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冷!


沐青青只是感覺一瞬,便是來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這裡不是秘境,也不是嵐宗,更不是蒼炎帝國。

這裡的一切都被掩埋在了一片白雪之中,而沐青青此時所站的,卻是在一片被大雪掩埋的山谷里。

這裡人跡罕至,甚至連一個腳印也沒有,只有沐青青一個人。

「這是哪裡?」

時光不及你情深 沐青青不由得開口,但猛然間發現自己的聲音也突然變了調,這根本不是她自己原來的聲音。

伸出手,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衫,她現在穿的一身麻布粗衣,手掌也沒有原來的白皙纖長,沐青青很是好奇,自己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模樣。

但隨之而來的寒冷,便將她所的有的好奇全部遮掩。

無奈之下,沐青青只好邁動腳步,朝著一個方向緩緩走去,偌大的山谷之中,只來得及留下沐青青一串清晰的腳印,一直向山谷外延伸而去。

「快!」

正在這時,山谷的外面突然傳出了一道清喝之聲,聽其聲音倒像是一名少年。

接下來便是一陣駿馬賓士而過的踢踏之聲。

「王爺,看樣子,好像是進了這座山谷之中!」

突然,那些馬蹄所發出的聲響,竟是在這山谷的入口處驟然停了下來,接下來便是一道粗重的男子聲。

沐青青一臉驚慌的看向四周,本想調動體內的靈力閃掠而去,卻是發現自己現在與那普通人幾乎沒有什麼區別,修為也僅僅是剛剛達到氣旋境一品。

無奈,只得動用雙腳的力量,大力的向一旁跑了過去,其目標正是那一棵百年的古樹。

咚!

自己剛剛到達那百年古樹之後,卻是一棵石頭從天而降,而後砸到了沐青青的腦袋上。

「誰…嗚嗚…..」沐青青剛剛強口,便是被人一把從身後大力的扯到了懷中,而後將其口捂住。

無奈自己怎樣掙扎,都難以掙脫,本想揮起后肘猛擊他的腹部,卻是不小心碰到了那人胸前的一片柔軟之上。

「別說話,小心被發現了,你的腦袋就要搬家了!」

一股熱浪從腦後呼出,隨後便是一股深幽的蘭花香氣傳到了沐青青的鼻孔之中。

「雲姐姐!」

婚妻如故 沐青青當下大喜,雲婉蓉身上的味道她是再熟悉不過的,所以只是一瞬,便已經分辨出來人正是雲婉蓉不假。

身後捂著沐青青的雲婉蓉見她不再掙扎,便也輕輕的鬆開了手。

「雲姐姐!」

沐青青當下大喜,連忙大喝一聲,而後轉過身去叫道。

可是讓她驚詫的是,怎麼身後這個雲婉蓉雖然相貌無疑,但感覺上還是與現實世界中的雲婉蓉有著諸多的不同之處。

而雲婉蓉見她張口便是叫出自己的姓氏,也是怪異不已。

「你到底是誰?」

兩人突然同時發問。

「我是雲婉蓮!」

「我是沐青青!」

隨後兩人又不約而同的開口。

「你叫雲婉蓮,那雲婉蓉是你什麼人?」

沐青青當下大驚,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長得如此相像之人。

「哼,那個賤人,她曾經是我的姐姐!」 就在張北羽第四次抬起手的時候,小乞丐突然一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點了點頭,轉向那個學生。張北羽能夠感受到她身上傳來的力量。

小乞丐身體不住顫抖,臉上被打的一片紅腫,胸口不斷起伏,憋足了氣大吼一聲,「啊!!」一個大耳刮子向那個學生打過去。那學生被突如其來的一巴掌打的有點懵圈,摸著臉愣愣的看著小乞丐。

小乞丐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反手又是一個耳光。噼里啪啦連著打了幾個耳光。似乎是覺得不夠爽,就開始連打帶踹。這學生不停看向張北羽,十分忌憚,根本不敢還手,沒一會就被放倒。

