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冰哥,我….”


砰砰砰

“冰….”

砰砰砰砰………

西門北冰拳拳到肉,可沒有一點留情,而神慕風,剛開始還能說話,到了後來,西門北冰的攻擊又來越快,也越來越猛烈。

一會,神慕風已經再也說不出話了,只能拼命的運起全身元氣防護,雙手也緊緊抱住頭部,抗着西門北冰這樣殘暴的摧殘……。

而此時已經走遠的蕭落羽,突然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微笑道:“有意思。”

西門北寒聞言,自然知道蕭落羽所指,雖然西門北冰對神慕風說已經升起防護罩了,可是實際上並沒有,而西門北冰暴打神慕風一幕,和神慕風悽慘的樣子,幾人的修爲自然是一清二楚,連神慕風說的每一句話,也是句句如同響徹在耳邊一樣。

“神慕風算是北冰爲數不多朋友中的一個,最開始修爲只有王級,但是他很努力,而且身上更沒有什麼驕狂之氣,在做內院任務時與北冰結識,而北冰跟他性格相投,自然成了很好的朋友,所以一有時間,北冰就對神慕不同的修爲,做出各種不同的指導和“訓練”,所以神慕風修爲提升的很快,也很感激北冰,他們常常這樣的。”

西門北寒看見羽哥挺感興趣的樣子,在一旁解釋道。

“恩,我瞭解,這很好,說實話這個神慕風還是不錯的,至少我認爲不錯,呵呵。”蕭落羽聞言笑道。


蕭落羽在外院剛剛接觸神慕風的時候,就感覺是很不錯的一個人,然而進入內院的種種更是覺得很不錯,如今看見他和北冰感情如此甚好,當然更是愛屋及烏,何況,還有着紫皇經的緣由呢。

“或許,神慕風可以繼承紫皇經吧…!”蕭落羽心中暗暗道。

西門北寒看見自己羽哥的樣子,並且聽到羽哥的話,自然知道羽哥對北冰結交的這個神慕風也是很滿意的,能在羽哥口中說錯不錯,就代表很好了。




就在此時,天空之中突然傳來高速的破空聲,而伴隨着這道破空聲的響起,一個充滿陰鬱的聲音也隨之而響起:“神慕風,你嗎的給我滾出來。”

一聲沉喝爆響而起,直接讓山峯中禽類盡數飛起,在天空之中展現出龐大的飛鳥羣,更引起沒有出去做任務,還在山峯中修煉的天榜成員的關注。

只見天空之中霎時間出現一個黑點,而後高速的直奔山峯之巔而去。

“這人是誰,居然憑空飛躍天目峯,還如此放肆大叫,顯然不是我天目峯成員,這是在侮辱我們住在天目峯的天榜成員嗎?”

此時還在天目峯,沒有外出的天榜學員,都是陣陣惱怒,要知道憑空飛躍天榜成員居住的山峯,除去本峯有特殊情況的成員,其他的人這樣,這是最大的不敬。

想到此處,這些天榜成員都紛紛飛出住處,向着聲音的來源方向飛速而去,他們到要看看是何方神聖,居然如此這般放肆。

而此刻聽到這聲音的西門北寒也是眉頭一鄒,本來這事他也不想管,尊不尊敬天目峯成員與他何干?

可是如此大喝,倒是讓羽哥原本微笑的嘴角漸漸的收斂起來,那人辱罵的更是弟弟北冰的朋友,也是羽哥剛剛還誇獎不錯的神慕風,外加羽哥第一次到來,就遇到這樣的事,這讓西門北寒很不爽,是的,很不爽…。

“誰如此呱噪,給我滾下來。”西門北寒本來就僵硬的臉龐,此時更是冰冷一片,彷彿萬年寒冰一樣,直接衝着那剛剛到達山峯之巔,天空中的黑影沉喝道。

旋即,不等那黑影反應,伸手一抓,元氣涌動間,一隻巨大的手掌憑空出現,直接將那黑影抓住,而後,猛的向下一拉,那黑影便被拉倒了地上,也顯露出真實的面容。

“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匿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西門北寒,我正找你呢,你居然敢送上門來,給我把神慕風交出來吧。”被拉下來的王明本來一驚,可是在看到是西門北寒的時候,卻是直接開口大笑的道。 西門北寒看見王明囂張的樣子,可是還沒等他回答,一個笑聲傳來道:“王明,你算什麼東西,居然敢來天目峯如此張狂,至於交出神慕風,你有那資格嗎?”

