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凌楓,謝謝你成全他們了—。”


“呵呵–你錯了,其實我這不是成全他們–你想一想,他們到了陰間真的可以一家團圓嗎?珊珊和欣欣她們母女我不管,因爲投不投胎可由不得她們,一般的鬼要是不肯投胎就會被打入忘川河,受無窮無盡的痛苦折磨,求生不能求死不能;還有陸軒陽壽未盡就擅自闖入地府,這算不算偷渡呀,我既是成全他們,也是害了他們—。”

“什麼,那你還—-?”韋莉莉恍然大悟,不由一臉氣憤地指向了凌楓,半響說不出話來。

“先不要怪我、、、剛剛沒聽見他們是怎麼說的嗎、、這是他們自己願意的,同時這也是天意、、天意難違,也不能怨我的、、、、一切的一切只能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說不定他們的真誠可以感動地府的高層官員,從而真正地一家團圓也不一定哦。”

“你說的倒容易、、、、你認爲法官王延他會被他們的真誠感動嗎?”韋莉莉又急又氣,陸軒可是她的恩人呀。

不過這一切早已被躲在陽臺的何夢怡看的一清二楚,她彷彿下定了決心似的,連忙回到宿舍,從書桌裏取出了一張紙和信封,書寫了起來。,幽幽的檯燈一直亮着,終於寫完了,她將信收好然後取出打火機將信燒着了、、直到信燒完了,才上牀睡下了。

陰間地府世界————一幢華麗的茶樓裏,不少鬼魂正坐在位子裏喝着茶,聊着天。無數名工作成員來回走動着,十分的忙碌。

茶樓二樓的一間包廂裏,孟婆和枉死城城管秦浩面對面坐着,一邊喝着茶聊得甚歡。

“孟兒,今兒個怎麼這麼閒約我來喝茶呀、、、你不用看着那個樓筱筱了嗎?”秦浩疑惑的問了一句。

“小浩,瞧你說的,我和你哪跟哪兒呀,以前都是你約我,現在也該輪到我請你了不是嗎,咱們有來有往,關係纔會好嘛。哼–至於那個臭丫頭,乳臭未乾就想着取代我,呵呵呵,真是笑話,她以爲我不知道她那點破事是嘛,遲早有一天老孃要她知道我的厲害。”孟婆咬牙切齒的說道,一雙美麗迷人的大眼睛散發出陰森惡毒的光芒。

“呵呵,看來你早就知道她的破事了、、、。”秦浩不由笑了笑。

“就她那點本事還想瞞得了我,哈哈哈—我早就注意到了她和王延之間的事了,只是礙於面子每次閻羅大人開會的時候沒有說破罷了,她還真以爲自己有幾斤幾兩啊。唉,爲什麼她和何夢怡就相差那麼多呀、、、、、、。”孟婆不由感嘆了起來,秦浩似乎明白了什麼。

“所以你對何夢怡纔會那麼特殊,以至於招來了那丫頭的不滿和嫉妒了。”

“就她也還嫉妒,怎麼沒有想過自己有哪些地方不如人家的,好好改進一下啊。其實啊,要不是看在她跟在我身邊久了,有些不捨的,我早就一腳把她踢進畜生道了。”

“對了,何夢怡不是陽壽盡了嘛,怎麼還還會讓她去還陽呀、、這不是、、、、、、?”

“小浩,這你就不知道,何夢怡雖然陽壽已盡,陰間資料上也明確註明了的,但是她的一些親戚、家裏人之中,有絕大部分都是偷雞摸狗、作奸犯科、賭博、外遇成性的,要是再不懲罰他們一下就不行了,所以地府經過考慮才決定讓何夢怡帶着陰陽眼和陰間的記憶還陽,從而達到改動軌道間接懲罰她親人的目的。”一聽這話,秦浩恍然大悟,居然是這樣,可憐那個何夢怡還在爲自己還陽害死親人而痛苦呢。沒想到是地府一早設定好的。

“何夢怡的確是很可憐,地府在這方面有一些虧欠她的,不過地府也不會虧待她呀,一早就替她安排好了一切,只要她好好的完成地府給的任務,地府可以給她安排一段姻緣和孝順的子女給她作爲獎賞。”孟婆說到這裏不由笑的十分舒心。

“但願如此吧。可憐的丫頭居然淪爲地府用來懲罰凡人的棋子、、還真難爲她了,傷心了這麼多年。”

