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其實這次遇到紫電雷豹,是在死亡森林的最外圍。這都是因爲紫電雷豹身處在嘴外圍,出來以圖進階以外,還要殺死人類強者,給其震懾,讓人類不敢進入死亡森林。


所以,時間不長,在段羽的狂奔之下,已經到達了森林邊緣。

“鬥氣,果然好用!”段羽奔跑的時候,腳下灌輸着鬥氣,速度整整比過去提升了兩倍有餘,這還不是段羽全力催動鬥氣之下得到的結果。

稍稍感嘆了一下鬥氣的強大,段羽便再次起身,僅僅用了幾分鐘,便已經到達徐立的酒店。

昨天晚上來的太急,今天走的更急,都沒有好好看了一下酒店的名字,段羽站在酒店門外,擡頭一看,四個大字引入眼簾:徐家酒館!

徐立酒店的名字,不可謂不簡單啊,直接用了徐家酒館來當做酒店的名字,段羽感到一陣好笑,不過正在他準備進入酒店的時候,徐立正好出來。

“哎,小羽老弟,你沒有去死亡森林吧?”徐立看見段羽,立刻來到身邊,緊張的問道。

看到徐立對自己如此的關心,段羽心中一暖,說道:“老哥,多謝你的關心了。”

徐立微微一怔,沒有想到段羽會如此說,不禁老臉一紅,說道:“哎,我們比較投緣,你又叫了我一聲老哥,關心也是應該的。”隨後伸手來着段羽往酒店中走去,邊走邊說:“我們別光站在外面,進去,咱爺倆好好好上幾罈子。”

由於死亡森林中紫電雷豹的震懾,獵魔者已經很少進入森林,也很少來這魔獸山脈,沒有獵魔者,徐立的生意自然不會太好,只是偶爾有人過來喝喝酒罷了。

段羽和徐立進入了酒店中,徐立直接一嗓子喊道:“小二,上來四罈子酒,隨便下點下酒菜。”

小二一聽是自己的老闆在叫,哪敢耽誤,立馬準備去了。

“小羽,這次你沒有進入魔獸森林實在是太好了。今天早上有一個比你大不了多少的少年不聽勸說,自己獨身一人進去了,還說是去歷練,可是現在都沒有回來,估計是凶多吉少了。”徐立拉着段羽的說,說道。

聽徐立這麼一說,段羽立刻就想到了那名叫孔明的少年,原來,他真的是來歷練的,不過他竟然騙了唐如煙,明明是一個人進去的,卻說還有一個哥哥。

孔明的運氣明顯比自己好,沒有遇到紫電雷豹,不然,估計以他那六星武者的實力,說不定就真的栽到那裏了。 既然徐立認爲段羽沒有去死亡森林,段羽也是樂得自在,並沒有解釋什麼。


“小羽,這次就多住一些日子吧。”徐立說道。

段羽微微搖了搖頭,他出來是爲了歷練,可不是享福的,這點他一直謹記在心,不敢忘卻,道:“明天我還出去有點事,過些日子會回來的。”段羽並沒有說還要再進入死亡森林,而是說出去有點事,是怕徐立擔心。

徐立遺憾的說道:“哦,你的事重要,可別耽誤了。”

段羽微微一笑,又是和徐立笑談了幾句,忽然,一個虎頭虎腦的少年跑了過來。“爹!”少年來到段羽和徐立所坐的桌子旁邊,笑着叫道。

“爹?”段羽疑問道:“老哥,這是你的兒子吧?”

徐立看着少年,眼神中充滿了溺愛,微笑道:“這是我的兒子,徐曉虎。”隨後又對着徐曉虎說道:“這是你羽叔叔。”

徐曉虎看起來只有七八歲,虎頭虎腦,和名字倒是挺相配的。看起來身體也很壯實,臉龐上佈滿着天真的笑容。徐曉虎也是乖巧,對着段羽叫道:“羽叔叔。”

段羽不禁一陣尷尬,徐曉虎七八歲,但段羽才十一歲,充其量只能叫哥哥,但因爲段羽長的成熟,身材有高大,看起來像十六七的樣子,再加上與徐立稱兄道弟,輪輩分來說,徐曉虎是應該叫段羽叔叔,可是段羽聽起來不禁一陣耳赤臉紅,連忙說道:“曉虎,叫我羽大哥就行了。”


