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再回到村子的時候,天已經矇矇亮了,我們走進村子,看到的卻是另外一番截然不同的景象。


只見兩旁的屋子殘破不堪,房

樑上結滿了蜘蛛網,路上鋪着厚厚一層落葉,一看就是許久沒人打理過。

孫遂吃驚的問我這是怎麼回事。

我解釋說這纔是這個村子本來的面目,昨天我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鬼魅迷了眼。

剛纔那漢子告訴我們真相的時候,可能被那些鬼魅聽見了,所以就藏了起來,所以我們也就能看到村子的真實情況。

道路兩旁的房門依舊開着,我和孫遂連續進了好幾間屋子,都沒在裏邊看到半個人影,傢俱和地面上都蒙了厚厚一層灰,這就說明那漢子並沒有撒謊,至少能說明這裏已經一個多月沒人住過。

孫遂被這一幕嚇得有些緊張,緊握着手槍,一面走一面警惕的注意着四周。

我讓他放鬆些,這些鬼魅不會害人,要是想害人的話,昨晚就動手了。

並讓他把槍收起來,如果真遇到厲鬼作祟,槍是沒什麼用的。

雖然我知道現在有無數雙眼睛躲在暗處觀察着我們的一舉一動,但我卻沒有以前那麼害怕,這還得感謝耳機哥在之前一年多對我的勇氣訓練。

那一年多的強化訓練,不僅讓我膽子大了許多,而且也讓我更加明白龍小蠻曾經對我說過的話。

她很早以前就告訴過我,鬼和人一樣,也分爲好人壞人普通人,大多數情況下,鬼其實是害怕人的,之所以正常情況下鬼能看見人類,而人類卻很少能夠看見鬼,就是因爲鬼見了人類,一般都會躲起來,所以不容易輕易見到它們。

新妻上任:隱婚老公,要二胎 也有不怕人的鬼,但它們不喜歡人類身上的陽氣,所以對人也是避而遠之,只有那種在死前心存極強的怨念,或者有什麼心願未了的鬼,纔會主動和人接近,或是有求於人,或是想要加害於人。

而通過昨晚的相處,我確定這個村子裏的鬼都是尋常之鬼,否則我和孫遂也不會安全的離開村子。

那漢子說村裏只剩下老太婆一個活人,所以我和孫遂便直奔那老太婆家。

那老太婆似乎知道我們要回去找她一般,我們剛走到門口,她就把門打開,並準備好了兩杯熱水。

“二位既然已經知道了村裏的事,爲何還要回來。”

老太婆的聲音特別平靜,說話的時候,手裏還不停的捻着那串佛珠。

我看着這一幕,突然想起了吳鵬的母親,真的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兒女造的孽,最終傷害得最深的還是父母。

我有點於心不忍,道,“婆婆,既然你都知道了,爲什麼不離開這裏。”

孫遂也點頭道,“大媽您放心,我們會把你送到敬老院,在那裏不愁吃不愁穿……”

老太婆苦笑一聲,“一個心死之人,在哪裏都一樣,況且這些相親是因爲我女兒造的孽而遭受禍害,我怎能棄他們不管?”

我看了看門口剛燃盡的一堆紙錢和幾根香燭,道,“這些東西,就是給他們吃的吧。”

老太婆點點頭,“我每天都會挖些藥材,到別的村換些吃得喝的,和鄉親們的吃喝,希望他們吃飽了以後,在那邊不要爲難

我那可憐的女兒。”

我看着這老太婆,覺得心裏邊挺不是滋味的,道,“婆婆您放心,村裏那些禍害人的東西已經被我收拾了,回頭我找幾個朋友過來,送相親們上路,讓他們早日投胎重新做人。”

老太婆嘆氣道,“你們還是快點離開這兒吧,其實我姑娘不是想存心害人,是鄉親們不肯聽她的話啊!”

