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再加上自己的地位特殊,是西海軍區的副司令,而且還是華夏的兩大支柱之一,自然被人一直套近乎,尤其是那些西海的高層,平日裏根本就不夠資格見到楊開光這種等級的存在,一個個激動的面紅脖子粗的,恨不得跪下來舔腳趾頭呢。


楊開光生性粗獷,根本受不了這個架勢,恨不得將這些傢伙統統拖出去打才爽快,看着楊開光臉色越來越臭,楊晶嚇了一跳,他太瞭解自己的爺爺了,生怕他做出什麼的事情來。

如果不是楊晶攔着,這個老土匪估計要被煩的掏槍了,不過好在楊晶找了個藉口幫助楊開光脫身,否則現在他真的是要暴走了。

儘管如此,楊開光也是滿頭大汗,心力交瘁啊,心裏那個恨啊,早知道是這個樣子,打死他也不要去打發這些傢伙,這哪裏是打發啊,根本就是要命啊!

“格老子的,老韓,下次這種差事千萬別再找老子去了,老子寧可帶兵打仗也不要應付這羣孫子,下次這種事你

去,算是老子求你了!”楊開光罵罵咧咧,鬱悶的坐下來,氣的鬍子都直了,一副老頑童的模樣。

見狀衆人都是忍俊不禁,老土匪雖然有時候霸道一點,但是爲人直率,十分值得結交。

韓衛國被楊開光說的一陣無語,都是一把年紀的人了,竟然有時候還像個小孩一樣,當真是爲老不尊了。

“什麼,你的意思是你要讓宋陽去你的燕京軍區?”楊開光在聽到了韓衛國的計劃之後都是有點傻眼了,心中納悶,宋陽是他帶過來的,而且職位就是西海軍區總教官,但是現在韓衛國卻認命他爲燕京軍區總教官,讓他一時間有點傻眼了。

這是赤裸裸的搶奪人才啊,如果是別人楊開光早就跳起來了,可偏偏是韓衛國,雖然現在韓衛國已經到了燕京軍區出任司令,但是與楊開光的關係依舊很鐵,倒是有點不好開口。

當初楊開光覺得自己將不久於人世,於是將西海軍區的精英都送到了韓衛國手中,這才需要宋陽過來培養人才,如今風頭過去了,楊開光正在考慮要不要將以前那些精銳都調過來,讓他們再次進步。

“老韓,你這也太不厚道了,人可是我先發現的,你這樣公然的奪走老子的西海軍區怎麼辦?”楊開光吹鬍子瞪眼道,不斷磨牙,恨不得找韓衛國拼命。

“喂喂喂,老楊,你這話可就不對了啊,宋陽這小傢伙雖然是在你西海軍區任職,但要是論起認識,我孫子韓麒麟可是最早認識的,你孫子在我孫子後面才認識,而且我早有此意,你不用說了,這個人才我不能讓給你!”韓衛國厚着臉皮道,讓衆人一陣汗顏,宋陽貌似壓根不認識這個老傢伙吧。

不過韓衛國壓根不管,一副宋陽是我先認識的架勢,理直氣壯的要人,讓楊開光氣的直瞪眼。

見到這兩個老傢伙鬥嘴,宋陽不禁有點無語,好歹也是司令了,都一副小孩子脾氣。

不過楊開光到底還是鬥不過韓衛國,按照楊開光的說法,如果是打架韓衛國不是他的對手,如果是鬥嘴,他被韓衛國甩了十條街了!

韓衛國甚至連吵架都懶得吵,一句話讓楊開光這個單細胞生物沒轍了:“老楊啊,我能在華夏國庫裏面取出來天材地寶給宋陽,你行嗎?”

楊開光傻眼了這種事情放眼過去估計也只有韓衛國這個傢伙能夠做到了,其餘人根本連靠近華夏國庫都做不到。

華夏國庫尋常就是存放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還有珍貴材料和天材地寶,當然也有極多的資金,尋常都是由韓衛國的人負責把守,再加上與華夏的幾個守護者交易也是由韓衛國執行,這裏韓衛國自然可以出入,而且取走東西。

但是楊開光就沒這個權利了,估計還沒靠近那裏就被秒殺了!

