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冷血,死到臨頭你還嘴硬!”這個聲音冷血他們都很熟悉,正是煞一,大荒不久後的九長老!


煞一說着就把頭上的斗笠摘掉,扔到地方,此時煞一很想看看冷血等人發現自己真身後會是什麼表情!

可是,衆人的表情卻沒有是好變化,如果說有的話,也只有眼神中的那一絲鄙夷!

這樣的情景是煞一沒有預料到的,他想過很多此時冷血等人的表情,驚恐、悔恨、憤怒,可就是沒想到會是這樣的!

這樣的表情讓煞一很不爽,這很不科學,煞一看着冷血等人心中頓時升起一股怨氣:“不要在裝作一副平靜的樣子,還有你們我勸你們還是儘早投降,所謂識時務者爲俊傑,跟着冷血,你們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叛徒,虧你有臉說,沒有冷血老大你就是個死人了,現在竟然幫助外人來害你的救命恩人,你就是個狼心狗肺的混蛋!”

冷血一方人羣中,一個鄙夷的聲音響起,語氣中滿是不屑和譏諷,沒有絲毫的怯意!

“哈哈,好你忠心是麼?希望等下你不會求饒,魂盟主,既然他們不知好歹,就不要和他們浪費口舌了,直接動手吧!”

煞一催促一聲,他不希望這麼推遲下去,因爲煞二隨時都會回來,他不想自己的弟弟白白送命!

“嗯,動手!”

魂點頭,下大了命令,然後直接飛身撲向冷血!

身後的左右盟使也對喑和刀疤法定了攻擊,至於八大長老也直接撲向冷血身後的一羣弟兄!

“白起大哥請您出手吧!”煞二看着打鬥的場面,深深的看了眼自己的親哥哥,然後向着白起祈求道,隨後大喝一聲:“煞一,你的命就由我來取吧!”

隨即,直接撲向煞一,而煞一聽到弟弟的聲音,心中一怔;‘還是來了’

但是煞一卻沒有停頓,也想煞二發動攻擊,二人本就是兄弟,彼此間的攻擊也都熟悉不已,意識間二人倒是鬥了個旗鼓相當!

喑、刀疤和左右盟使的戰鬥也沒有什麼危險,倒是冷血和魂的戰鬥,冷血卻是一直處於下風!

魂雖然只是一直閃避,冷血的攻擊,但是靈魂攻擊無時無刻不在襲擊着冷血的腦海,一時間冷血應接不暇,臉色也漸漸變得蒼白起來!

而大荒部落和冷血部下的戰鬥卻是一邊倒的局面,每一刻都會有人受傷,而八大長老,緊緊有兩個受了點輕傷而已!

這點傷還是其中兩人捨命反撲所照成的,而冷血的不下,修爲平均都是神通中期的模樣,但是對於八個神通巔峯的強者,卻是毫無還手之力!

“兄弟,你真想看着大哥被這混蛋殺死啊!”白起正要動手就聽到冷血的聲音,長嘯一聲:“大哥,此人交給我,你去幫助其他人吧!”

然後意念殺發動,直接攻擊在魂的內心,魂的靈魂修爲雖然很強,但是心境明顯不怎麼樣,受到白起的攻擊,身形頓時一頓,一道血劍重體內穿了出來,然後飛回白起的手上!

此劍正是殺神劍,這也是白起在突破神通後期悟出的一個神通,殺神劍隨意念所動,意念所致,殺神劍無處不在,這更是加強了意念殺的威力!

當然不僅僅是殺神劍,只要是白起掌握的能力都可以,包括陰極業火!

受到白起的攻擊,魂才正式起白起來,雙眼幽光一閃,右手在胸口一拍,傷口中的鮮血頓時止住了!

“多少年沒有人能夠傷我了,小子,你很好,我會讓你死的很安詳!!”

魂的生意如同來自九幽地獄一般,陰寒無比,語氣中透漏着無盡的怒火,對於混來說這就是一種恥辱!

“廢話真多,讓我看看你的手段吧,要不然你以爲你還能活着!”


白起鄙夷的看了眼魂,正如白起所說,若是白起要殺他,之前他就已經死了,原本他還以爲白起的是沒有擊中自己的要害,現在聽白起這麼一說,魂更是憤怒,沒想到自己竟被人如此笑話!

這與打他的臉何意,但是任他如何想也不會想到,白起並不是說的之前殺神劍的攻擊,之前之所以爲用殺神劍,就是不想殺他,白起說的是陰極業火!

若是剛纔直接在意念殺中附帶陰極業火,魂早就被凍死了,而白起也不相信他可以抵抗的了陰極業火!

白起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想看看着魂的靈魂攻擊到底有多強!

不是白起他自信,而是他的確很好奇,靈魂攻擊到底有多麼詭異,當年就聽爺爺說過靈魂攻擊的強大,如今有機會又怎麼會放過! “哈哈,狂妄的小子!”

