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八百年?”李輝震驚的看向唐小白,說道:“難道他真是妖怪?”


“你不是已經看到了嗎,他正是黃鼠狼幻化而成!”唐小白沒想到皮衣男子竟有八百年修爲,當下靈氣稀少,能夠打敗他者,恐怕寥寥無幾,這真是難辦了。

“今天真是長見識了,沒想到傳說中的妖怪也被我等遇到了。”張睿反而興致勃勃,他不清楚八百年的修爲代表什麼,否則就不會如此輕鬆了。

“修仙人士,你叫什麼名字?”皮衣男子朝着唐小白冷聲道。

“問別人名字時,不是應該先介紹一下自己嗎!”唐小白也豁出去了,事已至此,也沒辦法逃避,只能殊死一搏了。

“哼,也好,反正你們都要成爲我的食物了,告訴你們也無妨,也好讓你們知道,我到底是誰!”皮衣男子緩緩渡步,來回走了幾步,說道:“我就是黃鼠狼修煉成精,名爲黃儉!”

“黃儉,你身爲前輩,而且修爲通天,爲何還要噬人血肉,做此惡果!”唐小白實在不解黃儉的作爲,身爲妖者,靈之所在,本就壽命長遠,又何必殺人果腹!

“哼,或許你不知道,鬼界早已大亂,無數惡鬼逃回人間,如果我不食人血肉,增加修爲,定然會成爲他人的腹中食,我…也是迫不得已,這只是爲了生存!”黃儉臉色沉重,強者爲尊,弱者爲寇,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要想不被人吃,就只能吃人。


……

(求收藏,求支持,萬分感謝!) “鬼魂出現在人間,在下確實有些疑惑,卻不得而解,連你如此修爲,都懼怕這些小鬼嗎?”唐小白聞言說道,在小鬼纏夢周馨之時,他就有所察覺,感到內心不安,現在聽黃儉所說,好像這些小鬼真的很不一般。

“懼怕?哼,區區鬼怪有何之懼,只怪這些鬼魂身後有一個恐怖的存在,他纔是迫使我想要快速增加修爲之人!”黃儉不屑的哼了一聲,之後表情陰冷,似乎這個人的修爲要遠遠超過他。

唐小白這時忽然想起那個殺害旅遊團的妖物,他身上的妖氣是黃儉的好幾十倍,恐怕早已不是人間之境, 想至此,他向黃儉問道:“不知此人是否身穿一身黑衣,頭帶斗篷,將自己置於黑暗,渾身妖氣陰森?”

“怎麼?你見過他?!”黃儉微微一怔,見到那人之後,竟然還能完好如初的站在這裏,這個修仙者可真是小瞧了啊!

“沒有,只是隱隱有察覺到,既然是這樣,只要你就此罷手,我們也不會爲難你。”

說是不爲難,實則他爲難的了嗎?

他只是見黃儉似乎是逼不得已,或許會有轉機,因爲如果真動起手來,一百個唐小白也不是黃儉的對手啊!

而張睿兩人聽的唐小白和黃儉的對話,不由面露愕色,什麼妖啊,鬼啊,這不都是假的嗎?

又聽唐小白說不予追究,張睿頓時不滿,眼看三天期限只剩一天,如果將他放跑,自己的名聲何在?首長那裏又如何交代?

“不可!小兄弟你在說些什麼,這個變態殺手,怎麼可以放過,對廣大市民如何交代?!”

唐小白立刻怒目瞪向張睿,這個傻x,老子費盡心力想要讓你們活命,你們特麼還來拆臺!

黃儉冷哼一聲:“小修士,你的修爲不弱,在這現代都市中,可謂是不可多得,如果能吃了你,想必我的修爲能夠增加百年也說不定!”

“這…黃大哥,你不要激動,或許我們可以好好商量商量!”唐小白聽其想要吃了他,頓時大慌,不斷揮手,心裏想着如何才能讓黃儉罷手。

而這時,張睿這個狂妄的傢伙,招呼也不打一聲,一陣勁風從唐小白身旁刮過,張睿已經來到黃儉面前,一拳擊打而去!

“靠!你個白癡!”唐小白只來得及爆出一句粗口,就見黃儉揮手之間,張睿直接飛了出去,撞在牆壁上,將白色的牆壁,撞出一大片裂紋!

李輝大吃一驚,雙手緊握,口中突然傳出一聲厲嘯:“吼!!!”