我一愣,“婆婆您說這話是什麼意思,莫非……”

老太婆點點頭道,“真正的拜月壇主,其實早就盯上我們村了,要不是我家姑娘,我們這個村早沒了。”

我連忙說那不是什麼拜月壇主,只是一些邪祟而已,都已經被我收拾乾淨了。

老太婆苦笑道,“昨晚你們做的事我都知道,那些哪兒是什麼拜月壇主,只不過是拜月壇主手下的嘍囉,要是真正的拜月壇主來了,你們這兩條小命早沒了。”

我連忙問那拜月壇主是個什麼東西。

老太婆閉口不談,只是讓我們快些離開這裏,趁着拜月壇主正在閉關的時候,要是等他出關,就算是大羅神仙也得困在這裏。

我越聽越覺得不對勁兒,隱隱覺得這事兒有蹊蹺,本來還想多問幾句的,那老太婆突然揪下一顆佛珠猛的打在我胸口上,這一下勢大力沉,一下就把我打的倒飛出去。

孫遂剛準備拔槍,手腕同樣被一顆佛珠打中,手槍哐啷一聲掉在地上。

我往後飛了幾米後啪一聲摔在地上,卻奇怪的沒有感覺到任何疼痛,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只見那老太婆虛空一抓,我的修羅鞭和孫遂的手槍就跟被磁鐵吸過去一般,直接掉在老太婆的腳下邊。

老太婆看着我道,“你連我一個老婆子都對付不了,還怎能對付拜月壇主,走吧,這裏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孫遂還想過去奪槍,卻被我一把攔住,這個時候我已經知道這老太婆絕非尋常之人,只是剛纔那一下,我就知道我不是她的對手。

她也沒傷我的意思,不然的話我遭到如此重創,也不可能一點事都沒有。

老太婆又是虛空一揮,修羅鞭和手槍便回到我和孫遂的手上,我朝那老太婆恭敬的拜了一下,便連忙拽住孫遂就走。

替嫁新娘:錢妻要出逃 回去的路上,孫遂問我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連情況都沒弄清楚就要走。

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和孫遂解釋,這件事看起來已經遠遠超過了我的能力範圍。

那老太婆的本事絕對不在耳機哥等人之下,可卻任然避免不了她嘴裏的那個拜月壇主的禍害,看她的樣子,不是不想離開村子,而是有什麼原因不能夠離開。

而且聽她所說,王萍之所以當初那樣做,並不是被什麼邪祟迷糊了神志,而是她提前知道了什麼,和那個拜月壇主達成協議。

可是村民們並沒有聽她的,所以遭到了災難,而這一切,可能就是那個拜月壇主所賜。

按理說,王萍應該已經是拜月壇主的人,可是爲什麼會在不久以前被張雅殺掉,這兩件事之間,會不會有什麼必然的聯繫?

(本章完) 回去的路上,我正準備給龍小蠻打個電話把這事兒說說,沒想到還沒撥出去,龍小蠻卻先給我打過來了。

“你在哪兒?”龍小蠻在電話那頭的語氣顯得有些嚴肅。

“回來的路上,發生什麼事兒了?”我聽着龍小蠻的語氣不大對勁兒,像是發生什麼事了。

“別問那麼多,用最快的速度回來!”說完之後,便切斷了電話。

我連忙讓孫遂把車開快一點,龍小蠻一般情況只要是用這用語氣說話,一定是出了什麼比較嚴重的事。

孫遂把油門踩到底,把汽車的速度提到了極限,到龍家別墅以後,我衝孫隧道,“孫警官,不好意思,我就不請您進去坐了,有些事兒……”

孫遂擺擺手道,“我知道,你去忙吧,這宗案子我已經知道了真相,剩下的,就是你們的事了。”

說完之後,衝我笑了笑,然後一個漂亮的甩尾離開。

我連忙走進別墅,發現龍小蠻已經等在大廳裏了,看見我進來立馬站起身來,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馬上跟我走。”

說着,就連忙把我往外拽,直到上了車,她纔對我說了一句話,“龍川可能出事兒了!”

“啥?”我聽着大吃一驚,連忙問她發生設麼事了。

龍小蠻一面將車開得風馳電掣,一面道,“我父親已經查清楚了,上次襲擊我龍家的人,根本就不是地獄勢力,而是鬼方族,現在我父親已經調集了龍家的大部分精銳,準備向鬼方族發起報復行動!”

聽完暗感驚訝,“就是三千公主的那個鬼方族?”

龍小蠻點點頭,沉着臉道,“他們假扮地獄勢力,對龍家發起襲擊,企圖想把我們的注意力轉移到地獄勢力,以達到讓我們和地獄勢力爭鬥起來,他們好坐收漁翁之利。”

我又問,“那和耳機哥有什麼關係?”