魂冷哼一聲,沒在說話,身體一閃離開白起近十丈元,站定,雙眼幽芒閃耀!

兩道如同利劍一般的黑芒一閃就射入白起的雙眼,霎時間,白起的腦海就是一陣恍惚,兩道黑芒如同遊蛇一般,在白起的腦海中上下翻騰!

向着白起的魂海不斷滲透,剎那間白起的魂海中,閃過兩道電芒,直接將魂的攻擊擊散!


“哼!”

就在魂的攻擊被破,魂發出一絲悶哼,然後盯着白起道:“原來你也是魂修,我還真是小瞧你了!”

“我不是什麼魂修,但是若你只有這樣的攻擊,那麼很抱歉,接下來你就準備死吧!”

因爲自己的靈魂當初沾染了雷霆的氣息,所以白起的靈魂中才又剛纔雷霆自動反擊的一幕!

但是心中任然警惕着,之前的一幕,雖然看似沒有什麼危險,但是白起知道,自己恍惚的那一剎那,若是魂在發動攻擊的話,或者有他人對自己出手,那麼自己唯有束手待斃!

所以白起不打算浪費時間了,意念殺使出,魂的心中頓時一震,暗道一聲不好,之前中招就是這種感覺!

可是意念殺本就防不勝防,任魂如何做,都沒有絲毫作用!

與此同時,魂的心臟中頓時一涼,冰冷刺骨的感覺蔓延全身,周身上下都結上一層冰晶,就連魂周圍的空間都有了,凍結的感覺!

剎那間,戰鬥中的所有人都止不住的一寒,打鬥的場面頓時停了下來,衆人驚恐的看向被冰封的魂!

當真個身體被冰封后,魂知道自己今天算是栽倒家了,此時魂就連思維都有了凍結的現象,思維越來越慢,就連靈魂中都被侵襲!

而且在這冰寒中還有着強烈的腐蝕性,明明被冰封的身體和靈魂,都有種在燃燒的錯覺,魂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只能在這種煎熬中等待死亡的來臨!

“看來是我更勝一籌!”白起看着漸漸消失生機的魂,輕聲道,然後殺神劍出手直接穿透了魂的心臟!

白起是仁慈的,他比任何人都能體會這種陰寒的感覺,所以白起給了他一個痛快!

魂的死,也代表着,再沒有了戰鬥下去的必要,衆人都停了下來,默默的看着魂死去後依然冰封的身體!

烈陽下久久沒有融化,而且整個山頭都瀰漫着一層寒氣!

白起只出手兩招就將魂殺死,在中人的眼中是多麼的不可思議,尤其是大荒部落的衆人,看着白起的眼神滿是驚懼,還有一種狂熱,對於強者崇拜的狂熱!

而冷血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這一幕,他知道白起的強大,但是沒想到白起這麼強!

而在場所有人,只有煞一憤恨的看着白起,白起的出現打破了他所有的夢想,若非白起,如今的場面絕對不會是這樣!

因爲白起讓他若有的夢想都破滅了,而自己只是一個叛徒,和大荒部落的人根本沒有可比性,至少他們只是聽命行事,不至於被殺!

而自己卻是一個爲了前程的背叛者,然而事情就是這麼的出人意料,而又滑稽可笑,自己剛剛背叛的一方很快就佔據了優勢!

這不得不說成一個諷刺,於是煞一瘋狂了,怨恨的看着白起怒吼道:“你爲什麼要來,都是因爲你,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當即,身形一閃避開煞二,向着白起衝去,衝向白起的時候,煞一的眼中憤怒和怨恨散去,露出一個姐脫的眼神!

白起明白,這就是煞一姐脫的方式,他不想死在自己的弟弟手中,讓自己的弟弟有負罪感,無顏面對冷血等人,白起是唯一一個人選,所以,殺一發動了自尋死路的一擊!

白起是仁慈的,所以他選則了成人之美,陰極業火從魂的屍體中飛出直接沒入了煞一體內!

煞一的修爲本就不及魂,所以直接死去,死去後的煞一嘴角掛着笑意!

冰封的身體栩栩如生!

“大哥!”

煞二看到了煞一死前的表情,他能明白哥哥的用心,就算最後一刻他後悔了,但也不會這麼夠活下去,他要保留最後一絲的尊嚴!

所以煞二沒有怪白起,對哥哥所有的不滿也都散去,然後就將煞一的冰雕抱起,但是剛已接近就感覺一陣寒意襲來,但是他依然沒有止住動作!

白起見狀,趕緊將陰極業火收回,以免誤傷了煞二!

在場衆人看着這一幕,沒有憐憫,這就是一個背叛者的下場,而大荒部落的來人也沒有說什麼,盟主的死,只能說是他技不如人,南荒本就是一個弱肉強食,強者爲尊的世界,而在大荒這個觀念更爲強烈!

