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其實,按照林語嫣出手的目標方向,應該是林飛的心臟位置,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就在匕首沿著既定軌跡,即將刺到目標位置時,林飛卻忽然詭異地將她一把給推開,人瞬間就不見了。


林語嫣很是不甘心,為了這次任務,她可是犧牲了在泰國巴厘島的休閑假期,臨時坐了深夜航班剛回國內,緊接著又提前一天過來踩點,通過接頭人的線報,提前將鄧明仁給控制住,再逼他打電話把林飛約出來。

在林飛出發前,林語嫣更是以最快的速度,對電梯做了手腳,設定了故障發生的精準時間為電梯進行后的四分五十秒,再試圖在電梯內對林飛進行突襲,一舉刺殺林飛。

計劃看似完美,環環相扣,林語嫣幾乎將時間精確到了每一秒,按照她以前刺殺成功率達百分百的經驗看來,這個計劃無可挑剔,除非林飛不是人,否則不可能逃得過。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即便是如此完美的計劃,居然還真有疏漏的地方,就是沒想到林飛居然這麼厲害,在如此極端的環境下,還能躲得過匕首的偷襲。

就在進電梯前,林語嫣早就戴了一副有夜視功能的微型眼鏡,這才能在電梯故障時看清楚電梯內的一切情況。

「看你往哪兒躲?」

借著微型眼鏡的幫助,林語嫣下一刻就看到了林飛躲藏的地方,就在她正對面,而且讓她為之氣結的是,林飛好像見到自己一般,正揮手朝她微笑致意。

「豈有此理,找死!」

林語嫣臉色一冷,拿起匕首往回一收,再猛地往外一甩,匕首劃破黑暗,「咻」的一聲直挺挺地朝林飛的眉心方向疾射而去。

「林小姐,你那麼兇狠,不怕嫁不出去嗎?」林飛咧嘴一笑,暗自將體內真氣提升至雙眼,讓望氣術的夜視功能再次得到提升,清晰如日間地看到匕首疾射而來的軌跡,並且能同步判斷出其攻擊的目標位置。

隨後,林飛的身影並沒有移動,而是輕描淡寫般伸出食指和拇指,瞬間將剛剛射到面前下一刻即將刺穿他眉心匕首給一把夾住。

「嗯,匕首的質量不錯,只是可惜,林小姐你的使用方法不對,要不?我來教教你吧!」

林飛點了點頭,說完立刻臉色一冷,將手指夾住的匕首往上一扔,繼而用手抓住把柄,然後身影一閃,瞬間沒了蹤影。

「怎麼可能?難道他真的是鬼嗎?」

射出匕首后,林語嫣以為這次穩操勝券,誰料林飛居然可以輕鬆地用手來夾住,這一幕要不是親眼所見,打死她都不會相信。

這在她將近十年的殺手生涯中,絕對是第一次見!

「是啊,一切皆有可能,我真的是鬼!」

正當林語嫣警惕地看著四周,試圖搜出林飛蹤跡時,她的耳邊忽然被一股熱氣給吹拂了一下,讓她嬌軀為之一顫,接著更是傳來了林飛的聲音。

「啊~」

林語嫣驚叫一聲,旋即一個膝蓋沖頂,差點將林飛的生產基地給攻破,幸好林飛提前預感到,所以能夠及時用手格擋住。

「哎呀,林小姐,你難道想謀殺親夫嗎?」

「呸,鬼才跟你親夫呢!找死!」

「是嗎?林小姐,承蒙你的錯愛,我發現你不但人美身材好,居然連眼光都那麼獨特,能看上我,足以證明你的眼光好。」

「呸,鬼才看上你呢,無恥!」

和林飛鬥了一會兒嘴后,林語嫣有點無力地發現,自己居然找不到林飛!

這麼小的空間,難道他還能夠插翅飛掉了?

