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兩個小蘿立即向阿庫拉打招呼「姐姐你好,我是大青花魚射水魚。你真的是潛艇艦娘嗎?」


「當然是真的。」阿庫拉點頭「提督可是通過查看我的資料才確認了我真的是一個潛艇艦娘的。」

宋傑此時也開口說道「好了,我們現在就別在說這些事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深海突襲戰的作戰會議,我們現在要討論的事情是讓那些艦娘參加這次的深海突襲戰。」聽到宋傑的話,艦娘們紛紛作證等待著宋傑的安排。

「鑒於我們鎮守府現在已經不在一線防線,我們現在只需要留下少量的艦娘進行防守,剩下的人可以全部參加這次的突襲戰,但是必須要有足以自保的實力才行,我可不希望我的艦娘被深海擊沉了。這次帶隊的艦娘是長門姐,大家一定要聽長門姐的安排。」

坐在角落中的大和聽到宋傑的話眼前一亮,走到宋傑身邊「提督,我把我的小褲褲也給你,能讓我也參加這次的深海突襲戰嗎?」

大和,怎麼連你也被北宅和長門姐帶壞了。」宋傑一頭黑線的看著把一條粉色小褲褲塞進自己手中的大和「我讓長門姐出征可不是因為她把小褲褲給我,而是因為需要一個人統領大局。」

「具體出征的人員就交給長門姐來挑選,我就先回去休息了。」宋傑隨後就要把手中小褲還給大和。

「提督自己留著吧。」臉上露出失望之色的大和說著就要離開大廳。

「大和你先別走啊。」宋傑趕緊拉住了一臉失望的大和「雖然不讓你參加深海突襲戰,但並不是就不讓你和深海戰鬥啊。在大家不在的這段時間,鎮守府的安危可就要全靠大和你了。我給你100單位的精鍊燃料、彈藥用於補給。」

「謝謝提督。」大和看著地上宋傑從空間中取出的資源,臉上的失望一掃而空,變成了躍躍欲試的笑容「我一定會保護好整個鎮守府的,請提督放心。」在將地上的資源收進空間中后坐到一邊,開始計劃起了如何利用這些資源消滅更多的敵人。

「提督,你可不能當甩手掌柜。」長門把一份鎮守府艦娘名單遞給了宋傑「還是由提督來選擇參與深海突襲戰的人員吧,我們可以派出12個艦娘,編成兩隻艦隊。」

「12個啊,那真的是要好好考慮一下了。」皺起眉頭的宋傑不禁開始考慮起了如何選擇出征的人選。

「達令,航母艦娘的人選你就不用選了,我、加加和瑞鶴去,三個航母艦娘足以與深海爭奪制空權和為大家提供航空支援了。」從宋傑手中奪過紙筆的太太飛快的在嗎,名單上自己、加加、瑞鶴的名字後面打上挑。

「現在達令只要考慮其他艦娘的選擇就好了。我們現在就去接下來的突襲戰進行集訓。」隨後就和除了翔鶴外的航母艦娘離開了鎮守府。

「夕立是必須要去的,小貓、維維、長門姐、歐根、黎姐、島風、Z1和小16。嗯,就你們12個參加這次的深海突襲戰,其他的事情就拜託長門姐了。我要研究一下怎麼才可以讓大家隨意回到自己的世界中。」隨後回到了提督室中。

坐在椅子上的宋傑詢問著系統「系統,你有沒有辦法讓大家隨意回到自己的世界中,就像是我們可以隨意穿梭於艦娘世界和利加德世界那樣。」

「本系統的能力暫時還無法做到這種程度的事情,不過如果魔王大人能夠將一個被主神惡意扭曲的世界的控制權從主神的手中奪到,系統就能獲得很多的能量,說不定也能因此而完成您的想法。」