魂的死不過是證明一個更爲強大的崛起,對他們來說大荒不過是再換一個盟主罷了!

“哈哈,兄弟你厲害啊,幾天不見修爲更勝往昔啊!”白起成長的速度的確出乎了冷血的意料,然後繼續道:“看來在那深淵,你果然得到不少好處啊!”

“大哥說笑了,不過修爲略有提升罷了!”封寒謙虛的一笑,繼續道:“如今沒了魂的威脅大哥怎麼做!”

白起好似詢問冷血,又好似質問在場的大荒來者!

衆人聞言,呼吸驟然一滯,大荒部落來者相視一眼,心中暗道;‘看來又到了選擇的時候了!’


冷血一衆,也是默默沉吟,最後還是冷血先開口道:“魂已死,我想大荒部落也不能一日無主,不妨你就去做這盟主吧!”

這個回答在白起的意料之中,就連冷血的手下也沒什麼異常的反應,冷血既然是他們的老大,他們自然無條件的聽從命令!

而盟主之位對於他們來說,比不了和冷血之間的情誼,同時他們也在等待着白起的回答,雖然認同白起的存在,但是任然希望白起會拒絕!

平行線相交不重合 ,對於他們來說,白起自然是最好的選擇,在他們眼中,冷血都不是魂的對手,所以已經沒有了做盟主的資格!

盟主就是要最強的人來當,他們纔會信服,而在冷血和白起只見,他們肯定傾向於後者!


可是根據只見的情況來看,白起和冷血關係定然非同一般,若是所料不錯白起肯定會拒絕,而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這麼勸服白起!

當然還有個原因就是,冷血如果上位 他們這些曾經的老部下,心中肯定有所芥蒂! “大哥這麼說就見外了,你我即是兄弟,那麼着盟主之位還是大哥來做比較好,況且大哥原本就是大荒部落的盟主,比兄弟更有經驗!”

這個回答並沒有出乎衆人的預料,只不過在聽了白起的話各有所思,冷血一衆眼中滿是讚賞,而大荒來者卻是皺緊了眉頭,但是對白起這種做法卻還是比較欣賞的!

大荒的盟主有多少人搶破頭皮都想做,可白起卻沒有因此而被吸引,這也恰恰說明白起重情重義!


“兄弟此言差矣,我南荒修士注重的便是強者爲尊,只要你實力夠強就是老大,而所謂的經驗之談純屬滑稽,所以這件事爲兄是不會答應的,況且你也說了咱們是兄弟誰做都一樣!”

冷血語氣沒有絲毫做作,心中更是暗喜,自己沒有看錯人,白起果然夠兄弟!

“是啊,白起兄弟,老大說的不錯,雖然我刀疤和你交往不多,但是看得出你是條漢子,你做這盟主我們服氣。”

刀疤語氣真摯,很是豪爽,刀疤的話也引得一衆兄弟附和不已!

大荒來者也放下心中的擔憂,目前的情況的確正是他們所希望的。

“見過新盟主!”左右盟使和八大長老,乾脆趁熱打鐵順杆子爬,直接高呼不已!

冷血等人聞言,露出一個會心的笑容,白起沒在謙讓,隨即應道:“諸位不必多禮,既然大家支持白起,那麼白起也就不再謙讓了,這盟主我做了!”

白起的聲音鏘鏘有力,對於這個結果沒有意外,而自己做了盟主的話,對於以後的佈局也就更爲容易。

緊接着又道:“除此之外,我希望冷血大哥擔任副盟主,然後新增兩位副盟使有喑和刀疤擔任,直接聽命冷血大哥!

當然,以後若有人不服的話可以直接挑戰,而且認爲有能力擔任盟主的也可直接挑戰我!

若沒有意義的話,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等返回大荒部落直接公佈!”

白起做的這個決定一來也是安撫冷血等人,二來部落的事情也就可以順理成章的交給冷血來做!

而對於白起做的決定,衆人都沒有異議,直接通過,隨後衆人直接收拾一番,便啓程向大荒部落出發!

“沒想到剛來就要走了,還真是奔波勞碌的命!”

“是啊,本來還以爲有好戲看,沒想到這麼快就結束了!”

衆人剛要啓程,就聽到這麼一段對話,然後兩個人影就出現在衆人的眼前!

“你們是什麼人!”看到二人,刀疤大喝一聲警惕的盯着兩人!

“你們也來了,連我都沒發現那!刀疤大哥不必如此,這二位是我的朋友,這位是羽、這位是飛大家認識下吧!”

白起嘴角掛起一絲笑意,沒想到羽和飛也跟隨來了,而且隱匿的本事連自己都沒發現!然後給衆人介紹一番!

冷血聽到白起的介紹,就知道了二人出現在這的原因,若是不錯了話,兩人定是跟隨魂等人而來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