「林小姐,我在這兒呢,你的腰挺細的,真好!」

突然,林語嫣感到一隻咸豬手摸住自己的腰,接著就是林飛那噁心的話語,接著她立刻條件反射地伸手去拍開林飛的手。

沒想到,她的手剛伸過去,就被林飛給緊緊抓住,下一刻她整個人瞬間失去了重心,倒進了林飛的懷抱中。

「嗯,不錯,挺香的,只是不明白你有正常人不做,偏偏做殺手?好玩嗎?」

「關你什麼事?快點放開我!否則……」

「否則怎麼樣?殺了我?」

「對,不但殺了你,還要將你千刀萬剮!」

「好啊,那我等著!」

請別叫我蕭太太 林飛一說完,嘴角立刻泛起一抹戲謔的笑意,接著將鼻子湊到林語嫣的粉頸處,深深地吸了一口后,下一刻就直接用嘴親了上去。

「啊~」

林語嫣猝不及防,嬌軀立刻顫抖了一下,驚叫一聲后全身忽然發軟,繼而無力癱倒在林飛懷裡。

「靠,不會吧?親一下就軟了?」

林飛一陣無語,要知道後果這麼奇葩,他肯定會控制好自己的,不過現在後悔都來不及了,只能費力地抱住林語嫣。

「叮咚~」

一聲清脆的鈴聲響起,電梯內恢復正常。

林語嫣雖然身體酥軟,但意識還是清醒的,當見到電梯恢復正常后,她就意識到,今天這次近乎完美的刺殺計劃,徹底失敗!

她現在最關心的,林飛會不會對她怎麼樣?

畢竟,她即便是個殺手,也是個女殺手!

狂妻來襲:九爺,早安! 再加上剛才林飛還親了她的粉頸一口,令她瞬間棄械投降,同時讓她早已冰冷了二十多年的芳心,居然滿血復活般重新跳動了起來。

「怎麼可能?難道我戀愛了……」

想到這個可能性,林語嫣臉立刻就紅了。

「林小姐,你發燒了嗎?臉怎麼那麼紅?」

「滾,你才發燒,你們全家都發燒,哼!」 地看著林語嫣的架勢,林飛無語笑了。

「你記得我?不可能啊!我明明已經……」林語嫣意外地捂住嘴巴,似乎不太敢相信鄧明仁記得她這個事實。

林語嫣明明是是用了一種催眠葯,能讓服藥者在完全不知情的狀態下,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說話、行走甚至干任何事情,而且一旦蘇醒過來就會完全不記得。

「明明已經給他服了聽話丸對吧?呵呵,不好意思,剛剛被我給解了。」

林飛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淡淡笑道。

聽話丸,是早些年在地下世界出現的一種特製且產量非常少的催眠藥丸,服用者一般都會比較聽話,成了不少犯罪分子、殺手甚至恐怖分子都必備的藥品。

由於存世非常少,一般人手上並沒有,林飛知道也純屬湊巧,加上他對中醫藥的了解,所以能對聽話丸的藥理以及組成成分有一個相對深度的認識。

說到底,這種藥丸裡面,摻雜了將近兩成的罌粟成分,以達到催眠上癮的目的,長期服用者會染上毒癮,且戒不掉。

「聽話丸?是什麼來著?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林語嫣嬌軀微微一顫,接著銀牙一咬,立刻否認。

「不知道?哼~」

林飛冷哼一聲,接著一把手將林語嫣給按在床上,他更是直接騎在對方身上,動作頓時看過去有種霸王硬上弓的架勢。

鄧明仁看得目瞪口呆,反應過來馬上勸道:「林飛,有事好商量嘛,人家畢竟都是女生,你這樣……真的很不好啊!」

「老鄧啊!你傻啊!她才是壞人,我是好人,你就別摻和了,東郭先生和狼的故事你還聽的少嗎?」林飛頭也不回地說道,手更是快速伸進林語嫣的褲兜上摸索起來,遠遠看過去,不知情的話肯定以為林飛在對人家耍流氓。

