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冷陌臉變了。


流月驚詫的說:“基因複製?還是體外基因複製!現在的科學還做不到這麼厲害的地步,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能……”

“不,這不是重點。”我緊緊皺眉。

流月看我:“你的意思是?”

“那持燈使者說,冷陌出生的時候他們取走了他的基因,也是說,這個陰謀人,是從冷陌出生開始,在冷陌身邊的人!”

想到這裏,不禁讓人思及恐懼,試想一個從你出生開始在你身邊的人,是策劃這出千年陰謀的幕後黑手,那這個人,不是至親,是摯友了……

冷陌肯定也想到這裏了,神色陰晴不定。

“不過我自認爲自己學習複製您的冰能力還算不錯,今天倒也真想與您看。”紫馨出聲打斷了我們的神思。

冷陌冷冷瞥一眼紫馨:“你?呵。”

“那還請您拭目以待了。”話畢,紫馨再次消失在了空。

雪地又出現了無數鏡子,將冷陌圍在了間,我看不到冷陌了,也無法捕捉到對方的痕跡,有些着急。

“別擔心,良幽會助冷陌的。”流月指着前面。

對了,良幽!

從剛纔開始良幽不見了!

“良幽的特殊能力能讓冷陌快速的找到那持燈使者的本體,這種分身替代的術法,只要打到本體,會全部破解。”

雪地的鏡子越來越多,橫七豎八插着,冷陌和良幽完全看不到了,我們只能在外面乾着急。

不過很快,鏡子正一聲劇烈爆炸,鏡子再次碎裂。

先出現的是紫馨,她從爆炸的鏡子倒飛出來,倒在雪地,吐了一口血,手的燈掉在旁邊,裏面的火光晃了晃。

冷陌負手立在爆炸的心,灰塵過後,纖塵不染。

良幽單膝半蹲在他身側,拍着手臂落的雪:“這種分身術,大同小異,或許對於其他人來說是個麻煩,但對於我而言……滑頭鬼專門研究的是分身術,真是小巫見大巫。”

算有其他人會使用冰的術法,但冷陌依舊是冰的霸主,算以前還沒渡過天雷劫的時候,在冰雪洛柔都要退讓幾分,更別說現在的冷陌了。

那個冰面鏡子具體到底是如何施法的我沒有參與並不知道,但顯然紫馨把自己想的太過於厲害了,算複製了冷陌的冰基因又如何?冰的能力能複製,但人的能力並不能。

紫馨始終是個嘍囉,面對冷陌,沒有勝算。

她從地爬起來,擦去嘴角的血:“至尊王不愧是至尊王,我甘拜下風,但是,持燈使者也不是你們想像那麼容易擊垮的!動不了你,不代表,我動不了其他人。”

在她話音剛落,冷陌突然意識到什麼還來不及轉身的時候,我周圍突然出現了無數鏡子,將我和流月完全包圍在了間,連頭頂都出現了鏡子,馬匹受驚要帶着我跑出去,一道鏡子直接從我騎着的這匹馬肚子橫着穿過,把馬切割成了兩半。

“流月!”我快速抓住流月胳膊藉助馬身體往跳起,躲過橫切過來的鏡子。

再然後,我和流月完全被封在了鏡子做成的大盒子裏面。

四周都是鏡子,人的模樣和表情細節任何一個角度都被照了出來,看着無數個你的樣子出現在鏡子裏,人的心開始變得越來越焦躁。 不僅是我,連流月都不舒服了起來。

這確實,平時照一張鏡子很正常,但當突然間你四面八方頭頂,甚至連你腳踩着的都是鏡子,鏡子裏都照出你的樣子時,你能體會到那種很壓抑很急躁很不舒服的感覺了。

“這裏沒有氧氣,我們算不心理能承受的住身體也承受不住,童瞳,想辦法出去。” 烈焰成池 流月對我說。

“我知道,我在找地方。”我踩着鏡面走到角落的地方,推了推鏡子,這封閉空間很嚴實,打不開:“流月你退後點,我用冰劍來砍試試看。”

流月退到我的對角線。

我在手凝聚冰劍。

但是。

冰劍卻並沒有出現!

