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冼星堯低下頭沒說話。


「如果我說我累了呢?」永壽公主幽怨落淚。

「我根本不在乎長生玦落在誰的手上,是你,把一切變成了這樣!」永壽公主的聲音提高了數倍,周圍煞氣四起。

冼星堯以沉默回應,證明了她說的一切都是事實。

「你這怪物!是你害了我!」 染婚撩愛,權少霸寵契約小妻 永壽公主厲聲哭泣。

「……在下唯有死了,才能破除當年那個陣法。」冼星堯終於艱難開口,喉嚨如同抵著一塊石頭。

「你死?呵呵,你還死得了嗎?」永壽公主哭罷反而大笑起來。

詭異的笑聲不斷在樹林間回蕩,激起陰風陣陣。

冼星堯雙眼失神,腦海已完全被愧疚和悔恨支配,顫抖著舉起了右手。

「如您所說,是在下做的這些……原來您心底這般恨我……」

如果我的死能讓你解脫……

這樣想著,冼星堯下定決心,緊閉上眼。 夏念念昨晚獨自回到帝苑。

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

窗外的夜景很美,唯一亮著的路燈,光暈白淡。

明明是她親手把夏紫諾送到莫晉北的床上的。

可是此時心裡卻像是缺了一塊,呼呼的,有風灌進來。

為了讓莫晉北無從抵賴,她甚至還讓夏高山通知了記者。

等到早上,夏高山就會帶著記者去抓姦。

莫晉北睡了她親妹妹夏紫諾的事情曝光后,她就可以拿這件事情做文章,向法院提出離婚請求。

她懷孕了,丈夫卻和小姨子睡在了一起。

相信所有人都會同情她的處境,她一定可以順利離婚。

她憂心忡忡,她心虛難過,也有得償所願的暗自歡喜。

超級神召喚 她虛偽又矯情。

承認吧!

她的心,已經被魔鬼同化了。



夏念念一整晚都沒有睡好。

第二天夏念念在衛生間洗漱,突然聽到洗手間外面有動靜。

她的心裡咯噔一下。

好像是有人進房間來了。

帝苑的傭人很有規矩,不會未經同意就進房門的。

夏念念下意識的蹙眉,快速地換下睡衣。

穿了一條裙子,拉上拉鏈,打開了門。

竟然是沈管家在東張西望。

見到她出來,沈管家立刻一臉焦急地走上前:

「少夫人,少爺在車裡不肯出來,好像是生病了,你能不能去勸勸他?」

夏念念愣了下:「他什麼時候回來的?」

「昨晚半夜回來的。直到早上傭人才發現少爺一晚上都在車裡。誰勸都不聽,我實在是沒辦法了。」

昨晚就回來了?

難道夏紫諾失敗了?

夏念念急忙跟著沈管家朝著車庫走去。

剛走近就聽到一陣喧鬧聲。

「少爺,您生病了,還是先下車吧?」

「滾!」

「少爺,您要看醫生才行。」

「給我滾!」

「少爺……」

「滾,都給我滾!」

「少夫人!」不知道誰喊了一聲,傭人們自發的讓開一條道路。

莫晉北一愣,接著就看到夏念念走了過來。

她穿著一條造型簡單的白色長裙,長發飄飄。

小臉不施粉黛,整個人在初昇陽光的照耀下,染上了一層薄薄的金色。

看得他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夏念念走近,秀眉不由得擰起。

莫晉北這是怎麼了?

滿身酒氣,白襯衫解開了三顆紐扣,上面還有好幾塊幹掉的酒漬。

他的頭髮也亂糟糟的,眼睛里全都是血絲,俊臉有一抹不自然的紅暈。

整個人看上去狼狽又糟糕。

夏念念皺眉:「你怎麼了?在車裡做什麼?」

莫晉北立刻冷笑一聲:「我怎麼了?你說說我怎麼了?你昨晚把我丟下,現在又來管我做什麼!」

他都不知道,自己說到最後,語氣里已經是濃濃的委屈。

聞言,夏念念有些心虛。

瞧他的樣子,難道昨晚他沒和夏紫諾發生什麼?

她想到這裡,心裡突然就有些雀躍。

讓她自己也搞不明白,明明就是她設計他的,為什麼知道計劃失敗了,反而她鬆了一口氣呢?

她淡淡說道:「你先下車吧,找醫生過來給你看看。」

「我不下來!」莫晉北不滿地瞪著她,十足像個鬧脾氣的孩子。

她蹙眉:「你不下來,是要在車上呆一整天嗎?」

莫晉北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語氣凌厲地說:「我就不下來,你管得著嗎!」

夏念念冷笑:「那你就別下來,在那裡呆著吧!」

說完她頭也不回地就走了。

莫晉北肺都要氣炸了。

死女人,好惡毒!

