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兩將一個朝朝翅膀飛去,另一個朝葉雄狠狠地撲過來。


葉雄將兩隻翅膀收起來,身體化成一道流光,躲出幾十米遠,躲過一擊。

西將哪肯讓他逃掉,背上風雷翅煽動,快如閃電,眨眼之間已經到了葉雄面前,手中握著一柄長劍,狠狠地劈落,強大的劍芒,凝成一道實質化的劍光,氣勢磅礴。

這種程度的攻擊,葉雄早就不看在眼裡,如果他應付,很快就能應付,但是他沒有。

他不停地躲著,展現出一副狼狽的模樣,好像不敢與對方抗衡。

就在這時候,天邊兩道人影飛了過來,孤月跟金二胖來了。

西將見來的是人族,分神看了一眼。

對於葉雄來說,這短短的機會,已經完全足夠了。

只見大地之下,突然出現一株巨大的蔓藤,纏住了他的身體。

西將反應也是極快,快速揮動蔓藤,身體衝天而起,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候,頭頂一個巨大的金色掌印當頭壓落。

他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強大的威壓拍落地上。

葉雄適時化成一道流光,等西將反應過來,一劍長劍已經架在他脖子上。

從誘敵到制服敵人,他花的時間,不到一分鐘,一下子就震驚全場。

「現在,你的人也落到我的手上,如果你不想他死的話,咱們就只能一人換一人。」葉雄冷冷地說道。

「一人換一人,你想得美。」黑暗使冷哼一聲,說道:「你手裡的只不過是飛羽族四將之中的一將,而我手裡的可是人族的族長,誰的價值高,不然而喻了。」

「既然這樣,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

葉雄手中長劍,狠狠地從西將的翅膀上刺進去,西將頓時一聲慘叫;還沒完,葉雄手中的劍,再次刺落,在他左翅膀上刺了一劍,鮮血頓時就染紅了翅膀。

他的冷酷,震驚了全場,所有人都動容了。

「實話告訴你,我這次來,就是想當人族族長的,如果你把現任的族長殺死的話,我會更輕鬆一些,到時候我把你殺了,周圍人數修士見我為族長報仇,歸順心更重,我到時候還要感謝你呢!」

