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剎那間,我在心中聽見了兩聲“啪”、“啪”的響聲。


就好像是什麼東西爆破了一樣!

緊接着,我的眼前一陣模糊!

竟似是……眼珠子炸了! 感覺中,是一陣氣流從兩顆眼珠之中突破而去,沒有破,而是開了洞。

這些氣,時而溫熱,時而清冷。

而眼前的景象,全都變得異樣起來,也不是看不見,而是看得十分模糊。

楊柳和藍金生,在我眼中,就變成了兩個面目不清不楚的人。

我已經無法捕捉到兩人的具體表情,只聽見楊柳笑了一聲,道:“藍金生,你又來了。你身爲堂主,能不能像個堂主?”

藍金生溫聲道:“楊柳,你是知道我心思的,我本來是個瀟灑來去、與世無爭的逍遙散人,爲什麼會來蹚異五行的渾水?”

楊柳道:“那我怎麼會知道?異五行給你好處了唄!”

藍金生道:“我是貪戀異五行好處的人嗎?”

楊柳道:“這又不是一般的好處——你基本上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還有花不完的錢,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楊柳,你又開始故作糊塗了。”藍金生的語氣略帶一絲埋怨,道:“當年我在西北浪跡江湖的時候,是遇見了誰,纔會加入異五行的?”

楊柳道:“你遇見了誰?”

“明知故問!”藍金生道:“除了你,我還能遇見誰!是爲了你,我才加入異五行的!是爲了讓你看得起我,我才做上異五行金堂的堂主的!世上萬千女子對我動心,我都不屑一顧,紅塵萬丈,繁華無限,我也不屑一顧,明知道這個異五行並非什麼正道,我也無所謂。我爲了什麼?還不是爲了你?”

聽見這話,我實在是酸的五臟六腑都難受!

只是那氣,還在眼中來回亂竄,眼裏面好像有什麼液體似的東西,隨着那些氣息,也開始流動起來。

不會是血吧?

我在心中驚恐地想,如果眼珠子真的破了,稍後就算我能緩過勁兒來,就算又能行動了,那我也差不多算是個廢人了!

楊柳和藍金生還在說話。

高門盛婚 “那麼多女子對你動心,你可以去找她們啊。”楊柳冷冷說道:“沒有誰非要限制你吧?紅塵萬丈,你也可以深陷其中,也沒有人非要逼迫你留在異五行吧?”

“你又開始說這種話了。”藍金生一笑,道:“楊柳,我怎麼感覺你今天說話有些故意?”

“故意?”楊柳道:“我故意什麼了?”

“你故意東拉西扯。”藍金生道:“故意在和我拖延時間對不對?想盼着援兵來,對不對?”

“你要是這麼覺得,完全可以不跟我說話啊。”楊柳冷笑道:“我看你進了異五行之後,也沒什麼長進,反而人品、膽量倒退了不少。”

“你也不用激我。”藍金生道:“我既然來了,就是想要和你多說會兒話的。不管你是不是故意東拉西扯,對我來講,咱們說話的時間反而長了,我很滿足,因爲你以前也不會跟我說這麼長時間的話。而且,就算你真的在等援兵,我也不怕,這世上,能敵得過我、安木主、那嶽、那欣、季茉聯手的人,恐怕不多吧?”

“要是陳元方親自出山呢?”

短暫的沉默,顯然是藍金生愣了一下,不過他隨即就發出了一聲大笑:“哈哈!陳元方不可能那麼頻繁地出山,我料定他每年至多出現寥寥的一兩次而已,前不久才露過面,這又按捺不住了?只是話又說回來了,如果真是他出山了,我就更不怕了,因爲無論如何,我也不是他的對手,算來算去,還是在坐以待斃中和你聊聊天最划算。”

“你這人,花言巧語的功夫比你別的本事更加在行。”楊柳笑道:“尋常的小姑娘聽到你的話,肯定很容易動心。”

“那你呢?”

“我可不是尋常的小姑娘。”楊柳道:“我若尋常,你也不會對我費盡心機了。”

“唉……”藍金生道:“渴求而不可得,這份痛楚還真是折磨人。楊柳,你實話告訴我,你究竟喜歡什麼樣的人?我究竟變成什麼樣子,爲你做什麼,你纔會答應我,纔會接受我對你的好?”

