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前腳剛邁出去,整棟樓就轟然倒塌。


我急忙轉身,喊着艾魚容的名字。

秦楚齊也跟着一塊喊。

就在這時,一聲好似狒狒叫傳了出來。

砰砰幾聲,無數土石飛濺,我連忙拉住秦楚齊連連後退,有幾塊巨大的石板彈了過來,被我用右臂擊碎。

剛退到安全地點,就看見那廢墟之中,一頭巨大的好似金剛的大傢伙頂開碎磚爛石跳了出來。

隨後,艾魚容所化的巨龍也衝了出來。

兩個龐大的身軀就在這廢墟之上,鬥了起來。

妖靈渾身紫毛,頭頂有龍皇炁的傷痕。

我急忙召喚麒麟印,從妖靈身後鎮壓下去。

砰地一聲,麒麟印飛。

那妖靈轉頭瞪了我一眼,朝天的鼻子眼噴出兩道白氣,雙手去撕扯艾魚容時,騰出一隻腳踩向我。

“大猩猩,拿開你的臭腳!”我和秦楚齊速速退讓,隨後,我把暫時留在千機袋中的項羽放出來。

鬼融之後,霸王臂一拳轟向妖靈的腳底。

霸王拳彷如錐子一般,戳進肉裏,饒是這妖靈皮糙肉厚,也扛不住我與項羽的合擊。

我在裏面抓了一把,這才抽出手臂。

疼得妖靈又是一聲慘叫,甚至連艾魚容也不顧,彎下腰砸下雙拳。

我連忙跳躍,尼瑪,這一拳頭能直接砸爛一架坦克了!

砰砰兩聲,我剛纔站立的地方,只剩下兩處深坑。

那妖靈見我躲開,氣得就要捶胸頓足。雙手撐在地面,一個衝刺又追上了我,人立而起,又要重砸。

就在這時,只見秦楚齊突然跑出去。

“楚齊你快回來!”

我一邊追着叫喊,一邊喚回麒麟印去保護秦楚齊。

同時,霸王臂直接化成那杆大楚戟,刺向妖靈。

哪知道那妖靈竟然放過了秦楚齊,這畜生的目標還是我!

只見它雙掌連續擊打下來,想要把大楚戟拍折。

行陰針裏的霸王冷哼大吼一聲,“燕趙,殺上去!”

“好!”我答應一聲,疾奔而去,大楚戟彷彿割裂天地一般,帶出一道寒芒,割開妖靈的疊在一起的手掌。

砰地一聲,那分裂的手掌印在我身旁兩側,我獰笑一聲,跳上那妖靈的手背,就要砍斷它的手掌。

就在這時,妖靈慘嚎一聲,我擡頭看,秦楚齊不知道什麼時候跳上了妖靈的手臂,一路騰挪竟然跳躍半空,朝那妖靈的雙眼射去幾道銀芒。

那妖靈的慘嚎,有一半來自於眼睛上的疼痛。

就算這妖靈皮糙肉厚,但眼睛可是弱點。

秦楚齊一擊之後,猛然下墜。我連忙控制麒麟印將其拖住。

眼睛被扎的妖靈痛苦地捂臉,那被我劈成兩條的手掌還在滴滴答答往下流血。

殺神島 “楚齊,你怎麼了?”我見秦楚齊臉色煞白,擔心道。

秦楚齊搖搖頭,虛弱道:“沒事兒,剛纔那一擊,有些累而已,休息一會兒就好!”

我心疼地點點頭,放出千機袋裏的婆雅和獓因。

婆雅是保護秦楚齊的,獓因當然是叫秦楚齊坐上去休息的。

快速交代一遍,我趁那妖靈流血瘋狂時,飛快地揮動大楚戟,切斷妖靈的右腿。

撲通一下,妖靈巨大的身軀一歪,就栽了下來。

我正要揮戟再砍時,妖靈猛地用手肘掃了過來,我一時變招不及,被它集中,頓時倒飛出去。

噗呲一下,我噴出一口老血。

尼瑪啊,好在臨時避開了一些,要不然,非掛了不可。

“老天狗!”我捂着自己斷開的肋骨喊起來。

“知道了,你儘管殺了那畜生,這傷有老子呢!”

我咧了一下嘴,揮手殺伐之間,還是會扯到傷口的,我對準地上打滾,瘋狂撞擊廢墟的妖靈,猛然出手!