「是嗎,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宋傑催促系統「畢竟早去才能早回。」

「既然這是您的期待,那您現在就可以啟動聯通那個世界的傳送門了。」

在給翔鶴和太太都發送了一條自己要去新的世界的消息后,宋傑就走進了深藍色的傳送門中,與此同時,做在大廳中正在和青葉、那珂、歐根討論著舞蹈和歌曲的miku也被一個深藍色的傳送門吸入。

依舊在大廳中的翔鶴做出了解釋「看來這一次和阿納塔一起前往新的世界的人是miku。剛才阿納塔已經通過契約告訴我要去新的世界。真是的,明明才回來半天就又要離開了。」

「啊,小傑又走了?」從廚房中走出來的亞絲娜聽到艦娘們的討論后臉上露出失望之色「本來還想讓他嘗嘗我新做的草莓大福,現在看來只能等下一次了。」

「唉,我這還有給小傑準備的新菜品呢。沒想到小傑這就又離開了。」西爾維婭把自己手中的菜肴放到了桌子上……

再度睜開眼睛的宋傑看著自己面前的茅草屋頂「茅草屋頂,看來的確會如同佑理預測的那樣是三國的世界了,不知道我在這個世界中都能夠遇上那些猛將。」

宋傑隨後就把自己目光投向了整個房間,整個簡陋的房間中除了自己再無他人「看來這建築中只有我一個人了,不知道這個世界中都會遇到什麼事情,總之先出去看看吧。」

推開木門的宋傑正好看到了一個從自己對面房間中走出來的穿著麻布袍的中年人,那人看到宋傑之後先是一愣,隨後對宋傑作揖「公子你好。」

「你好。」宋傑有模有樣的學著中年人的樣子對他行禮「這位大叔,不知此地是何處?」

中年大叔憨厚一笑「看公子的樣子就知道公子不是本地人了,此乃幽州境內,涿郡涿縣附近。」

「幽州?涿縣。」宋傑腦海中立即出現了劉關張桃園三結義的畫面「雖然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但還是去涿縣碰一碰吧。」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你總是勸我和妹妹們逃?那你們為什麼不逃?明知打不過那些黃巾軍,卻依舊要與他們戰鬥?」宋傑反問中年男人。

中年男子一臉苦笑「逃,我們又能逃到哪裡去呢,這幾年接連不斷的災難早已把家中的餘糧消耗的七七八八了,就算是進了涿縣又有什麼意義呢?」

「跟何況這裡是我們祖祖輩輩都居住在這裡,反正這世道也不打算讓人活了,乾脆拚死一戰得了,您和我們不一樣,您是個讀書人,希望當您舉孝廉成為一名官員的時候不要忘記今天您看到的東西。您和您的妹妹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

「大叔,你放心吧,區區300黃巾軍,我還真的就沒有把他們放在我的眼裡。愛紗,玲玲我們要上了哦!」一臉自信的宋傑直奔越來越靠近村子的黃巾軍而去。

「是,哥哥。」愛紗和玲玲在答應了一聲后就跟著宋傑一起沖向了黃巾軍。

一個眼尖的黃巾兵在看到了沖向自己的宋傑三人後開口「頭,你看,還有人從村子中衝過來,手中還拿著武器,似乎是要與我們一戰的樣子。」

臉上有一道刀疤,看起來應該是頭目的傢伙一臉不屑「真是老壽星上吊,活得不耐煩了,不過那個黑髮少女長的真不錯啊。還有那個小女孩,也是十足的美人胚子。小的們跟我上,搶錢、搶糧、搶女人!」

