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剛坐下的夏初雪就迫不及待的開始閉目準備突破。


天地靈氣不斷的朝著她體內湧進,之前大桶里的靈液也是不停的翻騰,水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

可能是沉寂了太長時間,這次突破似乎沒有那麼簡單,只見夏初雪的修為輕輕鬆鬆的從練氣八層突破到九層初期,中期,巔峰

之後還在不斷突破,根本沒有停下來的趨勢。

「咔嚓」

她似乎再次聽到了修為屏障被瘋狂的靈力給捅破,實力達到練氣十層。

但這樣還不算完,靈力還在不斷攀升直逼練氣十一層。

「咔嚓」

練氣期十一層初期。

原來拿出來在地上的那些靈液和上品靈石全部被吸收乾淨,外界的天地靈氣瘋狂的涌動,朝著一個地方聚集,然後被夏初雪再次吸收一空。

說來也奇怪,練氣期修為突破根本不需要這麼多的靈氣,夏初雪卻與正常人不同。

「師兄,這裡好奇怪,剛才還好好的靈氣十足,現在突然一下子沒了,該不會有大修士在這裡突破吧?」

路上,一個身穿粉嫩長裙的貌美女子親昵的挽著那個被叫師兄的胳膊,一臉幸福。

那個師兄臉色有些不好看,不著痕迹的將自己胳膊抽回,粉衣女子不氣餒,有重新攀了上去。

「師妹,別讓人看了笑話!」

「看什麼笑話?我們已經訂婚了,你就是我未婚夫,未婚妻挽著未婚夫的胳膊有什麼可丟人的?」

馮楚楚似乎沒有看見男人臉上的不情願,又像是對周圍師姐妹們宣告主權似的,死也不鬆手。

男人無奈了,衣袍下的雙手緊緊握著緊緊握著,后直接甩掉馮楚楚的手臂。

「我們沒有訂婚!」聞人青鐵著臉道。

沒錯,此人正是聞人青,夏初雪當初在秘境結識並對她暗生情愫的玄天宗長老孫子。

而馮楚楚,也是曾經在秘境外有過一面之緣的黃衣女子。

馮楚楚一聽聞人青的話,立馬臉色不好看。

「我不管,你爺爺已經答應了我爺爺,婚已經定了,就算你沒有出現,這也是不爭的事情!」

聞人青想要反駁,卻想到馮楚楚的爺爺,那個愛孫女如命都宗主,又閉上了嘴巴。

「好了好了,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地方?趕緊走!」

說話的人是玄天宗公認的大師姐,資質實力遠超她人,自然地位也非常超然,馮楚楚對於她還是忌憚三分。

「累死了,別說聖獸了,就連聖獸毛都沒有見到,要不那裡有塊大石頭,我們要不要注意一會兒?」

馮楚楚本來就是為了跟著聞人青才出來的,現在自然受不了這種惡略的環境,早就累壞了。

「哎?難道是我看錯了?怎麼感覺石頭旁的雜草動了動?這裡沒風啊?」

一個膽子比較小的玄天宗弟子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的說道。

此話一出,頓時引來周圍吃兄弟的嗤笑,就連女修也捂著嘴巴一臉鄙夷。

馮楚楚身邊的一個跟班女修就忍不住嘲笑

「我說王師弟,你平時膽小怕人就算了,現在居然連草都能想到洪水猛獸?哈哈…我看吶,你還是回家吃奶吧!」

「哈哈哈…雜草而已,至於讓你草木皆兵?」

「就這樣的鼠膽也想在修仙界混?真去師姐所說的那樣還不如回家吃奶呢!」

膽小修士被氣得都要哭了,他真的看到了,怎麼這些人就是不相信? 「你看看,你看看,它哪裡動了?不就是一根不起眼的雜草嘛!」馮楚楚順手將一根草拔下來。

恰巧一陣風吹來,雜草隨風而盪,馮楚楚突然感覺周圍有種陰冷的感覺,就像被毒舌盯上了一樣,環顧四周,卻又什麼都沒發現。

晃了晃腦袋。

真是,怎麼自己也被這廢物給說的有些害怕了?

想到此處,她便用惡狠狠的目光瞪著對方。

看著這些嘲笑的目光,膽小修士甚至也有些不相信自己,難道真的看錯了?