楊柳道:“你想爲我做事?”

藍金生道:“我似乎爲你做過不少的事情吧?只要你讓我做,我沒有不答應的。”

“當真?”

“當然。”藍金生說完之後,又連忙加了一句,道:“當然不能是刻意爲難我的,比如讓我去死。”

“你要真那麼喜歡我,爲我去死,又有什麼不可以?”

“我要是死了,那還怎麼喜歡你?”藍金生道:“捨本求末的事情,我可不幹,我又不蠢。”

“好了,不是要你去死的。”楊柳道:“我現在還真想求你幾件事。”

“你說。”

楊柳道:“你能不能把楊婷和許智雨帶到我面前,然後替我殺了他們?這兩個人太可惡,居然暗算我!”

“這……”藍金生遲疑了一下,道:“這就有點爲難我了,我殺了他們,怎麼跟楊玄交代?你應該知道吧,你爸爸出事了,他也做不成木堂的堂主了,接下來,頂替他上位的人,肯定就是楊玄。我殺了楊玄的女兒和女婿,不是要讓金堂和木堂成爲死仇嗎?這麼做,總教主和副教主也不會答應的。”

“那好。”楊柳道:“那就先不說這件事情了。第二件事,我爸爸現在在哪兒?”

藍金生道:“他被副教主拿住了,應該是要送往總舵,等待總教主的親自處理。”

楊柳道:“那你幫我把我爸爸救出來。”

“啊?”藍金生苦笑道:“我怎麼救?”

“你去殺了副教主,救了我爸爸,神不知,鬼不覺。”

“楊柳,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藍金生道:“我的本事,跟你爸爸差不了多少,據說副教主是獨身一人就制住了你爸爸,你想我能殺得了副教主嗎?”

“好吧,確實是有點爲難你了。”楊柳道:“那咱們說第三件事吧,你把這裏面的所有人都放了吧。”

“這……”藍金生道:“楊柳,你是故意爲難我的,那些警察,我倒是可以放掉,可是這幾個人,尤其是陳歸塵,是上面指定要要的人,我放了以後,還怎麼跟上面交代?”

楊柳冷冷道:“藍金生,也就是說,我求你的這三件事,你都辦不成了?”

藍金生道:“你別爲難我啊。你自己想想,你提的這三件事情,哪一件合情合理了?”

“哪一件事情都合情合理!”楊柳道:“你之所以感覺到這三件事情爲難,其實就有一個原因——你怕異五行!”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那你可以不在江湖!”楊柳道:“你不是說,你是爲了我,才加入的異五行嗎?你如果是真的喜歡我,你完全也可以爲了我,脫離異五行!”

“啊?”

“啊什麼啊?”楊柳道:“我問你,你喜歡我,讓我跟你在一起,可是現在我爸爸已經被抓了,覆巢之下無完卵!異五行遲早也會對我下手的!我就算是答應你要和你在一起了,還怎麼在一起?”

“你放心。”藍金生道:“你爸爸是你爸爸,你是你,只要你跟了我,做了我的女人,沒有人敢對你下手。”

這個混蛋!我在心中怒罵一聲,那是我孩子的媽!

“我不放心!”只聽楊柳道:“就你這個樣子,我怎麼能放心?你說你喜歡我,卻可以不顧我爸爸的生死,畏懼異五行又像是耗子怕貓,在你身邊,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藍金生沉默了。

楊柳又接着說道:“其實你只要放棄一點,就可以完成我剛纔所說的那三件事!”

“放棄什麼?”

“放棄異五行金堂之主的身份!重新做回逍遙散人!”

藍金生喃喃道:“你讓我脫離異五行?”

“對!脫離異五行!”楊柳道:“只要你脫離了異五行,就可以毫無顧忌地殺了楊婷和許智雨,你也不用再擔心怎麼去跟楊玄交代,大不了,連楊玄也一起滅了!只要你脫離了異五行,你就可以毫無顧忌地放了這裏面的所有人,包括那些警察和五大隊的人,也包括陳歸塵、陳成、池農、邵薇這些人——陳成的本事,你是見識過的,他是陳弘道的親傳弟子,是個奇才,是個進境極快的人,上次他還不是我爸爸的對手,可是現在卻已經反超上來了,以後的前途更是不可限量!如果我們聯手,再加上公家的力量,從副教主那裏奪回我爸爸,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這樣一來,我央求你做的三件事,便都可以做成了。” 我在一旁聽得分明,這楊柳似乎是在用美人計策反啊!

