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其實此時屋裡里也不僅是姜旭一個,不遠處的棕紅色地毯上,一隻毛絨絨的大白貓長尾晃動,略帶好奇的看著他。


十七化形之後如同靈魂脫離高端科技的本體,在外界遊盪的同時,也可以分身在系統中繼續維持運轉。

自從宿主把它放到外界之後,它已經很少回到自己的本體空間,閑暇時光總是四處轉悠。

時不時喝點秦絨準備的美味貓糧,還有宿主準備的小牛奶,立志做一個無憂無慮的貓主子。

然而很奇怪的,它在眼前這個男人身上感受到了一絲本體受限的感覺,想要探究,卻都被對方腦域內的禁制輕飄飄的擋了回來。

貓的天性使然,縱使它從前是個冷冰冰的系統,此時也因為好奇疑惑,煩躁的伸出小爪子抓撓起沙發來。

一下一下,把小清新的柔軟布藝沙發抓的嘎吱作響,換來姜旭一個淡定挑眉。

秦絨和姜旭的晚飯吃的是鴻鈞食府送來的飯菜,為了迎合姜旭的食量,這次的飯食足足送了五人份。

不過在盤子里的湯汁都被姜旭打掃乾淨,唐嬈又蒸了一鍋米飯的情況下,這些東西顯然還是不夠的。

她連忙給那邊打了一個電話,囑咐明天的飯菜送七人份。

電話那頭也不知道用餐人數,只顧點頭稱是,態度好的跟對待上司完全沒差別。 姜旭也不知道是不是想把自己培養成一個居家好男人,這次吃完晚飯後沒有急匆匆的跑去看電腦,反而是擠在廚房裡請唐嬈教他刷碗。

手洗這麼高難度的事情,唐嬈覺得他也做不到,於是就把洗碗機打開教他怎麼操作。

姜旭學的很認真,在唐嬈演示完一遍之後,就承包了剩下的碗筷。

唐嬈也沒有跟他說客套話,看他做的已經像模像樣就放心地把廚房交給了他。

結果剛出廚房就聽見有人在門外敲門,沈茹的聲音隨之傳來,「嬈嬈在嗎,快來給我開門。」

老小區的隔音沒有那麼好,沈茹把聲音放大一些屋裡還是能聽見的。

她從家裡過來的時候,順路從老宅那邊帶了點特供的甜牛奶,不知道唐嬈喜不喜歡,但起碼喝了對身體還好。

唐嬈打開門,想要接過她手裡的箱子,「這是什麼?」

「你外公外婆的特供食品,喜歡喝牛奶不?」沈茹側了側身子,避開了唐嬈伸過來的小爪子。

正要把牛奶放到了玄關木架下面,一低頭,一雙男士休閑鞋大咧咧的放在鞋架上。

沈茹面色一變,抬頭問唐嬈,「家裡來人了?」

「嗯,」唐嬈朝她淡淡一笑,說了句,「樓下新搬來的鄰居。」

沈茹眉頭一皺,把箱子放在地上,低下頭沒讓唐嬈看見她的表情,「人在哪呢?」

唐嬈指了指廚房,裡面嗡嗡的聲音傳來,隱約還有男人哼唱小曲兒的聲音,歡快的不得了。

一聽這個,沈茹的臉立馬就黑了。

孤男寡女,都上升到分配家務的地步了,這還得了?!

她把家居鞋摔到地上啪啪作響,唐嬈不看她的臉色都能感覺到她的暴躁,「小姨,他人還不錯…」

話還沒說完,就被伸出的一隻手貼到唇邊打斷,「你先閉嘴。」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看見家裡就這麼個女孩子,還直接登堂入室的,又有幾個好男人。