“知道她無辜嘛。對了,小浩先別說我了,還是說說你吧,你對那個鄭麗佳蠻上心的嘛。”孟婆一陣酸溜溜的說道。

“哎呀,你吃醋了嗎。其實啊,我對她好是有原因的,我、鄭麗佳、杜川從小就是同班同學啊,我不對她好也太說不過去了吧。再說了她還杜川最愛的人,爲了兄弟,也爲了友誼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呀,反正我心裏的位子永遠都是你的、、、。”秦浩柔情的看着孟婆。

“討厭—–我纔不會吃你的醋呢,知道你嘴甜,小浩別忘了這裏可是陰間,陰間地府是不允許鬼仙談戀愛的。”

“是不可以談戀愛,不過天條沒有規定不可以雙修呀–哈哈—。”一聽這話,孟婆不由臉紅了起來,這倒也是。

“好了,好了,我們說正事吧。那個陸軒、呂珊、陸逸欣那一家人到了地府了,不知道地府怎麼處置他們呀?”秦浩忽然想起什麼問了一句。

“這好說,閻羅大人已經回地府了,這件事得有他老人家全權做主才行,誰都無權干預。”

“這就好,只要不交給王延處理就行了。”

碰碰——一陣敲門聲傳來,門開了,是一個服務生。

“二位大人,小鬼趙柯來了。”小柯來了,那好。

“讓他進來吧、、。”話音剛落,服務生就離開了,小柯連蹦帶跳的竄進了孟婆的懷裏,門關上了。

“孟姐姐,有你的信哦,陽間寄來的,何夢怡寫來的,我順便幫你拿來了。”小柯笑眯眯的將信遞了過去,孟婆打開信看了起來。

“怎麼,是爲了那一家子的事嗎?”秦浩問了一句,孟婆點了點頭。 “孟姐姐,你還是想個辦法幫幫欣欣一家人吧—不要懲罰他們了,他們太可憐了、、。”小柯一臉哀求道。

“小笨蛋,這件事可是不歸我管的喲,我要是硬管了,可是越權了的,弄個不好姐姐我還要被罰扣薪水呢。就算可以管,可是姐姐上面還有部長、部長上面還有法官,也輪不到姐姐來管的,姐姐可不能不爲自己考慮而去貿然得罪那麼多上司呀。尤其是法官王延,我可不想得罪他,更何況這件事情是交給閻羅大人親自處理的,就算夢怡寫信求情,地府也只能做個參考而已、、、、。”孟婆這麼一說,小柯低下了頭,意識到這件事沒戲了。

“唉,小柯,你不是在陽間監視阿仔的嗎,怎麼回地府來了?”秦浩不由問了一句。

“我無聊嘛,下來看看孟姐姐唄,還有浩浩叔叔你呀。”看着小柯一臉調皮的樣子,孟婆壞笑的推開了他。

“你個小鬼,嘴倒是甜啊,叔叔喜歡。”

“去去–去,小孩子一邊玩去。”她想了又想,又抱起了小柯。

“小柯呀,幫姐姐一個忙好不,你去陽間幫幫何夢怡,怎麼樣,姐姐擔心你筱筱姐姐又會去欺負她。”

“好啊,不過孟姐姐你打算怎麼謝我纔好啊?”小柯一臉壞笑的說道。

“完事之後,姐姐請你喝茶,怎麼樣、、?”

“姐姐,你該不會是想請我喝孟婆湯吧。那我還是不用了、、我閃、、。”說完,就跑出了茶樓。

陽間世界——8號樓609宿舍,四個女生圍在了一起有說有笑的樣子,的確鬧鬼的事件終於解決了,她們再也不不用瞎擔心什麼了,所以便開始大肆慶祝了起來。

林曉茜一邊吃着東西一邊看起了書,這幾天是週末所以不用上課的,就在這時她的眼前再次出現了一個場景,關婷婷突然間變成了一個身着西裝的男子,那個男子十分的陽光帥氣,可不知道爲什麼,她總覺得他似曾相識,彷彿在哪兒見過似的,但又想不起來了,那個男子還用迷人的微笑在看着她呢。

“楚傑、、、、。”林曉茜再次交出了那個名字。

一瞬間何夢怡、韋莉莉就臉色蒼白的看向了她,林曉茜又叫出了那個名字,媽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這貨怎麼會叫出地府執法官員的名字的,究竟是怎麼回事呀,看來不好好問一問是不行的。