「哦!」刀疤臉身後的黃巾軍在大吼一聲後跟著他沖向宋傑三人。

看著300強盜,宋傑一臉不屑「這分明就是強盜嘛,看來這群傢伙要麼是假的黃巾軍,要麼就是參與了黃巾軍的山賊。黃巾軍中良莠不齊,今日總算是讓我見識到了。」

「哪來那麼多廢話,給我死!」手中拿著環首大刀的刀疤臉一刀劈向了宋傑。

抬起右手的弒神格擋的宋傑在聽到「鐺」的金鐵交鳴聲后,感受著右手傳來的大力,不禁趕緊後撤一步,甩了兩下自己的右手「看來這個世界中敵人的實力不可小覷。」

認真起來的宋傑揮舞著雙劍在對迎上了刀疤臉,憑藉著武器的優勢在他的腹部劃出了一條口子,寒霜自帶的凍氣更是讓那條口子變成了一片凍傷。

「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刀疤臉的聲音中充滿了驚恐,拿著武器的手也在不斷的顫抖「你為什也會仙法。」

「我可不會仙法,剛才的效果只是我的武器帶來的而已,你不要想多了。」抬手一劍刺穿了刀疤臉胸膛的宋傑開始和愛紗、玲玲攻擊剩下的黃巾軍。

愛紗使用著自己的青龍偃月刀,隨著她一聲嬌叱,面前的五六個黃巾兵立即被砍翻在地。玲玲也不在是赤手空拳了,而是不知從何處得到了一桿長槍,用長槍消滅了一個又一個敵人。

手持雙劍的宋傑更是徑直衝進了黃巾兵最多的區域中,一個亂舞,輕鬆的解決了距離自己較近的黃巾兵,隨後對周圍用看殺神的目光看著自己的黃巾兵開口「降者不殺。」

被宋傑殺神一般的表現嚇的兩股戰戰的黃巾兵如蒙大赦,紛紛扔掉自己手中的武器,跪在地上。

「玲玲,你回村莊,帶著村民們把這些投降的黃巾軍都幫起來聽候發落。」宋傑隨後一指零零散散逃跑的幾十個黃巾兵「愛紗,我們兩個去追擊逃竄的黃巾兵。」

「媽呀!殺神追來啦!」一個跑出了大約有500米的黃巾兵在回頭髮現了窮追不捨的宋傑和愛紗后,發出后一聲大喊,腳下的速度更是又快上了那麼幾分。

看著在自己的追殺下,僅剩的幾個逃進遠處森林中的黃巾兵,喊住了愛紗「愛紗,我們回去,希望玲玲和大叔他們已經處理好了那些俘虜。」

「是,主公。」抹了一把頭上細汗的愛紗和宋傑一起慢慢的向著村莊的位置走去。

看到回來的宋傑和愛紗,一直站在村口無聊的踢著石頭的玲玲臉上綻放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飛快的跑到兩人身邊「哥哥,你和姐姐回來啦,那些黃巾兵是不是全部被哥哥姐姐殺掉了?」

「沒有,有幾個跑進樹林了。」宋傑搖頭回答后詢問玲玲「玲玲,那些俘虜怎麼樣了?」

「那些俘虜被關在了一間廢棄的房屋中,雖說是廢棄的,但倒也有一些過往的行人和商人在那裡借宿。」玲玲指向了宋傑今天早上到呆著的房間「我們這次一共有23個俘虜,他們現在都在那個房間中,哥哥,你打算怎麼處理那些俘虜。」

「先去看看。」宋傑說著就和愛紗玲玲走進了綁著俘虜們的房間中。

「接下來我給你們一個選擇的機會,一個是死,一個是效忠於我,你們自己選吧。」坐在地上的宋傑等待著俘虜們的抉擇,實際上這個選擇並不是一個難選的選擇。果不其然,宋傑坐在地上后,俘虜們紛紛選擇了效忠宋傑。