徐曉虎乖巧的叫了一聲羽大哥,段羽心裏纔算微微好過了一點。

隨後,段羽又是拿出了紫電雷豹的魔核,送給了給他印象不錯的徐曉虎。

“羽大哥?這是什麼?”徐曉虎把玩着魔核說道。

“這只不過是個魔核而已,就送給你當玩具了。”段羽微笑着說道。

紫電雷豹的魔獸,可是一個真真正正的武狂級別的魔核,通體呈紫色,其色彩程度極爲深邃,不時有道道金光劃過,顯的極爲好看。

徐立一看魔核,便知道這肯定不是什麼凡品,慌張的說道:“小羽,這怎麼能行呢?這……這麼珍貴的東西,你還是收回去吧。”

段羽卻堅持讓徐曉虎收下魔核,最後還是在段羽提出以後在這裏免費住宿的條件,徐立纔是感到良心稍安,勉強收下。

徐曉虎得到魔核以後,甚是喜愛,愛不釋手的把玩着,並一直向段羽道着謝。段羽只是撫摸着徐曉虎的腦袋,一個勁得說徐曉虎可愛。

其實,段羽將魔核送給徐曉虎是有原因的,這是因爲,徐曉虎很像一個他以前兄弟的弟弟。段羽的那個兄弟,與段羽一起打拼天下,出生入死,最後在段羽功成名就的時候,卻是遭到仇家的追殺,不幸身死,但他有一個弟弟,長的就和徐曉虎一模一樣,段羽便將他的弟弟,當做自己的親人一般的照顧。

此時看見一個和自己兄弟的弟弟一般模樣的少年,段羽自然愛屋及烏,心生漣漪,對徐曉虎產生好感。

“好了,曉虎,去玩耍吧!”徐立拍了一小徐曉虎的腦袋,但一點也不重,其眼中充滿了溺愛。徐曉虎也是衝着段羽嘻嘻一小,然後拿着紫電雷豹的魔核,跑出酒店,找他那些小朋友們玩耍去了。

“來,小羽,我們喝酒!”這個時候,小二也是端着幾盤菜,拿了四壇酒放在了段羽和徐立坐着的桌子上。

“來。”段羽站起身來,從小二手中接過一罈子酒,打開酒蓋子,便給徐立斟了起來。徐立也是立馬站起身來,端起酒碗,從段羽一出手,就是一個高級魔獸的魔核來看,徐立誤認爲段羽是哪個大戶人家的公子,隱姓埋名來幹一些工作的,所以哪敢怠慢。不過徐立這樣認爲,段羽也是沒有解釋,也懶得解釋。

段羽和徐立二人一喝就是和了幾個時辰,等徐立再次被小二擡走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段羽自個回到房間裏,沒有睡覺,而是盤膝坐在牀上,認真的修煉着《雷翔九天》。段羽已經把雷翔九天當做自己逃命時的最佳功法,畢竟雷翔九天修煉到了極致,可以說是能夠低空飛翔的。


一夜時間,就在段羽的認真修煉中度過。

早上起來,段羽只是簡單的喝徐立告別一聲,帶走了一些乾糧便走出了酒店。身形如風,快若迅雷,剛剛出來酒店,段羽僅僅一眨眼時候,便是消失在酒店門口,彷彿從來沒有出現一般,幸好現在時間算是太過的早,不然讓別人看見,一定會大呼有鬼的。

原來從徐家酒館到死亡森林的邊緣,需要最少五分鐘,可是段羽這次僅僅花費了兩分鐘左後,便已經到達,速度不可謂不快。

“雷翔九天,果然不負虛名!”段羽本人也有些驚訝,剛剛他的速度之所以那麼快,甚至比平時快上兩倍,是因爲他施展了雷翔九天,才使速度那麼的迅速。

“不過可惜了,耗費的鬥氣實在是太過驚人了。”段羽興奮過後,又是有一點小小的遺憾,僅僅施展雷翔九天兩分鐘左右,就已經耗費了段羽體內一半的鬥氣。要知道,段羽體內鬥氣的結晶,可不是用普通鬥氣結的,而是吞噬雷種,以雷種爲本才結的晶,其鬥氣的容量,精純度,都要比靠普通鬥氣結晶的要高出不少。但即使這樣,施展雷翔九天兩分鐘左右,就消耗了段羽一半的鬥氣,玄階高級功法,消耗鬥氣果然驚人。