“曉茜,楚傑是誰呀,不會是你男朋友吧?”關婷婷不知所以然,上來壞笑的問道。

“沒有啦,我也不知道他是誰,不知道怎麼的就叫出了這個名字、、我不認識他啦,真的。”林曉茜不好意思的說道,不由感到奇怪了,自己怎麼了,怎麼會老叫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名字,以前也有過,表哥杜川也有好幾次聽到過了。

“關婷婷,不關你的事,你就不要去管了,你管那麼多要幹嘛呀?”韋莉莉一臉不滿的衝關婷婷吼道。

“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嗎,你什麼態度呀、?”關婷婷一臉的詫異,這都什麼和什麼呀,她居然用這種口氣和態度衝自己吼。

“好了,好了,大家同學一場不要吵了,爲了這麼一點小事不值得的。婷婷啊,你不是喜歡那個凌楓嗎,人家要走了也,你還不去追他啊、、。”何夢怡忽然想到了什麼,連忙把話題支開了。

“什麼,你不早說——我的白馬王子啊,情書還沒給他呢。”一聽這話,關婷婷這廝連忙跑了出去。

看到關婷婷走遠了,何夢怡舒了一口氣,終於把她支走了。

“夢怡,還是你有一套,這麼快就把那個電燈泡給支走了,這下安心多了。”韋莉莉笑了笑。

“那還用說,不該知道的東西還是不要知道的好,這也是爲了她好不是嗎?”

“你們說什麼呀,你們故意把她支走的,這是要幹嘛呀?”林曉茜一臉的疑惑了。

“爲什麼,天機不可泄露,不該知道的東西最好不要知道,我們這也是爲了她着想啊,這件事和她沒幹系的,但和你有關係的。”林曉茜愣住了,和自己有關係。

“曉茜啊,你告訴我們,你是怎麼知道楚傑這個名字的、、、你是從哪裏聽來的呀?”面對韋莉莉、何夢怡恐慌嚴肅的詢問,林曉茜呆住了。

她們這是怎麼了,楚傑她們也認識嗎?

“你們,怎麼了,莫非你們認識這個叫楚傑的人、、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呀、、?”

“你問得太多了,你也不該知道他,也沒有資格知道他是誰,但是奇怪的就是你爲什麼會知道這個名字、、?”看着何夢怡一臉擔憂、驚慌的表情,林曉茜愣了一下。

“其實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有時候不知不覺就會喊出這個名字了,我也奇怪呢,明明就不認識這個人,可他的名字卻能喊出來,以前也有過,就連我哥都覺得奇怪,說我老能喊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名字,但又不認識,比如說:洛年、吳飛,反正很奇怪的啦。”被林曉茜這麼一說,何夢怡、韋莉莉嚇得臉色徹底白了。

“夢怡、莉莉你們怎麼了,難道你們真的認識他們嗎?”

“小祖宗,你就不要再多問了,遲早有一天你的好奇心會害死你自己以及周圍所有人的。他們是誰,我們也不知道。”何夢怡面無表情的說道,她沒有絲毫的猶豫,說的話很堅定,也很堅決。

但是她的眼神卻極力的在躲閃着,韋莉莉也是,都沒有正面看着她,直覺告訴林曉茜,何夢怡和韋莉莉一定知道她口中所說的名字,而且一定認識,明明就是刻意在迴避她,爲什麼,爲什麼要這樣呢?

見林曉茜沒有多問,何夢怡似乎鬆了一口氣,語氣也柔和了許多。

“好了好了,我們不要再說那個話題了,曉茜,你以後別忘心裏去啊,也別再問這些事情了,明白了嗎,不然你會有麻煩的。”聽這麼一說,林曉茜剛要問爲什麼又止住了,並點了點頭。

“好了,那我們去吃點東西,舒緩一下情緒,打電話叫上關婷婷,也和她賠個不是吧。”說完,三個女生相擁着走出了宿舍,一路上有說有笑的。

就在剛要走進學校奶茶店的時候,關婷婷一臉不開心的走了過來。

“怎麼了,找到你的夢中情人了沒?”