不管楊柳內心深處到底對藍金生是什麼意思,我總覺得不舒服!

再者,藍金生能答應她嗎?

藍金生沉默了片刻,突然笑了起來:“楊柳,我怎麼覺得是你挖好了一個坑,等着我往裏面跳啊?”

“呵呵……”楊柳一陣冷笑,道:“如果你能看出來那是坑,那就不是坑了。自己做不到,或者不願意做,那就不要再說你有多喜歡我,我聽着噁心!”

藍金生道:“如果我能做到呢?”

“能做到的話,那就能證明你對我的心意是真誠的。”楊柳道:“我就相信你的話了。”

“僅此而已?”藍金生道。

“不然呢?”楊柳道:“從不相信你對我的心意,到相信,這難道還不夠?”

“似乎是不太夠。”藍金生道:“如果我做了這些事情,那就是和異五行公然爲敵,異五行的實力有多恐怖,你我是知道的。我冒了生命的危險,僅僅讓你相信了我的心思,那我豈不是個傻子?”

“藍金生,你這是在拿感情來討價還價嗎?”

“你誤會了。”藍金生道:“我只是想讓咱們之間的關係更進一步。”

“怎麼更進一步?”

“如果我按照你所說的做了,你得答應我,做我的女人。”

楊柳沉默了片刻,然後道:“好,我答應了。”

聽見這話,我氣得差點死過去!

當着我一對兒女,居然公然要做別的男人的女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股沖天的怒氣,不可抑制的從我全身各處噴涌出來!

猶如火山爆發,卻找不到出口,這些氣,再次朝着我的雙眼進發!

這感覺,難受到了極點!

我能明顯的感覺到,有液體從我的雙眼之中流淌了出去。

“陳歸塵!”

我聽見楊柳突然驚叫了一聲:“你怎麼了?”

接着,我的臉,就被一雙柔軟滑膩的小手給捧住,這突如其來的溫涼,讓我瞬間心曠神怡,體內躁動不安的狂亂氣息,也在這一刻,緩緩靜謐下來。

楊柳,還是在乎我的。

“藍金生,你是不是對他下了致命的毒手?”楊柳的聲音裏充滿了驚恐和憤怒,道:“他的雙眼都在流血!”

“我可沒有對他格外開恩。”藍金生道:“更何況,他是最不能殺的人,我怎麼會對他下致命的毒手?”

“那他怎麼會這樣?”

“我怎麼知道?只是眼睛流血而已,你試試他的氣息和脈搏,是否還在?”

楊柳把手放在了我的鼻子下面,另一隻手摸着我脖子上的頸動脈,然後纔出了一口氣,道:“呼吸和脈搏都在。”

“微弱嗎?”

“還好。”楊柳道:“就是有些亂,似乎是躁動不安。”

“那便是沒事了,這與金鬼祟毒可沒有任何關係,應該是他自己身體的關係。”藍金生的聲音有些冷漠,道:“楊柳,我問你,你跟他,到底是什麼關係?”

“你說我們是什麼關係?”楊柳道:“上一次行動中,我和我爸爸被陳弘道、陳元方父子所困,是陳歸塵出言相救,我和爸爸才能保全性命和道行——投桃報李,我跟他是朋友!”

藍金生道:“我很奇怪,他爲什麼要替你們說話?”

“因爲他宅心仁厚。”楊柳道:“除非是十惡不赦之人,否則他都不會見死不救的。”

“這麼好的人啊。”藍金生冷笑起來:“好的莫名其妙,讓人有些難以相信啊。”

“藍金生,你什麼意思?”

“上次與鄭家有關的那一件事情,四大堂口的副堂主集體隕落,只剩下你們木堂的三人歸來,事情的前因後果,也都是是你們回來以後,自己說的,沒有任何人能去證實。”藍金生道:“就連你們木堂的木大師杜故在回來之後不久,也離奇死亡了。”

“杜故的死,是因爲他受了蔣明義所養金鱗蛇的蛇毒!蔣家御靈術,天下無雙,那金鱗蛇的蛇毒,無藥可治!期期間,杜故又受到衆高手鏖戰時的波及,以至於回來之後油盡燈枯,不治而亡,這在木堂之中,衆人皆知,哪一點離奇了?”楊柳道:“藍金生,你說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本來也沒有強求你!你現在反悔,完全來得及!”