唐小白驚異之下,立刻捂住雙耳,這聲厲嘯,威勢之強,簡直匪夷所思,若是旁人,恐怕瞬息之間就會七竅流血,暴斃而亡啊!

卻見黃儉不爲所動,只是見他手指連點,將自己的聽覺封閉,面露微笑的看着李輝。

李輝大口喘氣,不敢相信的看着黃儉,自己的音波,就連張睿都無法抵禦,怎麼可能,此人卻毫髮無傷!

“哼,雕蟲小技!”黃儉冷笑一聲,速度比之張睿更快,瞬間來到李輝面前,而他的右手,已經穿過李輝的胸膛,一顆火熱,還在不停跳動的心臟,抓在他的手裏。

李輝瞪大眼睛,他甚至感覺不到疼痛,因爲太快,快到他感覺不到疼痛,就已經死去,而他卻還不可知,仍然用疑惑的表情看着黃儉,又看看唐小白,直到黃儉迅速將右手從他胸膛處抽出,李輝才口吐鮮血,轟然倒地!

黃儉拿着李輝的心臟,來到唐小白麪前,呵呵笑道:“看到沒有,主人已經死了,它還活着,在這時吃下它,最爲大補。”

說着一口將其吞下,當着唐小白的面一陣咀嚼,鮮血順着嘴脣流下,讓小白不禁轉身嘔 吐不止。

這時,張睿晃晃悠悠爬起身,見到倒在地上的李輝,頓時雙目呆滯,緩緩來到近前,李輝的屍體下,流出一大片鮮血,卓爲醒目!

“啊啊啊啊!!”張睿痛苦的吼叫一聲,身體搖搖欲墜,面露兇光,緊緊盯着黃儉,大吼一聲,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衝至其面前,衝擊之力,讓黃儉連帶着張睿一起飛了出去,直接撞破牆壁,穿過靈照符的防守,滾落至大街上。

唐小白立刻飛身躍出,卻見黃儉站起身,臉帶怒容,一把將張睿拽起:“無知小兒,找死!”

“黃儉!住手!”唐小白連忙喝止黃儉,黃儉冷哼一聲,看着奄奄一息的張睿,一腳將其踹出,手中突現一團綠火,擊中張睿,瞬間燃燒起來。

可憐殘之殺神,張睿竟如此屈辱的死於此地,唐小白震驚的看着綠火頃刻間將張睿化作飛灰,不由雙拳緊握,恨自己修爲低下,又接連兩人死於黃儉之手。

“接下來,輪到你了!”黃儉一步步逼近唐小白,手中出現兩團綠火,在黑夜中閃爍着詭異的光芒。

唐小白伸手從口袋中掏出十數張雷符,不要命的向黃儉丟去,雖然修爲已達築基期的巔峯,但奈何沒有法寶,根本發揮不出威力,只能依靠這些符籙禦敵,這不可謂不可悲。

爆破聲傳出老遠,驚醒了附近的人們,本來暗淡的高樓,瞬間多出無數亮光,甚至還有幾聲叫罵,大半夜不睡覺,擾人清夢,又不是過年,放什麼鞭炮!

唐小白扔出符紙之後,立刻升空,轉眼朝遠方射去,不見蹤影,黃儉從塵霧中走出,冷哼一聲,化作一股黑煙,追趕而去。

唐小白用出全力飛行,終被黃儉追上,一團綠火出擊,擊中唐小白,將他從空中打落。

奮力從地上爬起,唐小白吐出一口血,狼狽的看着飛下來的黃儉,喝道:“多行不義必自斃,黃儉,你現在住手還來得及!不要爲了活命,殘殺生靈,遲早會心魔纏身,死於雷劫之下!”

“廢話連篇,以現在的靈氣程度,我哪有可能修煉到渡天劫之時,這不過是你爲保命所說的託詞而已!” 黃儉站在唐小白麪前,冷眼看着他,良久,搖搖頭說道:“真是讓人失望,本來見到築基期修士,還以爲是名修煉天才,竟能在靈氣稀少的都市中,將修爲提升至此,最起碼也是個驕傲之輩,卻不成想,竟只是個懦夫!”

……

(第二章到來,求支持,求推薦,求收藏!) 確實如此,唐小白的行爲的確軟弱,可是他又能如何,他不像別的修仙者,無憂無慮,他有家人要守護,他還有殺父之仇要報,怎可輕易死去!

黃儉再度搖搖頭,說道:“算了,就讓我送你一程,讓你成爲我的力量!”