不過說起這句話,她的腦海里莫名浮現出雨夜裡,常煜被淋的跟個落湯雞一樣趴在樹上時的情景,眉頭皺的更緊了。

急吼吼地衝到廚房裡,沈茹抬眼一看,一米八幾的大高個圍著一個卡通的粉色圍裙,那個身影正在洗碗機前歡呼雀躍著。

挑剔的視線一掃,姜旭敏銳察覺到不對,轉過身來,一個女人正用冷冰冰的視線掃射他。

前途無望…明明是親姐弟,卻要被人當賊防,走了一個秦絨卻還有下一個…

姜旭也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就按兵不動,都等著對方先開口。

沈茹用看砧板上豬肉的眼神,把他整體掃視了一遍,或許是覺得面前之人還能勉強入眼,她的神情溫和了許多。

「聽嬈嬈說,你是樓下新搬來的鄰居?我是她的小姨,平時也在這兒住。」沈茹聲音冷淡的對他說道。

姜旭聽完,禮貌點頭笑道,「你好,我是姜旭。」

雖然剛才沒直接接觸到碗筷,但他心裡還是有些障礙,就去洗手池洗了下手,用乾淨的毛巾擦拭著。

身形高大,五官不錯,氣質也還湊合,沈茹在心裡默默給他打個及格分。

這就意味著初步認可,最起碼今天姜旭不會被她從屋裡轟出去。

「沈茹。」沈茹淡淡的說出自己的名字,淺握了一下對方伸過來的手。

其實星際位面早就不流行握手禮了,但他入鄉隨俗,還是覺得應該用握手表達一下禮貌,就是不知道用的地方對不對。

好在沈茹回應了,臉上也沒有什麼不對的表情,倒是看洗碗機停止了工作,對他說了一句「你先忙。」

姜旭如夢初醒,轉頭將洗碗機里還帶有餘溫的碗筷取出,整整齊齊的碼放在櫥櫃里。

沈茹視察工作完畢一般的出了廚房,客廳里唐嬈面上帶了幾分遲疑問她,「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沈茹只做不懂。

唐嬈輕笑,「您考察完了,覺得他人怎麼樣。」

「馬馬虎虎吧,不過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知道他心裡在想些什麼,你涉世未深,什麼都不懂,下次可別一個人的時候放人進屋了。」一句話說完,順帶用指尖輕點了一下唐嬈的額頭。

她的話,倒是和秦絨不謀而合。

捂著額頭,唐嬈無奈應著,「知道啦。」

「哼哼,」沈茹狀似冷淡的哼了兩聲,「知道就好,還有幾天就要開學了,功課溫習的怎麼樣了。」

唐嬈想跟她說大學的知識已經自學的差不多了,想想又覺得不太好,話到嘴邊咽了下去。

她這麼一猶豫,沈茹反而安慰她,「學不好也沒事,你才多大,不著急的,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這點行不通,還有別的選擇呢。」

唐嬈在聆聽她教誨的同時不住點頭,功課跟不跟的上,還是交由入學考試給出答案吧。

大概入學考試結束,也就是她和白家再次碰面的時候了。

那些備好的禮物,諸如洗髓藥水或者奶果,還在她的背包好好存放著呢。

不過開學,也就意味著她和林導的約定近了,據林導的描述,這部戲已經開拍,她的戲份還是吃緊的。

況且在正式拍攝之前,她還要進行一段時間速成的演技訓練。

即使是人物外形貼合角色還不夠,僅僅是要個木樁子,也不是林峰的本意。

沈茹當初的警示還歷歷在目,唐嬈想,到底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她。

一面是真心為她好的人,一面是不得不做的系統任務,她選擇之後,也怕沈茹失望。

結果還沒等她開口,沈茹已經從她猶豫的面色中察覺到了什麼,「怎麼,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你該不會跟裡面的小子有什麼吧?!」

