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列個屁啊,這老頭怪着呢,好人也救,壞人也救,能救的也救,不能救的還救,嚴重擾亂陰陽秩序。”


“進不了三善道,所以就入了鬼道,開起了醫館,這正好也是他的心願,秦廣王念其心地善良,就答應了,還額外批了五千年鬼壽呢。”

“你跟他說話的時候注意態度,這老頭脾氣怪着呢,我都不敢得罪,沒人知道是否有一天要靠他救命。”

如此解釋也算是合理了。

姜超便直接去找扁鵲了。

肖洪笑嘻嘻道:“老董事長,沒啥事兒那我就先回去啦?”

“回吧回吧。”宮三元揮手道。

誰也沒事,那最好,圓滿大結局。

姜超搜索到了扁鵲的微信,加了之後瞬間就通過了。

“前輩你好,姜超前來求藥。”

愛上冷麪醫生 秒回。

“沒有!”

臥槽?!

我特麼還沒說是什麼呢,直接沒有?!!

你倒閉了還是幹嘛?!

“前輩,我想要一顆男鬼淚,還請前輩行個方便。”

秒回。

“我特麼不說了沒有?!”

姜超也是氣急敗壞了起來,胸口起伏着,趴在他胸前的袁曉貝也跟着一上一下的。

“老東西,給你臉了是吧?!你開醫館,我來買藥,還沒說要什麼呢,你張嘴就沒有!?”

當心我叫我師父封你的店!

不過這句話姜超可沒說出來,畢竟宮三元剛纔也說了,連他都不敢得罪扁鵲。

可這不代表姜超不敢呀,只要不把宮三元扯進來就行。

“買?花錢買?你有錢?你早說呀老闆!要男鬼淚是吧?要多少斤吶?呵呵。”

姜超實在無語。

如此撿錢眼看之人,居然還心地善良?

還批了他五千年的鬼壽?!

秦廣王怕是腦袋被門擠了吧?!

“就一顆,你開個價吧。”

[本章完] 看到這消息的扁鵲心裏也有些失落。

還以爲是多大的訂單呢,沒想到就只要一顆。

沒勁沒勁。

“100功德點。”扁鵲沒好氣地回覆道。

姜超一愣。

本以爲扁鵲是個唯利是圖之人,看來並非如此呀。

“這麼便宜?你確定後續不用再收費了?”

姜超還是多了個心眼的,萬一等這男鬼淚用完後,扁鵲漫天要價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事實表明,不僅是凡間,地府的套路也很多的。

大夥兒以後下去了一定要注意,必要時可以報姜超名字。

能不能管事兒不知道,但被打了的話,與本人無關。

“你拿我當什麼人了?這種錢能瞎賺嗎?老夫開醫館就是打發時間,沒準備靠這個發財,有違天道之事,我從來不做。”

這話說得姜超是肅然起敬吶,到底是醫祖來的,果然名不虛傳。

“那好,我這就給您轉賬。”

活了兩千多年的人,稱得上姜超用個“您”。

“等等,我看你ip歸屬地在凡間,你是陽人?要這男鬼淚做什麼?”

這同樣也是扁鵲的職責,在地府,藥物流通可是受嚴格管控的,如果姜超把地府大量的藥物拿去凡間販賣。

那麼姜超便會成爲第二個扁鵲。

屆時就嚴重違反陰陽平衡嘍。

“這和您無關,我給錢,您給貨就完了。”

姜超轉過去了100功德點。

扁鵲當場便將其退回了。

“抱歉,我不能把藥賣給你,凡人請藥,至少也需要總判官點頭答應,然後手書一份批文,蓋上大印,再不濟也得口頭通過。”

“不如這樣吧年輕人,你先去和宮總判打個申請,不過我提醒你哦,他這個人脾氣古怪得很,你要不還是想想別的辦法吧。”

姜超:……

老頭子是什麼脾氣,我不知道?!

倒也有趣,宮三元說扁鵲古怪,扁鵲也說宮三元古怪。

姜超直接把聊天記錄截圖發給了宮三元。

宮三元回覆道:“ok。”

接着就給扁鵲彈了個語音。

“扁鵲同志嗎?我宮三元啊。”

接到電話的扁鵲也是一愣。

動作這麼快?

“宮判你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宮三元清了清嗓子道:“是這樣的,剛纔不是有個年輕人來找你求藥嗎?我……”

“不是的宮判,是買藥,得花錢的,這個不能馬虎。”

宮三元尷尬地笑了起來。

“是是是,這個年輕人雖然來自凡間,但身份極其特殊,是現在的輕塵貿易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

“和我們地府官方常年保持合作關係的,他的所作所爲,很大一部分也是地府要求的,所以還請你行個方便。”

扁鵲點頭道:“好的宮判,我知道怎麼做了。”

掛了電話後,扁鵲嘀咕了起來。

直說是你徒弟不完了?