既然事情已經定下來了,宋陽也不打算逗留了,他當初出來的時候可是答應了林萱萱和林冰早點回去的,這都過了一個月了,說實話宋陽心裏還是很思念他們的。

回到自己的住處,宋陽收拾收拾行李,倒也沒有太多的東西,隨便收拾了幾下就準備離開了,現在的他可謂是歸心似箭了。

“大哥,接下來你真的打算去燕京麼,多久?”影子疑惑問道,他還以爲就要跟宋陽一起去非洲大陸闖蕩了,卻沒想到還要去燕京。

“影子你知

道的,天材地寶對於一個古武修煉者來說十分重要,我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其實到了燕京也不是沒有事情可以做,不是麼?”宋陽笑道,他已經訂好了計劃,燕京只不過是他的一站而已。

“我打算現在西海停留一段時間,主要是兩件事情,一件事情就是創立屬於自己的帝國,就算我可以做浮萍,但是我的女人不行,我要確保她們的生活。”

“再者,你以爲西海這裏的事情就這麼輕鬆的結束了?雖然這次那個神祕組織損失慘重,死了一大票死士還有三名高手,但絕對不僅僅這些人,既然有能力來圖謀華夏南域,之前那些人只不過是炮灰,能夠以這些人當做跑回,來人定然不簡單!”

宋陽一直覺得此時結束的未免太過簡單了,仔細想想之後就覺得不對頭了,那個組織裏賣弄高手衆多,而且關係着韓國殺手團、東瀛武士道和忍道強者,絕對不僅僅是表面看起來的這些人。

而且這個組織控制過黑道,還企圖先將西海分裂出去,如果只是這些人的話怎麼可能有這個膽子?

“那老大你的意思是?”影子一愣,他也察覺到了不尋常的地方,覺得事情不會就如此簡單的結束,雖說這次楊開光的葬禮是最好的下手機會,但越是看起來好機會,往往就會是鴻門宴!

這點道理別人也不會不懂,所以就派出了炮灰去做事,結果果然探查出了虛實,至於下一步計劃到底是什麼誰也不知道。

“既然如此那我跟李逍遙那傢伙就去找小七吧,他的酒吧我們之前去過,這段時間我們就住在那裏了,只要大哥你將事情都處理完,我們便啓程!”影子點頭道,他也贊同了宋陽的想法。

“好,要不了太久……”

當天下午,宋陽穿着一身休閒裝大搖大擺的向着外面走去,剛剛走出了別墅的門就愣在那裏了,之間韓麒麟帶着楊晶、韓易以及狂龍軍團的千人早已在外面守候着。

“大哥,既然你要走那也得讓我們給你送行啊。”韓麒麟笑眯眯道,自然是他通知的狂龍軍團。

聞言宋陽錯愕的點點頭,原本他還想低調一點去找了秋雨燕就走,沒想到全都來了。

此時秋雨燕那一米六都不到的嬌小身軀從人羣中跑了出來,身後揹着一個碩大的包裹,都快跟她的人一樣大小了,看上去有點滑稽。

小姑娘臉頰粉嫩粉嫩的,雖然訓練刻苦但是一點沒有被陽光曬黑,這點或許與她體內的蠱蟲有關吧,這種東西太過神祕,難以揣測。

宋陽摸了摸秋雨燕的小腦袋,隨即看向狂龍軍團的衆人,一個個都是面色肅穆,認真的看着宋陽。

“我離開之後大家不要荒廢了訓練,這方面就由胡強負責,聽見了嗎?”

宋陽大聲道,聞言,狂龍軍團的人頓時齊刷刷的答應:“明白,教官!”

宋陽點點頭,甚是滿意,胡強露出不捨之色,眼見着宋陽轉身就要離去,大吼一聲:“教官慢走!”