王明聞言頓時一怒,回頭望去,卻見西門北冰帶着已經被他揍成豬頭的神慕風,從他的背後一步步走來,霎時臉色一變,如果光是一個人他到不懼。

可是,現在西門北寒還有神慕風,外加站在原地的西門北寒,他也不敢保證說就能在幾人手中穩妥的拿下神慕風,而王強讓自己回去叫人,此時還沒有回來,這讓王明心底有些底氣不足。

不過,他聽見西門北冰的話,卻不能示弱,王明雙眼望向西門北冰道:“西門北冰,這不關你和西門北寒的事,神慕風打傷我弟弟王龍,王龍重傷至今未醒,我要帶走他,然後給他個深刻的教訓,你們讓開吧,否則就是與我爲敵。”

“哦,深刻的教訓?那是怎樣的教訓呢,何況,與你爲敵又怎樣?”西門北冰寸步不讓的道,臉上的笑容卻始終燦爛。

王明聽聞此話,雙眼深處閃過濃烈的殺機,不過卻隱忍下來了,只聽王明陰冷的道:“深刻的教訓嘛,無非就是廢了他的修爲,讓他再也不能憑藉高處的修爲欺辱人,而與我爲敵,不亞於與洪峯上的所有人爲敵,要知道,你們天目峯可不如我們洪峯的人心齊。”

“滾你嗎的王明,還要廢了老子的修爲,你他媽有那兩下子麼?”此時已經成爲豬頭摸樣的神慕風,聽見王明居然要廢了他的修爲,不由怒罵道。

神慕風本來就是被西門北冰一頓暴揍,雖然這都是平時間的“業餘活動”,但是心裏也是憋屈至極的,如今聽見王明如此這般狠毒,一時忍不過,顧不得平時的良好形象,此刻是直接暴了出口。

西門北冰聽見神慕風的怒罵,臉色一變,直接上去就是給了神慕風后腦勺一巴掌,怒道:“小風,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太不注意形象了,剛剛的暴揍是不把你揍傻了,居然跟畜生說人話,人家能聽的懂麼?”

而後,西門北冰臉上的怒容忽然消失不見,又掛起那暖人心意的笑容,對着此時已經臉色發青的王明道:“真不好意思,小風欠管教了,出口就傷人,額,不是,出口就傷畜生,真抱歉,不過,我也想對你說一句話,我想說的是…。”

說道此處的西門北冰,聲音突然停頓了下來,旋即雙目寒光四射,直刺王明,冷聲道:“你他媽算什麼東西,就憑你還想廢了小風的修爲?就憑你洪峯的那點人,還想威脅我們?即使他們全來,老子一隻手也給你平了。”

“你..”

王明聞言頓時大怒, 他的老祖 ,而後猛的扇向西門北冰。

西門北冰看見王明揮來的一掌,眼中不削之色一閃而過,不過,沒有等他動作,站在他身後的神慕風已經一閃而出,站在了西門北冰的身前,對着那天空中的巨掌,就是猛然一拳揮出。



神慕風的拳頭霎時間與猛烈的元氣巨掌相撞,發出一聲巨大的轟擊聲,而後,只見神慕風站在原地不動,而那天空之中的元氣巨掌卻已經消失不見,被神慕風破了個乾淨。

“你找死?”


王明看見如此情景,充滿怒火的雙眼也是閃過一絲驚訝,他沒想到神慕風居然能破開他的攻擊,旋即,眼中的驚訝瞬間隱沒,看向神慕風已經殺機稟然。

“我找死?你算什麼東西,今天你來的正好,我也好收拾了你,省的等內院大比的時候,再去爭奪什麼名次,今天就用你做墊腳石吧。”神慕風一笑,面容之上滿是輕鬆之色,顯然他沒有把王明放在眼裏,更是對自己現在的修爲有着極端的自信。

“就憑你?”王明聞言,眼中殺機猛然間濺射而出,旋即,雙腳在地上猛的一蹬,閃電般的撲向了神慕風。

“就憑我。”神慕風低喃一聲,而後,雙腳一踏,身影也是迎着王明撞擊而去。



神慕風與王明拳掌相接,猛烈的氣息撲面而來,元氣的波動更是強烈無比,兩人竟然一出手便是如此剛猛,不過看樣子倒是誰也沒有吃虧。



只見神慕風一拳被王明接住,而後,神慕風一腿悠然之間,猛的撩出,直奔王明的頭顱,其速度帶虛空之中帶起一片風聲。

王明冷笑,頭顱向後一仰,直接避過了神慕風的驚人一腿,旋即一個轉身拽住神慕風被抓住的那隻手掌,猛的向身後砸出。

神慕風被王明這一拽,直接失去了身體平衡,一下子便被拽到高空,不過神慕風天天與西門北冰對戰,雖然都是被虐,但是實戰經驗和其豐富,怎會讓王明如此輕易得手?