搞那麼多歪歪繞繞的,這當陰官的呀,果然沒一個好東西。

“姜董事長?剛纔宮判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呢/害羞/害羞。”

姜超看到這消息後差點沒吐出來。

“前輩,不要賣萌好嗎?宮判是怎麼說的?”

秒回。

“宮判已經批准我們之間的交易了呢,嘻嘻,我去給你拿藥哦。”

“嗯……有勞了……”

扁鵲在藥房裏查找了起來,現在有不少店鋪的貨櫃都升級了,如同生死簿一般,僅憑一個意念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可他這貨櫃不同,使用年限比他活得都長。

五分鐘後,扁鵲總算是找到了男鬼淚的藥盒。

打開一看,裏面空空如也。

怪了。

這東西平時也沒人用啊,怎麼這麼快就沒了?

扁鵲又翻起了那冊比他人還高的賬本,裏面記載了秦越醫館數千年的交易記錄。

十分鐘後。

“前輩,你藥櫃裏是上了600把鎖嗎?還沒找到?”

扁鵲急得齜牙咧嘴的。

“姜董事長,等等,再等等,我剛纔已經找過了,可藥盒裏是空的,我現在在翻交易記錄,很快就能有蛛絲馬跡了。”

“你放心,我已經翻到大秦朝時期了的,馬上就到新華夏了,給我一首歌的時間。”

我的天,秦朝距離現在有兩千年好嗎!?

這人到底靠不靠譜啊!?

姜超躺在地面上,袁曉貝則是已經進入了睡眠,半小時後。

手機終於響了。

“姜董事長!我查閱了整個賬本,終於找到了!”

姜超差點睡着,因爲這鈴聲才被驚醒。

“那就給我發過來吧。”

完事兒又給扁鵲轉了100功德點。

然而。

扁鵲又給退回了。

“不要意思啊姜董事長!根據賬本記載,早在大宋朝年間時,我這裏的男鬼淚就都被南方鬼帝給買空了,目前沒貨了……”

姜超氣得差點要跳起來了。

“沒貨?!你沒貨你早說啊!翻什麼賬本害我等這麼久!?”

腦子有問題還是什麼?

“那個……姜董事長,你不要有情緒嘛,我也是想要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嘛,是不是?”

姜超實在無語。

論工作態度,扁鵲的確是有夠負責任的。

但在客戶體驗,服務客戶這一塊,必須差評!

一顆五角星也不給!

“那你就說吧,什麼時候纔能有貨!”

秒回。

“emmmm……這個人家就不知道了,實話說了吧,這間醫館其實是當年神農氏來地府遊玩時所建造的。”

“那個時候的鬼,是能哭的,和凡人一樣,可從他們那個時代過後,鬼泣,就比較罕見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有貨……”

你讓我上哪兒給你找人哭去呀?

這纔是扁鵲的真實想法。

姜超都快炸了,跟這麼一個慢性子的人溝通實在是遭罪。

所以姜超只能再次求助宮三元。

扁鵲眼看姜超不回自己了,又補充了起來。

“姜董事長,有道是買賣不成仁義在,你不會生氣的吧?咱們還是能當朋友的吧?”

宮三元的回覆已經發來了,姜超只好匆忙回了句:“嗯,有空請你做spa。”

秒回。

“真的假的呀?!spa是啥玩意兒?爽嗎?!”

姜超真是受夠了。

“不知道,這就要看你們地府的是否正規了,我還有事,先不說了。”

完事兒姜超直接把他給拉黑了。

點開和宮三元的對話框。

“小超,那我就不清楚了,要不你去找地曹問問?妖怪都歸他管,他應該知道。”

[本章完] 誠然,宮三元入地府的時間其實也不長,甚至這件事都不是在地府學到的,而是在陽間時就知道了的事情。

所以宮三元對治療妖怪這一塊,瞭解的也不多。

更全面,更具體的,肯定還是要去諮詢地曹他老人家。

姜超也是無奈,他根本就不樂意和地曹打交道。

因爲這玩意兒太正直,太無私了。

潛意識中,姜超當然希望地府陰神都是像他這樣的,如果因爲如此而耽誤了自己的事情。

那姜超又會覺得麻煩。

想必每個人都是如此吧。

沒轍,姜超只能找到了地曹。

“地曹你好,我這裏有只妖怪被打回了原型,請問你有沒有什麼解決的辦法呢?”

秒回。

“喲!誰呀!?誰呀這是?!這不是我們姜董事長嗎?!剛纔宮判爲了你和秦廣王幹仗了你知道嗎?!”

姜超只能耐着性子回覆道:“嗯,大概瞭解了……”

秒回。

“牛逼呀!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還沒有哪個判官敢和秦廣王拍桌子呢,宮判厲害呀!拿出判官筆就衝上去了!”

雖然嫌煩,但這話也令姜超心裏暖暖的。

宮三元對自己好,姜超當然知道,但他可不能想象,宮三元會爲了自己去拼命。

畢竟當初姜超想要嚴查楊雲的時候,宮三元可是拒絕的,他爲了顧全大局,只能先讓姜超憋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