前一句只是試探還算平靜,但後面的猜想卻讓沈茹的心情七上八下的,一雙美眸鎖定唐嬈,硬要她給出個答案來。

唐嬈聽了哭笑不得,回道,「當然不是。」

「那是因為什麼,有什麼事你就直接說。跟我還有什麼可見外的。」她深呼了一口氣,把眉頭擰的死緊。

暴躁症又要發作了,她自己也是相當無奈。 見她如此,唐嬈也就不再拐彎抹角的扯開話題,「我想去演戲,進娛樂圈。」

此話一出,空氣都霎時間凝滯了幾分,沈茹沒有想到她會說這樣的話,瞪大了眼睛,有幾分無措。

「進娛樂圈?」這幾個字在腦海中循環往複,沈茹嗤笑了一聲,「你覺得我會讓你去?」

唐嬈愣了一下,就聽沈茹隱忍著怒氣說道,「你之前不是答應過我,怎麼現在反悔了?是誰執意要帶你去的,還是上回那個小公司?」

眉心一跳,這是要搞事情了的意思啊。

「不是,」她淺淺的嘆了口氣,無奈回道「不關他們的事,這是我自己的想法。」

沈茹靜靜的看著她,煩躁的捏了捏額角,「你這個年紀就該以學業為重,別的事情都不該你操心,而且那個圈子哪一點兒吸引你了?」

沈茹還想接著勸,就看見姜旭從廚房走了出來,她噤了聲,凌厲的眼風卻是不時的掃向唐嬈。

唐嬈表情訕訕,臉頰粉潤潤的,猶如一個不諳世事的孩子。

但是沈茹還是第一次發現,這個孩子心裡藏著的事可真不少。

「這事先放一放,你先好好想想自己有什麼必須要做的理由,等到你想清楚了,我們再談。」涼涼的看了唐嬈一眼,沈茹不想與她爭論。

「嗯…」唐嬈點了下頭,神情鬱悶。

「你要是真的想去,就給出一個能說服我的理由來,別忘了你現在還是一個未成年人,監護人不靠譜,你外公外婆都年紀大了,現在你的每一選擇,都必須要和我商量之後再做決定!」她把腰挺得筆直,氣勢凌人。

唐嬈彎了彎唇角,淡淡應了,「好。」

雖然沈茹的態度強硬,但出口的話卻是有許多迴旋的餘地,唐嬈以為她並不是那麼抗拒她去演戲,心裡稍稍放鬆了一些。

有外人在不便久留,姜旭吃飽喝足之後就打算回樓下熟悉環境去了,出了廚房,他對著客廳里的兩人道別。

「廚房裡有給你烤的點心,已經裝好了,你提上再走。」唐嬈對他說道。

姜旭聽完眼睛一亮,一邊解著圍裙,一邊回廚房去拿飯後糕點,精神十分振奮。

幾分鐘后,送走了姜旭,唐嬈收回視線關上房門,一轉頭,沈茹幽幽的目光正落在她的臉上。

唐嬈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頰,而後放下手臂輕聲道,「吃晚飯了沒。」

沈茹不說話,緩慢把手臂環在胸前,表情更是彆扭,「吃了。」

儘管如此,唐嬈還是照舊給她煮了杯茶,不過奶茶喝多了容易膩,她便換成了更為清香的花果茶。

當她捧著茶杯過來的時候,沈茹坐在沙發上眉頭輕蹙,一副想要和她促膝長談的模樣。

唐嬈乖乖落座,安靜乖巧的面對著沈茹,後者卻並不吃她這一套,眼中醞釀的情緒沒有半分消退。

「唐嬈,你對自己的未來有什麼打算?」她飲了一口茶水,杯中的霧氣蒸騰出裊裊甜香。

那抹香氣飄散開來,漸漸蔓延到整個房間,只是這往日令人心情舒緩的香味,此時卻失了功效。

「讀書,拍戲。」唐嬈粉潤的唇瓣輕輕相觸,清晰的吐出這四個字來。

「咚」的一聲,茶盞重重落在桌面上,唐嬈的眼睫輕顫,心下微沉。

沈茹似乎比她想象的,還要在意她拍戲這件事。

「你還小,很多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我不希望你以後後悔。」細白的手指摸索著杯身,清亮的茶湯中映出她秀美婉約的容顏。

面上的表情平平淡淡,但眼眸中的情緒泄露了她此時的心境。

煩躁,孩子不聽話要怎麼辦!

