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其一,素體陰虛,五臟柔弱。其二,飲食不節、形體肥胖。其三,情志失調、肝氣鬱結。其四,感六淫,毒邪侵害。


閆鵬的身形不算肥胖,從談吐來看,心情闊達,所以他的病因主要是和一二有關。

不過,既然是岳遵在給閆鵬治病,所以蘇韜沒有過多插嘴。其實閆鵬的糖尿病早就檢查出來,岳遵看了一眼各項指標,就知道他得的病是1型糖尿病,由於β細胞的破壞,通常導致絕對胰島素缺乏。

「小蘇,你看看這個方子怎麼樣?」岳遵將寫給閆鵬的方子遞給了蘇韜,一般來說,只有很自信的大夫才會將自己的方子交給同行看,當然岳遵也是將蘇韜當成自己人。

雖然都是西藥,但蘇韜還是很認可岳遵的眼力,笑道:「這些葯都是控制血糖比較好的藥物,而且安全無副作用,閆總記得長期服用,差不多半年就會有明顯改善。不過,還是得改善一下生活習慣,避免每天凌晨再睡覺。」

閆鵬笑著點頭道:「蘇專家,你的眼睛真厲害,我確實睡得比較遲。」

岳遵笑道:「對了,你別看小蘇年輕,他是中醫領域的專家,既然他也在,你最好請教一下他。」

閆鵬聽過岳遵的大名,但對蘇韜並不是特別了解,但經過岳遵提醒,他便笑著說道:「還請蘇專家指導兩句。」

蘇韜見岳遵笑眯眯地望著自己,無奈苦笑道:「剛才岳專家給你的藥物,都非常不錯,我給你的建議是,要注意休息,同時多運動。」

消渴症治療方法很多,如飲食療法、運動療法、藥物療法、血糖監測等。

蘇韜看出閆鵬缺少運動,所以才會這麼建議。

給閆鵬治好病之後,兩人由閆鵬安排車輛,送回住處。

車行駛了十來分鐘后,岳遵笑著說道:「這個閆鵬了不得啊!」

「哦?」蘇韜不解地望向岳遵,能讓岳遵如此評價的人,還是實屬少數。

「他是一個很有名的投資人,是華北製藥的董事。」岳遵笑著說道。

蘇韜終於明白為什麼余友清和邵文濤當初會對他這麼客氣,原來這個閆鵬還真不尋常人物,笑道:「所以你在開藥的時候,故意挑選了一些近兩年西方比較先進的藥物吧?」

岳遵點頭道:「像他這樣的藥商,或許自己對藥物的效果不夠專業,但下面肯定有人識貨。如果你用一些國內常見的藥物,他反而會覺得你沒有什麼水平。其實他的病情也不算太嚴重,在服用藥物的同時,注意休息和運動就能明顯緩解。」

蘇韜笑道:「一個人的生活習慣是很難改變,藥物只能起到改善效果,如果他的習慣不改變,恐怕很難奏效。」

「對了,你的中成藥工廠以及托斯卡集團的產品,或許可以通過他來進入華夏市場。」岳遵想了想笑道,「罷了,你之前幫我那麼多,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處理。」

蘇韜微微一怔,沒想到岳遵主動包攬此事,與岳遵的關係,已經沒有那麼必要客氣,笑道:「那就謝謝岳師叔了。」

岳遵哈哈大笑,擺了擺手,「你跟我這麼客氣做什麼?」言畢,他又說了幾個人名,都是國內有名的藥商,與岳遵的關係不錯,只不過都是銷售西藥,但擁有成熟的營銷渠道,可以方便中成藥便捷打入各大醫院。

至於托斯卡集團的進口西藥,也可以利用他們的渠道。

岳遵其實早就想將他們介紹給蘇韜,只不過前段時間太過繁忙,沒能想到這個上面來,如今正好提到這個話題,索性敞開聊起來。

西藥商與西醫的關係一向不錯,尤其是像岳遵這種西醫頂尖級別的專家,西藥商會格外關照。

蘇韜笑著說道:「師叔,你說了這麼多,我來不及記啊!」

岳遵點了點頭,道:「明天我找個時間,全部打一遍電話,先給你打個招呼,然後你再跟他們一一對接,他們都是精明的商人,只要你的中成藥效果夠好,絕對會幫忙為你推銷,至於代*銷價格,你要仔細計算,這幫人都唯利是圖的奸商。」

