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冰封這術,凝!


冰靈化身連忙試施展法術,將樹根凝聚起來。

雙方一開始,打鬥得都比較保守,這正是葉雄所希望的。

拖得越久,邪劍靈的機會就越來,說服的機會就越大。

他現在還在等著邪劍靈的答案呢!

「冰樓,別收斂,全力進攻,這傢伙身上的傷根本就沒恢復,一直在跟咱們繞。」木婉情不愧是精明的女人,幾下就猜出來的。「你沒看到他,由些至終都沒施展《梵聖功》跟變身嗎?」

冰樓這下也看出來的,怒道:「好小子,跟我們來這一套,我殺了你。」

身上的元氣,湧出極致,頓時氣流涌動,殺氣藤藤。

「冰矛,射!」

冰樓面前,一把巨大的冰矛,狠狠地朝葉雄射出來!

冰靈化身連忙施展冰盾守護,只可惜,沒有葉雄幫忙,它的冰盾沒有撐多久,就直接被穿破,長矛繼續朝葉雄襲來。

葉雄身上受的傷太重了,根本就沒辦法躲避。

沒有辦法之下,冰靈化身嗖的一聲,從他身體里疾射出來,小嘴巴大吼起來。

「敢在本冰爺面前玩冰,給我破!」

一聲咆號,那凌厲的氣勢,直接就將冰矛衝破。

「這是……五行神靈?」

木婉情跟冰樓同時大驚,兩人望著半空之中,那冒著淡藍光芒的冰靈化身,半晌說不出話來。

五行神靈,他們一直都只是傳聞之中聽說過,但是從來沒有見識過。

現在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冰靈眼神之中,露出十分嫉妒的表情,咬牙切齒地說道:「公主,這冰靈應該孕育沒多久,撐死也剛到神通境,咱們把這姓葉的給殺了,到時候把這五行神靈收服。」

木婉情點了點頭,喝道:「好,那咱們一起出手,別收斂了。」

兩人達成一致,頓時氣勢洶洶地朝葉雄撲去。

木婉情剛剛飛到一半,突然腳下一熱,整隻腳焚燒了起來。

「可惡,什麼鬼?」、

木婉情元氣激蕩,直接將腳下的火焰壓滅。

同時,一個紅色的迷你小人,被震飛出去,在地上翻倒了幾個跟斗之下,站直身體,朝她不停地雌牙咧齒。

「這是……」

木婉情差點崩潰。

又是一個五行神靈,這個混蛋,到底在哪收服這兩個逆天的五行神通?

還好,這些五行神靈,全都是剛孕育出來不久,不然的話,她十條命都不夠。

想想也是,如果是那種存活了數百上千年的五行神靈,豈能那麼容易被收服?

「冰樓,你去對付姓葉的,這裡還有一個五行火靈,我得收了他。」木婉情說道。

冰樓回看了火靈一眼,也有種崩潰的感覺,他現在總算知道,這傢伙的實戰力,為什麼這麼強了,有了兩個五行神靈幫忙,他還怕戰力不強?

「抓緊時間,別讓這傢伙給逃的。」冰樓急道。

兩人同時出手,一個撲向冰靈化身,一個撲向火靈。

葉雄鬆了口氣,還好有又靈幫忙,不然的話,還真是麻煩。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白光從地上鑽出來,直接來到他面前。