神慕風此時的情景,就是一隻手掌被抓住,被王明向身後甩去,雖然已經被甩到高空中,但是還沒有被王明脫手而出。

而神慕風就趁着這一絲的機會,另一隻空閒的手掌,猛然探出,如同靈蛇出洞般,快準狠已經不能形容此時他的動作,只是豁然間抓住了王明抓住他手的手腕,藉着王明一甩的剛猛力道,直接將王明也帶飛了出去。

這一下不僅減消了王明的攻擊,更是反客爲主,在帶飛王明的煞那間,神慕風的疾風步瞬間啓動,疾風步帶起的雙腳,以無以倫比的高爆速度連續的踢向王明。

而此時的王明身軀也在高空之中,手掌還被神慕風所抓住,一時之間難以掙脫,在神慕風施展疾風步踢向他的時候,他已經抽不開手去抵擋,更無法躲閃,只能運起元氣護住全身,而就在此時,神慕風的無數腳影也是如同暴雨般轟然臨下。

砰砰砰….

一連無數腳,腳腳到肉,都是狂擊在了王明的身軀之上,發出一聲聲猛烈的擊打聲,直到最後,神慕風猛然將全身的力道都傾注於上,而後不等王明反應,這最後一腳豁然間帶着慘烈的氣息踢向王明。

嗚嗚

超高速的全力一腳,帶着破風的嗚咽聲,對着王明橫掃而去。

而王明也是瞬間看見了神慕風的動作,此時的他雖然能看見,但卻來不及抵擋,只能拼命全身元氣防護,只見王明身上煞那間,出現了一道元氣鑄就的鎧甲,雖然成透明裝,但是鎧甲的基本形狀卻都是一一俱全,並且看那鎧甲的厚度,防禦力也自然不言而喻。

這讓觀戰的西門北冰一愣,他自然知道這是什麼,這是元氣鎧甲,裏面融合着自己對修煉的感悟和全身的元氣,而想使用出元氣鎧甲,最低也要有尊級的修爲才行,而王明沒有到達尊級修爲,居然能使出元氣鎧甲,到也可以說是非同於一般人了。

不過,這也只是讓西門北冰一愣,因爲王明使出的不是完整的元氣鎧甲,而是初型而已,要知道完整的元氣鎧,可是真實的存在,那是以尊級強大的修爲能量構造而成,其中更有着靈魂的力量和對修煉的感悟,還有對規則的感悟。

元氣鎧也是尊級進入聖級的關鍵,想要進入聖級,就要進化元氣鎧,換言之,簡單來說元氣鎧其實領域的初型而已。


而王明目前能使用出的元氣鎧只是真正元氣鎧的冰山一角,如若真的相比,兩者何止十萬八千里,但是,即使這樣不完全的元氣鎧初型,也有着遠超帝級巔峯實力者的超強防禦能力。

不管西門北冰怎麼想,此時的神慕風一腿揮出,便看見王明渾身出現了元氣鎧,這讓他心中一驚,不過本來就高速橫掃的單腿,在他一驚回過神後,卻是以更加狂猛的速度飆升,連那氣息也更加強烈,神慕風可不相信處於帝級巔峯修爲的王明可以用出真正的元氣鎧。

所以,他要破之…..

“啊,給我開。”神慕風一聲大喝,剛猛霸絕的腿就已經橫掃在了王明的元氣鎧上。



距離的音爆聲,讓周圍那些已經趕來的天目峯學員,霎時間耳鳴起來,看着神慕風和王明兩人的剛猛交戰,更是目瞪口呆。

元氣鎧甲真不愧是元氣鎧甲,此時的神慕風已經與王明分開,分別對立而站,神慕風的右腿還在不自覺的顫抖着,顯然剛剛對他來說雖然佔了很大的便宜,但是他自己也受傷了,不過這算什麼呢,至少要比王明輕的多,神慕風望向王明。

滴答…滴答….