「你們現在去打掃戰場,每人都拿上自己的武器,然後我們就去涿縣。」在安排完了這些俘虜后,宋傑三人就帶著俘虜們走出了小房。

看到宋傑三人的的村民們紛紛對三人打著招呼,可是當看到宋傑身後的那23個俘虜後轉而避如蛇蠍。

「恩公,你這是要幹什麼啊?」中年男子看著宋傑身後被鬆綁的俘虜,臉上露出了不解之色。

「他們已經效忠於我,我要帶他們去拿武器,然後我們就就前往涿縣了,剩下的兵器也能讓你們這個小村子有些自保的實力了。」隨後就走向方才戰鬥的戰場。

村民們正在把那些死去的黃巾兵的屍體掩埋起來,兵器則被村民們放在了一起,除了刀、槍、劍這些武器外還要一些小圓盾。

當23名俘虜都挑好了武器后。宋傑的腦海中出現了系統的聲音「魔王大人,您現有了您的第一隻部隊。」

宋傑的眼帘中出現了對於自己第一隻部隊的介紹。

兵種:流寇

戰鬥力:差

忠誠度:極差

士氣:低落

綜合評價:D

數量:23 「忠誠度極差,戰鬥力差。好吧,看來指望他們是指望不上了。」看著這些流寇的屬性,宋傑的臉上露出了前途多難的表情「希望去涿縣能夠有些好運氣。」拒絕了村民們想要挽留的想法,把黃巾首領的腦袋割下裝進一個包袱的宋傑一行人向著涿縣而去。

抵達涿縣外圍的宋傑看著不遠處的一個桃花盛開的院子開口「看來這裡就是桃園結義的桃園了。」腦海中又浮現出自己和愛紗、玲玲與黃巾作戰時的場景「我用雙劍,愛紗偃月刀,玲玲用長槍。倒也是劉關張的翻版了。」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站在涿縣城外的宋傑一行人立即被一個穿著黑色鎧甲的兵卒攔住,上前盤問「你們這一群手持武器的人進涿縣想要幹什麼?」

宋傑對著兵卒作揖「學生是遼東人氏,這兩位是我的妹妹。後面的是我們一路上遇到義士,我們在離涿縣20里左右的李家村遇到了一群黃巾軍,這是他們首領的首級。」宋傑說著就把自己背後的包袱遞給了攔住自己的郡卒。

「黃巾軍!?」周圍的行人在聽到了宋傑的話后紛紛衝進來涿縣城中,縣卒們的臉上也露出了緊張之色。

一個郡卒更是走到了攔住了宋傑的縣卒面前「什長,我們還是先撤回城中吧,不然等下黃巾軍來到這裡的時候就來不及了!」

「慌什麼!要是黃巾軍真的打到涿縣了,這位公子就不會到現在都這麼平靜。該幹什麼幹什麼去!」呵斥了一句自己手下的什長看著宋傑「公子,請您繼續。」

宋傑把包袱打開,把刀疤臉的腦袋展示給了什長「他就是那群黃巾軍的頭目,我們已經把那股300人左右的黃巾軍盡數消滅了。」

「這是刀疤劉,他是這附近一夥山賊的頭目,沒想到他和他的手下加入了黃巾軍,還被公子和您的手下消滅了。」什長看到包袱中的人頭說道「涿縣正好在通緝他,公子可以去縣衙用這顆人頭換10兩銀子。公子,請。」

宋傑一行人隨後就走進了城中,想起了自己沒有任何這個世界貨幣的宋傑在愛紗的耳邊小聲說道「愛紗啊,我沒有這個世界中的錢,你能安排一下大家住宿的事情嗎?」

就在這時,一個郡卒走到宋傑身邊「想必這位公子也是應檄文參加征討黃巾軍的戰鬥的吧,請您跟我來,我帶您去西城外的軍營。」

「我讓我的妹妹帶著手下跟你去城西的軍營,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不知太守府在何處?」宋傑指了一下自己手中被包袱裹起來的人頭「我要先去換10兩銀子。」

「公子您就和我們一起走吧,城中的位置就是太守府所在的地方,不過小人好奇的是公子你殺掉的是通緝令上的哪個人的人頭換銀子?」說完之後才發覺到自己的失言,對宋傑深深作揖「請公子恕小人失言。」