恰在這時,艾魚容化爲的巨龍也算緩了過來,龍皇炁從妖靈的天靈蓋籠罩下來。

砰!

噗!

我與艾魚容幾乎同時得手。

那慘嚎的妖靈終於不動了!

呼。

鬼融接觸,霸王出現在我身旁,望着龐大的妖靈屍體竟然有些感慨。

艾魚容慢慢走了過來,俏臉更蒼白了幾分。

我忙喂她吃了一顆改良版的黃泉水文珠,就收她進入千機袋中休養。

可就在這時,一道光束突然打在了我的臉上—— 那道光束,來自一輛軍用的直升機,因爲逆光看過去,並不能瞧的清,那飛機裏坐着誰。

就在我暗自戒備時,突然聽見一個低沉的聲音。

“趙先生嗎?”

嗯?認得我!

我默默地點了一下頭,眯縫眼避開那束光線,或許我的動作被飛機上的人留意到,那光束偏到了一邊兒。

直升機落下,從中走下來一個全身武裝的戰士,其後,走出來一個高鼻樑,細長眼睛,留着一絲不苟的油頭,卻穿着迷彩服的男人。

那名戰士在我身前兩米處站立,雙手背在身後,成跨立姿勢。

他身後的油頭男人倒是走得更近一些,“趙先生,我是立陶宛空軍鷹隼戰隊的教官,我是鷹眼。”

“你好,我是趙二十,鷹眼教官專程來找我的?”

這男人的木氣旺盛,身體素質可怖。

“不不不,我是來專程請你的!”

擦,這老外竟然懂得咬文嚼字。

這個“請”字,表明他此來,沒有惡意。

“鷹眼教官,我們並不認識,你找我何事?”

“趙先生,你跟e.塞古斯的合作,我們軍方也已經掌握。很遺憾,e.塞古斯在妖靈出來之前,已經被侵入的幽靈軍殺掉,我們是來請你回去商討接下來的行動的。”

難怪之前警局沒人,原來都被幽靈軍殺掉了,難道就是那個騎着西方巨龍的傢伙帶着龍騎兵乾的?

“走吧。”我淡淡道。

那個油頭教官轉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我走到獓因身邊,把秦楚齊抱了下來。

“哦?趙先生,剛纔那位小姐身下的——”

“一條長毛狗。”我隨便說道,踢了踢獓因,收進千機袋中。

婆雅是鬼身狀態,所以那油頭教官看不到,也自然不會詢問。

我抱着秦楚齊走過來,說道:“對了,那個妖靈你們要不要?”

油頭教官自然地點了下頭。

“賣你們了!”

“賣?”

我眉頭挑了挑,心說,這麼個好東西,又是老子殺的,難道要白送你們不成,我又不是你親二大爺!

“不要算了——”

話音不落地,我便作勢要收走。

恍惚間,我發現那油頭教官嘴角不可察地撇了一下,不由暗忖,這貨是吃定我拿不下這麼巨大的妖靈是嗎?

嘿嘿,老子就叫你知道,什麼叫瞎了眼!

心中冷笑連連,古樸陰森的鬼門已經懸立在妖靈屍體之上。

“那是什麼?”那油頭教官驚訝的嘴巴都能放下一個大蘋果了。

就在這時,天地之間陰雲捲動,滋滋吧吧的聲音在妖靈身下響起,轉瞬就被鬼門吞下。

我收回鬼門,陰雲散。

“這——這——”油頭教官的嘴巴開合兩下,傻在了當場。

“我們走吧,鷹眼教官。”

我根本不搭理他,徑直走向直升機。

那油頭教官從身後追上來,連忙說道:“趙先生,這個妖靈是本國——”

“鷹眼教官,話不能這麼說吧,那妖靈可是我獵殺的!”

我不尷不尬地笑了一聲。

油頭教官忽然嚴厲道:“趙,希望你能正視這個事實,妖靈原屬於特殊警局武器試驗室,這次被侵入siauliai區的幽靈軍搗毀地下工事,誤放了出來,但它確實是我國所有!”

“鷹眼先生,我問你,圓明園十二獸首是誰的?”

油頭教官眼珠一轉,說道:“當然是貴國的。”

“那爲什麼我們還得買回去才行?”