蘇韜知道岳遵能做到這處,已經算是格外關照,將自己當成自己人了。

……

隨著岳遵成為國醫專家組長,余友清退出舞台,搬出了自己的辦公室。

至於邵文濤和孫長樂因為紀檢部門介入調查,被查出了諸多利用公務,牟取私利的事實,兩人不僅被國醫專家組開除,而且還面臨坐牢的結局。

數天之後,國醫專家們在燕京來了一次大聚會,一百八十多位專家,除了一部分有特別的事情,均參與到此次活動。宋思辰和竇方剛二老,也提前今日赴京,蘇韜帶著二老在京城晃蕩兩日,二老坐不住,去三味堂燕京分店義診三日,使得燕京分店人氣爆棚。

會議當天,蘇韜和凌玉直接到酒店與二老回合,然後到酒店的會議廳參加會議。

迎面看到王儒王曦二老。王曦坐在輪椅上,狀況比前不久更加不好。宋思辰和王曦寒暄了幾句,王曦雖說精力不好,但頭腦清晰,不停地讚歎蘇韜是中醫的希望。

得到王家神醫的誇獎,宋思辰和竇方剛臉上帶著笑意,雖不明言,但也是頗為自豪。

會議的規格很高,除了魏部長之外,國務院也安排了一名副部級領導出席。在一群領導講話完畢之後,主持人宣布今年十佳國醫的名單,場內頓時掌聲雷動,

宋思辰聽到主持人念蘇韜的名字,笑得合不攏嘴,「蘇韜,喊你呢,趕緊上去領獎吧!這個獎可不容易啊,我還是十多年前,曾經領過一次,並不是所有的國醫都有資格領取這個獎項的。」

竇方剛不屑地哼了一聲,道:「老傢伙得瑟個什麼勁啊?」他並沒有得過這個獎項,雖然在中醫領域的造詣與宋思辰齊名,但竇方剛在國醫專家組的貢獻不及宋思辰,這點他還是心知肚明的。

當蘇韜登上領獎台的瞬間,竇方剛的面帶微笑,心想自己雖然沒有拿到過這個榮譽,但自己的弟子如此年輕就拿到,也算是給自己完成了一個夢想。

蘇韜站在一群人中央,顯得有點格格不入、鶴立雞群,原因很簡單,他實在太年輕,儘管今年的十佳國醫都是青壯年,但蘇韜的年紀還是顯得太過醒目。

魏部長親自給蘇韜辦法榮譽證書和獎盃,他走到蘇韜身前,有意停留了數秒,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胸膛,笑道:「小夥子,你很不錯,再接再厲!」

「謝謝魏部長!」蘇韜說不激動,那也太虛偽了。

眼前近兩百個人,都是國內的醫學頂尖級人物,在他們面前拿到獎項,這是何等榮耀。

他內心情不自禁地想喊一句,爺爺,你看到了嗎?我已經站在這裡離了,三味堂以後一定會越來越好。

十佳國醫獎項頒布完畢之後,就進入下一個環節,票選國醫專家組長。

今天的余友清看上去有些憔悴和疲憊,今天的岳遵看上去精神抖擻,意氣風發。

經過半小時的投票、驗票及統計之後,主持人宣布:「岳遵以162票,高票當選國醫專家組長!」

會議現場瞬間傳來雷鳴般的掌聲,經久不衰。

(本卷完) 清晨起來時,台階上有秋露,顧茹姍的這個小區,雖說有點老,但綠化還不錯,蘇韜穿著運動服,跑了一圈之後,放緩速度步行。

一個大媽在人工池塘里喂錦鯉,蘇韜站在旁邊看了一陣,阿姨見蘇韜長得俊朗,笑著將魚食遞給蘇韜。蘇韜蹲下身子,不停地拋灑,錦鯉很肥,大部分都有二十厘米,被魚食引誘,不時地翻滾,吃得不亦樂乎。

蘇韜將魚食還給大媽,大媽卻是不想讓蘇韜離開,笑著盤問蘇韜年齡多大,有沒有女朋友。

蘇韜靦腆地笑了笑,大致說了一些真實情況,半真半假,等說自己有女朋友的時候,大媽表情頓時有些失望,酸溜溜地說道:「是啊,像你這樣的帥小伙,怎麼可能沒對象呢?」

蘇韜有些尷尬地笑了笑,然後和大媽告辭。

國醫專家會議已經結束,宋思辰和竇方剛兩人也各自返鄉,蘇韜留在燕京,因為還要處理一些事情,岳遵給自己介紹了不少醫藥渠道商,三味製藥的中成藥上市之後,鋪貨還得找他們。

