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劉老夫人聽到這裏,手突然一滑,茶……


《開局我成了小龍女》第一百零五章命案突發 孟琴音看她一眼,卻並不覺同情,畢竟此人雖未曾得手害她,卻險些殺死男主,讓書本世界裏所有生靈,為她的愚蠢行徑,付出毀滅性代價。

「死?呵,本座怎會輕易讓你痛痛快快死呢?」孟鈺嘴角一抽,笑容邪佞,「來人,將這不識趣的賤骨頭拖下去,丟進烈焰熔岩中,自生自滅。」

烈焰熔岩?不,不要!女妖身子戰慄地更加厲害了,她不想死在滾燙的熔岩之里,比業火焚身還要凄慘痛苦。

「不肯去?」孟鈺笑容更甚,好似一條吐著信子的毒蛇,正張開鋒利的獠牙利齒,「那麼,想不想試試更厲害的,比如說……」

「主子別,屬下這就領命,告退。」女妖面如死灰,深深看了眼孟琴音,隨即被拖拽著拉走了。

解決完麻煩,孟鈺復又看向孟琴音,笑容逐漸變得溫柔,「音音,哥哥斷不會容許任何人欺負於你,闊別重逢,不妨和哥哥多說幾句體己話?」

「好。」孟琴音眼珠轉了轉,鄭重其事地點頭。

二人寒暄幾句,無非一些例行公事的問候,不知不覺間,便是好幾個時辰過去。

眼看着天快亮了,孟琴音站起身子,最後囑咐道,「哥哥,我才是魔教女王,我不允許任何人打着魔教的旗號行兇作惡,否則我便立刻和哥哥翻臉!」

「音音!」孟鈺也站起身子,上前一步,保證道,「好,本座答應,並打算即刻便遣散分舵,只要音音你能開心。」

「不,不用了罷……」分舵可是孟鈺一手打理起來的,是孟鈺的心血,她不忍讓他數百年來的努力,就因為她一句話而土崩瓦解。

「分舵只需不作惡便是。」頓了頓,孟琴音又道,「我打算改邪歸正,讓大家發現一個全新的魔教,不做惡事一樣可以存在下去,還會受到大家的尊重。」

「好。」孟鈺頷首,「來人,送音音回客棧。」

待到人走遠,孟鈺溫潤笑容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陰邪和狠厲,攥緊了扶手上鑲嵌的寶石。

「主子,以後,當真要重整魔教?」一旁的護法問道。

「呵,怎會?」孟鈺冷哼一聲,道,「都不開張做生意了,哪還算什麼貨真價實的魔教呢?」

「那殿下的話……是否,要置之不理?」護法頓了頓,再度發問。

「有些生意可以停了,有些必要的生意,必須瞞着音音進行。」孟鈺搖搖頭道,「還有,派人去查,音音是不是被哪個大能給奪舍了,雖說奪舍難,但變化如此之大,不得不令人懷疑。」

「是。」接到指令,護法從善如流地退下了。

回到客棧,孟琴音剛打算進房間,卻被屏障反噬得倒退了好幾步。

寒玉冰醒了嗎?竟把她的結界換了,還施加了咒法。

呼!金色的流光,突然快速湧向孟琴音身子,裹挾著強大的靈力。

孟琴音三兩招將攻勢化解開來,一道威嚴的嗓音,在腦海里破空響起,「奇變偶不變!」

口令,孟琴音抽了抽嘴角,答道,「符號看象限。」

破空聲再起,「氫氦鋰鈹硼!」

孟琴音對答如流道,「碳氮氧氟氖。」

流光逐漸微弱,不再攻擊,緩緩吐出最後一個問題,「八國聯軍做了件非常醜惡的行徑,毀掉了珍貴的歷史文化遺產,請問……」

「火燒圓明園!」孟琴音淡淡開口,話落,結界屏障應聲而碎。

邁動腳步,孟琴音來到房間內室,盤腿而坐的寒玉冰,也頃刻間睜開了眼睛。

「師父!」寒玉冰神色一喜,「您,方才去了何處?」

「去見了一個故人。」孟琴音的回答模稜兩可,又道,「方才,你險些被女妖吸食了精魄,還好本座救你及時,以後,斷不可如此掉以輕心。」

「都聽師父的!」寒玉冰點頭好似搗蒜一般,深思,卻慢悠悠飄遠了。

方才醒來時,他的確感到不適,還以為這女人對自己動了什麼手腳,畢竟,她可是人人得而誅之的女魔頭!

但如今聽她這席話,倒是自己誤會她了,心底,隱隱生出幾絲愧疚。

同時,心房間某個壁壘,隱隱有鬆動的跡象。

「天亮了,我們也該繼續趕路了,徒兒,收拾收拾出發!」

來到樓下,數道銀色飛鏢飛速襲來,直衝二人面門。

「咔!」孟琴音微微一抬手,銀鏢簌簌而落,露出一個個身着黑衣的蒙面人。

「膽敢殺我魔教的人,找死,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呵,誰死誰活還說不定呢!」孟琴音還未動,寒玉冰早已拔出滅天神劍沖了過去。