身後狂龍軍團衆人也是齊齊大吼,一個個熱淚盈眶,雖然與宋陽僅僅接觸了一個月的時間,但是宋陽對他們的影響太過巨大了,尤其是胡強更是親身經歷,知道如果沒有宋陽就沒有今天的自己。

當宋陽轉身,狂龍軍團不少人都當場流下了淚水,目送他離去……

(本章完) 西海,鳳凰城高級小區。

這已經是宋陽離開的第37天,傍晚時分,一道道靚麗的身影在別墅裏面忙碌着,蓮步微移間帶起陣陣香風。

曦月一身白色鑲金邊牡丹旗袍顯得雍容華貴,長髮盤起,白皙的脖頸讓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咬一口,慵懶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白色旗袍包裹着翹臀勾勒出驚人的弧度,不用手去觸摸便知曉那彈性是多麼的驚人,修長的雙腿輕輕交攏在一起,由於沒有穿絲襪,顯得猶如白玉陶瓷一般,幾乎找不出一絲瑕疵,精緻的腳背微微弓起,帶着一絲有人的野性。

白色鑲金邊牡丹旗袍側面開口,由於曦月姿勢的緣故,總能從側面交叉處看到若有若無的迷人春色,恨不得視線可以拐彎,鑽進那最爲撩人之處。

曦月美得不可方物,哪怕身爲女人都忍不住想要佔爲己有,在這段宋陽離去的時間內,林萱萱就時不時跑去曦月那裏揩油,有點女流氓的嫌疑。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哪怕是曦月也不例外,慵懶的躺在沙發上,曦月取出面膜輕輕貼上,露出享受之色,狹長的睫毛微微顫動,嘴角勾起若有若無的弧度,雍容華貴。

“曦月姐,你已經是最漂亮的了,還每天都美容,還讓不讓人活了。”見到曦月以如此誘人的姿勢如此撩人,頓時眼前冒着精光,笑眯眯的湊了過來,一雙白嫩嫩的小手不安分的放到了曦月的長腿上,嘴裏唸唸有詞。

林萱萱這妮子平時就不安分,原本宋陽在的時候就一直粘着宋陽,現在宋陽一走就顯得有點百無聊賴了,然後就將對方放到了曦月的身上,依照衆女的看法就是林萱萱有事沒事就湊到曦月身旁,小手不安分的**,時常讓曦月都是無奈苦笑。

一見到林萱萱又開始“揩油”了,曦月溫婉一笑,這小丫頭粘人的很,尤其是宋陽不在,這妮子一直找着自己,跟個小跟屁蟲一樣。

“萱萱,誰會嫌棄自己漂亮呢,要不你也來吧。”曦月大方的將自己的“美容神器”遞給林萱萱,後者撅着小嘴接過來,大眼頓時彎成了月牙狀,笑嘻嘻的點頭。

林萱萱將視線落在曦月修長的雙腿之上,那種光滑以及修長程度絕對讓她都是流口水了,又看了看自己短褲下方的雙腿,也是一樣的迷人修長,彈性白皙,雖然已經不是少女之身但是那種光滑程度就是少女也要羨慕。

“還好這點不輸給曦月姐,要是能變得跟曦月姐一樣漂亮那就好了。”林萱萱心裏美滋滋的想着,她對曦月沒有任何的嫉妒,對於自己的長相還是很有自信的,尤其是那雙腿更是不用說。

不過現在她可是別墅裏面公認的女流氓了,時不時去揩曦月的油,要不就是摸摸修長的雙腿,要不就是握一握纖細的小蠻腰,有的時候還將白皙的小手放在曦月的飽滿之處,惹得對方都是一陣面紅耳赤,好不害羞。

要是宋陽在這裏一定會嚇一跳,誤會林萱萱這妮子是慾求不滿,在自己離開之後竟然有着想百合妞發展的趨勢,接下來心裏肯定是一陣邪惡了。

不過這倒不是林萱萱改成喜歡女人了,也不是他雙性戀,而是跟宋陽在一起的時候一天到晚嚷嚷着要做女王,明明是俏皮可愛的蘿莉型偏偏要逞強的那種,每一次做那事都在宋陽的上面,直到將自己累得筋疲力盡方纔消停。

做完之後也習慣性的在宋陽身上**,有點小好色,經常摸着宋陽的腹肌說那是小肚子,讓宋陽啼笑皆非。

現在宋陽不在,林萱萱總感覺手癢癢,再加上曦月又是宋陽的表姐,而且是沒有血緣關係的那種,林萱萱心裏已經認定了曦月日後一定會成爲宋陽的女人,從不將對方當做外人,自然黏着。