這話葉雄是壓著說的,只有他們幾個人能聽得見。

「真的嗎,那我就幫你一下好了。」

黑暗使說完,突然抽出長劍,狠狠地從石驚天的手臂刺進去。

石驚天疼得臉容變色,但是他愣是不說一句話。

葉雄再次出劍,從西將手臂上刺了進去,跟石驚天受傷的位置一模一樣。

西將再次尖叫起來,見石驚人咬著牙,沒有尖叫,他也死死咬住嘴巴,不再喊出來。

黑暗使死死地盯著葉雄,手中的劍舉了起來,移到石驚天的頭上,只要刺落,石驚天的小命就沒了。

葉雄將劍架在西將的脖子上,只要輕輕一抹,他也得掛。

兩人就這樣對峙著,誰也沒有先動手,目光凝視著。

「好,咱們同時放人。」黑暗沉思再三,決定妥協。

飛羽族已經死了東將,如果西將也死了,那就失去了兩名大妖王,就算飛羽族再強大,也是很大的損失,人族只不過是一個小族,為了這麼一個小族,就死了兩使,太不值了。

「你先放。」黑暗使說道。

「你當我傻的?」葉雄冷笑一聲,說道:「咱們同時放。」

「好。」

葉雄將西將帶了過去,來到黑暗使十米之處,這才說道:「咱們同時鬆開,讓他們離開,誰也不能動。」

「好,一,二,三。」

兩人同時鬆手。

鬆手之後,西將連忙朝黑暗使走過去,由於受傷不輕,他走得很慢。

石驚天咬咬牙,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一步步地朝葉雄走過來。

兩名俘虜轉眼之間,就擦身而過。

就在這時候,西將突然轉身,手中已經多了一把匕首,朝石驚天背上撲過去。

石驚天哪想到對手這麼無恥,從背後偷襲,反應過來已經遲了。

場外傳來一片尖叫聲,那些人族修士,全都嚇得尖叫起來。

膽小的,甚至閉上的眼睛。

就在西將快要得逞的時候,突然他嘴裡發出一聲慘叫,握住劍的手腕從半空掉下來。

西將疼得慘叫起來,捂住受傷的手,飛快朝黑暗使跑去。

這時候,石驚天已經來到了葉雄身邊。

「多謝朋友相救,大恩不言謝,沒齒難忘。」石驚天說道。

「都是人族,一脈相承,別提什麼感謝,你沒事吧?」

「一點小傷而已,死不了。」石驚天道。

「沒事就好。」葉雄朝金二胖招招手,喊道:「胖子,過來幫族長治一下傷。」

金二胖連忙飛過來,從身上掏出靈藥,幫石驚天治療。 另一邊,黑暗使也幫西將在治療。

西將的傷,比起石驚天重得多了,剛才他想暗算石驚天,被葉雄早就潛伏在他身上的邪劍靈出擊,割斷右手手腕,現在整隻右手,等於廢了。

「黑暗使大人,你一定要幫我報仇,殺了這個可惡的人類。」西將疼得大叫起來。

黑暗使看了眼葉雄,想著他剛才短短几分鐘制服西將,又看了看半空之上,那個一直都沒出手,在冷眼旁觀的女人,潛意思里,他覺得這個女人不簡單。

「西將,你的仇我會幫你報,但不是現在,咱們先回去,等下次召齊人馬再過來。」黑暗使說完,夾帶著他,對一邊的南將說道:「咱們走。」

「毀了人族的聚居地,殺了咱們人族那麼多人,你們還想走。」葉雄冷哼一聲,對孤月說道:「寶貝,把他們給攔下,殺無赦。」

孤月第一次被葉雄喊成寶貝,頓時臉一紅,當下化成一道流光,擋在黑暗使面前。

「冰雪寒襲。」

一鼓冰雪寒氣從她身上湧出去,朝黑暗使攻去。

強橫的寒氣所過之處,化氣成冰,如果人被襲到,非被凍成冰雕不可。

簡單的一下出手,黑暗使就知道對方的實力驚人,不敢硬撼,背上的風雷翅啟動,頓時化成一道流光,朝遠處逃去。

孤月哪能讓他逃掉,連忙追了上去。

另一邊,葉雄已經鎖定南將,在他出逃的一瞬間,已經擋在他面前。

南將見他一出手,短短几分鐘就將西將活抓,哪敢跟他硬撼,連忙奪路而逃。

葉雄早在準備,手中的兩顆珠子彈出去,在半空炸開。

雖然沒有擊中目標,但是那強大的震蕩波,還是讓南使被波及,葉雄趁勢而上,將南將斬殺,然後化成一道流光,朝孤月的方向追去。

一連追了十幾公里,前面才發現孤月的身影。

「怎麼樣了?」葉雄連忙迎了上去。

「被他逃了。」孤月有些慚愧,說道:「此人實力不在我之下,加上風雷扇速度太快了,我根本就跟不上。」

「飛羽族以速度稱著,如果他想逃掉,咱們還是沒有辦法,算了,回去吧!」

兩人回到人族,很多人都在等他,石驚天更是迎了上來,詢問黑暗使的事情,當得知被逃了,他有些遺憾。

接下來,是雙方的自我介紹,一片寒磣之後,石驚天將葉雄帶回去,找間沒塌陷的房子,暫時住了下來。

從石驚天的口中,葉雄得知,飛羽族的實務分佈;

