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到現在,都還找不到顧念在哪兒。


不知道,她怎麼樣了。

楚昭陽握緊了拳頭。

穆琪珊看不見,楚昭陽才沒再克制自己,肩膀抖得厲害,雙目赤紅。

如果不是因為還不知道顧念的下落,他現在就殺了穆琪珊!

何昊然在旁邊掐著時間,過了正正好好一分鐘。

穆琪珊想嘴硬的回復楚昭陽,可就在何昊然一聲:「時間到。」

之後,穆琪珊渾身上下突然傳來密密麻麻的刺痛。

就像有無數根針不停地刺進她的毛孔,還不是同時刺進去,這兒刺下,那兒刺下,此起彼伏,無休無止。

這兒的痛剛落下,那兒的痛又起來。

這比一起痛來的折磨人的多,一起痛,至少,是來個痛快的,支持不住,一口氣兒厥過去也就算了。

可偏偏現在,疼痛是在她能承受的範圍,卻又一直不停。

哪兒疼,她下意識的就想要去摸哪兒。

偏偏,四肢又被保鏢制住,動不得。

穆琪珊疼得臉色發白,臉上,身上,全都冒出了層層的冷汗。

長發糊在臉上,跟糊掉的化妝品黏在一起。

「好疼,好疼啊!放了我,疼死我了啊!救我!救救我!」

只是,頭上套著黑布,誰也看不見她的臉,生不起一點兒因顧念而有的心軟。

「說出來,就放了你。」楚昭陽冷聲說。

「不然,要一直疼下去的。藥效過了,就再給你打。」何昊然說,「什麼時候說了,什麼時候給你解藥。只一針的事兒,說出來,給你打一針,立馬就不疼了。」

「嗚嗚嗚嗚嗚!放了我啊!」穆琪珊不敢說,她哪敢說。

她疼,但她也害怕言律。

言律說了,如果事情敗露,她膽敢多說一個字,就別想要這條命。

可,她已經上了賊船,下不去了。

明知道選這條路有多麼危險,卻也不得不答應。

為了保住這條命,也得偽裝好了,不能敗露。

誰知,只一個早晨,就被楚昭陽給看出來了。

見她還嘴硬不肯說,楚昭陽沒耐性陪她耗,顧念還在等著他。

手指捏在西裝的袖扣上,怔了一下。

這藍寶石袖扣,還是顧念送他的生日禮物。

就因為這袖扣,他穿這套西裝的次數格外的多。

基本,只要這套西裝沒有被送洗,他就會穿這套。

送洗的時候,他才會考慮別的。

看到袖扣,他又想到了顧念。

雙目紅著,說:「看來還是不夠疼,再加一針。」

何昊然又取出一根針管,故作遲疑道:「總裁,如果再一針下去,恐怕會死人的。」

「看她這麼能堅持,再來一針估計也沒事。」施弘澤說道。

得了醫生的肯定,何昊然貌似就不怕了:「你都這麼說,那我就放心了。」

「不要!不要!」穆琪珊疼得鼻涕都出來了。

得虧頭上有黑布遮擋著,看不見她此時的狼狽。

但是黑布上仍舊有兩圈可疑的水漬。

「楚昭陽,我要是死了,你永遠也別想知道顧念在哪兒!」穆琪珊尖聲叫道。

「終於承認了?」楚昭陽手指捏著袖扣,指尖都泛了白。

袖扣邊緣的鑽石凸出來,被壓得陷進他的指腹中,他似乎也感覺不到疼。

既然已經說了出來,穆琪珊似乎就破罐破摔了,突然張狂的大笑。

「不是又怎麼樣,只要我不說,你永遠都找不到她!有本事,你殺了我啊!」穆琪珊大叫道,囂張快意。

楚昭陽雙唇緊緊地繃住,沖施弘澤點點頭。

保鏢將穆琪珊壓好,施弘澤便又打了一針進去,與剛才的那針是不同的藥物。

穆琪珊已經痛得分辨不出了,只隱隱覺得好像有什麼又刺進了皮膚里,是與身上密密麻麻的刺痛不一樣的疼。

過了會兒,她突然凄厲的尖叫,比剛才更甚。

保鏢竟險些壓不住她。

穆琪珊疼得恨不能滿地打滾,也因為這樣巨大的痛苦,讓她不自覺間力氣也大了些。

剛才他們不知道又給她打了什麼葯,竟是深入骨髓的痛。

不是千萬根針往毛孔中刺那種,而是從身體內,五臟六腑由內而外的痛。 從最深處開始痛,然後朝外蔓延。

可同時,皮膚上還在不斷的傳來針扎毛孔的痛。

裡外,都一起痛著。

「啊!」穆琪珊痛的不斷的尖叫,真的要撐不住了,恨不能直接暈過去償。

她咬著牙,拿腦袋撞地。

但只撞了一下,就被保鏢握住了頭,死死地固住,不讓她再亂動。

「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穆琪珊說道,終於堅持不住了,「我說!我說!她在城南的安水村!」