“雖然速度能夠提升兩倍,但是卻是不能施展太長的時間,不然就沒有鬥氣攻擊了。可惜了。”段羽搖了搖頭,說道。

“你還可惜?有的人想要還得不到呢!”唐天元的聲音非常突兀的想起,沒有絲毫徵兆,到是嚇了段羽一跳。話音剛落,如同鬼魅般得唐如煙便是憑空出現在段羽的身旁,一臉不滿的表情,但是卻看不出一點病態,經過一晚上得修養,唐天元昨天所受的傷也是統統恢復。

“師傅,下次你先給個準備再出來好不好,會嚇死人的!”段羽不滿的說道。


唐天元卻是沒有多說什麼,讓段羽進入了死亡森林,找到了一處瀑布,在瀑布下逗留下來。

唐天元負手而立,身體好像沒有絲毫重量一般,漂浮起來,但是其身體還是透明狀態,段羽怎麼看,都像他以前那個世界所說的鬼!

“現在開始,我要給你來個地域式的訓練!”唐天元低喝一聲,隨後接着說道:“以你的鬥氣,用最浪費的方式,轟擊這道瀑布。”

段羽遲疑了一下,但還是按照唐天元所說的做了下去,他明白,唐天元一定不會做傷害他的事情,雖然他不明白爲什麼這樣做。

既然用最浪費的方式,段羽自然懂得,純粹的靠着凝聚鬥氣,然後發出,簡單,而且浪費鬥氣。

段羽右手一握,淡淡的紫色鬥氣便是緩緩的開始凝聚,凝聚到了一定的程度,段羽右手赫然向着瀑布轟出,一道看起來頗爲凝實的紫色拳頭便是從段羽的拳頭上發出,轟上了正在不停往下衝刷的瀑布。

“嘭!”瀑布發出一道悶生,濺起了道道水花,但並沒有影響其流下來的速度。

“繼續,不要停,一直到體內鬥氣乾涸爲止!”唐天元的聲音再次響起。段羽沒有停頓,便是再次凝聚起鬥氣。

就這樣,唐天元漂浮在空中,看着段羽一拳一拳的轟向瀑布,持續了一段時間,段羽體內的鬥氣便是完全乾涸下來。

這個時候,唐天元右手伸出一指,一道精純了靈魂之力悄然附上了段羽的身體。靈魂之力剛剛吸附上段羽的身體,段羽便猶如被千斤所壓,原本就因爲鬥氣乾涸而變的脆弱的身體,不堪重負的被壓趴了下來。

“起來,給我繞着瀑布周圍跑一圈!”唐天元眉頭微蹙,微微發怒的說道。

“我給你設了50公斤的靈魂鎮壓,跑完這一圈,就可以休息了。”唐天元說道。

段羽一聽,不禁有些微微發怒,說起來簡單,瀑布周圍,少說也有幾千米,平時還好,有了鬥氣的支持,跑個幾圈不是問題。但是現在段羽體內鬥氣完全消耗完畢,身體更是疲憊不堪,再加上唐如煙又是給段羽身上設定了靈魂鎮壓,這讓段羽如何能夠跑完?不禁反駁道:“你讓我跑步,有什麼好處?還有,讓我像個傻瓜一樣的朝着瀑布浪費鬥氣,又是爲何?”

唐天元微微一笑道:“我做這些,自然是對你好的,鬥氣每當浪費完,在重新恢復的話,實力會精進一些,而結晶容納的鬥氣量也會多一些。只有釋放完鬥氣,讓你負重跑步,這是因爲你的身體他弱,而吞噬雷種需要一個強橫的身體!你說跑不跑?當你跑的過程中,鬥氣應該就恢復個七七八八了,跑完以後,還要繼續對着瀑布消耗鬥氣!這種修煉方法,叫做三千錘鍊!最適合現在的你了。”


段羽聽後,頓時明白唐天元的用心良苦,不再發牢騷,站起身來,繞着瀑布跑了下去,儘管腳步猶如灌了鉛一般的重,但依然還是咬牙堅持了下來。

等跑完一圈的時候,儼然已經花費了兩個時辰,唐天元給段羽解開了設在身上的靈魂鎮壓,說道:“消耗鬥氣!”