另外,康博製藥關閉之後,托斯卡集團也有想法佔領進口醫藥器材的市場,蘇韜需要為這件事情奔波。

中午與閆鵬約好見面,岳遵私下給閆鵬打電話說明蘇韜的需要,所以閆鵬對蘇韜還是非常重視。

在三味堂巡視一圈之後,蘇韜就趕往事先定好的酒樓,閆鵬穿著一件藏青色西服,看上去儀錶堂堂,至於氣色好了很多,上次岳遵給他推薦的幾種特效藥效果明顯,他的糖尿病癥狀好了許多。

閆鵬跟蘇韜主動握手,笑道:「蘇專家,您好!」

蘇韜沒想到閆鵬會提前到,連忙道:「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

閆鵬擺了擺手,笑道:「距離我們約好的時間還有十分鐘,你已經提前到了。這是個人的習慣,做事情喜歡提前,生怕誤事。」

蘇韜笑道:「這是敬業的表現!」

閆鵬想起一件趣事,道:「如果在印度的話,我這種性格會要人命。有一次我請印度商人吃飯,時間定在晚上七點,結果到了九點打電話,他還沒出門呢!然後半夜十一點,才請到他。」

蘇韜臉上露出笑容,「這和國家文化有關,我曾經也聽說過個笑話,印度火車非常有名,而且經常會隨意停歇,所以晚點是正常事。如果長途的話,經常會晚點一到兩天。」

閆鵬笑著說道:「不過,印度的醫藥企業競爭優勢很大,印度醫療體系雖比較落後,但是葯比較便宜而且算得上靠譜。印度在國際重要市場例如美國、非洲及歐盟都領先於中國。」

蘇韜想了想,笑道:「印度之所以能夠在醫藥出口方面佔據優勢,主要是他們在仿製上面有獨到之處。印度受到殖民影響計較嚴重,接受的教育也來自西方,所以他們的醫藥領域人才,在研究西藥時有自己的優勢。其實我們國家想要在國際上展現出自己國家醫藥的競爭優勢,可以另闢蹊徑從漢葯的角度來重新設計策略。」

閆鵬見蘇韜終於談到正題,表情變得認真,「國內的中成藥工廠不少,但與西藥相比,成本較高,而且效果沒有西藥來得快。」

蘇韜淡淡一笑,「閆總的看法有些過時,第一,三味製藥的中成藥在效果上絕對比西藥見效更快,而且沒有任何副作用。第二,中成藥之所以貴,是因為原材料成本高,但任何一個行業,當它的規模提升之後,會有更多人願意從事上游原材料的投入,當供給量跟上來之後,原材料的成本會降低。所以隨著中成藥的銷量穩步提升,成本也會慢慢降低,價格也會下降。」

三味製藥第一批產品,價格定得很低,如果刨去成本,利潤非常低。當初,公司不少員工也在質疑這個策略,但被蘇韜力排眾議。

因為藥物的成本是可以降下來的,但如果你一開始就將藥品的價格定得很高,會提升購買的門檻提高,讓不少病人無法體驗藥物的效果。

閆鵬凝視著蘇韜,笑道:「你是個厲害的說客,不過我這個人做事比較謹慎,所以前期只會讓你們在五十家效益不錯的醫院銷售,如果效果不錯的話,我會加大投入。」

蘇韜見閆鵬如此爽快,開心笑道:「那就麻煩閆總了。」

閆鵬擺了擺手,道:「這原本就是一個有潛力的商機。其實我們也代理了不少中成藥,但說實話那些葯的質量很一般,和島國、韓國的中成藥相比,有很大的懸殊,而且價格定得非常高,在醫院裡面有點推不動。很多人情願花高價去購買進口中成藥,也不願意購買國內的中成藥。」

蘇韜見閆鵬如此分析,心中倒是鬆了口氣,因為閆鵬的這番話,間接說明他是了解市場的,與這樣的人合作才能達到預期效果。他信心十足地保證道:「最多三個月,閆總你肯定會跟我們加大訂貨量。」

和閆鵬的合作形式,類似於代理,由三味製藥提供貨源,閆鵬手中掌握的團隊幫他們進行銷售。其實對於閆鵬沒有什麼太大的成本,蘇韜承諾第一批貨,完全由三味製藥承擔,不需要閆鵬墊付資金,相當於是給閆鵬免費試水,閆鵬自然不會拒絕這個要求。

「我們還得聊一下托斯卡集團進入華夏市場的事情!」閆鵬淡淡一笑,其實他對這一塊更感興趣,儘管這幾年國內醫療器械生產商進步明顯,除了低端的醫療器材之外,也在慢慢嘗試製造精密的高端醫療設備,但與國外領先數十年的技術相比,還是有明顯的差距。