老師一直在講台上喊不要打架,趙子龍和孫健一左一右把他纏住。

小乞丐打的有些忘乎所以,把這個學生放倒之後,又去找另外一個平時經常欺負他的男生。這個男生知道要發生什麼,立刻站起來說:「北哥,你這麼做不合適吧。」張北羽雙手一攤,「跟我有什麼關係,你大可以還手。」那男生一聽就來了勁,一拳打在小乞丐臉上。

小乞丐像是感覺不到疼痛,迎著他的拳頭衝上去,雙手一頓亂捶,毫無章法,嘴裡還不停大罵:「打死你們!打死你們!」他這打法效果十分明顯,掄了幾圈,幾乎每拳都落在男生臉上。趙子龍在講台上嘖嘖稱讚,「難道這就是失傳已久的王八拳?」

男生似乎也沒想到平常任人欺負的小乞丐會突然爆發,而且爆發出這麼大的能量,被打的一臉錯愕。看著小乞丐的眼中也充滿了疑惑,彷彿眼前的人就不是那個小乞丐。

打了一會,這男生終於服軟,不停的說什麼我錯了,丐哥饒命之類的話。

張北羽叫了一聲,小乞丐停下手,畢竟還在課堂,他也不想鬧得太大。不用老師說,他直接拉起小乞丐滾出了教室。之前被打的兩個人鑒於張北羽的銀威,也不敢說話,只好乖乖的回到座位上。

出了走廊,張北羽一邊走一邊點起一支煙,又遞給小乞丐一支,小乞丐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過去。張北羽突然感覺有些好笑,想想自己當初就是這樣被江南拉上道的。

小乞丐學著抽了一口,不出意外的被嗆得猛咳,咳的都蹲在地上了。張北羽看著他笑了笑,小乞丐眼神無辜,結結巴巴的說:「我…不…不會。」

「沒事,打人你都會,何況是抽煙呢,慢慢學。」說出這句話,張北羽意識到自己已經變了,好像是一個誘拐無知少年的怪蜀黍。小乞丐學著他的模樣猛吸了一口,被嗆得邊笑邊咳嗽。

「北…哥,我想跟你。」張北羽正笑著,聽到這句話,笑容馬上凝固,「你說什麼?」他很認真的問了一遍。

小乞丐深吸了一口氣,兩口氣,三口氣,四口氣,不知道吸了多少口氣,終於鼓足了勇氣開口:「北哥,我想跟你。從小學到現在,所有人都欺負我,他們根本沒把我當人看,我知道,我都知道。只有你把我當人看,我認定你了,不管你讓我幹什麼,哪怕當一條狗,我也樂意!」

這段話說的異常流利,越說越激動,最後幾個字幾乎是吼出來的。

張北羽被他震住了,小聲的說:「你…你跟我嘎哈啊?」小乞丐說出這樣的話,他完全相信。像他這樣的人,從小到大應該都是形單影隻,被欺負習慣,也就逆來順受了。你只要對他一丁點好,他就會對你感恩戴德。

小乞丐挺起了胸膛,大義凜然的說:「跟…著你混!」張北羽覺得小乞丐在逗自己,輕笑了兩聲,「別鬧!」小乞丐瞪大了眼睛,「北…哥,我說真的,我想跟你混,我…不…不想被欺負了!」

張北羽低下頭想了一下,他還記得自己跟大長腿說過想讓小乞丐當他的小弟,不過那純粹是開玩笑。沒想到發生了這麼多事,倒真的把他們倆拴在一起了。小乞丐一臉期待的望著張北羽,看樣子是鐵了心要跟他。