除了曦月,連林冰都難免遭到了“鹹豬手”,不過林冰到底是跟林萱萱有着同侍一夫的經歷,而且性子冷淡,好像沒有癢的感覺一樣,對林萱萱的撫摸視而不見,林萱萱自然覺得沒什麼意思,倒是曦月每一次遭到“騷擾”都會面紅耳赤,露出小女兒的嬌羞姿態,讓林萱萱心裏那份童真得到了滿足,樂此不疲。

“多麼完美的酮體啊,要是臭無賴見到了肯定愛不釋手,你說是吧曦月姐?”林萱萱眼睛彎的跟小狐狸一樣,笑眯眯的說道,白嫩嫩的小手在曦月完美的酮體上不斷摸索着,色眯眯的。

聞言,曦月俏臉微紅,請啐了一口,嬌羞道:“萱萱,你也太大膽了,讓人聽見了多不好意思啊。”

曦月感到臉上發燒,雖然這已經不是林萱萱這妮子第一次這麼說了,但還是讓她感到害羞,這妮子就跟沒事人一樣,覺得理所當然,連曦月都覺得有點匪夷所思。

不過儘管如此,曦月並沒有否定,她畢竟是個女人,對於自己的資本還是相當有自信的,可以保證任何男人在看到之後都挪不開腳步,他的美猶如天上的仙子,與舞若雪的恬靜溫婉的小家碧玉型不同,她的美華貴而優雅,讓人忍不住想要膜拜。

有時候林萱萱都覺得詫異,竟然會覺得曦月有點像是女菩薩,散發着一股淡淡的聖潔,聖潔的仙子,帶着佛經的古韻。

“我們早就習慣了,萱萱這虎妞的習慣又不是不知道。” 狐狸來襲:小妞乖乖進圈套 正在這時,一旁忽然傳來一道聲音,順着聲音看去,只見燕黛上身穿着黑色的束胸,下身則是黑色緊身彈性短褲,雖然在警察局當值,身材卻十分誘人,凹凸有致,十分惹火。

只不過現在的燕黛不知道從哪裏找來一個大沙包吊在了屋頂,死命的在那裏錘擊,動作鏗鏘有力,看上去完全不像一個女人。

“燕黛姐,你怎麼又弄來一個大傢伙,比上次那個還大。”林萱萱有點無語的說道,還記得上一次燕黛不知道從哪裏扛回來一個一米長的大沙包,在衆人錯愕的目光中吊在客廳的天花板上,沒事就對着那玩意捶。

結果沒到一個星期,可憐的沙包就被燕黛這個暴力虎妞給打破了,但是後者從來不承認自己虎妞,沒事就叫林萱萱虎妞,讓她無語。

“上一次那個不耐打,這次我特意讓人訂做了一個,質量還不錯!”燕黛淡淡的回答,讓林萱萱嘴角抽搐,上次那個沙包自己連扛都扛

不動,燕黛這個暴力妞直接將它打爆了。

現在倒好,弄回來的這個大傢伙足足有一米多,都快跟林萱萱差不多高了,一想到燕黛的剽悍林萱萱就有點頭皮發麻,然後身子又往曦月身上蹭了蹭,嘴裏唸唸有詞:“還是曦月姐好啊,軟乎乎的……”

曦月嘴角一抽,驀然感覺自己胸前某一處飽滿上已經覆蓋上了罪惡的雙手……

過了約莫二十分鐘,林冰推門而入,瑩白的額頭上帶着絲絲汗水,因爲宋陽不在家的緣故,也沒有人開車送她,只能步行。

“最近西海的天氣好熱啊,都快將馬路個曬化了。”林冰有點誇張的說道,西海的太陽這幾天就跟不要命似得,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了,今年尤其炎熱。

林冰一身白色連衣裙,還是那個樣子,對白色的衣物有着近乎狂熱的喜歡,不過套着這身白色連衣裙,將他冰山雪蓮的氣質襯托的淋漓盡致,像是最爲聖潔的冰蓮,沒有一絲塵埃午污垢,清麗迷人。

相比燕黛和林萱萱,林冰就顯得比較正常了,不僅氣質出衆而且長相迷人,最主要的是她的變化並不大,依舊是一副冷淡的樣子,但是做事嚴謹,容不得一分一毫的馬虎。

林冰走進屋子,手中提着一大堆的食材,朝着廚房裏面走去,見到在沙發上的林萱萱之後招招手,精緻的臉蛋上露出笑容,說道:“萱萱,你要的東西我給你帶回來了。”

“帶回來了?”林萱萱眼前一亮,一下子從沙發上蹦了起來,總算放開了曦月,摘掉臉上的面膜,笑眯眯的跑了過去,像只歡快的鳥兒。

曦月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不過隨即皺起眉頭,臉上露出無奈之色,苦笑道:“今天晚上該不會又是大小姐下廚吧。”

砰!