經過剛剛兩個時辰的恢復,段羽的鬥氣已經恢復道了巔峯。支起疲憊不堪的身體,段羽要緊銀牙,才能使自己不摔倒在地,拳頭上再次凝聚鬥氣,轟擊瀑布…… 三年之後,一名少年看起來十四五歲的少年,站在瀑布面前,道道匹練的鬥氣從中不停的發出,轟擊在瀑布之上。只見瀑布被轟擊出一個個深深的水坑,因爲鬥氣太過的衆多,竟然讓瀑布都是爲之一停,等到鬥氣消失以後,纔是慢慢的恢復了流轉。

“小羽,今天就休息一下吧,不用負重跑步了!”一道忽明忽暗,看起來隱隱約約的身影,漂浮在天空之上。這道身影滿頭銀白色的頭髮,儼然是位童顏鶴髮的老朽,身影不是別人,而是唐天元!而那個少年,自然就是段羽。

段羽聞言停了下來,盤膝而坐,恢復着剛剛消耗掉的鬥氣。

經過三年的三千錘鍊地獄式的修煉,段羽的實力已經突飛猛進到了一星武師的境界!身體強度,更是比鬥氣修爲還要高上一些,儼然已經到達了六星武師的地步。三年來,段羽除了每個月離開死亡森林,去徐家酒館海吃海喝一頓,和徐立交談,和徐曉虎玩耍意外,根本沒有絲毫休息的時間,雖然看似段羽從一星武者突飛猛進到一星武師,但其中的辛苦卻只有段羽和唐天元瞭解。

每每將鬥氣消耗完畢,段羽都有一種脫力的反應,而這個時候卻不能休息,還要加上負重,圍繞着瀑布跑圈。發展都了後面,段羽的負重已經增加道了200公斤,跑的範圍,也是從圍繞着瀑布跑一圈,發展都了圍繞着整個死亡森林跑一圈的可怕量程。要知道,死亡森林有多麼的廣闊,說是瀑布的一百倍都是輕的。再這樣地獄般得訓練中,段羽這種進步,也是沒有什麼好驚奇的。

由於實力得到提升,唐天元又給了段羽一本玄階高級功法:《兩儀破》!發出以後,形成一個八卦模樣,高速旋轉,轟擊到對手身上,不禁有爆破的效果,而且因爲是旋轉發出的,能夠造成極大的吸扯力,絞碎對手,威力及其的大。

段羽又一次圍繞着死亡森林跑步的時候,意外遇見了一隻六星武者級別的魔獸—青火狼。那個時候,段羽的實力也不過六星武者而已,但是,僅僅一擊便殺死了青火狼。那一擊,便是使用了兩儀破,八卦竟然直接將青火狼絞成了肉塊,可見其威力有多大。這還是同等級間的,如果當時段羽是一星武師境界的話,估計那隻青火狼會被絞成肉末!

“小羽,鬥氣和身體上的成長都還不錯,勉勉強強能夠達標了,不過你的靈魂之力,相比之下,卻是倒退不少哦!”唐天元飄到剛剛恢復完鬥氣的段羽身邊,微笑着說道:“記得我剛剛見到你的時候,你的靈魂之力,可是明顯比身體,鬥氣強的。”

段羽一聽,不禁苦笑起來,張開雙眼說道:“靈魂之力上,又不是我能夠把握的,你又沒有告訴我怎麼修煉靈魂。”

老公燃情︰撩妻,有點酥 的確,這是我沒有說的,我也沒有什麼意思,靈魂之力的強度,不是人力能夠改變什麼的。”唐天元說道:“我只是奇怪而已,你現在的靈魂之力,纔到達了二星武師的境界,幾年來,成長變慢了而已。”

“或許是年少的時候,成長太過快了,現在慢下來,也是應該的。”段羽倒是好不在乎的說道。

“好了,不說這些了,今天,又是該去老哥那裏了。”段羽看見唐天元還有說下去的意思,連忙開口說道。

經過幾年的相處,段羽早已跟徐立一家混的非常熟悉,尤其是徐立,待他非常好,真的把他當做了親人一般,自然,段羽也把徐立一家當做了親人來對待。

聽到段羽這麼說,唐天元也是不滿的一瞥頭,不過沒有說什麼,直接化爲道道輕易飄進了星辰之淚中。

段羽將星辰之淚放進了衣服裏面,隨後便快速的跑向森林外。途中,段羽逗留了一段時間,是爲了抓一隻魔獸,一個連武者實力都不到的魔獸,雪兔。

段羽每個月去徐立那裏,都會跟徐曉虎偷偷的說死亡森林裏的一些趣事,惹的徐曉旭好奇不已,雪兔,就是段羽曾經跟徐曉虎提到過的魔獸。雪兔是一隻通體雪白之色的兔子,摸其毛髮,會感到絲絲涼意,十分奇異。而段羽爲了讓徐曉虎給他保密,不告訴徐立說他經常進入死亡森林,答應給徐曉虎抓的,畢竟段羽不想讓徐立爲他擔心。