進口醫療器材市場,在國內有剛性需求,利潤豐厚,某個醫院隨便進口一台高端設備,利潤可以達到數十萬,康博製藥之所以能在華夏醫療市場立足那麼久,不僅在於營銷團隊強大,關鍵他們的產品質量過硬,畢竟德國的工業製造在全球還是處於一流水準。

蘇韜也猜到閆鵬會提到這一點,道:「按照托斯卡集團的想法,他們打算自建全外資的醫藥公司。不過,公司會招募一些合作夥伴,代理銷售他們的產品。」

閆鵬皺了皺眉,道:「他們很狡猾啊!如果托斯卡集團建立純外資公司,在華夏就不存在利潤分紅的情況,相當於所有人都受到他的雇傭,至於給代理賺到多少錢,完全是有他們說得算。」

蘇韜笑道:「當然,這個方案也是可以談的。如果閆總願意嘗試,我可以為你引薦。」

閆鵬倒也直爽,道:「那就請你代為牽線了。」

與閆鵬的交談比較順利,至於上次孫長樂引薦費名揚給自己認識,現在對比來看,完全就是個笑話。

任何行業都有自己的規則,並不是所有人想進入就能進入,孫長樂在專家組的確有資源和人脈,但是介紹給費名揚難道就一定能扶持出一個大藥商嗎?

像閆鵬這種精明的藥商,是多年摸爬滾打才厚積薄發,他的營銷團隊如同蛛網般遍布國內各大醫院,上到負責管理醫療衛生的領導幹部,下至擁有處方權的醫生,都與閆鵬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不是朝夕之間就能打造好的,所以和閆鵬合作,遠比要和費名揚來得靠譜。

當然,孫長樂當初引薦費名揚給蘇韜認識,也並非是真心為了給蘇韜提供渠道,只不過是利用費名揚賄賂岳遵的朋友圈,以此作為籌碼要挾那些朋友對岳遵進行倒戈。最終,在蘇韜的策劃之下,孫長樂的計劃失敗,至於費名揚也成為路人。

與閆鵬的這次交談,兩人雖說談話方式很隨意,彼此都知道對方的誠心,兩人陸續交流一些合作的細節,然後在商議對接人,後續就是落實具體的利潤分成,然後再簽訂合同。

兩人分手之後,閆鵬坐在車內沉思許久,然後撥通了幾個好友的電話,他現在需要打聽一下,三味製藥中成藥在軍方醫院的使用情況,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藥商,他不會被蘇韜三言兩語糊弄,必須要得到確鑿的消息。

半個小時之後,一個位於湘南軍屬醫院的副院級朋友打來電話,道:「我剛才剛你查了一下那幾種藥物的使用情況,效果非常好,病人使用后康復得很快,現在已經被醫院納入一級藥物範疇。」

閆鵬知道「一級藥物」的意義,醫生在治病的時候,會優先開一級藥物,而且對於葯源也會保護起來,會讓供貨方進行專供,不允許在市面上進行流通。這也是為何有些藥物,只能在醫院購買,在藥房購買不到的緣故。醫院為了增加競爭力,會對一些特殊藥物的貨源進行嚴格控制。

閆鵬暗嘆了一口氣,難怪蘇韜這麼有信心,原來他的藥物的確獲得市場認可,機會不等人,他立馬給屬下撥通電話,讓他對接與三味製藥的全面合作一事。 人生就是這樣,不僅要關注風花雪夜,還要關心柴米油鹽。

蘇韜的理想國,並不是靠給幾個權貴治病,或者收拾幾個惡霸就能夠水到渠成地構造好,在抵達夢想的過程中,蘇韜需要腳踏實地做好每一件事,比如和閆鵬這樣精明無比的商人,討價還價。

蘇韜骨子裡有點文青,他對錢物並不太放在心上,但在和閆鵬在商言商的時候,表現得很專業和狡猾。

等夏禹打電話過來告訴蘇韜,閆鵬已經安排人與他進行對接,蘇韜嘴角浮出微笑,閆鵬終究被自己說服和打動。

三味製藥的產品如果由閆鵬來代理銷售,會迅速在國內市場站穩腳跟,另外就是托斯卡集團也可以打開華夏市場,畢竟蘇韜是托斯卡的小股東,也欠了喬安娜的一個承諾。

而且進口醫療器材是剛性需求,如果托斯卡集團不去佔領這個市場,像費瑞集團那樣的國際醫療公司,也會嗅到商機,迅速佔領。

蘇韜的視野開闊,他知道想要讓世界認可中醫,不僅想要展現自己的醫術,而且要讓中醫開始影響所有人的每一天,中成藥是一個很好的辦法,所以他正在努力嘗試這條路。

蘇韜的醫術高明,但終究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他就算窮盡一生,也無法給全世界所有人治療疾病,但如果中成藥普及,就可以讓全球每個人感受到中藥和中醫的魅力,這是一條便捷的通道。