燕黛一拳重重的砸在沙包上,沙包晃了晃然後保持不動,燕黛滿意的看着沙包,心道不愧是裝了鐵砂,分量就是足。

隨即燕黛轉向曦月,眼底閃出一絲痛苦,幽幽的說道:“我看是跑不了了,一大早萱萱就找上了冰冰,籌劃着買什麼菜,一定是想要在宋陽回來之前將廚藝練好,好露上一手。”

林萱萱對衆人都很坦白,沒有隱瞞自己大小姐的身份,平時家裏的開銷都是從林天豪那裏拿,要什麼有什麼,反正林萱萱對金錢沒什麼概念,一百萬和一塊錢對她來說一樣,平時也沒少給衆女好處,算是小賄賂了。

不過最讓衆人無奈的是,林萱萱這妮子現在不知道怎麼迷上了下廚,一天嚷嚷着要讓林冰教她,但似乎大小姐在這方面沒有什麼天賦,怎麼學都是那個水平,每次燒的飯菜讓人咽不下嘴,但是衆人都不好意思說。

“估計也只有若雪那妮子吃得下了,真是佩服她的毅力!”燕黛認真道,露出欽佩之色。

正在這時,舞若雪款款而來,睡眼惺忪,身上還穿着真絲睡袍,慵懶的打着哈欠,慢悠悠的說道:“今天萱萱下廚?”

衆人無語的看着她,聽到這個堪稱“噩耗”的消息,恐怕也只有她能夠如此淡定了……

(本章完) 對於林萱萱的廚藝,衆人都是不敢恭維,若不是當着林萱萱的面不好意思,否則早就吐出來了那種味道真是要多怪有多怪!

也唯有舞若雪對此絲毫不在意,依舊吃的津津有味的,衆人甚至懷疑這丫頭是不是火星來的,吃到這種“絕味”也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當真是女中豪傑了!

頭狼 就連曦月也對林萱萱的廚藝頭疼不已,她寧可自己下廚也不要吃那種味道,應該說寧可吃泡麪都好過吃林萱萱做的飯菜。

雖然現在林萱萱的廚藝稍稍見長,但也只是稍稍了,多一絲一毫都沒有,那種進步如果有光學顯微鏡來看的話才能觀察到……

“對了,我有一個消息要告訴大家。”忽然,舞若雪開口說道,一聽,燕黛和曦月都是忍不住豎起耳朵來,大眼瞪得滾圓,舞若雪主動有事情要說,這可是稀奇的事情了,要知道這傢伙平時都是問一句答一句,惜字如金,今天難道轉型了,還是昨晚靈魂換掉了?

“幹嘛這樣看着我,我臉上有東西麼?”舞若雪有點納悶道,摸了摸絕美的臉蛋,整個人如從水墨畫中走出的女子,小家碧玉,溫婉恬靜。

曦月嘴角撇了撇,問道:“若雪,你先說這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額……算是好消息吧!”舞若雪有點不確定道,無奈的撇撇嘴,直接宣佈:“剛纔韓麒麟將軍打來電話,說宋陽待會就能回家了,現在已經在路上了……”

“呀,小混蛋要回來了,我可要好好收拾收拾了,房間還亂着呢。”曦月一聽頓時跳了起來,風風火火的進房間去了,對於曦月的房間衆人也是有點無語,雖然曦月本人美得不可方物,但是她的房間就有點不敢恭維了,起牀被子不疊,顯得無聊時候吃的東西也都丟在外面,亂七八糟的。

尤其是曦月的衣服鞋子,那就不得了了,女人本來衣服就多,而曦月的內衣之類的更是隨處亂丟,每一件都很惹火,時常被林萱萱看到,大眼放光,然後兩人在一起討論哪一種內衣對男人更有誘惑力。

至於曦月的回答總是很肯定:“如果是別人我不清楚,但是宋陽那個小混蛋……豹紋蕾絲丁字都能讓他魂不守舍!”