“什麼呀,我去晚了,人家早就已經走了、、、、氣死我了、、。”關婷婷一臉的抱怨了起來。

“哈哈、、、走了就走了吧,以我們關大美女的美貌還怕找不到如意郎君嗎,別灰心啦,大家一起放鬆放鬆吧。”何夢怡一臉壞笑的調侃了起來。

就在大夥談笑風生的時候,一陣陰冷的風吹來,男鬼阿仔瞬間出現在了她們的身後。 “曉茜,停一下,不要再往前走了、、小心吶。”男鬼阿仔大聲叫了起來,何夢怡、韋莉莉嚇了一跳,就連林曉茜以及關婷婷也聽見了,四個人同時停了下來。

頓時,一個花盆從天而降,砰——碎在了她們的眼前,那一刻四人呆呆的站在了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嚇得是臉色蒼白,過了好久纔回過神來。

“曉茜,你沒事吧,還有關婷婷、、?”韋莉莉關心的問了一句。

“我們還好、、還好、、沒事了、、。”

“那就好,只是意外而已,別擔心了,沒事的,我們繼續吃東西吧。”何夢怡繼續安慰着三人進了奶茶店,不由回頭看了一眼阿仔,韋莉莉也看了過去,心中充滿了疑惑,但還是十分感激的。

在奶茶店裏,大夥喝着奶茶,心裏卻什麼話也沒有了,剛纔真是好險吶,要不是那個男鬼阿仔突然叫住她們,那個花盆早就砸中她們了,等等,不對,被花盆砸中的人只有林曉茜纔對,真是好險吶。何夢怡自我安慰了起來,好在曉茜沒事了。

坐在一旁的林曉茜也陷入了沉思,剛剛是那個男鬼阿仔叫住了她,要不然她早就被花盆砸中進醫院了,要是運氣不好,可能連命都要沒有了。直覺告訴她,那個叫阿仔的男鬼是來幫她的。

時間飛快的流逝着,她們四人準備返回宿舍,在進入宿舍區時。

“曉茜,請等一下,前面有危險。”又是阿仔的聲音傳來,四人再次停住了。

就在這一瞬間,一輛轎車飛快了駛了過來,從林曉茜的前面迅速駛了過去,頓時四人傻眼了。媽呀,還差一點曉茜就要被撞飛了。

“這到底怎麼回事呀、、?”林曉茜急了,怎麼會接二連三發生這種事情呢,這明明感覺就是衝自己來的嘛。

“曉茜,這只是意外、、別擔心了,放寬心吧、、、我們回宿舍、、。”一旁的何夢怡、韋莉莉連忙上來拉住了她的手,關婷婷也嚇得連忙跟了上來,剛剛真是好險啊。

就這樣四人勉強回到了宿舍,有關於校醫陸軒的失蹤,校方以及警方已經極力封鎖了消息,但還有些留言碎語傳了出去、、何夢怡、韋莉莉則是心照不宣了。

關婷婷離開了宿舍,哼着小曲進了廁所。哪知剛起身就碰到了宿舍管理員張姨,張姨還是那樣神經兮兮的,面無表情,簡直是把她嚇了一跳。

“拜託,張姨,以後出來可不可以支個聲呀,我都快被你給嚇死了、、人嚇人會嚇死人的,懂嗎?”關婷婷一臉不爽的衝張姨吼道。

媽的,她最煩這個女人,要不是老爸可憐她,收下她讓她來看宿舍,她真的很想把她趕出去耶。

“、、、、、、、、。”張姨仍舊面無表情,嘴裏卻在不停地嘀咕着,說些什麼東西,關婷婷也聽不懂,懶得理會,她直徑走到水槽便開始洗臉。

水龍頭開的老大老大的,就在她洗好臉擡起頭時,只見張姨再次出現在了她的身後,關婷婷嚇得連忙轉身,正要發火。

忽然間覺得,今天的張姨變得好奇怪,不對,以前就有發現過了,張姨變得和剛來的時候不一樣了,只是自己懶得理會而已,細想一下到底哪裏變了呢?

對了,記得她剛來的時候,皮膚看起來十分黃,精神也挺好的,這麼這幾天沒注意,她的皮膚變黑了不少,難道是自己記錯了嗎?