「大家原地休息,提高警惕!」大師姐發話了,沒人不從,就連馮楚楚也悻悻然坐下,之後還不忘再次狠狠瞪那修士一眼。

夏初雪現在正處於進階的關鍵時期,自主屏蔽外界一切,當然就沒有聽到外面休息一群人的對話。

身上經脈在慢慢拓寬,能夠儲存的能力也更多,關鍵是她發現身體內的穴竅也有即將被衝破的跡象。



經脈擴張的疼痛猶如千萬根鋼針在裡面不停的攪動,疼的撕心裂肺,偏偏這個時候還要一鼓作氣將衝破身體內語塞的穴竅,這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住的。

說來也奇怪,夏初雪從來沒有在傳承中找到過任何穴竅之力的說明,就連踏入修仙界這麼久,也沒有在修士口中得到過這樣的消息。

有時候特意去詢問,卻得到茫然的回答,他們似乎根本不知道穴竅之力是什麼?

「穴竅還可以儲存靈力?靈力不都是在丹田的嗎?」

面對一個個古怪的眼神,夏初雪果斷閉嘴,她知道自己的身體和別人不同,就連儲存靈力的地方也多出許多,所以一直一來嚴格保守這個秘密。

對於穴竅裡面儲存的大量靈力,夏初雪都是小心翼翼在使用,摸索著,生怕一個一個不留神就誤入歧途。

雙手青筋暴起,額頭冷汗直冒,臉頰痛苦的扭曲著,她似乎下一刻就承受不住這種痛苦而昏倒,卻又一點點堅持下來。

看著這樣的夏初雪,玫瑰卻幫不上任何忙,心情也變得急躁起來。

偏偏這個時候,還有一些不長眼的傢伙膽敢挑釁它,居然還拔自己的葉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根藤蔓悄然延伸到了馮楚楚身後的那顆大樹上不斷的長出分支。

「你們有沒有感覺這裡很怪異?」

馮楚楚到底是修士,對於未知的危險還是有些感知力的,現在她就有種被盯上的毛骨悚然。

原本笑話膽小修士的人現在也不敢多說話,實則心中鄙夷。

瞧,剛才還言語相激笑話人家來著,現在實力打臉了吧?

「既然如此,我們離開吧,這裡確實不是久待之地。」

大師姐發話了,沒人不從,就連馮楚楚也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

誰知剛起身,雙腿就被身後猛然伸過來的枝條給纏住,身體中心不穩直接摔倒在地。

「啊…師兄救命,救命…」

馮楚楚在家裡當大小姐慣了,就算曆練,也從來沒有出過玄天宗周圍的山,哪次不是身邊一大群人圍繞?自然沒有經歷過如此險境。

一下子嚇得花容失色,手中飛劍揮舞,卻發揮不出原有的殺傷效果。

「救命,救命…」

邊砍邊求救,沒等眾人反應過來上前搭救,藤蔓直接將馮楚楚扔到老遠的地方,然後迅速收回藤蔓,一切歸於平靜。

讓她出言不遜?讓她手賤?不給點顏色看看都不是她玫瑰的作風。

玄天宗弟子們紛紛一窩蜂的朝馮楚楚被扔到地方飛速略去。

好在她身上有不少好的法寶,在落地的瞬間系了出來,這才免於摔傷。

「師妹,師妹你怎麼樣了?沒事吧?」

兩個女修臉色蒼白的一左一右扶起馮楚楚,卻被她一把甩開。

「自然沒死,若是等你們來救我,都死八百回了。」

「師妹,不是我們不救,剛才的情形根本不讓我們靠近呀!」

馮楚楚沒有理會她們,而是看著飛過來的地方狠狠的直磨牙。

「走,跟我去滅了那妖藤!」

她心裡想得好好的,既然那腰疼沒有治自己於死地,說明不是受傷,就是實力不濟,害怕他們這群人死磕。

自己吃了這麼大一虧,身上都被扎破了好幾處,非要讓那不知死活的妖藤付出代價不可。

誰知剛走出一步,就被聞人青給攔住了。

「師妹,不要胡鬧,那根妖藤明顯不是我們這種層次能夠對付的。」

「師兄…」馮楚楚不滿又嬌憨的拉著他的衣服

聞人青的眉頭越來越近,原本他以為長時間和馮楚楚相處也不是什麼難以忍受的事情,說不定就能忘記曾經那段沒有升起的戀情。

卻沒想到馮楚楚真是越來越不可理喻,讓他敷衍的心情都沒有了。

真不知道小時候那個嬌俏可愛天真善良的妹妹怎麼就變成如今的模樣了?