除了族長之外,族長以下還有兩使四將。

兩使是指黑暗使跟光明使,而四將,則是東西南北四將,不過,現在只剩下兩將了,東將跟南將已經被葉雄斬殺了,西將已經被廢手腕,還受了重傷,一身修為已經失去了七七八八,可以說,因為葉雄的存在,整個飛羽族,損失了三員大將。

「葉兄弟,你此次前來,有什麼事?」石驚天問道。

葉雄想了一下,說道:「族長,我就不拐彎抹角了,其實我這次進來,是為修真界跟修羅界,辦一件大事的……」

當下,葉雄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出來,包括精靈族不讓在她們的地盤建傳送陣,包括自己想採用文化入侵的方法,將人族遷移到黑暗森林旁邊。

「葉兄弟,咱們現在人族的聚居地也被毀了,而且這地方也不好,如果有新的地方可以遷移,大家也願意,就是這費用方面,估計會很大。」

將整整一個人族遷移,到時候再重建一個聚集地,那需要的費用,是極大的。

「這個你不用擔心,費用包在我身上。」

葉雄身上還有好幾百萬的靈石,建一個聚居地,綽綽有餘了。

「還有一點就是,精靈族那邊,她們能同意嗎,咱們去她們的地盤,她們肯定不願意的。」這才是石驚天最擔心的地方,畢竟他是人族族長,必須要對族人的安全負責。

「咱們又不是在黑暗森林建家園,只是離那裡比較近而已,她們還能趕咱們不成,如果真要動武,咱們也不怕她們,我隨時可以從修羅界拉一批人馬過來。」葉雄說道。

聽葉雄這樣說,石驚天也就放心了。

「你想什麼時候搬?」

「越快越好,飛羽族這次吃了大虧,很快就會過來找麻煩,咱們早走早好。」

石驚天點點頭,下去按排了。

原本以為要花不少的時候,誰知道一個小時之後,石驚天回來告訴他,可以走了。

「這麼快?」

「咱們人族弱小,被異族入侵不是一次半次,早就習慣了隨時離開。」

葉雄從房子裡面出來,天空之上,滿滿都人類,加起來有十幾萬人,浩浩蕩蕩,一眼看不到邊。

這些人,有相當大的一部份,都是築基修為以上的,可以御空飛行,還有一些僅僅是鍊氣期的,有專門的人幫忙帶著,還有一些是坐著飛行獸的。

「孤月,胖子,你們兩個押后,我跟族長在前面開路,務必要保證大家的安全。」葉雄吩咐。

孤月跟金二胖點了點頭,來到隊伍後面,浩浩蕩蕩地朝黑暗森林而去。

葉雄擔心飛羽一族會來襲擊,好在一路上都安全,沒發生什麼情況。

去人族的時候,葉雄只花了三天時候,但是遷移回來,差不多用了六天的時間。

人太多,速度太慢了。

第六天傍晚的時候,終於到了黑暗樹林北邊,這個地方,是精靈族人出入的通道,只要她們從黑暗森林出來,大多數都要經過這裡。

「咱們就在這裡住下吧!」葉雄說道。

石驚天當下吩咐下去,讓所有的人,按照規劃,自主在周圍建房。

所有的一切,都在如火如荼地進行,四下都是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

石驚天安排幾名半步金丹修士,在周圍當監工跟護工,保證家園順利建成。

這些人大多數都是修士,建房這些小事,對於他們來說,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

騎馬與蘿莉 短短一天時間,房子就建了一大半。

傍晚,葉雄跟孤月,石驚天,金二胖在吃飯,外面急急忙忙跑進一名手下,急道:「族長,葉前輩,不好了,精靈族的人來了,差點跟咱們的人打起來了。」

「走,咱們去看看。」葉雄站了起來。

(本章完) 來到外面的時候,看到兩名熟悉的人影,正停在半空,正是上次見到的火衛跟土衛。

「火衛姑娘,咱們又見面了。」葉雄笑道。

看到葉雄出來,火衛頓時就氣了:「你怎麼又跑回來了,還有,誰允許你們在這裡聚居了?」

「一言難盡啊!」葉雄嘆了口氣,說道:「咱們人族的聚居地,被飛羽族給毀了,這些人已經無家可歸,沒有辦法之下,只能遷移了。」

「遷移的地方多得是,人們為什麼偏偏要跑到黑暗森林,你們明知道這是我們精靈族的地盤,這不是找死嗎?」火衛揮了揮手,催促道:「馬上離開這裡,不然的話,被咱們女王知道,你們肯定不會有好果子吃。」