張北羽笑笑,一手勾住他的肩膀,往班裡走。兩人走進教室里,所有人都看過來,連老師也不說話了。

儘管張北羽剛到三高的時候有些凄慘,可現在儼然是個與江南平起平坐的混混,他的名聲可謂是如日中天。這樣一個人跟班裡最受欺負、髒兮兮、說話結巴的小乞丐勾肩搭背,當然令人側目。

張北羽笑呵呵的,不介意這些疑惑的目光,拍拍小乞丐說:「以後,他是我的人,你們再想干點什麼的話,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小乞丐的臉上還有些怯懦,但卻隱隱有了那麼一絲不卑的感覺。

兩人在大家的注目禮中回到各自座位,小乞丐往凳子上一坐,他周圍的幾個人都紛紛往旁邊挪了挪,生怕惹到了他。

大長腿對張北羽豎起一個大拇指,「北哥,果然重口味。」

快到中午放學的時候,江南回到教室。得知小乞丐的事情后,他憋了半天,對張北羽說:小北,作為兄弟我只能說你眼光獨到。張北羽笑笑什麼話都沒說,囑咐江南以後不要瞧不起小乞丐,畢竟以後是要跟著他混的。

中午放學后,七班這邊全員到齊,三寶一共帶了六個人,兩邊加起來有十三個人,眾人紛紛把傢伙藏在身上,浩浩蕩蕩的走向食堂。

路上,三寶一直用驚恐的眼光看著小乞丐,顯然聽過他的名號。

三寶忍不住問了一句:「小北,他很能打么?」「不。」「他有錢?」「不。」「他在外面有關係?」「不。」「那到底為什麼啊!小北,不是我說你,你現在也是新晉老大,收小弟得收點像樣的,這樣的帶出去多掉價啊!」

張北羽笑而不語,搖了搖頭。三寶又問:「他到底有什麼?」張北羽指著自己的心臟說:「他有一顆忠心。」這句話說完,誰都不再說話了。

最尷尬的還是趙子龍他們幾個人,這哥幾個平常也沒少拿小乞丐尋開心。不過小乞丐並不在乎,能跟這群人在一起,他臉上都樂開了花,感覺整個人都散發出光芒。

來到食堂后,這群人一坐下,周圍的學生立刻散開。任誰都看出來這麼多小混混聚在一起,准沒好事。

每到大戰之前,張北羽都會很興奮,興奮直接導致了食量暴增,一個人吃了三個人的量。小乞丐成了跑腿最佳人選,前前後後為張北羽、江南、三寶和趙子龍他們幾個打飯,弄到最後,趙子龍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連忙給他道歉,說以前的事情別放在心上,現在大家都是兄弟了云云。

期間,張北羽問江南事情搞定沒,江南說,該通知的已經通知到了,比如告訴黑子,大鵬會來,到時候趁亂弄他一下。告訴魏翔,黑子會來,到時候趁亂弄他一下。就算他們不信,也至少會來看看,只要他們來了,就一定沒跑。

江南還告訴張北羽,其實已經聯盟的四個班關係也並不好,馮林跟蔣超早就有過節,吳迪跟馮林也不對付。將他們聯合在一起的原因只是因為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的敵人,那就是江南。

說到這的時候,他還有些小得意,好像被這麼多人當做敵人是很光榮的事。

吃過飯,十多個人一齊出了食堂,每人點起一根煙,晃晃悠悠的往大操場走。張北羽呵呵的傻笑,江南問他笑什麼。他說自己以前他最煩小混混,如今自己卻成為了這個群體中的一員,是不是有點諷刺。江南哼了聲,說我們代表正義的混混!

