,勢必不會埋沒了這等武學,更何況有着義老的推薦。

“小子,你可願意拜入靈俗前輩門下?”還不等靈俗發話,義老卻是先開口了。

聽到義老這話,許安也明白義老的意思,趕緊上前來,對義老和靈俗作揖,然後才畢恭畢敬的說道:“能夠拜入青龍王前輩的門下,是許安上輩子修來的福分,但小子一直接受這義老的幫助,收到義老的指點的傳承,雖然沒有師徒之名,但卻有着師徒之實,所以恕小子不能拜入青龍王前輩門下。”

許安鄭重其事,完全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聽到許安的話,義老和靈俗都是一怔,沒想到許安竟然會說出這番話,許安竟然拒絕拜靈俗爲師。

要知道靈俗可是曾經名震一方的青龍靈王,若是能夠得到靈俗的傳承,習得他一絲半點的武學,對他的益處也是非常巨大,但現在許安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啊?你小子!”義老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

許安能夠做到如此堅決,義老也是感動不已,但他費盡心思想要靈俗將武學傳承給許安,沒想到許安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了,若是靈俗真不傳承許安,那自己的心思也就白費了。

“靈俗前輩,抱歉了!”許安再次拱手道。

這是靈俗最後的心願,自己卻不能爲靈俗完成,許安心裏懷着一份歉意,有些愧疚。

“罷了罷了!老夫也不是強人所難的人,拜不拜老夫爲師不重要,我相信義老的眼光,你是值得老夫傳承的人,這武學老夫今天便傳授你了,希望日後你能將它發揚光大!”

wωω ¸ttkan ¸C○ 許安雖然沒能拜自己爲師,這讓靈俗有些失望,但這也正好看出許安是個重情重義之人,是個值得託付的人,而且以許安的天賦實力,將自己的武學發揚光大並不是什麼難事,所以青龍王靈俗纔會決定將自己畢生武學無條件傳授給許安。

“啊?靈俗前輩要將武學傳授給小子?”這下輪到許安吃驚了。

自己斷然拒絕拜靈俗爲師,沒想到靈俗卻並不生氣,反而還願意將他的武學傳授給他,青龍王靈俗的度量和胸襟倒是讓許安佩服不已。

“怎麼?難道老夫的武學入不了你的眼界?”見許安愣在那裏,靈俗也是微微一笑,故意呵斥道。

“不是,不是!能夠習得靈俗前輩的武學,是小子的榮幸,小子哪裏還敢有其他想法!”聽到靈俗的話,許安立刻連連解釋道。

先前義老曾給許安說過,靈俗的成名武學有多厲害,他此番也是爲了靈俗前輩的武學而來,現在靈俗願意將自己的武學傳授給自己,他自然是高興都來不及,又怎麼會看不上靈俗的武學呢。

見許安沒有拒絕,靈俗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手掌在虛空中猛然一招,一枚古樸納戒便出現在了他手中,目光在這納戒上流轉了一會兒,纔將之拋向對面的許安。

“這枚乾坤戒中,是老夫畢生的積蓄,我的武學都已靈魂印記的形式封印在了玉符當中,你修煉的時候只要捏碎玉符,就能夠習得其中的武學,今天我就將它傳授給你了,希望你日後能夠將它發揚光大,光大我四極門武學!”靈俗鄭重的說道。


這是他對許安深厚的期望,許安自然明白靈俗的意思,且不說自己受靈俗傳承,就以義老對自己的關心和照顧,自己和四極門之間早已經有了抹不去的關係,日後只要有了那等實力,振興四極門是他不可推卸的責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