王明嘴角不斷滴落一滴滴鮮血,雙目陰鬱的看向神慕風,眼中滿是怨恨之色,他沒想到交手不過十幾招,本來以爲會拿下神慕風的,可是偏偏此刻的傷勢比神慕風還要嚴重。

雖然,元氣鎧爲他抵擋了大部分的剛猛攻擊,但是還有一部分攻擊超越了元氣鎧的極限,傳了進去,讓淬不及防的他瞬間就受傷了! 而此刻的王明也是震驚於神慕風的修爲,要知道內院大比也纔過去不久,那時的神慕風才帝級後期,能在那麼多帝級後期中殺進前三十已經難能可貴了。

可是,如今這纔過去幾個月,他的修爲就已經攆上自己了,雖然現在還略有不足,但是,實戰的經驗和能力卻在自己之上了,這讓他一片恍然,有些不敢相信。

“怎麼樣?就你這樣的修爲還想廢了我麼,還想跟我冰哥動手?”神慕風看向震驚的王明譏笑道,旋即臉龐深寒的道:“那你還真的不配。”

神慕風的話彷彿如同一個耳光打在了王明的臉上,頓時讓王明的臉上鐵青一片,只見王明目光瞬間陰沉了下來,旋即手一揮,一把閃爍着寒光的戰刃就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只見王明冷冷道:“是麼,戰鬥還沒完呢,剛剛不過一時大意,讓你佔了些便宜,不過這次你可不會那麼幸運了。”

話罷,手舉寒光冷厲的戰刃,直奔神慕風而去,其身影在虛空之中拉出一片虛影,速度快到了極致。

“就怕你沒那個本事,沒達到帝級巔峯時,我就擁有不亞於帝級巔峯的速度,何況現在呢?在我面前比速度,你還嫩的很,既然你不服,我就打到你服爲止。”神慕風面露不削之色,顯然對王明展現的速度,有些鄙夷,而後,神慕風的身軀猛然消失在了原地。



寒光四射,神慕風與王明再次戰在了一起,只是不知何時神慕風的手中也多了一把長刀,這把刀長約一米半,刀身狹窄只有兩指寬,這是一把在千羽大陸上少見的窄刀。

窄刀顧名思義,以狹窄著稱,撩抹刺爲主,千羽大陸上用的人極少,因爲刀本善於劈砍,如果只是撩抹刺,那還不如選擇長劍,因爲劍在撩抹刺挑上更爲優勝一些,當然,這只是普通人的看法,而窄刀自然有窄刀的好處,但是,這就要看用刀人是否真的會不會用窄刀了。

至少蕭落羽的兵器葬雪,就屬於千羽大陸窄刀的一種,跟神慕風的窄刀也差不了多少,如果蕭落羽有刀,最起碼戰力要提高三成以上,而蕭落羽再看見神慕風用出窄刀的時候,也是一愣,旋即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他到要看看神慕風能把窄刀用刀什麼程度。

砰砰

此時的神慕風手持窄刀,已經與王明激烈的戰鬥在了一起,一時之間你來我往,打得不亦樂乎,但是刀光劍影之中也兇險異常,稍有不慎可能就有喪命之危,不過好在神慕風目前爲止卻絲毫不落下風!

甚至,蕭落羽能看出,神慕風還少許的佔了些便宜,因爲他的速度要比王明快的多,天下武學,唯快不破,唯堅不破,而神慕風正是做到了前者…。

果不其然,只是片刻之後,神慕風仗着他無與倫比的速度躲閃,攻擊,一時之間王明的攻擊,明顯逐漸的減少,防禦慢慢多了起來。

砰砰砰….

一聲聲劈砍的聲音,不斷的響起,此時的神慕風化作了無數的光影,圍着王明不斷的劈砍而下,反撩而出,攻擊如同狂風暴雨一樣猛烈,又如無止境一般。

又過了片刻,王明已經汗流浹背, 離開你,是我做過最正確的事 ,一時之間好不悽慘。

可是,王明並沒有在意身上的傷口,因爲那都是些皮肉傷,並沒有傷到筋骨,但是他心中的屈辱卻是讓他胸口發悶,曾經不削一顧連看都不看一眼的人,如今竟然將他逼到這種境界,這是何等的奇恥大辱,更何況還有那麼多內院成員的觀戰,這讓他以後再內院怎麼擡頭?

剛來天目峯,如此的霸道,可是此時……

王明越想越惱怒,最後終於忍不住,大喝一聲,滿臉的殺機道:“啊,神慕風這是你逼我的。”

隨後,就看見王明的渾身散發出濃烈的元氣,一波接一波,越演越烈,而他卻是滿臉痛苦之色,顯然正要出什麼讓他都不敢發出的禁招。

嗖嗖

而就在此時, 吸血詭城:愛上撒旦的天使 ,而後瞬間放大,眨眼間就已經到了眼前。

而後,那幾道身影便轟然落下,還沒有說話,帶頭的一人便看見了王明的樣子,上去就是一掌,直接打斷了王明要發出的禁招!




而被打斷的王明瞬間彷彿被反噬,一大口鮮血吐出,臉上竟是狂怒之色,不過他再看清打斷他的人後,臉上的狂怒之色立刻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確是滿臉的恭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