話說兩邊,王子帶著手下的人聚集到操場上。她靠在籃球架上,目視著食堂的方向,偶爾有風吹來,劉海都會輕輕飄動,露出明眸。為了方便打架,她穿了一套戰袍,黑色的皮衣皮褲,頗有霹靂嬌娃即視感。

走著走著,張北羽輕聲說了一句:來了。江南、三寶同時抬頭看去,果然看見了一個龐大的軀體緩緩朝這邊移動,是蔣超。張北羽掃視一眼,長毛、吳迪、馮林都在附近,眼神不善,穿的衣服看上去鼓鼓囊囊,顯然是帶了傢伙。不過,江南聯繫的那幾人還沒有來,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動手。

三寶有些擔心的問了一句:「怎麼全來了?」

張北羽呵呵一笑說,咱們十多個人來食堂吃飯,總有幾個他們的眼線看到了,人家也不傻,當然來堵咱們。這樣倒是正合我意了,當著全校人的面,正面來一次,王對王,兵對兵,把他們干倒。

孫健很白痴的問了一句:「誰是王,誰是兵?」

這話一出,誰都不說話了,氣氛很尷尬。張北羽只是想做個戰旗鼓舞,沒想到被孫健這句話給攪合了。三寶是客將,純粹是來幫忙,可是總不能讓人家當兵。張北羽和江南更加說不清。他不聾不傻,自然知道外面的傳聞,只是一直不願提。

孫健的話說完,三寶和江南都有些尷尬,三寶手下的人也都紛紛看向張北羽。大家說是在一起聯盟,可總得有個領頭的。

張北羽哈哈一笑,「都是王。」他給了個台階,想極力緩和氣氛,三寶和江南倒也聰明,都笑了起來。

偏在這個時候,小乞丐要死不活的說了一句:「北…北哥是王!」 張北羽回頭狠狠瞪了他一眼,「磕磕巴巴的你就別說話了!」江南卻嘆了口氣,「小乞丐說的沒錯。王,只有一個,大家應…」

「別說這些了,準備動手。」張北羽沉聲喊了一句。江南再一抬頭,蔣超已經從袖子里抽出一根半截的水管,氣勢洶洶的走過來。

張北羽順手甩出毒氣,大喊道:「哎呦哎呦,人家有五十多人呢!人真多,嚇得我都坐地上了。」三寶在立刻配合他,裝出一副害怕的模樣,「我草,這麼多人啊,小北你坐地上是輕的,嚇得我手機都摔地上了,話費都摔出來了。」趙子龍也跟著喊了一句:「嚇得我都倒拔垂楊柳了。」

江南輕笑一聲,搖頭道:「你們真賤。」隨後,也大聲喊道:「人多還不是靶子,兄弟們,告訴我小北一個能打幾個!」

小乞丐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十…十…十個!」

「哈哈哈哈!」張北羽這邊被小乞丐逗得笑成一團,趙子龍沖前面喊:「小北,你已經可以一挑三十了?你比他們還嚇人,嚇得我都要戴紅領巾了!」

面對兩倍多於自己的對手,無論是七班還是八班的人,都絲毫不懼。因為他們知道,走在最前面的那個男人會帶頭衝鋒,所向披靡,帶他們走向勝利,那個男人叫張北羽,他就是那面戰無不勝的大旗。

不過這樣的氣氛顯然是對敵人的侮辱。蔣超臉上的肌肉都開始抽搐,眼前一伙人的笑聲對他來說就是嘲笑,是侮辱,是赤果果的藐視。

「**們媽,看看你們等會還能不能笑出來,給我上!」蔣超一聲令下,長毛、吳迪、馮林還有他自己的人,加起來有五十多號,從人群四處衝出來,叫罵著奔過去。張北羽揮了揮手中的毒氣,大喊道:「兄弟們,今天就是把他們永遠踩在腳下的日子。」

話音一落,他第一個沖了出去,直奔蔣超而去。雖然身上有傷,雖然不在最佳狀態,雖然腦袋上還纏著繃帶,但他依然要衝在最前方,他知道,自己的氣勢能夠影響身後的人。

江南、三寶一左一右,拎著鋼管往前奔,雙方一眨眼間就碰到一起。

張北羽和蔣超同手動手,甩棍和水管碰撞到一起,當!兩人都受了傷,雖然張北羽更嚴重一些,但這一下他絲毫沒有吃虧,倒是蔣超狠狠咬著牙,身體顫了下。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不再言語,抬手便打。