至少,鄧明仁現在就是覺得林飛是在耍流氓,對美女上下其手,讓他實在看不慣。

「林醫生,你趕緊住手,否則……否則我就報警了!」鄧明仁實在看不下去了,似乎下了很大決心那樣,憋了老半天才說出話來。

話音一落,林飛怔了一下,伸進林語嫣褲兜的手也恰好縮了回來,他緩緩地轉身看向鄧明仁,沉默了片刻后,才說:「隨便你,那你報警吧!」

「不要!你不能報警,絕對不能報警!」

(本章完) ,用手托著她滑嫩的下巴,看著她的俏臉說,「你以後不要做殺手了,做我p友吧,包你每天爽翻天。」

「p友?」

林語嫣明顯一怔,接著在明白過來后,立刻臉紅到發燙,她當然明白這是幾個意思,不過心中居然還有點小期待,實在太羞人了。

作為一名孤兒,林語嫣從記事開始,便生活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殘酷環境中,她之所以能活到今天,完全是靠手刃不知多少個兒時玩伴或閨蜜好友換來的,或者可以說是踩著她們的屍體過來的。

因此,在某種意義上講,林語嫣是一個冷血無情的人,沒有親情,沒有友情,更別說有愛情!

但,今天碰到林飛,她隱約發現,自己居然居然會臉紅而且心跳加速,這些感覺從未有過,到底是怎麼回事?

作為一名職業殺手,時刻讓自己保持冷血絕情,是必須的。

可這一刻,林語嫣居然發現自己沒能做到這一點,就不得不提提起警惕,第一時間以為自己身體機能的那一部分出現了問題。

而且更讓她迷惑不解的是,她聽到林飛說p友的事時,居然還會有所期待,這就更加讓她無法釋懷了。

「你不懂?要不要我解釋給你聽?」林飛抖動了一下眉毛,略顯猥瑣地說道。

「不要,我不要聽!」林語嫣羞紅著臉嬌嗔搖頭,那一抹的風情竟然讓林飛瞬間看得有些呆住了。

瑪德,這麼美做殺手,真的是大大的資源浪費啊!

不行,身為一名盡職盡責的准醫生,林飛覺得自己有義務有責任去引導一位誤入歧途的女孩子回到正道上來,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醫德所在!

「不聽也得聽,誰叫你在我手上呢?嘿嘿~」

林飛接著問道,「美女,你還沒跟我說,你的金主是誰呢?只要你說了,我立刻放你走,決不食言。」

「你做夢!」林語嫣啐了一口,罵道,「如果我告訴你了,那我以後就不可能再在殺手世界立足,你以為我會那麼傻嗎?」

「立足不了就立足不了嘛,殺手界一點前途都沒有,你還是過來我這兒吧,福利待遇你隨便出,我盡最大努力滿足……」林飛說到一半,忽然又笑了起來,湊近林語嫣的耳邊,先吹了一下后,再說了一句。

「等一下我給你施針,你不答應也得答應,嘿嘿~」

「你……流氓!」

「流氓也有好的嘛,我就是其中一個!」

(本章完) 陣狂喜,激動地緊緊抓住林飛的雙肩,一個勁兒地道謝起來:「不會吧?真的嗎?林醫生,你沒有騙我?我的傷口真的問題不大?」

「你看我像是那種吃飽飯沒事幹,專門那麼遠跑過來騙你的壞叔叔嗎?」林飛聞言沒好氣地白了鄧明仁一眼。

「呵呵,也是~」鄧明仁不好意思地撓頭傻笑。

「把傷口重新包好,再把褲子給穿上,和我一起把這個美女帶下去,我還要對她盤問呢。」林飛指了一下還在地上痛苦打滾的林語嫣,對鄧明仁說道。

鄧明仁包好傷口,重新把褲子穿上后,看著林語嫣的模樣時,不忍地說道,「林醫生,她看上去挺可憐的,要不你就把她給放了吧!畢竟我們兩個大男人把一個女人帶下去,被人見到很可能會誤會的。」

「誤會?放了她?不行!」

林飛一聽,堅決搖頭,接著解釋,「你呀,可別被她這樣子給騙了,難道你忘了你是被她給一掌打暈的嗎?還逼你吃了這聽話丸嗎?東郭先生!」

東郭先生?