龍小蠻接着道,“這個事也是昨晚凌晨才知道的,本來我們還要等七天之後,纔會對鬼方族發起進攻,可是今天早上起來,卻發現龍川不見了。”

我想了想,道,“他不會是給三千公主報信兒去了吧?”

龍小蠻輕嘆一口氣,道,“只有這一個合理的解釋,不然以龍川的性格,在這種情況下肯定不會玩兒消失。他對三千公主的感情旁人無法理解,三千公主貴爲鬼方部族第一公主,其分量可想而知,龍家要對鬼方部族展開報復,自然少不了三千公主,龍川不想讓三千公主受到傷害,所以很有肯能正在去報信的路上。”

“就算是這樣,那他怎麼會出事?難不成那個三千公主會爲難他?”我疑惑的問道。

龍小蠻輕輕搖了搖頭,“那只是其中一個原因,鬼方部族很有可能扣押龍川爲人質,但我最擔心的,其實是我的父親。”

“你說龍致……龍叔?”

龍小蠻面上閃過一絲苦澀,道,“我父親也猜到龍川可能去報信了,並已經派了數名高手追了過去,而且我父親下的命令是,不必活捉,只要證實龍川通風報信,就地格殺勿論!”

我聽得毛骨悚然的,真懷疑耳機哥是不是龍川親生的,竟然會對自己的親生兒子下如此殘忍的命令!

龍小蠻說上官塵他們已經提前出發了,準備搶在龍家那幾個高手之前找到龍川。

而我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在七天之內,龍家對鬼方部族發起攻擊以前,提前接觸到鬼方部族的人,以便知己知彼,到時候不管龍川有沒有通風報信,我們都能做出相應的反應。

我想了想,覺得這應該是最可行的辦法,耳機哥那邊有上官塵他們過去就行,我和龍小蠻先去鬼方部族摸摸底,這樣到時候無論什麼結果也好有個應變的機會。

在車上的時候,龍小蠻給大概介紹了一下關於鬼方部族的一些事。

雖然名叫鬼方部族,但並不是指的一個地名或者是某個部落,而指的是一個總部設在新疆的特殊族羣。

穿越之古武狂妃 這個族羣以發死人財爲主,說的直白點,就是一羣主要以盜墓爲生的族羣,其歷史深遠而悠久,遠比三國時期纔有的摸金校尉要早得多。

這個族羣除了盜墓功夫舉世無雙之外,其在玄術界的實力也不容小覷,只不過平日裏的作風亦正亦邪,基本不和別的玄門勢力打交道,顯得特別神祕,在正統玄門眼裏,鬼方部族的性質和萬靈聖教差不多,都屬於邪惡的黑玄術。

經過數個小時的飛行,終於到了新疆的烏市,下飛機以後,龍小蠻並沒有急着帶我去找鬼方部族的人,而是把我帶到烏市最繁華的一條街。

我問龍小蠻難不成鬼方部族的人就隱藏在這條繁華的街道上?

龍小蠻搖搖頭,說鬼方部族的人極爲神祕,平時很少和外人接觸,又怎麼會在這麼繁華的地方。

我聽了就更加奇怪了,問,“那你帶我來這兒幹嘛?不會是想讓我陪你逛街吧?”

龍小蠻衝我露出個玩味的笑,打了個響指,道,“猜對了,我們好歹也是拜過堂的夫妻,那麼久了你還沒陪我好好逛過街呢,走,陪我挑幾件衣服去,順便把你也打扮打扮。”

說完後,突然伸出一隻手挽着我的胳膊,就把我拽進一家裝修得不錯的商場。

進了商場以後,龍小蠻左看右看的,一會兒試試這件,一會兒試試那件的,就和普通女孩兒逛街一個得行,左看右看,反正就是不賣,還逛得挺開心。

我在一邊卻暗暗着急,不是因爲我沒那個耐心陪她逛街,而是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買什麼衣服啊!

我暗暗懷疑龍小蠻腦子是不是壞掉了,這是要去深入虎穴,又不是去參加宴會,買什麼衣服啊!

龍小蠻先幫我挑了幾身衣服,讓我挨個試一遍給她看,我沒辦法,只好一件的試給她看,直到試到她滿意爲止。

而我已經淚得滿頭大汗,我寧願和陰陽樁幹一仗,都不願意被這麼折騰啊!