眼看著直白反對不見成效,沈茹也怕適得其反以後跟這個孩子生疏,她現在剛剛和唐嬈關係改善,實在不希望兩人鬧僵。

想了想,她壓下了臉上的寒意,硬逼著自己柔和五官,打算改換套路循循善誘。

「以前發生的事情,遠比你表面上看到的要複雜的多,我是真心不想讓你進這個圈子。」她的瞳孔中泛著淡淡的淺藍色,細看猶如美麗的琥珀石,寧靜透徹。

唐嬈在她的話語中輕輕點了下頭,這些話她都能理解,但她清楚的知道,現在她有更需要自己去做的事。

真是固執啊…

沈茹深深呼了口氣,眼中帶著凄楚,「十幾年過去了,現在的娛樂圈發展成什麼樣子我也不知道,有你外公家護著你我也能安心,況且,我也沒有資格管著你。」

本是想打親情牌,然後話到這裡,一些記憶也不受控制的冒了出來。

這孩子小的時候,她沒有關心照顧過,現在她平平安安長大了,也不再需要她的照顧了。

沈茹想去改變她的選擇,又不知道從何攔起,心裡有些酸澀,卻是自作自受。

這時她又想起來自己和白薇之間的那個約定,就在這間房子的卧室大床上,她們穿著幼稚的卡通睡衣抱作一團,嬉笑打鬧。

也不知道是誰開頭,後面的話題就再也收不住了。

她還記得自己笑的在床上攤成一個大字型,顫著聲音對白薇說,「等我們長大了,有了自己的孩子,如果是一男一女,我們就做親家好不好。」

白薇則是搖頭,一臉認真,「我不會結婚的,不過等你有了寶寶,我就做她的乾媽,承包她所有的奶粉小衣服,送她讀最好的學校。」

「可是我想和你做親家,要不做你家小孩的乾媽也行!」

「那我抱養一個…」

年少時的話,轉瞬間化作泡沫片片破碎,視線落在唐嬈分外清秀的小臉上,沈茹恍惚了一瞬。

唐嬈抿了抿嘴唇,默默的輕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沈茹眼尾微微垂了下去,好像是在笑,眼睛里水瑩瑩的,「和我道什麼歉,反正我說什麼,你也不會聽我的,那你想怎麼做就去做吧。」

有白家護著,最起碼人身安全還有個保障,餘下的,還是要靠她自己。

只希望日後,能改變她的想法吧…

沈茹在心裡嘆道。

儘管面上沒什麼表情,但唐嬈還是從她的語氣中聽出不易察覺的悲切來。

那份情緒不是對她,但濃烈異常,只是時間太久,被掩蓋在歲月下只透出些許光影。

點點滴滴,就像是冰涼的雨水敲打著石面,一聲一聲落在了人心裡。 「如果真的打算進娛樂圈,一定要事先和你外公他們說一聲,等你開了學,差不多也就能和他們見面了。」

在白家二老眼中,唐嬈還是那個病入膏肓的模樣,要是看見她活蹦亂跳的還不知道會有多激動。

兩個老人雖然年齡大了,可心裡還是明鏡一樣,看見痊癒的這麼快,心裡也不知道會怎麼疑惑。

說起這個事來,沈茹自己也是一頭霧水。

問唐嬈問不出個所以然來,該做的檢查她也給這丫頭做了,半點異樣也沒查出來。

事實如何,唐嬈也不會去解釋,每次提到這個話題就自覺繞路,沈茹問的多了,心思也就淡了下去。

「一中旁邊的那個公寓,該準備的都給你準備好了,我把地址給你,你開學前直接過去,行李就不用帶了,那邊都有。」

「這麼快?」唐嬈微微張著嘴,感覺有些突然。

沈茹不滿的看著她,「我難道是第一天跟你說過嗎,再拖幾天你可就開學了,正好這回搬得地方離我們醫院不遠,我也能看著…照顧你。」

她自覺失言,無奈的挪動了一下唇瓣,面色冷然,把姿態端的高高的,也不知是在彆扭什麼。

唐嬈被她的話噎了一聲,長長舒了口氣,從桌上拿了一本方才看了一半的書,翻到夾好書籤的那一頁。

兩隻穿著白色棉襪的小腳,從居家鞋裡伸了出來,盤著腿坐在沙發上,淡淡的「嗯」了一聲。

表面上看上去沒什麼,但心裡想的也不少,比如離開這裡姜旭要怎麼安頓,和白家碰面之後要怎麼解釋,還有開學之後和林導約定好的演技培訓。

最重要的,還是系統任務…

「開學以後要是不方便,乾脆住校算了。」安靜了幾秒,沈茹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根據一中發來的課表,住校意味著晨練、午睡和晚自習,足足五個小時,唐嬈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結果沈茹的臉色馬上就沉了下來,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就把手臂環在胸前看著地板生悶氣。

唐嬈仔細一想,腦中清明了許多,住校也同樣意味著沒時間,沒時間不就不用去拍戲了。

她有系統任務在身,就算真的不去拍戲也不能住校。除了那些安排,就光是還有每天十點半的門禁也夠讓人頭疼的。

沈茹不知道她的想法,只以為她一門心思想要進娛樂圈,所以也不再像從前那樣聽話了。

心裡有些冒火,她喝了一口已經溫了的茶水,茶水入喉,溫潤甜香,沈茹卻無意欣賞。

放下茶杯的瞬間,用另一隻手揉了揉額頭。

她的樣子看起來很不好受,唐嬈扶著她的手臂,低聲道,「頭暈嗎?要不要去醫院看一看?」

「不用,」沈茹輕輕扶開她的手,被人關心著實在不習慣,「我就是個醫生,我的身體我自己心裡清楚,不用去醫院。」

這癥狀來的快去的也快,十多年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