想到此,聞人青又煩躁幾分,就連說話都毫不客氣起來。

「馮楚楚,以為你是誰?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是無邊森林,兇猛的妖獸橫行,你以為還是玄天宗那些被馴化過的妖獸嗎?他們攝於宗主的威壓不敢對你如何,認為無邊森林的妖獸也同他們一樣?大錯特錯!」

聞人青喘了一口氣,又繼續鐵著臉說道。

「你不過就是仗著宗主爺爺的疼愛囂張跋扈的人,出了玄天宗,你什麼都不是!別總自我感覺良好,所有人都應該圍著你轉,要是因為你的草率決定陪上我們所有人的性命,恐怕宗主也袒護不了你!」

馮楚楚震驚地望著聞人青,從小到大沒有人這樣說過自己,要是別人她早就發飆了,可面前是心愛的男子,她委屈的眼淚狂飆。

「師兄…」

「好了,如果你還這樣我行我素,就早早回去吧!我們隊伍需要的是能夠並肩作戰的隊友,而不是只會瞎發號施令的大小姐!」

「我…我聽你的,不胡鬧了!」

馮楚楚只是被寵壞了,並不傻。知道此刻要是再繼續無理取鬧,聞人哥哥肯定會把自己給送回去,她才不要,臨走時爺爺特意囑咐他好好照顧自己,只要乖乖聽話,絕對不會被送回去。 對於再次開拔,馮楚楚終於沒有之前的鬧騰,大師姐趁機偷偷地給聞人青豎了大拇指。

夏初雪終於忍受不住疼痛昏了過去,等她醒來已經是三天之後了,玫瑰在陣法外面等的焦急,卻仍然沒敢闖入她所在的陣中陣。

終於,陣法禁止有些鬆動,玫瑰第一時間變成人形。

「姐…姐?」

剛剛興奮的臉立馬變得古怪起來。

此刻的夏初雪真就像是從泥坑裡爬出來的,不,泥坑至少沒有這樣的惡臭,渾身衣服已經被汗水浸濕,早已失去了原有的色彩,身上、臉上、四肢布滿了一層黑乎乎粘稠的東西,看者反胃!

夏初雪也是發現自己的修為居然達到了練氣期大圓滿,一下子進階三個層次。興奮之餘才沒有第一時間想到身上的惡臭。

現在看到玫瑰的表情,倒有些不好意思。

刷的一下原地消失。

等出來的時候,就換上了一襲水藍色長裙,復古的長裙裙擺至腳裸,頭髮一半用法器水藍發簪給固定,剩下一半自然垂落。顯得仙氣十足。

「哇偶,這是誰家的小娘子?有沒有男人啊?同爺一起做個伴唄!」

玫瑰學著現代流氓的樣子對她吹口哨,一副輕佻。

「好呀,奴家以後可就要看著公子保護了呢!」

兩人相視一笑。

本來自從來到修仙界,她一直穿著打扮還是如同現代一樣,今天還是第一次傳古裝衣服,感覺還不錯。

怪不得修仙之人都喜歡這樣的穿著,果然別無一番風味,有種仙風道骨的感覺!

「小雪?」

身後響起了一道不確定的聲音,轉過頭看去,居然是夏鶯鶯。

「鶯鶯?這麼巧啊!」

「你不是說不過來的嗎?怎麼…哎??你…你的修為…」

夏鶯鶯驚訝的捂著張大的嘴巴,不敢置信的望著夏初雪

記得幾天前他們還見過一面,當時的她還是練氣八層,怎麼現在修為蹭蹭蹭的飆升?難道也用了隱藏修為的符篆?

「好啊你,原來你修為這麼高,嘖嘖嘖,看來以後我可是打不過你嘍!」

「夏姐姐別這麼說,您可是大家族出身,我為幾斤幾兩哪裡是您的對手?」

兩人寒暄幾句決定結伴而行。

「對了,之前看你代理了一個隊,我現在怎麼就一個人了?」

夏鶯鶯有些哭喪

「他們在5天前的那場天翻地覆中喪命,除了我之外無一生還。哎,我現在還不知道回去該怎麼同老祖宗交代呢!」

一路御劍飛行,從上俯瞰大地,到處一片狼藉,地面上一道道深深的溝壑交錯著,裡面清晰可見的岩漿翻滾,稍有不慎掉進去便會灰飛煙滅。

奇怪,之前並沒有聽說過這片有火山?怎麼地下全是岩漿?

終於看到有踏腳的地方,他們才從空中落了下來。

也不知是運氣太差,還是與魔宗天生相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