不過當我看見鏡子裏的自己時,就連我本人都楞了一下,只見鏡子裏的我西裝筆挺,看起來倒是像模像樣的,真是人靠衣裝馬靠鞍,我這個屌絲換上一件價格不菲的西裝以後,整個人看上去都變了。

而龍小蠻卻一改往日風格,試的衣服一件比一件性感,一件比一件暴露,而且每試完一件,都要讓我點評一下。

我除了狂咽口水以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是一個勁兒的點頭,心想這

是要幹嘛啊,不是明擺着要我對不起小啞巴啊,我又不是唐僧,哪裏經得起蜘蛛精的誘惑啊!

最後,她挑了一件黑色緊身亮皮低胸衣,下身是一條黑色緊身小皮裙,性感得不能再性感。

就連頭髮也弄了下,整個人完全不是以前的風格,現在的她看上去整個人就是個妖豔性感可以讓任何雄性動物想入非非的女王。。

當她挽着我的手在鏡子前邊時,我一下就樂了,我也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裝,看上去和她挺配的,我倆站在一起,就跟我是個黑社會大哥,而她是我的情人似的。

折騰完這些以後,她才認真的對我道,“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個古董商人,而我就是你的情人,記住了,我們來這裏的目的是爲了收購古董,你不缺錢,只缺好的東西!”

我楞了楞,突然間恍然大悟,這才明白龍小蠻爲什麼要這麼折騰。

鬼方部族的人以盜墓爲主要手段,所以這裏的底下古董交易市場一定是他們在暗中操控,扮作有錢的富商,打入底下交易市場,是和他們接觸最直接而又最有效的方法。

我們先去了一家正經的拍賣行,那裏正在拍賣一些古玩等物品。

龍小蠻氣質十足,一進門就引起了不少雄性牲口的注意,而她的演技也十分到位,舉手投足間,我看見那些雄性牲口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也許是虛榮心作怪,我輕輕攬着龍小蠻的香肩,看着那些一個個嫉妒的眼神,感覺心裏邊挺爽的。

我倆直接要了個VIP專區,這裏的門票貴得驚人,能坐VIP專區的人,都是非富即貴。

剛開始拍賣的都是一些尋常物件,龍小蠻之前就交代過我,進了這裏不要輕舉妄動,一切按她的眼色行事。

開始拍出的那些物件很快就被人買走,但是VIP專區的人卻一個都沒動。

拍賣會到了最後一刻時,主持人終於神祕宣佈道,“各位貴賓注意了,接下來就要請出我們今天的壓軸寶貝,這件寶貝和以往的大不相同,無論價值還是品相……”

主持人吊足了觀衆胃口後,才正式宣佈道,“下面,就由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請出我們今天的壓軸寶貝,一件來自宋代的鈞瓷皇家御用花瓶,底價兩百萬,競拍開始!”

我一聽這個底價,驚訝得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尼妹的,在我看來就是一個瓷瓶而已,市面上比這更大的才賣幾十塊錢,這特麼要兩百萬,不是明擺着坑爹嘛!

龍小蠻不動聲色的在我腰上揪了一把,痛得我差點叫出聲來,而她卻突然柔聲衝我撒嬌道,“老公,我好喜歡這個花瓶,你幫我買好不好啊?”

我楞了楞,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裝出一副很臭屁的樣子道,“你喜歡就買吧,我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我先睡會兒,你自己叫價,買好了告訴我。”

說完,我兩眼一閉,靠在椅子上就開始假裝睡了起來,這種地方我是第一次來,所以就把皮球踢給龍小蠻,讓她自己看着辦。

可是我眼睛剛閉上,就差點一口噴出來,因爲我聽見龍小蠻脆生生的喊了一句,“五百萬!”