哐!是兵刃交接的聲音,數名蒙面人頃刻間被砍了個粉碎。

與此同時,金色的靈光充斥滿屋,所到之處尖叫聲四起,原本還黑壓壓一片的黑衣對手,頃刻間便只剩下一個活人。

而那人的脖子,正被孟琴音死死掐在掌心。

一旁看戲的老闆娘,早就被方才的一幕嚇慘了,臉皮子發抖,雙腿發顫。

「你,你,你們殺了這麼多人?」老闆娘語無倫次道,「你,你們還砸了老娘的店……」

「這是賠償,你看看可還夠?」將對手打暈塞入乾坤袋,孟琴音遞去一袋沉甸甸的金子。

誰知,老闆娘並沒有接過金子的意思,顫抖得也更加厲害了,神態着實可疑。

拍拍她的肩膀,孟琴音寬慰道,「惡人已死,再不會來你的店裏行兇作惡,別怕,好好開張去罷。」

「你,你會魔教的法術?」找回自己的意識后,老闆娘強裝鎮定,小心翼翼問道,「他,他們……」

「我的確會魔教的法術,而他們,不過道行低微的小嘍啰罷了,你,到底在怕什麼?」

頓了頓,孟琴音又道,「神仙妖魔本都是修鍊者,唯有修鍊的功法不同,只要不用自己的力量尋釁滋事,就並無本質上的區別。」

「我們先走一步,老闆娘,多謝您的地圖,後會有期。」

將金子一把塞入老闆娘懷中,孟琴音帶領寒玉冰,再度踏上了征程。

看着二人漸行漸遠的背影,老闆娘下意識想要逃,脖頸間卻突然架上一把劍。

「想跑?」清冽動人的女聲響起,「我,允許你離開了嗎?」 嚴經緯和白易寒,錢斌,伍初一哥幾個喝了不少啤酒,在白易寒的女朋友秋詩快到明珠市高鐵站的時候,幾人才散了。

白易寒去高鐵站接秋詩。

伍初一返回蘇城,錢斌這個單身狗則自己回酒店住下。

幾人分開之後,嚴經緯本來他想打電話給夏子悠說明天想見見月月,但由於現在馬上凌晨,嚴經緯怕打擾夏子悠和月月睡覺,也就沒打電話,等明天早上再說。

他嘴裏叼著煙,漫無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

走了沒一會,穿過一處街道的時候,嚴經緯發現街角拐角處,一名留着長發,面容滄桑,大約三十六七歲的男子正抱着結他在唱歌。

這個點,馬上凌晨,雖然陸陸續續還有人經過,但都匆匆而過,沒有人駐留聽他的歌聲。

嚴經緯情不禁停住了腳步。

他發現這個賣唱男子的聲音有些滄桑,歌喉不錯,看樣子,是真正玩音樂的人。現在很多音樂人都追求金錢,名利,反而讓音樂該有的靈魂和感染力慢慢失去。

這個賣唱男子只有嚴經緯一個聽眾,不過他依然深情的唱着歌。

咯咯咯……

嚴經緯聽了沒一會後,他的身後傳來了一陣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

有節奏的高跟鞋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很快。

嚴經緯就聞到了一股極為迷人的氣息,這種香氣怎麼說呢?嚴經緯經歷過不少美女,每個美女身上都有體香,但是此時此刻,鑽進他鼻子裏的香氣,彷彿有一股巨大的魔力一般,令他的神經都微微有些顫慄起來。

這股令他神經顫慄的氣息,讓他有些好奇,情不禁的微微轉頭。

一道迷人的身影出現在他旁邊。

是個女人!

她上身穿着雪紡襯衣,下身穿着半身裙,身材妖嬈。最關鍵的是,她擁有一張魅力無雙的臉,這張臉,讓嚴經緯有些吃驚,他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容顏可以媲美沈艾菲的女人!

砰!

砰!

砰!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個女人,嚴經緯心臟竟然加速跳動。

按理說,嚴經緯在部隊呆了這麼長時間,經歷萬般艱難,歷經無數磨難,成為高高在山的武安神帥,心智已經足夠堅定。而且,嚴經緯見過的美女足夠多了,他前妻夏子悠,歐陽安琪,寧菲菲,曾妮,還有姜思瑤,沈艾菲等等,這些哪個不是頂級美女?

見過這麼多美女,應該不至於見個女人就心跳加速才對。

但眼前出現這個女人,竟然讓他有一種心跳加速的感覺,而且,他還發現這個女人的具體年齡,他無法從她的外表看出來,不過嚴經緯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女人年齡應該比他大。

這個女人過來之後,並沒有看嚴經緯,而是和嚴經緯一樣站在那裏,目光看着正在深情唱歌的賣唱歌手。

不遠處。

一輛黑色車子之中。

穿着一身職業裝,將身材顯露得凹凸有致的流流目光看着不遠處的澹臺紅妝,好看的眉毛微微皺了起來。

流流知道,雖然嚴經緯和姜思瑤戀愛過,但是,小姐並沒有在嚴經緯面前露過面,唯一和嚴經緯零距離接觸。還是嚴經緯當年為了姜思瑤受傷入院,小姐去過,但那個時候,嚴經緯昏迷不醒,所以嚴經緯並不認識小姐。

小姐過去偶遇嚴經緯,怎麼不和他說話呢?

而是站在那裏聽着歌手唱歌?

小姐下車的時候,和她說,讓她自己先回去,不用管她。

流流視線離開澹臺紅妝后,看向後視鏡,發現後視鏡里,那輛一直跟着他們的mpv車子停在了一百多米外的公共車位上。

「果然是針對小姐的!」

流流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街角處。

隨着最後的旋律,面容滄桑的流浪歌手唱完了一首歌。

聽完歌,嚴經緯邁開步子,準備離開。

這時,他發現旁邊那個渾身散發出迷人氣息的女人打開錢包,從包里拿出兩張一百元的鈔票,放在流浪歌手面前的結他盒裏,她開口道:「我可以點歌么?」

「這個……沒問題!」

那個流浪歌手之前唱歌一直是閉着眼睛深情唱歌,現在睜開眼睛,看到對面竟然站着如此漂亮迷人的一個女人,並且這個女人要點歌,他的聲音,都不禁變得有些結巴起來。

沒辦法!

他眼前這個女人太漂亮了,漂亮到無法直視的地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