鄧明仁一愣,旋即明白過來林飛的意思,立刻有點不好意思,老臉再次紅了。

林飛沒再理會鄧明仁,而是彎下腰去,湊到林語嫣面前,笑著問:「林小姐,怎麼樣?滋味還好受吧?有沒有考慮過向我坦白啊?我保證不但讓你立刻止疼,順帶著還能把你身上多年承受的痛經給一併治好,怎麼樣?」

「痛經?你…你怎麼知道我有…痛、痛經的?」

強忍著體內的難受,林語嫣臉掠過一絲訝異,她有痛經的事情好像沒有說出來過啊?這件事除了她自己以外,是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的,現在聽到林飛這麼說,她立刻有種被林飛給一下脫光的感覺,全無私隱。

「早就看出來了,別忘了我可是個醫生!」

林飛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說,「你的臉色暗淡,眼睛瞳孔內始終有一絲的疲態,呼吸氣息緩重不均,氣血明顯虛弱,而且我給你把過脈,脈象很亂,證明你內分泌嚴重失調,已經達到了一種病入膏肓的狀態。」

「再不進行有效治療,你命不久矣!」

「什麼?」

(本章完) 奉還!

這個洛雲傑,簡直就是吃飽了撐著的,居然處處想要至他於死地,一而再再而三,佛都有火了,更別說是人。

「嗯,收到。」

片刻之後,林飛迅速調整好心情,淡然點頭,說,「既然你說了,那我就答應你,幫你把痛經治好,絕不食言。」

「希望你能說到做到。」

說完,林語嫣再也沒有任何力氣,整個人都癱軟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林飛見狀,也沒多說什麼,大步上前直接就用銀針分別對林語嫣身上幾處大穴進行針灸,同時暗中將自己體內的水靈氣給輸進對方體內,迅速壓制住她身上的邪火,不讓其繼續泛濫作惡。

施針完畢后,林飛將銀針收回時,人當即覺得有點虛脫,可能是剛才靈氣輸出量有點過多,導致身體很虛,必須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而林語嫣被林飛施針過後,頓覺身體好了很多,且痛經的癥狀已經完全消失,精氣神好像一下子全部都回來了。

「這……也太神奇了吧?」

林語嫣不得不信,同時對林飛的醫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她問林飛:「你這醫術從那裡學的?怎麼我好想沒見過似的?」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林小姐,你不知道的事情,還會越來越多。」林飛故作神秘地應道,接著立刻話鋒一轉,「走吧,跟我去店裡,我再給你撿幾劑葯回來調理一下,很快就能好。」

「還要喝葯?能不能不喝?」林語嫣聞言秀眉一皺,可憐巴巴地問道。

「不能,不過除非你不想好,只要你說一聲不想,我立刻葯都不會去撿。」林飛一口拒絕了,而且這話說的立刻讓林語嫣怒不可赦,差點沒直接一拳朝他的臉打過來。

「我想!」

「那就乖了,出發!」

林飛起身,叫上鄧明仁,三人一起出了門,坐上鄧明仁的愛車,一路馳騁了將近半個小時后,總算到了老劉的店裡面。

店門口依舊排著長隊,看來那些解酒丸的銷量已經很穩定了,估計一天的銷量肯定很高,收入更加可觀,所以林飛也開始有點頭疼,看來過了多久,又得去製作解酒丸了。

「哇?這麼多人?林醫生,你沒帶我來錯地方吧?」鄧明仁驚訝問道。

「想知道來沒來錯,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哼,鼻屎大的小店,有什麼好看的?」

林語嫣冷哼一聲,插話說道。 華娛是一種生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