臥槽,五百萬,這個敗家娘們兒……

(本章完) 當價格被龍小蠻叫到八百萬的時候,我終於不淡定了,雖然這些錢肯定不是我來付,不過這可是八百萬啊,就買那麼個破瓷瓶,看得我肉疼。

還好,龍小蠻叫了八百萬以後,就沒人跟了,主持人手起錘落,八百萬就這麼換了個破瓶子。

我暗暗想着,等這事兒過了,再想辦法把這破瓶子賣出去,能少虧點就少虧點。

我裝作很大方的模樣,忍着那顆滴血的心,用龍小蠻給我準備的一張金卡在POS機上唰的一下,八百萬就這麼沒了。

“恭喜二位!”一名工作人員鄭重的把瓶子遞給龍小蠻。

龍小蠻漫不經心的接過,我剛準備說點什麼,龍小蠻突然做出一個讓我差點當場噴血的舉動。

只見她單手拎着瓶子,瞧了一陣之後,突然將手一鬆,那一八百便在地上摔成無數碎片……

工作人員大吃一驚,紛紛楞在原地把嘴巴張得老大,連話我也說不出來。

我以爲龍小蠻是不小心,心疼的就跟刀割一樣,不過表面上還是強忍着,不斷的在內心催眠自己:老子有的是錢、有的是錢、有的是錢……

接着龍小蠻說了一句話,直接讓我催眠無效。

“放心吧,沒你們事兒,我故意的。”

龍小蠻輕輕把一縷頭髮捋到耳後,語氣風輕雲淡,就跟摔的不是八百萬,而是八毛錢似得。

“這位小姐爲何……”工作人員吃驚的看着龍小蠻。

龍小蠻冷哼一聲,“我千里迢迢來到這裏,你們就拿這些東西糊弄我,當我沒錢是吧!”

幾名工作人員對視一眼後,其中一名工作人員突然壓低聲音對我倆道,“二位稍安勿躁,請跟我來。”

見我還在發愣,龍小蠻不動聲色的把手挽在我胳膊上,然後暗中在我腰上狠狠擰了一把,這才把我痛醒過來。

我幾乎用盡了我的演技,才讓自己表面上看起來風輕雲淡,擠出一絲我估計非常難看的笑容,昂首闊步的走在那個工作人員後邊。

重生之撿個軍嫂來噹噹 工作人員打開一扇不起眼的小門,裏邊竟然是一部電梯,電梯的開關都需要刷卡和密碼,下降一陣後,電梯門打開,下邊竟然別有洞天!

這簡直就是一個碩大無比的地下交易市場,裏邊裝修的金碧輝煌,燈光將裏邊照得如同白晝。

那名工作人員並沒有走出電梯,而是讓我們自行在裏邊活動,並說這下邊也許有我們想要的東西。

地下空間裏擺着密密麻麻的展櫃,展櫃裏陳列着一間間價格貴的驚人的展品,我和龍小蠻隨意在裏邊逛了一陣之後,龍小蠻突然小聲對我說了一句,“離開這裏。”

我也猜出龍小蠻爲什麼突然說要走,因爲我看見這個地下交易市場進行的井井有條,一點不像是大戰來臨前的樣子。

這就證明,他們對龍家即將對他們發起的攻擊絲毫不知情,也說明耳機哥還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三千公主。

不過同時我也開始擔心起另一件事,以耳機哥對三千公主的情義,他是不可能不把這事兒告訴三千公主的。

既然鬼方部族的人到這個時候都還沒察覺,說明耳機哥可能遇到了什麼麻煩,可能還沒有到烏市,也有可能是別的原因,最壞的結果,就是他已經被龍致遠派出去的高手截殺掉



摸清楚這些以後,我倆就沒必要繼續呆下去,既然消息還沒有傳到鬼方部族,所以我倆必須以最快的時間追蹤到耳機哥的下落。

我倆來到電梯門口,衝着一名守在那裏的工作人員說我們要走,那名工作人員問爲什麼。

“沒有我看得上的唄!”龍小蠻假裝打了個呵欠道,“真是無聊,還以爲這裏有什麼好東西,誰知道都是些普通貨色,害得我們白白大老遠跑一趟,真掃興!”

我也跟着道,“你們這是什麼破地方,害我女朋友不樂意了,趕緊的,快把電梯打開!”

那工作人員一點也沒有要把電梯門打開的意思,上下打量了我和龍小蠻一眼後,衝着對講機說了幾句。

不一會兒,一個穿着一身休閒裝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衝着我和龍小蠻笑道,“抱歉,我的手下沒有招呼好二位,讓二位見笑了。”

那種年男人一面說着,一面伸出一隻手過來,想要和我握手,卻被我一把打開,“別來這套,怎麼着,還想強買強賣不行?你這裏的東西我們看不上眼,難不成還不讓我們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