張姨沒有說話,而是一言不發的走了。關婷婷沒有細想直徑回到了宿舍。

“你們有沒有覺得張姨古里古怪的呀?”關婷婷還是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有哪裏不一樣了,還不就那一個樣,神經兮兮的,大概精神有問題吧。”何夢怡、韋莉莉、林曉茜幾乎是同一時間說了出來。

“你們不知道,張姨是在三個月前纔來這所學校工作的,那時你們沒在所以不清楚的啦。當時張姨來的時候還帶了一個女兒呢,名叫杜小冉,也是二十來歲,我那個吝嗇鬼老爸看她們可憐,所以就當行善積德收留了她們母女兩個在學校裏工作的,那時候的張姨哭哭啼啼,工作了以後一直是很隨和,見到學生就笑呵呵,還幫過不少學生拿行李呢。”關婷婷不由納悶了起來。

“那也許是因爲8號樓鬧鬼把她嚇着了唄,這很正常的。”

“你懂個屁,是她自己自願來8號樓工作的好不好,又沒人逼過她。我平時也沒怎麼留意過她的行爲,只是剛剛在廁所才注意到了她變得神經兮兮的。”

韋莉莉猶豫了一會兒,並和何夢怡對視了一眼,就在這時,韋莉莉眉頭一整。

“婷婷,你身上怎麼會有一股屍氣,你去哪兒了,從哪裏沾染來的?”韋莉莉不由聞了一下關婷婷的身上,何夢怡也上前去問了一下,不由皺緊了眉頭。

“是啊,是有一股屍氣。”

“什麼是屍氣呀?”林曉茜一臉納悶的問道。

“就是指人死了以後,散發出來的氣味,殭屍的話屍氣會更重。”聽韋莉莉這麼一解釋,林曉茜和關婷婷嚇得抱在了一起。

“什麼,有殭屍–在哪兒–別嚇我啊,我膽子很小的。”

“我倒是不怕,我有那道符。”林曉茜不由慶幸了起來。

“你們別自己嚇自己了,我也只是隨口說說而已,要是真有,那可就鬧出大新聞了,只怕學校還不熱鬧翻了。”韋莉莉樂呵呵的說道。

“對了,現在二十一世紀可能很難有機會見到殭屍了呢,現在人死了就火化,怎麼可能會有殭屍嘛。沒什麼好怕的。”何夢怡一臉遺憾的說道。

“看你這樣子好像很想見到殭屍似得。”

“從來沒見過嘛,莉莉你見過嗎?”何夢怡不由好奇了起來。

“這有什麼好問的,還不是和電影裏的一樣嘛,好了,別說了,也不怕嚇着婷婷她們。”

“好吧。說正事,婷婷你去哪裏了,身上的屍氣從哪裏沾來的?”夢怡一臉嚴肅的問道。

“我也沒去哪兒呀,就只有在廁所碰到過張姨啊。莫非張姨是殭屍?”關婷婷彈簧似得跳了起來。

“沒有證據,不要胡亂下定論。你剛剛不是說張姨有個女兒叫杜小冉嗎,什麼時候咱們先去會會她才說好了,到時候再下定論也不遲啊。”

一時間林曉茜、關婷婷、何夢怡紛紛點了點頭。

“我勸各位姑奶奶還是不要去多管閒事了,一面惹禍上身哦。”不知不覺,男鬼阿仔出現了。

“喲,你怎麼來了,剛剛還真是謝謝你了呢,要不然我們早就進醫院了。”

“不客氣,不客氣,保護你們是我應該的。”男鬼阿仔話裏有話的說道,不由衝林曉茜笑了笑。

呵呵,其實我保護林曉茜也是我的責任啊,要是我保護不好,林曉茜有個好歹,他回地府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崔法官還有地府的那些官員還不把他生吞活剝了不可。

想到這裏,阿仔笑的更加燦爛了,連林曉茜都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了起來。何夢怡則取出了香燭遞了過去,算是對他的感謝吧。 “真的嗎,這麼說你要做我們的鬼保鏢了?”關婷婷一臉笑意的衝阿仔說道,太好了,有個鬼在保護她們,那她還怕什麼呀?

“是啊,不過我可不是白乾活的喲,保護費那是必須的。”阿仔笑眯眯的提出了自己要求。

哈哈–廢話,不過我又沒有義務保護你,老子要保護的對象是林曉茜,但是老子也不能見死不救,順帶着幫一下忙也是好的,因爲可以賺一點保護費,何樂而不爲呢,哈哈哈——阿仔,你小子真他媽一個天才。

“好,保護費的問題你要多少就有多少,老孃一律奉上,只要你保護好了老孃,老孃不但給你燒用不完的紙錢,還可以燒一幢寬敞華麗的別墅給你住,更有一輛寶馬車燒給你,還有燒數不清的紙人下去伺候你,沒到逢年過節都來祭拜你怎麼樣?”關婷婷拍着桌子說道。哼,她關家有的是錢,燒死人用的東西這有何難。

“真的,有沒有美女啊,也燒一個?”男鬼阿仔雙眼發光的問道。

“要美女是吧,那我燒一個紙范冰冰,或者紙林志玲怎麼樣?”關婷婷壞笑的說道。

“好,成交。”

天哪,這貨居然公然和鬼做交易,她不怕把自己的命搭進去呀,蒼天啊,大地啊,怎麼會有這麼二貨的人吶?