「劍兒,怎麼樣了,說服木王沒有?」葉雄急問。

「他說,救你是可以,不過你要答應他一個條件。」

邪劍靈當下將木王的要求說了出來。

「什麼,娶二公主?」葉雄嚇了一跳。

「主人,我看你還是答應吧,二公主真心待你不錯,剛開始木王不肯答應救你,她還給木王下跪呢,這麼有情有義的女人,去哪裡找啊?」邪劍靈說。

我不想做佛系女配 「這是修羅界,對於我來說,只是個過客,我不可能留在這裡。」葉雄說道。

「管那麼多幹嘛,先娶了再說。」邪劍靈道。

「好,那我就先娶了,反正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葉雄咬咬牙。

「主人,那你快去吧,他們都在小屋裡等著你呢!」

葉雄點點頭,朝小屋那邊飛去。

「姓葉的,哪裡逃?」

冰靈一掌逼退冰靈化身,朝葉雄撲了過來。

「想攔住主人,先問問小爺。」

邪劍靈擋在面前,體表光芒大作。

原本只有雙指大的身體,瞬間就鼓脹起來,幻化成一把通天巨劍,朝冰靈當頭斬落。

見又一個五行神靈出現,冰靈差點直接崩潰。

……

葉雄飛快地朝小屋飛去,很快就來到那裡,走了進去。

「葉大哥,你沒事吧?」木婉靈連忙跑了過來,扶著他。

「二公主,我沒事。」葉雄訕訕道。

一想到眼前這個女人,就要成為自己的第二個妻子,他心裡就有點怪怪的感覺。

「葉雄,五行神靈已經將話帶給你了吧?」木王問。

「帶到了,我願意娶二公主。」 暗金小公主 葉雄沒有選擇了,只能答應。

「很好,那我就在這裡,為你們舉行儀式。」

「還要舉行儀式?」葉雄頓時傻眼了,急道:「木王,能不能回去再慢慢舉行,我的幾個兄弟快挺不住了。

「只是個簡單的儀式,回去之後,這婚禮還是要繼續補的。」

木王說完,從儲物戒之中,變戲法似的拿出一張桌子,然後在桌子上面,拿出一個像柚子一樣的半殼,上面插著兩根紅燭,一左一右。

然後,他再取出兩套青色衣服,一套遞給葉雄,一套遞給木婉靈。

「你們將衣服換上。」

還要換衣服?

葉雄想哭了。

哥們,能不能快點?

思君能有幾多愁 (ps:今晚還有。) 「青色是木族的顏色,大凡木族的人結婚,必須要身穿青衣。」木王說道。

好吧,你是爺,你讓做什麼就做什麼。

葉雄飛快地把衣服穿上。

木婉靈一直都紅著臉,低著頭,慢慢地穿著衣服。

哪怕她再任性,在婚姻大事面前,也變成了一個矜持的少女。

「拜祭木神,拜我,再夫妻交拜,這親就算成了。」

木王變戲法一樣,拿出一個青色的神像,放在桌面上。

這神獸,咋一看去,像一株樹,又有些凶獸的五官,外表說不出的怪異。

拜就拜吧!

葉雄跟木婉靈,先拜木神像,再拜木王,然後再夫妻交拜,兩人這才站了起來。

兩人剛站起來,突然外面聽聞轟的一聲大爆炸,看那激烈的程度,顯然是火靈跟冰靈化身合璧,帶來的殺傷力。

「父王,咱們快點吧!」木婉靈急道。

「稍安勿燥!」

木王說完,從身上掏出一個青色的牌子,牌子上面銘文閃動。

他嘴裡不停地念叼著什麼,突然牌子上面,一束光照射出去,落到小屋一角。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那個角落之中,突然就出現一個五彩入口。

這入口,居然要令牌才能出入,如果沒有木王帶路,自己這輩子都別想找到。

「好了,咱們快進去吧!」木王說完,正準備進去。

「等一下。」

葉雄雙手放到口中,吹出一道長長的口哨聲。

片刻之後,啾啾啾,三個光團快速鑽進他的身體之中。

「走!」

見三靈回來,葉雄拉著木婉靈的手,兩人雙雙跳了進去。

木王緊跟其後,跳了進去。

木婉情跟冰樓追到木屋,恰好看到那個五彩的入口,漸漸消失。

冰樓一掌拍出,可惜,那入口已經完全消失,這一掌落在空處。

「可惡,居然中了調虎離山之計。」木婉情狠狠地握著拳頭。

「他們進生命之源了,裡面很有可能有靈木液,要是被葉雄恢復修為,咱們就麻煩了,這下可怎麼辦才好。」冰樓急道。

「你問我,我問誰?」木婉靈氣呼呼地說。

「這靈樹是你們木族的,我不問你,還能問誰?」冰樓的臉色冷了下來,崩著道:「你最好抓緊時間,想想怎麼辦,不然等他們從生命之源出來,就是咱們的死期。」

木婉靈在原地團團轉,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突然,她整個人定住了。

「想到辦法了?」冰樓急問。

「既然他不仁,那就別怪我們不義。」木婉情臉上露出猙獰之色,說道:「我曾聽母親說過,靈樹的生命之源存著靈木液,靈木液有重生之能,每當天災或者遇到重大事故的時候,靈樹重要部位受到損傷,靈木液就會通過靈樹中樞,傳到每一個受傷的角落,讓靈樹重生,咱們只要把這片樹根世界毀了,就能將靈木液全部消耗,到時候他們想用靈木液救葉雄都難。」