話落,雙手舉起,綠焰熊熊,剎那間,掐住唐小白的脖頸,讓其痛苦的嚎叫一聲,面部青筋暴突,扭曲,好似一張鬼面!

“啊啊!!!”唐小白髮出痛苦的慘叫,感覺身體的靈力不斷消失,血液加速循環,骨骼扭曲,就好像要散架一般。

“受死吧!”黃儉大喝一聲,再次發力,這時一道精光閃現,一把飛劍破空而來,瞬間劃破黃儉的喉嚨,一聲爆破,飛劍直接爆開,將黃儉的頭顱炸的粉碎!

身體直直挺立着,良久才轟然倒地,而唐小白的面色恢復如常,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氣,不斷咳嗽,汗如雨下,滿色蒼白。

遠處天空一襲白色,飄然而至,一名仙風道骨的男子,踏劍而來,穩穩站在唐小白麪前,拿出一個布袋,對着黃儉的軀體,念動咒語,一陣白光亮起,將黃儉的軀體收入其中。

之後微微輕咳一聲,看着唐小白說道:“沒想到老夫剛到京城,就遇到了結丹期的大妖,真是奇異啊,不知道友可知,這妖的來歷?”

唐小白滿臉痛苦,站都站不起來,此人見到,立刻手指輕彈,一顆藥丸飛入唐小白口中,片刻間,一縷奇光飄散,唐小白髮現身體舒爽,一切難受之感,蕩然無存!

起身抱拳,深深鞠上一躬,沉聲說道:“多謝前輩救命之恩,小子沒齒難忘!”

“哎,哪裏哪裏,本來我們修仙之人,就很是稀少,自然多加照顧,快快不必多禮!”此人一副高人做派,連忙虛扶,唐小白身體竟不受控制,腰身緩緩立起,頓時心裏一驚,此人修爲好高!

“你還沒有回答老夫的話,這妖怪是從何而來,你又是怎麼和他樹敵的呢?”

唐小白立刻施禮說道:“回稟前輩,在下唐小白,只是一介散修,此妖在京城四處作亂,蠶食人類,故而才發生此事,要不是前輩來得及時,小子真要送了命了。”

“原來如此,你也不必稱我爲前輩,我名陸瀚,原爲乾清宗人,現在門派中,也只剩我一人了。”陸瀚笑着說道。

“那我就叫你陸大哥了,剛聽說大哥是初到京城,不如先到寒舍小住,以表救命之恩!”唐小白恭敬的說道。

“甚好,甚好,小白老弟,請帶路!”陸瀚哈哈大笑,大呼快哉,與唐小白勾肩搭背,好似很是熟絡的老朋友一樣。

……

第二天清晨,張睿和李輝的屍體被發現,上層震動,整個京城都被戒嚴,本來無人問津的兇案,突然越鬧越大,但是始終抓不到兇手,而且在此一週後,再也沒有命案發生,這件事情也只能不了了之。

據離黃儉之事已經過去一個月了,東方瑜的傷勢也全好了,昨天一早已經坐飛機,回了海城,陸瀚本來住在唐門四合院,後來搬到了別處,說是一個人清淨,對修煉也有好處。


今天唐小白穿着一身紅色西裝,打算到京城找份工作,雖然唐門家大勢大,但卻沒有自己的公司,財產還是很富裕的,而唐小白可以說是一個窮人,他可不想一直花家裏的錢。

可是唐小白剛應聘上一份工作,張若彤一個電話,讓他趕緊來到皇圖,讓他的工作又宣告結束,氣呼呼的來到張若彤辦公室,見到她說道:“又怎麼了,大小姐,我又不是你的下人,每天呼之則來,揮之即去的,我還有自己事情要辦呢!”

“囉嗦什麼,找你辦點事情,你還委屈了,馬上給我閉嘴。”張若彤坐在辦公室裏的沙發上,翹着二郎腿,冷哼道。

“好好好,說吧,什麼事兒?”唐小白趕緊認輸,和女人計較這些,不是找死嗎,還是有點自知之明吧。

“我爸要讓我相親。”

“哦,等等!相親?!”剛剛唐小白還一副死人相,聽清張若彤的話,頓時驚叫一聲,把坐在沙發上的張若彤嚇得差點趴那兒。

“你喊什麼喊啊!”張若彤起身拍了一下唐小白,無語的說道。

www¸ ttкan¸ C○

“不是…,你怎麼說的?”唐小白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這麼反常,只是感覺自己心裏很彆扭,好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似的。

“我能怎麼說啊,而且這次的相親對象,就是陳斌。”張若彤很是頭疼,老爸整天想着把她嫁出去,真是夠了,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親閨女了,哪有迫不及待的要把女兒推出去的道理。

“陳斌?就是那個保時捷?”唐小白對這個名字有些印象,想了想,恍然大悟的說道。

“沒錯,就是他。”

“哦,陳斌好像還不錯。”

“你有病啊!”