他立刻哧溜一下從車上跳下來,叉著腰,趾高氣揚地說:「我為什麼要聽你的?我偏要下來!」

纏綿噬骨,總裁你好壞 夏念念挑眉說:「你下來做什麼?你滿身酒氣,可千萬不要進屋去,免得把屋子都弄臭了。」

莫晉北立刻揚起冷笑,大步流星地就朝著屋子走去。

進屋后,他大大咧咧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表情倨傲地像一頭驕傲的公獅子。

沈管家彎腰,小心地說:「少爺,您好像在發燒,叫醫生來給你看看吧?」

莫晉北一記眼刀甩了過去:「我好得很,看什麼看!」

夏念念坐在餐桌前,喝了一口牛奶,慢慢悠悠地說:

「他能有什麼事,發燒而已,又死不了人,不用叫醫生了。」

沈管家倒吸了一口冷氣,不可置信地看著夏念念。

少爺都病成這樣了,還不叫醫生?

沈管家剛剛想再勸勸莫晉北。

還沒開口,莫晉北就立刻兇巴巴地吼道:「馬上叫醫生滾過來!」

沈管家徹底無語了,還是少夫人高明啊!

夏念念不緊不慢地吃著早餐。

莫晉北翹著二郎腿,一抖一抖的不停地抖著腿,挑釁似的看著她。

她漫不經心地說道:「你可千萬不要去洗澡,我等下還要用浴室。」

莫晉北聞言,立刻冷笑一聲。

蹭的一下就從沙發上站起來,頭也不回地朝著樓上走去。

夏念念無語,輕輕地吐出兩個字:「幼稚!」

她吃完了早餐,在花園裡散步。

沈管家又腳步匆匆地跑來。

「少夫人,你快去看看吧,少爺怎麼也不肯打針。你快勸勸他吧,他就只聽你的話!」

夏念念用力眨了眨眼睛。

莫晉北聽她的話?

青天白日的,沈管家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幻覺?

莫晉北明明就是中二病犯了。

處處跟她對著干,這都看不出來?

她無奈道:「那我去看看。」



房間里,莫晉北已經洗了澡,換了乾淨衣服,躺在床上。

醫生勸道:「少爺,你發燒了,先打一針把溫度降下來吧!」

「滾!」莫晉北很不耐煩地瞪了醫生一眼。

雖然此刻他的聲音弱弱的,沒有什麼威懾力。

不過他清冷的嗓音一開口,屋子裡的人還是抖了抖。

醫生看到莫晉北冷冰冰的眸子,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下意識地看向夏念念。

夏念念皺著眉,眼底帶著一分不屑,故意說:「你該不會是害怕打針吧?」

莫晉北冷哼了一聲,閉上眼睛。

夏念念轉頭問醫生:「他的情況怎麼樣?」

醫生看了眼床上的男人,壓低了聲音回答。 醫生解釋道:「莫少因為昨晚宿醉,再加上在車裡吹了一夜的空調,疲勞過度導致了高燒。」

「現在當務之急是要先打一針,再吊鹽水輸液。」

沈管家直搖頭:「可少爺根本不配合啊!」

夏念念想了想:「要不醫生你再試試?」

醫生一咬牙,莫晉北這個情況的確不樂觀,不打針是不行了。

醫生皺眉道:「好!」

可沒想到,莫晉北竟然跟個孩子一樣幼稚。

醫生拿著針劑剛剛走近,突然就飛出一個東西,啪的一下砸在了醫生的臉上。

好在只是個抱枕,卻還是把醫生的眼鏡給砸歪了。

「滾開!」莫晉北冷冷地說完又閉眼。

夏念念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不就是打針嗎?

至於嗎!

她若有所思地看向沈管家。

沈管家立刻搖頭求饒:「少夫人,你可千萬別看我,打死我都不敢去按著少爺!」

夏念念也有點焦急了,雖然她很不想管莫晉北的死活。

但是他鬧成這樣,都是因為昨晚她設計他。

他現在生病了,她也只能照顧他。

妹妹,再讓我愛一次 她想了想說:「要不等他睡著了再打針?」

剛說完她就覺得不現實了。

因為莫晉北的警惕性很高。

只要醫生稍微一靠近,他馬上眼睛就睜開了,醫生嚇得根本沒法靠近他。

夏念念看向床上那個倔強的男人。

他呼吸很重,臉部線條僵硬。

因為高燒皮膚呈現出一片異樣的紅,不時還咳嗽幾聲。

她從來都沒有見過莫晉北這麼脆弱的樣子。

他永遠都是那麼高高在上,沉著冷靜。

奉寵成婚:甜妻,要不要 她微微皺眉道:「現在該怎麼辦呢?他不肯打針的話,溫度根本就降不下去。」

醫生想了半天,突然看著夏念念說:「少夫人,要不你來試試?」

「我?」夏念念驚訝道。

醫生點頭,取出一隻針劑,將針頭裝上去,把藥水灌了進去。

遞給夏念念:「少爺不讓我靠近,但是肯定不會排斥你。」

夏念念接過針筒,無奈地說:「可我根本不會打針啊,萬一打錯了怎麼辦?」

醫生見她同意,鬆了口氣,跟她解釋道:「你只需要扎在臀大肌的地方,慢慢推進去就行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