“怎麼回事?”我疑惑的又凝聚了一次,冰劍還是不出現!

“戰氣!”我召喚戰氣。

但是,戰氣也沒有出現!

“這……”我看向流月:“我的能力被封了?!”

“應該是這鏡子空間的特殊性,估計任何人在這裏面都會失去能力。”流月皺眉。

“那當時紫馨怎麼不直接將冷陌封冰鏡子裏?”

流月一邊觀察四周一邊回答我:“大概她還沒來得及對付冷陌,被冷陌打傷了吧。”

“說起這個……冷陌他們怎麼還不來啊?”按照冷陌的速度,早應該從外面打破冰鏡子,把我們拖出去了,但現在都過了一分鐘了吧,我和流月在冰鏡子裏仍然沒有什麼動靜。

“那個紫馨肯定用了某種方法,把我們這個鏡子盒隱藏了起來。”流月說。

這麼一來現在麻煩了,我能力完全被封,外面又不知道具體是個什麼情況,先不說那麼多鏡面讓人焦躁,光是氧氣開始逐漸減少我們撐不了多久,我和流月開始分開尋找破綻的地方,但找了半天,這鏡面封的嚴嚴實實,哪裏有破綻給我們出去?

“抱歉童瞳,我的蠱蟲裏面多數都只有治療用的,沒有應對這種狀況的。”流月耷拉着臉對我說。

她沮喪的表情被周圍鏡子照的過於清楚,她惱了,跺腳低吼了句:“從來沒想到有一天,鏡子也能有那麼討人厭的。”

連向來冷靜的流月都快受不了了,可見這種多面鏡子真的是太挑戰人的心理素質。

我在鏡子一角,乾脆盤腿坐下,閉眼睛。

眼不見心不煩,看不到鏡子之後,心緒緩緩平靜了下來,我開始仔細的想對策。

鍾染曾經說過,戰氣是種很特殊的能力,一旦修煉成功之後不會因爲你沒有內力消失,不同於內力,不會用盡,也不會被壓制,戰氣像是你身體一部分,隨時召喚,隨時都能出現,不可能會失去戰氣。

這麼說的話,現在的我無法召喚出戰氣,應該是五官五感被這些鏡面所迷惑了,以爲自己召不出戰氣,實際,戰氣應該在我身體。

靜下心來,摒棄五官五感,不要被外界的東西迷惑影響。

要摒棄五官五感現在對我來說還是很簡單的,畢竟從我剛踏進這個靈異世界開始,學會了。

雜念消除,很快,我感應到了戰氣的氣息。

鍾染爺爺果然沒說錯,戰氣根本不可能失去!

我睜開眼睛。

“童瞳!你的身體!”流月指着我驚呼。

我低頭去看。

金白色戰氣出現在了我身體周圍,像是極親密的夥伴,圍繞着我,同我打招呼。

我微笑起來,看向流月:“現在我們可以離開了。”

“你是個大寫的跡。”流月說我。

我笑着站起來,戰氣凝聚在雙拳,有了戰氣,這些冰做的鏡子便會不堪一擊了。

擡手,戰氣形成利刃。

只是不等我打破鏡子,鏡子突然碎裂開了一個小口,緊接着小口擴大,然後砰的一聲,我們頭頂的鏡子一下子碎開了。

我及時拉過流月,用戰氣護住我和她,不被掉下來的冰渣子砸到。

冰鏡子碎了,弄出一大片迷霧。

“二貨你到底在做什麼?磨磨唧唧在裏面偷懶是不是?”魑魅的聲音在冰霧後面響起。

我大喜,大聲喚他:“魑魅!”

再緊接着,男人從頭頂漏洞一躍而下,穩穩站在了我跟前。

冰霧散去,最先出現的是魑魅那頭耀眼紅髮,然後是男人英俊的面龐,似笑非笑的脣角,看着我:“還以爲你變多強了,結果什麼都沒變,還是個需要我們保護的蠢貨麻煩精。”

“我當然需要你們,一直都需要。”我仰着腦袋,看着他笑。

魑魅眼神一晃,別開視線:“你別這樣對我笑,我怕我忍不住。”

“忍不住什麼?”流月問。

“忍不住想親她。”魑魅說。

我低頭,輕咳一聲,只覺得好尷尬。

“我帶你們去。”魑魅抓過我的腰,又拽住流月胳膊,下一瞬,我們三人跳出了這鏡盒子。

剛離開鏡盒子,聽到外面一聲:“滅。”

封着我和流月的鏡盒子,瞬間成爲碎末。

而說‘滅’的人,是宋子清!