曦月與宋陽畢竟相處多年了,宋陽以前沒有少用曦月的內衣做壞事,曦月只要根據衣服上的痕跡就知道宋陽的喜好了。

所以現在林萱萱在曦月的“循循善誘”之下越發的火辣起來,表面看起來是清純可愛俏皮的蘿莉,但是內衣的款式讓燕黛看了都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十分大膽,就是一條線,輕輕一勾就啥都沒了。

見到曦月風風火火的上樓,燕黛也停下動作,從冰箱裏拿了一瓶涼茶牛飲起來,別看燕黛長得挺漂亮,不穿警服的時候更是性感迷人,但是從來不穿裙子

,偏愛短褲,將兩條健美的長腿暴露在空氣中,惹人遐想。

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燕黛拿出毛巾擦擦汗,雖然室內有空調但做完劇烈運動還是有點熱。

霸道萌寶:總裁爹地,你惡魔! “宋陽要回來了?正好,我還想跟她切磋切磋……不對,人家還有事情要找她商量,恩,關於生孩子的事情。”燕黛大大咧咧的說道,原本想說要找宋陽切磋一下,畢竟宋陽可是教官啊,西海軍區總教官,軍銜都差不多相當於上將了,而且被楊開光所看中,必然是高手,切磋一下再好不過了。

原本燕黛就想要跟宋陽切磋一番,但是宋陽直接去了西海軍區,也沒個機會,現在怎麼說也要打一架才行。

不僅如此,燕黛最近還聽說了楊開光詐死的事情,這件事情在華夏引起了不小的轟動,而其中也有宋陽的影子,雖然具體的不是很清楚,但燕黛知道宋陽這個傢伙肯定又做了了不起的事情了。

見狀,舞若雪眉頭微微一皺,有點不滿道:“小黛,你剛剛運動完的應該去洗個澡,一身的汗味難聞死了,沙發上都沾上了。”

燕黛嘴角狠狠一籌,煞有其事的將腦袋湊到自己的咯吱窩那裏聞了聞,發現什麼味道都沒有,不由十分鬱悶。

舞若雪愛乾淨這是公認的事實,尋常舞若雪的房間十分整潔,纖塵不染,與曦月完全是兩種境界,平時連香閨都不肯讓別人進去,理由是擔心弄髒了,這讓衆女都有點無語,甚至懷疑這傢伙絕對有潔癖。

對於舞若雪的挑剔,燕黛更是頭疼不已,尋常她每一次運動完畢想要坐下都會被舞若雪嫌棄一番,但是她壓根就聞不到一點異味,事實上也沒有。

“那我去洗個澡。”燕黛無奈的說道,拿着毛巾向着浴室走去,這種情況她早就習慣了,有時候一天要被舞若雪逼的去洗三四次澡。

剛剛走進於是,師穎就風風火火的衝了進來,然後在燕黛錯愕的目光中將一堆花花綠綠的內衣全都丟進洗衣機裏面,按下按鈕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宋陽要回來了,這個消息飛快的傳了出去,正在廚房鼓搗的林冰和林萱萱一聽,一個個面色錯愕,隨即林萱萱一下子蹦得老高,大眼彎成了月牙狀,道:“臭無賴要回來了?太好了,我要讓他好好看看我的廚藝,一定會大吃一驚的!”

林萱萱開心不已,她等這一天可是已經等了一個月了,現在總算是大顯身手的時候了,要是宋陽看到自己會做菜了,不知道會高興成什麼樣子。

“本小姐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那是標準的賢妻良母,臭無賴這下可有福了,嘻嘻。”林萱萱開心道,洋洋得意。

林冰無奈的搖搖頭,是啊,的確是驚喜,絕對是又驚又喜,不知道宋陽要是吃了林萱萱做的飯菜會是什麼樣子,估計想死的心都有了吧!