他們知道對方是各自隊伍中最強的,只要把這個人干倒,毫無疑問會鼓舞士氣。一時間,張北羽和蔣超都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叮叮噹噹打的火花四濺。

雙方加起來有七十多人,看熱鬧的人更多,從操場到食堂門口圍的水泄不通。

五十對十三,人數上的差距無法靠張北羽一個人彌補,他現在還沒有一挑三十的本事。兩邊一打起來倒是很自覺,真的像他說的一樣,王對王,兵對兵。張北羽對蔣超,江南對吳迪,三寶對馮林,長毛受傷不輕,遠遠站在後面觀戰。「王」是對上了,可惜苦了「兵」,趙子龍一行和三寶手下的人面臨著一打三的被動局面,一動手就吃了虧。

張北羽回頭瞥了一眼,大吼一聲:「抱團!」趙子龍一伙人立刻會意,開始慢慢聚在一起,縮成一團。

這樣一來,雖然場面上比較難看,效果卻不錯。小乞丐第一次打架,早就被嚇尿了,要不是趙子龍拉著他,他已經躺在對方的腳下了。

此時的長毛站在人群里看熱鬧,忽然感覺身後有人拍了他兩下,他一轉頭,看見一根棍子朝自己打過來,連躲的機會都沒有。長毛唉喲一聲,捂著自己的腦門往後退了兩步,「王…王子?」

王子輕笑一聲,又是一棍子打過去,長毛之前受的傷不輕,現在腦袋上被連著掄了兩下,忍不住連連後退。王子大聲喊道:「上!」她手下的十四五個人立刻加入戰局。

這些人衝上來,立刻就緩解了趙子龍的壓力,開始慢慢還擊。王子自己奔著吳迪跑過去,她知道在張北羽、三寶和江南三人當中,最需要幫助的就是江南。

張北羽跟蔣超打的難解難分。三寶的戰鬥力非常彪悍,只不過他的對手也不是蓋的,馮林是體育生,身材魁梧,兩人也是旗鼓相當。只有江南處於下風,不過王子的加入馬上改變了場面。

王子也不跟吳迪硬碰硬,專門溜到他後面敲悶棍,等吳迪轉身找她的時候,江南又追上來狠打。一邊追,兩頭堵,吳迪像個無頭蒼蠅,他發全力追上王子的時候,江南就從後面一腳踹在他腰上。不管王子,她又來偷襲。沒過一會,就被這兩人折磨的精疲力竭。

四班聯盟的人本來還覺得打的沒什麼意思,王子的人一來,也激起了他們的鬥志,雙方的戰鬥迅速進入白熱化。

正打的熱火朝天,從人群里傳來一聲大吼:「吳迪!!你他嗎是不是想死!」吳迪抽空回頭看了一眼,驚叫道:「大鵬?你來幹嘛!」

大鵬也是體育生出生,作為一班老大,自然有些本事。這傢伙長得一臉兇相,光著膀子,身後緊跟著十來個人,朝吳迪走過來,「我不管你們有什麼恩怨,碰王子就是不行!」剛一說完,就飛奔過來一腳把吳迪踹飛。

這時候江南早就趁機溜走去幫三寶。

「你沒事吧?」大鵬關切的問了一句,王子搖搖頭,輕哼一聲,轉向人群走過去。大鵬立刻攔住她,「能不能別打了,他們打你,你說我是上還是不上?」王子一臉無所謂,輕輕聳肩,「隨便你。」

大鵬剛想說話,又從人群中擠出一群人,為首的就是二班的老大,黑子。

黑子嘴裡叼著根煙,雙手插在口袋,一副弔兒郎當看戲的模樣,嘴裡卻念念有詞,「護花使者,有空護花,還不如管管自己。」大鵬馬上回頭瞪了他一眼,狠狠的說:「你他嗎什麼意思!」