“……”

唐小白無奈的坐在沙發上,說道:“要不然,我幫你把他打發了?”

“打發了可以,你可別把他怎麼樣了,要不然我老爸那兒可不好交代。”陳斌畢竟是大財團的總裁,而且生意上與自家很密切,也不能把人家得罪的太狠。

“明白了,沒什麼事兒,我先走了。”唐小白向張若彤告辭,心情一路鬱悶的來到陸瀚的住處。

他到這裏是爲了修煉,老師不在,他的修爲一直未曾突破,現在有高人在此,豈不是要好好討教討教,而陸瀚也很給力,不遺餘力的教導着唐小白,還贈送他一把法器,鎮魂鈴!


可驅鬼,鎮妖,本身修爲越強,其威力也就更大,唐小白這一個月裏,多次前來,與陸瀚一起切磋法術,修爲突飛猛進,然而始終無法突破‘聖極傲世訣’的第二重!

唐小白想不明白,而陸瀚也不得其所,畢竟他對這仙法一無所知,是否出現問題,也沒有辦法看出,只能讓唐小白順其自然。

一段事情的結束,意味着另一件事情的開始,雖然黃儉之事,已經過去一個月,但鬼怪的出沒,卻愈加活躍!

唐小白能否再次化險爲夷,而他這次的敵人又會是誰呢?

更多精彩,請看第一集,第二回!

…… 此時已是深夜十一點鐘,白霧飄蕩在樹林中,輕風忽起,樹葉小草舞動着自己的軀體,飽受摧殘,一輛寶馬車緩緩停在路邊,從車上走下一名男子,他夾着腿,嘀咕着:“尼瑪,憋死我了。”

男子走進樹林,去解決生理需求,寶馬車門打開,裏面一個女人正在照着鏡子,她濃妝豔抹,嘴脣鮮豔,皮膚白淨,好似一個妖精,嘴角微翹,女人在車上拿起一砸百元大鈔,輕輕滑動,這種嘩啦聲響,真是人間最美妙的聲音。

女人在車裏待了很久,也不見男人回來,不由有些着急,下了車,打量一下四周,這個公路一片荒涼,半天都沒有一輛車經過,再加上深更半夜,白霧瀰漫,小風颳着,還真有點陰涼恐怖的感覺。

女人有些膽小,朝着樹林方向呼喊:“你好了嗎?你在哪兒啊?!…”

然而回答她的只是自己的回聲,她孤身一人,不禁後背發麻,怎麼叫這麼多聲,都沒有迴應,上個廁所,有必要跑這麼遠嗎?

女人穿着高跟鞋,行動不便,在樹林中踉踉蹌蹌的走去,不斷小聲的叫着男人,她覺得她已經走很遠了,可是還是看不到那個男人,他也沒有任何迴應,這時,女人不由慌了,連忙轉身往回走,一直走一直走,卻怎麼也找不到那條公路了。

女人一直在樹林中打轉,一不小心崴到腳,一下子摔在了地上,被樹枝刮破手臂,一滴血滴落,女人悶哼一聲,轉眼看到,一個血淋淋的腦袋,瞪着血紅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女人,它的主人正是去上廁所的男人!

“啊!!!”女人一聲驚叫,不斷後爬,驚恐的盯着男人的屍體,他渾身是血,面色恐懼,嘴巴大張,眼睛始終看着女人,突然一陣狂風颳起,女人猛然回頭,一團黑氣盤桓在面前。

……

三天後,警方來到此處,由局長吳明親自帶隊,上面派下來的稽查人員,還沒到,所以有什麼事情,吳明只能親自上陣。

走進樹林,吳明看到了兩具屍體,全部都已腐爛,好似已經死去多時,這裏偏僻,鮮有人煙,所以吳明也不確定,死者的準確死亡時間,今天早上接到報案,說是這裏發現死屍,他纔來到這裏。

跟隨法醫現場鑑定,取證,發現死者雖然身體腐爛嚴重,但身體的機能反應來看,應該不超過三天才對,從穿着上,還是能看出,死者是一男一女,吳明即刻下令,將屍體帶回,再做斟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