“宋子清!”我看到盤腿坐在雪地間的宋子清了,扔開魑魅朝他跑了過去。

魑魅在後面嘀咕:“激動個屁,也不見你對我那麼激動的。”

宋子清腳下是一個正在消散的陣法,他瞪我:“還好意思嬉皮笑臉的,你知不知道剛纔你們差點被扔進宇宙黑洞裏面再也找不到了!”

“宇宙黑洞?”我一愣。

“廢話!那該死的女人是什麼玩意兒?她的鏡子能把人傳送到宇宙空間裏面,要是我們來晚一步,你們完蛋了你知不知道!”宋子清吼我。

這持燈使者的能力竟然那麼恐怖的?!!!

再看四周,冷陌正單腳踩着那個持燈使者紫馨,紫馨渾身是傷,血淌了一地,估計是爲了逼問她我們的下落,冷陌打的,支援的人來了,有藥師族的,也有冷陌的士兵,還有大帥葉寒幾個我熟悉的人,流月在看到綠衫的藥師族族長之後,便朝那邊跑了過去。

魑魅自後面走來。

“你們怎麼來了?”我問魑魅。

“探子報告了你們所在的位置,藥師族族長直覺你們出事了,我們便趕來了。”魑魅雙手插褲兜,回答我回答的雲淡風輕。 我知道,他們肯定是馬不停蹄趕來的,雷城距離這裏至少還有半天路,不可能那麼快到的。

“謝了。”我對他們說。

宋子清和魑魅同時瞪我。

我嘻嘻笑起來。

宋子清拍拍褲子起身:“還好我有陣法,能夠查到你們消失在了哪裏,否則,你去哭吧。”

“我知道我家宋子清大哥哥最厲害!”

“你最愛貧嘴。”說是這麼說,宋子清還是很享受我的誇讚的。

魑魅不高興了:“你怎麼不說我厲害?別忘了來救你的人可是我!”

“要換其他人也能救她,但這陣法只能我一人使用,你能嗎?你要不能,她爲什麼要誇你?”宋子清回他。

魑魅氣的捲袖子:“來,單挑!”

“無聊。”宋子清從鼻孔哼了一聲。

魑魅要揍人。

我笑慘了,拉住魑魅:“好了好了你們都厲害你們都厲害,我們還是先去把正事做了吧。”

說到正事,我們三人同時看向了後方不遠的紫馨。

“那女人是誰。”魑魅問。

“持燈使者,據說是幕後那個所謂陰謀人的幹部,之前在冥王城主殿的時候,我們殺過一個。”我說着,頓了頓,又問:“夜冥呢?”

“在雷城腳下等我們。”宋子清說完,朝冷陌那邊過去。

走到途,小阿姨突然醒了,跌跌撞撞跑向宋子清,一把拽住宋子清衣袖:“小清,小清你可是要爲沐音做主啊!”

“宋沐音?”宋子清頓住腳步:“她怎麼了?”

“她被你那個所謂的好妹妹殺死了!”小阿姨指我。

宋子清看我一眼,又看小阿姨:“小姨你是不是神經不正常了?”

“你不相信我嗎?!”小阿姨不可置信的看宋子清,眼淚滾出來:“沐音是她殺的!”

“我妹妹之所以冒着生命危險在王殿的時候留下來,是爲了去救宋沐音,倘若她真是殺了宋沐音,你也不會活着出現在這裏。”宋子清淡淡的說。

小阿姨呆住。

“不過宋沐音怎麼回事?”宋子清問我。

我嘆口氣,垂眸:“在王殿的時候我們遇到了洛柔和宋凌風,冷陌爲掩護我們,與我們分散了,我們跟着流月的蠱蟲找到了宋沐音所在的地方,只是可惜,她……死了。”

宋子清一下子人僵了:“宋沐音她……真的死了?”