「這麼神奇?」

冰樓看了周圍一下,目光落到一根最大的主根面前,他握起劍,狠狠地劈下去。

那主根直接被劈出一個巨大的傷口,樹脂涌了起來。

兩人目光落到那傷口處,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那傷口,以肉眼能見的速度,快速癒合,僅僅一分鐘,那幾米寬的傷口,就結了一層厚厚的痂。

「不愧是木族的守護神樹,這靈木液居然如此逆天。」冰樓嘆息。

「別廢話,抓緊動手吧!」

木婉情走到另一根主根面前,握劍劈起來。

哪怕毀了靈木液,她也絕對不讓一個外人得到。

……

葉雄再次出現的時候,站在一片混沌的空間裡面,這片空間什麼都沒有,灰濛濛的一片,唯一的東西是面前一株散發著綠光的樹架。

樹架上面,縱橫交錯,有無數發光的細小線條,向上延伸,組成一個樹狀模樣,就像是人體的脈絡圖一樣。

「這是?」葉雄問。

「這裡就是靈樹的生命之源,你可以理解為,微型的靈樹枝架模型。」

「太神奇了,無法相信。」葉雄感嘆。

他的目光落到靈樹的底盤下,那裡有一汪水池,幾平方米左右,上面有綠色的液體。

「這是……靈木液?」葉雄無比震驚。

這麼一大池的靈木液,得價植幾何啊!

「上去吧,你的身體是因為木族才變成這樣的,我有義務將你治好。」木王說道。

「我先謝謝你了哈!」

葉雄也不客氣,他此次前來,本來就是為了靈木液來的,這麼好的機會,他怎麼可能客氣。

他走過去,正準備跳入池中。

木王突然喊道:「等一下。」

葉雄心裡一緊,這老頭子,不會反悔了吧?

木王跑過去,目光落到靈樹上面,其中兩根綠色線條上,臉色頓時黑了起來,怒道:「可惡,居然特意毀壞靈樹根,消耗靈木液,婉情,我真是對你失望透頂了。」

葉雄不解地詢問,當得知靈樹受傷之後,靈木液會趕到受傷的地方,治癒傷處,心裡一鼓憤怒也燃了起來。

「真是喪心病狂,他們這一刀刀下去,得浪費多少靈木液?」

「無妨,靈樹樹大根深,主根無數,區區一兩條主根,不要也罷。」

木王走過去,手指一道光芒,、打在靈樹上,頓時就切斷靈木液的補給。

「砍吧,他們有力氣,就讓他們砍個夠。」

木王說完,這才對葉雄說:「你抓緊進去吧,快點治好身體,不過,我有個要求,就是這裡的靈木液,一點都不能帶出去。」

葉雄快速脫掉身上的衣服,只穿著一條褲叉,然後邁入靈液池中。

木婉靈在他脫衣服的時候,已經轉過身去,不敢看他,羞得滿臉通紅。

葉雄泡在靈木液之中,身體說不出的舒服,那些液體化成無數的元氣,進入他的身體之內,治療著他受損的骨頭,讓骨骼重新生長起來。

在內視之下,他發現,自己的骨頭以肉眼能見的速度,快速修復,那種神奇的感覺,讓他不由得無比感嘆。

大自然的生命力,居然如此神奇。

泡了一個小時,靈池裡的靈液,分明少了很多,葉雄的身體,也盡數修復。

他心愿一動,趁木王不注意,將木靈胚胎悄悄地拿出來,泡入靈木液中。

本以為神不知,鬼不覺。

妃常狠毒 哪知道,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我,中國隊長 靈池裡面的靈木液,如同被磁鐵吸收一樣,瘋狂地湧進木靈胚胎體內。

整株靈樹,那綠色的發光線條,慢慢地變得黯淡起來,彷彿失去了生命光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