其實就算段羽說了也沒什麼,近年來,有着一些獵魔者陸續的進入死亡森林,然而毛髮無損的出來了,這樣一些膽大的獵魔者都是蠢蠢欲動,沒有了那隻神祕的豹子,大量的獵魔者通通開始恢復往日的工作,獵殺魔獸,用其得到的魔核和皮毛換錢。

以段羽一星武師的實力,對付一個連武者實力都不到的雪兔,自然花費不了多少時間,僅僅用了十幾分鍾,段羽懷中抱着雪兔,便是朝着徐家酒館狂奔而去。

段羽提升爲一星武師以後,速度自然比過去快上不上,僅僅耗費了半個時辰左右,便已經跑出了死亡森林。段羽不想太惹人注目,雖然現在已經黃昏,街上沒有神祕行人,但段羽還是恢復常人速度,緩緩的走向徐家酒館。

手中抱着的雪兔也是極爲乖巧,一路上並沒有試圖逃跑,給段羽造成麻煩,彷彿天生就喜歡被人圈養一般,實卓不能適應死亡森林那種弱肉強食的世界。

段羽帶着閒逛的意思走在村莊的小吃街上,抱着雪兔東瞧瞧,西看看。感到肚子有些飢餓,便找了一處賣肉竄的小吃店坐了下來。不是段羽不想在徐立家吃飯,而是段羽想嚐嚐太古大陸上的肉竄,比起他那個世界的肉竄到底那個好吃。

慢慢品嚐過後,段羽也說不出那個好吃,不過,錢還是要付的。付過錢以後,段羽便不再逗留,朝着徐家酒館行去。

不久,段羽便已經出現在徐家酒館的店門口。

“奇怪,現在天海這麼早,老哥這麼打樣了?”徐家酒館的店門緊緊不關閉着,屋內沒有絲毫燈光,這讓段羽疑惑起來。按理說,徐立那種勤勞有樸實的酒店老闆,不應該這麼早就打樣店鋪的,除非……

想到這裏,段羽腦門上冒出了冷汗,急忙推開店門,衝了進去。

“這是!”段羽驚呼一聲。

店內一片狼藉,碗筷,就罈子摔的到處都是,桌椅板凳,也都是被摔的殘肢破體,屋內亂七八糟的。

段羽忍着心頭的疑惑,慢慢的向店裏走去。

“老哥?大嫂?曉虎?……”段羽大聲的叫道,可是卻沒有一個人迴應他。四周靜悄悄的,沒有絲毫的聲響,段羽心裏卻像壓了一塊石頭一樣,氣氛十分壓抑。

“嗚嗚嗚嗚……”忽然,一陣細微的哭聲,傳進了段羽的耳朵裏,段羽精神一陣,朝着哭聲跑了過去。

聲音是在徐立的房間裏發出的,段羽一腳將門踢開,卻是發現,屋內也是一片狼藉,牀單,被子,亂七八糟的東西扔滿了整個房間。隨後不敢多想什麼,段羽側耳仔細的聆聽哭聲的來源。

“嗚嗚嗚嗚……”聲音是從被子下面傳出來的!段羽馬上拿開了輩子,可是卻發現,輩子下面就是地板,什麼也沒有。

段羽趴了下來,將耳朵帖在地板上,仔細的聽着是否有聲音發出來。果然,段羽聽到的哭聲,竟然是從地板下面傳上來的!

右手握與拳頭,狠狠的砸在了地板上面,直接將地板砸處了一個窟窿。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徐曉虎竟然藏在地板下面,如今的徐曉虎,哪有平時的可愛?一身塵土,頭髮亂糟糟的,衣服都是泥巴,塵土的混合物,顯的十分狼狽。徐曉虎的樣子顯然是受到了很大的打擊,神智都是有些不清醒,喉嚨猶如破聲了一樣,一直不停的重複着那段話:“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段羽看到徐曉虎變成了這個樣子,眼睛一酸,差一點就哭了出來,這還是平是嘻嘻哈哈叫自己羽大哥的小虎子嗎?段羽伸手,準備將徐曉虎抱出來,可是徐曉虎卻彷彿觸電一般,大哭起來,並大叫着:“不要殺我,求求你,放過我吧!……”

段羽看到過心疼不已,但還是在徐曉虎的反抗之下,將他從暗格中抱了出來。

“小虎子,我是羽大哥,你的羽大哥!”段羽眼睛紅紅的,淚水已經在眼眶中開始打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