“你急什麼?”藍金生道:“我只不過是問問你。”

“你不是問問,而是不相信我。”

“我爲什麼不相信你?”藍金生道:“因爲你對他太關切了,你剛纔的神情,你自己看不見罷了,咱們認識這麼長時間,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你慌亂成這個樣子。”

“等你快死了,我也是這個樣子。”

“是嗎?”

“不信,你試試?”

“算了。”藍金生一笑,道:“我還想好好活着,這樣才能跟你長相廝守。”

聽見這話,我身體內的狂躁不安氣息,又開始活動起來。

藍金生道:“話說回來,這小子也真是奇怪,你說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從眼睛裏往外冒血?”

這種異動,連我自己都莫名其妙。始終想不明白,究竟是哪裏出了問題。

先是無緣無故的身體一僵,從空中摔落下來,體內的氣血都凝滯不動了,然後又突然開始躁動起來,最終又全都不約而同往兩隻眼睛上涌過來。

那些氣息,全都是我以前吸收到體內的五行鬼氣!

現在想來,它們果然都是些不安分的因素!

“歸塵!”

一道聲音突然在我腦海深處響起。

這讓我猛然間一驚,因爲那聲音我並不陌生!

那是玉珠的聲音!

自從玉珠化身水之氣,入我體內以後,我便再也沒有聽見過她的任何動靜了。

“玉珠,是你嗎?”

我不能說話,只能在內心深處無聲的吶喊。

“是我。”

“我爲什麼不能動了?我的眼中爲什麼會流血?你能不能幫幫我?”

“歸塵,你先不要急,你體內的五行之氣,受到金鬼祟毒的觸動,內外相激,已經無法安靜下來。”玉珠的聲音道:“你的眼睛,首當其衝,已經被這些氣息給完全包裹,因爲刺激太甚,所以會淌下血淚!其實不但如此,甚至有部分氣息開始與你的眼珠相融相合。”

“和我的眼珠融合?”我心中急道:“那融合之後,我怎麼辦?是不是我以後看什麼東西,都會像是在眼珠子上蒙了一層霧氣?那我不是什麼都看不清楚了?”

玉珠道:“是福是禍,我也難料,你吸收的這些氣息,來自五行鬼衆,它們原本都有自己的殘魂餘念,並受自己的殘魂餘念引導,進入你體內之後,不歸束縛,相互衝撞,也屬正常。數月之前,不知道因何緣故,你體內的氣被強行壓服,你也因此築基成功。”

那是和楊柳發生關係的緣故,我也不好跟玉珠說出來。

只聽玉珠繼續道:“但是強行壓服五行鬼氣,必須要泯滅它們原本的殘魂餘念,還要完全祛除它們本身所帶來的祟毒。畢竟鬼氣不同於人自身所練就的氣息,人鬼殊途,合氣必生毒!這些毒,越積越多,在受到金鬼祟毒的激發之後,便一股腦發作,由此而阻滯血脈,讓你全身發僵!”

“明白了!那我現在怎麼辦?”

“現在,我所能做的,只是去泯滅五行鬼氣原本的殘魂餘念,讓它們完全喪失主導!但是,這些五行鬼氣淤積而生的實質祟毒,我無法祛除。你要想辦法,或用命符、命丹,或用山術,或用醫藥,將這些祟毒全部拔除掉,否則後患無窮!”

“也就是說祟毒不除,我現在仍舊是無法動彈?”

“不錯!”

我簡直要急死了!

在現在這種情況下,誰會幫我祛除祟毒?

就算是藍金生聽楊柳的話,背叛了異五行,解除他所施出的金鬼祟毒,那也只是除掉了外因,而我體內本身吸收五行鬼氣所產生的祟毒,誰來拔除?

我現在連話都不能說,又如何才能告訴他們我現在的困境和解決辦法?

但是就在此時,我後背上突然傳來一陣異樣的感覺!

又癢又涼,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我後背上爬動!

我先是一驚,繼而猛然醒悟,是波波!

波波鑽進了我衣服,它在我的背上爬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