穆琪珊尖叫道:「快給我止痛!」

「具體位置。」楚昭陽冷聲問。

「村……村尾一個廢棄的房子里。」穆琪珊叫道,「痛死我了!給我解藥!給我解藥!」

「她自己,沒這個能耐。」楚昭陽說道,能把自己整成跟顧念一模一樣。

這種技術,楚天實驗室可以做得出來,但尋常的整容醫院,哪怕是目前業內最有名的整容醫生,也沒這個技術。

更別說再把顧念抓起來,安置了。

穆琪珊沒這個本事。

「問清楚幕後的人。」楚昭陽吩咐何昊然。

而後,又對穆琪珊說:「最好,你說的是實話,否則——」

否則什麼,他沒說。

但越是這樣,穆琪珊越害怕,猛的一個激靈。

「我沒說謊,真的沒說謊!」穆琪珊聲嘶力竭的喊,生怕楚昭陽不信。

楚昭陽顧不上她,匆匆的帶著人走了。

「我都說了,放過我,快放過我!」穆琪珊哭著喊,眼淚鼻涕都混在了一起。

何昊然微微一笑,蹲在穆琪珊的身旁,說道:「施醫生,咱們是不是先確定一下穆小姐的身份?」

電影人傳奇 施弘澤點頭,讓保鏢壓著,給穆琪珊取了血液樣本,送去檢測。

***

言律正準備去找顧念。

他自然不可能讓顧念受苦,顧念已經有兩餐飯沒有吃了,他擔心顧念會受不了。

他沒想過讓穆琪珊取代顧念,這種荒謬的事情,也就只有穆琪珊這個蠢貨會信了。

讓穆琪珊假扮顧念,只是為了讓她跟楚昭陽坐實一下關係而已。

整容后的穆琪珊,就連他都認不出來,楚昭陽肯定也認不出來。

把顧念困住,給穆琪珊機會,讓她跟楚昭陽上了床。

到時候再把顧念救出來,讓她知道,楚昭陽跟別的女人上了床。

就因為楚昭陽沒有認出假貨,所以跟別人上了床。

即使,不是主動背叛顧念,但到底,也已經不幹凈了。

顧念不是覺得他噁心嗎?

覺得他跟穆琪珊一起,拿穆琪珊當顧念的替身,噁心到了她。

狼性小叔,別玩我! 那麼,楚昭陽現在也做了同樣的事情。

他就不信,顧念會不膈應。

說到底,還是因為楚昭陽沒有認出冒牌貨。

如果顧念還選擇跟楚昭陽在一起,這件事永遠都會成為他們心中的一根刺。

以顧念的性子,他就不信,顧念心中會毫無芥蒂。

只要心中有了刺,早晚,心中的芥蒂就會變得越來越大。

她跟楚昭陽之間的裂痕,初時或許不顯,但以後也會越來越大。

兩人早晚都會分開的。

中間,若是他在加把火,兩人分開的更快。

至於穆琪珊?

從頭到尾,他就沒想要給她她想要的。

他的目的已經達到,她就沒了利用價值。

結局,不過一個死字。

言律眼中寒光一閃,卻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誰讓穆琪珊見識了他的真面目呢?

即使,露給她的還沒有十分之一,但穆琪珊也猜得出他的身份絕不是警察那麼簡單。

所以,他怎麼也不會留著穆琪珊這麼個禍患。

誰也不能保證,穆琪珊能夠永遠守得住秘密。

且,這對他來說,也算是一個把柄在穆琪珊的手中。

因此,他更不可能放過她。

唯有她死了,才能叫他安心。

言律一邊想著,一邊往外走,卻得知了莫景晟正在找一串腳鏈的事情。

言律眯著眼,隱隱覺得事情有異。

他掩住神情,去找了莫景晟:「聽說你在找一串腳鏈,怎麼回事?」

莫景晟看了言律一眼,說:「顧念的腳鏈,很重要。」

「是嗎?什麼樣子,我也幫忙找找。」言律不動聲色的說。

莫景晟便將楚昭陽發來的照片給他看。

而這根腳鏈,此時正安放在他的口袋中。

言律收回目光,垂眸離開。

不知道,楚昭陽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言律不敢冒險,離開之後,便繞去了無人的角落,避過警局內部的攝像頭,將腳鏈扔下。

***

顧念現在也分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時間了,屋內黑漆漆的,上面的排氣口隱約有一點點光亮照進來,讓她知道,現在是白天。

不知不覺過了一夜,也不知道,楚昭陽那邊怎麼樣了,到底發現了沒有。

如果沒有發現,是不是就把穆琪珊當成是她了?

想到楚昭陽把穆琪珊當成是她,那樣親密,顧念就打了個顫,抱緊了自己。

楚昭陽跟穆琪珊會不會……會不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