「火衛姑娘,這裡可不是黑暗森林,也不是你們的地盤,你們這樣做,會不會太霸道了?」葉雄指著那邊的黑暗森林,道:「我們這裡,離你們那裡,還有好幾公里的路呢!」

「雖然這裡不是黑暗森林,但是這裡靠近咱們,就是不行。」

「火衛姑娘,你這樣做,太霸道了。」

「你們到底搬不搬?」火衛怒了。

「對不起,我們好不容易來到這裡,是絕對不可能搬的。」葉雄堅決道。

「不搬是不是,行,後果自付。」火衛說完,怒氣沖沖地走了。

「葉兄弟,不會真有什麼事情吧?」石驚天擔心地問。

「族長,你放心好了,矛盾跟摩擦肯定會有的,處理好就沒問題了。」葉雄安慰他,然後對金二胖說:「胖子,盯緊一點,有什麼事情,馬上過來彙報。」

金二胖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半個小時之後,屬下又跑進來,說道:「族長,不好了,精靈族派了一隊火精靈過來,用能量箭燒毀咱們的房子,你們快出去看看吧!」

三人連忙走出去,發現半空之上,飛著幾十名留著火紅色頭髮的精靈,全都在彎弓射箭,每一支能量箭使出,就化成一道火焰,將房子燒毀。那些人族修士知道精靈族的厲害,而且得到過族長的叮囑,不能對精靈族出手,所以全都跑出來,乾巴眼。

「月兒,把火熄滅。」葉雄吩咐。

孤月化成一道流光,來到場上,一鼓冰雪之氣釋放出去,下面的火焰瞬間全都滅了。

那些火精靈受不了她的寒氣,個個冷冷瑟瑟發抖,只能快速離開。

火衛見狀,彎弓搭箭,朝孤月射來。

孤施展冰盾,將火箭擋住,然後跟火衛斗在一塊。

很快火衛就落在下風,她只是金丹初期,孤月可是金丹中期,而且,冰是克火的。

火衛見討不了好處,當下帶人撤了,離開之後說了一句:「你們再不離開,遲早會後悔的。」

葉雄懸浮半空,對下面的人族修士說道:「你們儘管建房,不會有事情。」

這些人族修士,見過葉雄跟孤月的厲害,比起他們族長還要厲害得多,當下個個信心大增,繼續趕工。

半個小時之後,三道流光從黑暗森林深處飛過來,片刻就來到聚居地上空。

為首的是一名頭髮有著三種顏色的女人,她穿著十分霸氣,容貌也極為不俗。

她身後,正追隨著剛剛敗退的火衛。

從她這副氣質可以看出來,顯然,她就是精靈族的女王。

「這裡,誰做主?」

精靈女王歌姬目光冷冷地掃落周圍,眼芒就像實質化一樣,讓周圍的人如芒在背,不敢正視她的目光。

石驚天正想站出來,葉雄一把拉住他,站了出來:「晚輩江南王,見過精靈女王。」

「你是人族族長?」

歌姬目光落到葉雄身上,見他還這麼年輕,有些意外。

「晚輩不是,族長是我的朋友。」葉雄不卑不亢地說道。

「既然你不是族長,那就站一邊去,讓族長出來說話。」歌姬冷傲地說道。

「女王殿下,我是人族的族長,叫做石驚天。」石驚天站了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