“呃——”

“按照國際慣例,這妖靈現在就是我的私人物品,你們想要討回去,自然得付出點兒——”

我搓了搓手指,這動作,饒是在歐羅巴也不陌生。

油頭教官被說得啞口無言,竟把手放在了腰間,厲聲道:“趙,可你別忘了,你還在我國境內,而且,我們這次可是出動了空軍精英!”

轟隆隆的,直升機不知不覺已經飛了很高,頭頂四周,盡是盤旋的戰鬥機,以後武裝直升機。

我心說,這些武裝應該是來收服妖靈的,可惜晚了一步。

“鷹眼教官,我敢保證,如果你們動粗,那麼先死掉的那一個,一定是你!”

這時,婆雅已經把彎月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油頭教官彷彿被刺激的縮了一下脖子,驚詫地望着婆雅坐着的地方,面露疑惑。

“知道你做不了主,帶我去見你的老大,我跟他談。”

油頭教官趕緊答應,我這才一揮手,婆雅將刀收回,那油頭教官竟然流出一脖子的冷汗。

插曲過後,所有戰鬥機羣,前呼後擁地飛離siauliai區,降落在郊外一處祕密的機場。

直升機落地,油頭教官被婆雅跟着,走下飛機,我抱着秦楚齊走在旁邊。

這機場此時仍在升降着幾十架戰鬥機,所有戰士得神情都很嚴肅。

我掃視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估摸就是幽靈軍的事兒鬧得,如果軍隊的人來找我談合作,我想,一個億是不是太少了?

穿過幾個停靠的隸屬戰鬥序列的飛機時,幾個戰士頓腳立正,敬禮。

油頭教官裝逼似的點頭走過去,卻不敢喊幫手。他帶我們走進一棟辦公樓。

坐升降機來到五樓,走廊的東面,便是這空軍基地最高領導的辦公室。

油頭教官敲了敲門,說了句什麼。

裏面有人迴應,他便開門請我進去。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辦公室很大,辦公檯在一進門的左手邊,右手邊就是會客的沙發茶几。

一個鬚髮皆白的老頭見到我進來,連忙站起,伸出了右手。用生硬的普通話說了句,“你好,趙先生!”

“你好,斯科拉將軍!”

老頭請我去沙發坐。

“趙先生,鷹眼應該已經跟你透露了吧,我們邀請你來,是想敲定後續攻擊十字架山的行動計劃。”

我掏出三根菸分了老頭一根,老頭一怔,隨即接過去。 騎馬與蘿莉 我又對身旁的鷹眼晃了晃,鷹眼沒敢接,老頭道:“收下吧。”

鷹眼這纔不情不願接住。

我給老頭點了煙,卻不管鷹眼,自己點燃,吸了一口。

“斯科拉將軍,我也想跟你說呢,這個合作可以繼續,但款項要提一提!” “斯科拉將軍,我也想跟你說呢,這個合作可以繼續,但款項要提一提!”

我淡笑道。

老頭摩挲嘴角的菸屁股,珠黃的眼睛彷彿鷹隼一樣盯着我看。

我還怕他看?眼神很自然地懟回去。

半晌兒,老頭說道:“趙先生,你可是跟e.塞古斯簽過合同的——!”

我不否認,卻一攤雙手,問道:“可是,合同呢?”

軍方就算知道合同的事兒,就算知道合同內容,可如今合同在哪呢?我賭它一定還留在警局,我賭就算是e.塞古斯也不回把合同放在軍方這裏。

看到老頭皺眉不語,我也悄悄鬆了一口氣,尼瑪,賭對了!

沒了合同,什麼剿滅十字架山幽靈軍,我現在完全可以不參與,甚至於那到賬的五千萬歐元,也早就跟了我的姓。

“趙先生,我們軍區預算也不多啊!”

媽蛋的,這老頭沒誠意啊,開始跟我玩套路了。

我心裏狠狠鄙視了老頭一把,輕輕咳了咳,“那個,我要的不多,新合同籤個三億就行!”

“三億?就行!”

老頭直接吹鬍子瞪眼,似乎在發飆邊緣!

我笑了笑,“斯科拉將軍,別激動嘛,漫天要價,就地還錢,咱們好說好量!”

老頭側着耳朵聽了聽,問道:“你的意思,還能往下減!”

我嘿嘿一笑,卻不說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