雖然喬安娜承諾,托斯卡集團會利用自己的營銷渠道及在國際醫藥界的地位,將三味製藥帶入世界,但前提是,蘇韜要讓先讓喬安娜嘗到甜頭。

第一,在國內迅速打開市場,讓喬安娜看到其中的潛力和商機;

第二,幫助托斯卡集團完全取代康博製藥在進口醫療領域的市場。

……

車子駛入南三環,經過一條繁華的街道,像燕京這種大都市,除了王府井那樣鼎鼎有名的核心商業區之外,還有很多其他的商業中心,因為人口密集度大,所以有財力投資商鋪的人,絕對不會虧本。

突然拐角處,蘇韜看到一個蓬頭垢面的三是多歲年輕人,約莫三十多歲,看上去極其瘦弱,已經是秋季,穿著單薄的衣衫,露出如同嬰兒般細小的胳膊,艱難地爬行,腰間系著一個破爛的不鏽鋼盆,極為潦倒。

「師父,麻煩你停一下車!」蘇韜突然開口道。

司機有些意外,連忙將車停在一邊,疑惑道:「路邊不能隨便停車,你有什麼事情嗎?」

「去,把錢給他!」蘇韜從皮夾里取出所有的大面額鈔票,遞給了司機。

司機愣住了,暗忖這是哪兒來的大傻子,提醒道:「這些乞丐都是有團伙的,他們是博取同情心。」

蘇韜擺了擺手,苦笑道:「給他吧!」

現在很多乞丐都是假的,但蘇韜的眼力很准,這乞丐身上有重病,如果不趕緊治療,不出三十天,恐怕就得離開這個世界。他想了想,又掏出了一張名片,道:「把名片給他,如果有需要就去燕京三味堂尋求幫助。」

司機仔細地看了一眼蘇韜,他雖然不認識蘇韜,但每天接客遇到的人很多,對三味堂還是有所耳聞,知道這家中醫館是由國醫大師創辦,每天生意都火爆,自己丈母娘預約五多天,至今還沒有排得上號。

司機見蘇韜的善心,不想作偽,徑直下車,將那疊錢丟給了那個乞丐。

乞丐連連感謝,司機提想道:「這是我車上的顧客給你的,你趕緊離開吧,身體不適,別被同行給搶了。」

那乞丐連忙點頭,艱難地挪著身體消失。

司機上車之後,發動車子,重新開始出發,道:「現在十個乞丐有九個職業的,很多都是利用人的同情心賺錢。」

蘇韜無奈聳了聳肩,望著街道兩側的高樓大廈,道:「剩下的那一個,也得管一管。對於流浪貓狗都那麼有愛心,對街頭沒有尊嚴的乞丐,卻視而不見,這不是做人的道理。」

司機雙手扶著方向盤,道:「主要是人麻木了,尤其是燕京人,覺得出現乞丐影響市容,所以一般乞丐被發現,會被有關部門強行帶走。」

蘇韜拿出手機,沒有繼續與司機對話,心中有些無奈。

這就是世界真實的一面。

有些人為了生活,放棄面子,有些人為了面子,放棄了人性。

回到三味堂之後,蘇韜見陳蕊迎面走過來,笑道:「今天有活兒安排給我嗎?」

陳蕊搖頭笑道:「哪敢指派您啊?您今天就好好地坐著就好了。」

昨天又增加了五名新員工,因此三味堂燕京分店的人手還是足夠,蘇韜也就沒有插手,雖然自己如果加入他們,可以減輕他們的工作壓力,但也減少了給他們歷練的機會,尤其是那些新加入的中醫,需要給他們一點壓力,否則難以跟上三味堂燕京分店的節奏。

蘇韜難得會覺得有些無聊,乾脆放飛自我,拿著手機跟蔡妍、呂詩淼、晏靜分別聊天。

互聯網高速發展,就是有這個好處,你同時跟很多女人聯絡感情,對方根本不知道情況。

手機突然振動幾下,蘇韜皺了皺眉,見是蘇沐打來的電話,皺了皺眉,好奇道:「怎麼了?」

蘇沐在電話那邊語氣有些緊張,「公司的一名同事剛口吐白沫,不停地抽搐,好像不行了。」

「給120打電話了嗎?」蘇韜問道,蘇沐所在的公司,自然與倪靜秋有關,自己當然不能坐視不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