畢竟宋子清從小在宋家長大,與宋家的人關係肯定很好,宋沐音又只是他大個兩三歲,算是同輩人,平時肯定玩的很好,聽到宋沐音的死訊,宋子清肯定心不會好受的。

可這是事實,我只能告訴宋子清:“宋凌風爲了讓神劍變得更強,找了999個處女祭奠神劍,宋沐音是宋凌風早安排好的極品祭品,他殺了宋沐音,並且肢解了宋沐音,讓宋沐音成爲了神劍的活祭,我們趕到的時候,已經晚了,對不起,宋子清……”

宋子清久久沒有說話。

“小清!我家沐音當初和你可是很好的朋友同伴啊!我家沐音還暗戀着你呢!你肯定知道的!”小阿姨對宋子清說:“這個女人,這個女人不僅不爲沐音報仇,反而還拿走了那把殺死沐音的神劍!還要使用那把神劍!她還把神劍當作了自己的武器!這到底該不該死!你說她到底該不該死!”

“你這女人腦子有毛病吧。”魑魅看不下去了,開口:“你女兒又不是二貨殺死的,也不是一把劍殺死的,而是宋凌風,我們拿回這把劍是爲了更好的對付宋凌風和洛柔,你不感謝她算了,你思維有問題吧,還怪她?”

“我感謝她?!要不是那把劍我女兒會死嗎?!我要毀了那把劍!”小阿姨再次失控大吼。

“行了!”魑魅要吵架,一直安靜的宋子清終於出聲打斷:“這件事我大概瞭解了,丫頭,我聽說你還被神劍傷到,七竅流血三天不能行動,是真的麼?”

我還是低着腦袋,點點頭:“神劍現在變的很邪惡,我們還在想辦法該如何使用。”

“小清!你難道不爲沐音報仇了嗎?!”小阿姨哭着使勁拽宋子清。

宋子清看她,眸子深沉:“沐音的死我會爲她報仇,宋凌風欠下我們太多血債,我們會殺了他的。”

“那那個女人呢?!你因爲她是你妹妹而護着她嗎?!”

“先不說她是我妹妹,任何人聽了這件事之後都不會把錯歸咎到她身,她和沐音的死壓根沒有半毛錢關係,只是拿了一把神劍而已,思想偏激的人是你。”頓了頓,宋子清微不覺察掙脫開小阿姨的拉扯:“再說了,她是我親妹妹,算她逆這個天,算全世界都對她罵聲不斷,我也會護着她。”

一句話,徹底斷了小阿姨所有的退路,小阿姨跌坐到地,目光呆了。

宋子清揮揮手,叫來兩個士兵,將小阿姨帶了下去。

魑魅拍我肩膀一下:“別沮喪了,不是你的錯。”

“我知道,我只是……爲宋沐音的死,很難過。”我甩甩腦袋:“算了不想了,宋凌風和洛柔欠下的血債太多,我們會爲這些死去的人討回來的!”

“一定會的。”魑魅回答我,聲音有些深沉。

宋子清沒再說什麼,朝冷陌那邊先走去了。

我和魑魅也跟了去。

冷陌正放開紫馨,士兵來架住了紫馨,將紫馨拉拽起來。

“回答我的問題,可以考慮免你一死。”冷陌說。

“哈,至尊王大人也玩這種套路?”紫馨嘴角帶血的笑:“我持燈使者是陰謀人的死士,早已經看透生死了,如果不到新世界,這個腐敗骯髒噁心的世界,活着也沒有什麼意思,還不如死了算了。”

又是新世界……

這些人,被那個陰謀人洗腦了。

“既然想死,那成全你。”冷陌一個眼神,示意士兵殺人。

他旁邊的士兵拔出劍,正對紫馨腦袋要砍。

“等等!”紫馨突然大叫:“你想知道什麼,我可以告訴你,放過我……” 這人,真是……

嘴說的好聽,實際,怕死怕的要命。

冷陌示意士兵把劍拿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