關婷婷笑的更加燦爛了,其實她還另外留有一手,那就是利用阿仔來幫她賺錢吶,她曾經在一本佛教的書裏看到過有一些人靠養鬼來改變命運升官發財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買彩票的時候一定就能發大財的,賭博的話也可以,哈哈哈,她真是太聰明瞭。

不過,養鬼來改變命運升官發財怎麼說都是有些風險的,但只要自己小心應該會沒問題吧。

夜漸漸的深了,林曉茜小聲的下了牀往廁所跑去,她以最快的速度穿戴好起身離開,就在樓梯出只見張姨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裏,林曉茜納悶的走上前。

“張姨,這麼晚了怎麼還在那裏呀、、、您還不回去睡嗎?”林曉茜緩緩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摸了摸胸前的那道符,心裏不由泛起了嘀咕,心想不知道張姨是不是殭屍,雖然沒有證據,但留一個心眼也是好的。

“天黑了、、、不要留在那裏了、、快回去吧、、、快回去吧、、快回去吧、、。”張姨還是那樣面無表情的說道,林曉茜看到張姨的臉在月光下顯得格外蒼白了。

那種蒼白彷彿沒有血色、沒有生氣、猶如一個死物一般、、陰森恐怖。就在林曉茜一臉疑惑的走向張姨的同時,她胸前的符不知何時發出了一道刺眼的白光,自然林曉茜沒有陰陽眼所以也就看不到這種景象了,然而張姨卻連忙轉過身快速離去了。

看到這裏,林曉茜沒有多想直徑回到宿舍去睡了。

次日,四人終於熬過了一上午的課,下午還好比較空沒有課,爲此她們相互合計了一番,決定去找張姨的女兒杜小冉,會一會她。

杜小冉差不多二十來歲,穿着十分簡單淳樸,四人找到她的時候,她正在超市裏整理貨物,面對這麼多不速之客,她心裏十分的牴觸,不過她到是認識關婷婷,校長的女兒嘛。

“杜小冉,忙嗎?”關婷婷試探着問了一句。

“還好啊在,怎麼了,我的千金大小姐懂的來關心別人了。”面對關婷婷的突然到訪,杜小冉顯得十分詫異,現如今還來問候自己,更是讓她渾身不舒服,猶如起了雞皮疙瘩一般。

“拜託,別這麼說我,搞得我好像盛氣凌人經常欺負人是的,我已經好多了,至少有一個月沒來找你了不是嗎?”關婷婷一臉不爽的說道。

“反正你那個大小姐脾氣我已經領教過了,如果沒什麼事,我可要工作了。”杜小冉說着就要走。

“唉–工作你先放一放,我找你有事呢,正是,工作那邊你放心好了,我去給他們說說就是了。”關婷婷一把拉住了她。

“大小姐,你不要忽然間對我這麼好好不好,你從來就是看不起我們這種鄉下人的,找我有事,我看別又是來爲難我這個鄉下來的人就好了。”杜小冉沒好氣的說道,她最受不了這種千金大小姐了,自以爲家裏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了,太不拿人當人看。

“你先坐下,慢慢說吧。”見關婷婷的確不像是來找她茬的樣子,杜小冉也就沒有了一開始的敵意,坐了下來。

“那個、、你媽最近還好嗎?”關婷婷還是問了一句。

與此同時,韋莉莉和何夢怡則開始在一邊關注起了杜小冉,她們上下打量起了她,並不時的從杜小冉的身上嗅到了一股腐臭味,那味道說不上來,總之怪怪的,這讓她們的心理有了一絲不安。

“不會吧,大小姐、、你沒發燒吧、、怎麼突然問起我媽的事情來了?”杜小冉彷彿看怪物一樣看着關婷婷,並不時用手探了探她的額頭。

“你先不要這樣看着我啦,我就隨便問一下,你就說一下,我只是覺得她最近有些奇怪而已,平時我也沒怎麼留意過她的行爲。”

“也沒什麼的呀,這幾天她挺平常的呀,每天很早就起來了,做事情啊什麼的都很正常,我倒不覺得她有哪裏不對。”杜小冉一邊回想一邊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