黑子「呸」的一口吐掉了煙,雙眼緊盯大鵬,冷聲說:「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誰給你的勇氣追王子?你連郭少的一個屁都不如。」大鵬絕對是個暴脾氣,堪稱火藥桶,一點就著,大罵道:「狗奴才,郭少郭少的,郭悅是你爹啊!」說著,也不管王子,直接朝黑子衝過去。

黑子向後一伸手,立馬有人遞來一根鋼管,他冷笑一聲:「兄弟們,不用管別人,把大鵬放倒!」「哦!!!」黑子身後的人齊吼一聲,沖了上去,兩邊馬上打在一起。

另外一邊,三寶、江南、王子共同夾擊馮林。三寶和江南一左一右,揮著鋼管對馮林猛打,王子故技重施,在後面抓住機會就狠狠來一下。馮林被打的甚慘,轉頭看向蔣超大喊:「蔣超,來幫老子!」

蔣超跟張北羽打的依舊難解難分,兩人都至少挨了對方十幾下,身體都開始發抖。這時候蔣超被打的心中憋氣,哪有空管他,大罵了一聲:「別**,自己廢,怪誰!」馮林一聽就火了,可是眼下正被人圍攻,只能狠狠罵幾句。

被大鵬放倒的吳迪慢慢爬起來,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跡,看著大鵬的背影,一股怒意升起。

「迪哥,怎麼樣。」吳迪手下的一個小混混跑過來扶他,吳迪低聲罵道:「嗎的,大鵬這個缺心眼的虎B,為了在女人面前裝B拿老子當墊背的,給我**!」他手下的混混愣了一下,猶猶豫豫的說:「迪哥,咱們今天不是弄張北羽么?」吳迪一把推開他,「那麼多人,用得著我們么,把人叫來先干大鵬,解決他之後再找張北羽。反正有黑子在,完事之後就往黑子身上推。」

「明白了,迪哥。」這小混混轉身就跑,很快,吳迪手下的人全都聚過來,向大鵬衝過去。吳迪的人從後面衝上來,把大鵬打的措手不及,如此一來,大鵬腹背受敵。黑子壓力也減少了,打的就更猛。

正當大鵬絕望的時候,三班的魏翔閃亮登場,對著黑子一通亂罵,就帶著人撲上去。

至此,張北羽的計劃全部完成,除了五班和九班,二年級所有班級的混子全都參戰,足有百十號人,規模之大,史無前例。

魏翔參戰的同時,馮林也被三寶一棍子放倒。馮林躺在地上呼呼的喘氣,江南看他一時半會也站不起來,就馬上轉頭去幫張北羽。

馮林手下的小弟看見他這幅模樣,也顧不上趙子龍他們,一窩蜂的衝過去。「林哥,怎麼樣?」「林哥,沒事吧!」

馮林臉上不滿血跡,在一個人的攙扶下慢慢站起來,抬手緩緩指向左面,呼呼喘著粗氣說:「給我…給我**們!」他手下的人轉頭一看,是被張北羽、江南、三寶和王子四人圍毆的蔣超,「林哥,干誰啊?我剛才聽見你跟蔣超罵起來了。」

馮林一咬牙,狠狠的說道:「全乾!連蔣超一起給我收拾了!」「好!」

得到馮林的命令,他手下的人呼呼的衝過去。

江南一直在注意馮林,他見到馮林的人衝過來,第一時間回頭大喊:「馮林!你連蔣超也打?!」 「……」

沐青青一時有些接受不了,什麼叫那個賤人?什麼叫她以前是她的姐姐?沐青青從來沒有聽說雲婉蓉曾經還有個妹妹啊?

「別告訴我你認識是那個賤人,那今天我可就要把你送給那胡家的王爺,看他抓了你會不會剝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