“宋陽要回來了,算下來都快四十天了,不知道有沒有曬黑了,部隊裏面一定很苦吧,太讓人心疼了。”林冰幽幽道,字裏行間都透出了對宋陽思念和關懷

,很是溫柔。

林冰雖然是失身給了宋陽,但是對宋陽十分忠貞,如果放在古代那絕對是能夠立牌坊的人啊,哪怕宋陽去了西海軍區,林冰也一直思念着他,每天都擔心宋陽在軍區受苦,他以前一直聽父親說當兵是非常苦的,心裏也沒個底。

“冰冰,你就放心吧,臭無賴那種人怎麼可能去吃苦啊,估計不知道躲到哪裏享福去了。”林萱萱倒是滿不在乎,料想宋陽也不會一天到晚吃苦,這傢伙工作向來不着調。

隨着宋陽快要回來的消息散出去,整個家裏都開始忙碌起來,一個個興沖沖的忙裏忙外,有的則是收拾自己的東西。

燕黛將自己的大沙包拆下來放回自己房裏,讓人一陣無語,也只有這個暴力虎妞纔會喜歡這種東西,別的女孩都是洋娃娃之類的,燕黛喜歡的就是槍支器械,還有……沙包!

半個小時之後,一屋子的女人全都將該收拾的收拾完畢了,這速度連舞若雪都嚇了一跳,太誇張了,一向最愛乾淨的是自己,可是現在每個人都弄得乾乾淨淨,將屋子打掃的都快摔跤了。

不就是宋陽要回來了麼,至於這麼誇張麼,舞若雪臉上有點羞紅,貌似自己也算是宋陽的半個女人了。

西海,臨近傍晚時分,宋陽開着一輛軍用悍馬風風火火的朝着鳳凰城小區駛去,那模樣十分瀟灑,車上秋雨燕雙頰緋紅,一路上在聽說了宋陽屋裏不止一個女人,似乎好幾個的樣子,她就有點害羞了。

雖然她來是南疆巫族的後裔,在這方面倒是有種古代的一夫多妻制思想,但畢竟是第一次經歷這種陣仗,有點害怕了。

“宋教官,我想我還是算了吧,就在外面找個酒店住下來也行。”秋雨燕坐立不安道,心裏毛毛的十分難受。

聞言,宋陽一陣無語,倒是像沒事人一樣,淡定道:“放心吧,她們都很好客的,十分熱情。”

是的,十分熱情,雖然宋陽晚上可能被林萱萱訓一頓,但是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女人吃虧的。

聽到宋陽這麼說,秋雨燕心中倒是有點平靜了,臉上緩緩露出微笑,從小到大,自從奶奶死了以後她就是一個人生活了,並不是很擅長交際,哪怕在狂龍軍團的時候也是一樣,沉默寡言。

現在一下子多了好幾個姐妹,心裏難免有點踹踹的。

唰!

宋陽將車開到了別墅前面,一個瀟灑的漂移然後剎車,將車子停下來,慵懶的伸個懶腰,打開車門跳了下來,秋雨燕緊隨其後。

宋陽要幫她拿行李,但是秋雨燕搖搖頭拒絕了,揹着那個都快有自己大小的包裹樣子有點滑稽。

宋陽帶着秋雨燕三步並做兩步走上臺階,因爲有點羞怯,秋雨燕躲在宋陽的身後,個子嬌小玲瓏,都快看不見了,只剩下一個碩大的包裹。

將門推開,宋陽咧開嘴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猛地跳進了屋子裏,雙手張開大笑道:“小妞們,宋陽大爺回來啦,快出來接客!”

(本章完) “小妞們,宋陽大爺回來啦,快出來接客!”

宋陽精神奕奕,一下子跳進了屋子裏,大聲喊道,那架勢就像是揣着幾萬兩銀子跑到怡紅院瀟灑一樣,張揚至極。

結果他話剛剛說完,耳朵就是猛的一疼,一隻白皙纖細的玉手一下子揪住他的耳朵,扯得生疼,同時曦月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小混蛋,一個多月纔回來,一見面就是這句話,找死不成?”

曦月柳眉倒豎,兇巴巴的看着他,但是眼中滿是溫柔之色,手中力量一點也不減,疼的宋陽齜牙咧嘴,大聲求饒。

一個多月不見,曦月在家裏呆着每天美容,越發的漂亮起來,比起以前更多了幾分居家女人的味道,讓宋陽看的眼睛發呆,差點就流口水了。

見到宋陽一副色眯眯的樣子,曦月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氣呼呼道:“讓你死不正經,姐姐今天不揍死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