宋傑大度的擺手「無妨。據門口的什長說,是個叫做刀疤劉的匪首。」

「刀疤劉,那可是涿縣附近的一夥惡匪,沒想到居然被公子所斬殺。」郡卒的臉上露出了滿滿的敬佩之色,但眼中深處卻有一抹厲色閃過。

「那是當然的,哥哥可是很厲害的。他一個人就殺了大約100個黃巾兵,而且一個照面就殺掉了那個叫做刀疤劉的傢伙。」玲玲隨即就開始向那名郡卒說著李家村發生的事情。

「沒想到不止公子就連您的兩位妹妹的實力都如此強大。」郡卒臉上滿是笑臉的恭維著宋傑三人的強大,腦海中卻對接下來的行動有所擔心『有了這三個人的加入,涿縣的計劃恐怕很難完成了只能讓他們和大軍回合了。』

在走到了太守府門口后,對起義心事重重郡卒指著太守府「這裡就是太守府了,公子,我現在就帶著兩位小姐和您的手下前往城西外的軍營了。」

「我等下就會趕過去。」在確定了方向後,宋傑徑直走向太守府。

「來人止步!」一個郡卒攔住了宋傑,對宋傑行禮「不知這位公子來到太守府所謂何事?」

「我來這裡是為了領賞的。」宋傑說著立即打開了自己家手中的包袱,把包袱中的「這是匪首刀疤劉的首級。」

「好,我這就進去通報,太守大人忙於檄文之事,不一定能夠見你,但是劉主薄一定會見你的。」郡卒隨後就走進了太守府中,沒過一會兒就和一名穿著黑袍的中年男性走了出來。

「我是涿縣太守府的主薄,你就是那個用刀疤劉的腦袋領賞的人?」中年男子仔細的打量著站在太守府門口穿著一身白色長袍的宋傑潔白的長袍上有著星點的血跡,證明宋傑的確才參與了一場戰鬥,不然早就應該換一套衣服了。

「學生宋傑見過主薄大人。」宋傑對著站在自己面前的主薄深深作揖。

「宋傑,名字甚好,但不知為何沒有表字?」聽到宋傑的介紹劉主薄立即好奇起來,主動詢問向宋傑。

「主薄有所不知,學生本是遼東人氏,跟隨父親前來涿縣是為了尋找家父的一個故友才前來的,不過我們被黃巾軍打散了。我又才及弱冠,哪裡有人會為我起表字。」

「抱歉,我不應該提及此事。」長嘆一聲的劉主薄把一個錢袋塞給了宋傑「這是你應得封賞。」隨後就和拿著刀疤劉人頭的郡卒回到了太守府。

「好的,銀子的事情解決了,接下來就要準備尋找劉備大姐姐了,希望真的能夠在涿縣找到她。」把錢袋揣在自己懷中,實際上卻把錢袋裝進了自己的空間中的宋傑開始在偌大的涿縣城中閑逛,試圖找到這個世界中的劉備。

四處閑逛的宋傑小聲的嘀咕道「演義中的說法是他在涿縣遇到了關羽和張飛,戀姬無雙中則是在一個名為桃花村的地方。到底那個才是靠譜的啊?」

「救命啊!」就在這時,旁邊的一條小巷中傳出了一個女聲。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主公,這就是我的武將技了。」嬌叱一聲的愛莎頭上出現了兩個藍字『巨力。』

圍著愛紗轉了一圈的宋傑指著小院中的石牆「愛紗,你現在使出全力轟擊這塊石牆,看看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

「好的,主公。」接受了宋傑命令的愛紗舉起了自己白嫩的拳頭,重重一拳擂在了石牆上。堅硬的石牆在愛紗的這一記重拳下變成了一地碎石「這就是我武將技的威力了。」

走到石牆面前細細查看的宋傑轉頭問向愛紗「愛紗你的武將技是什麼等級的?」

「我的武將技是藍色字體,是中級武將技。白色是低級武將技,紫色是高級武將技,金色是特級武將技。更高級的我就不知道有沒有了。」

「我知道了,讓我看看我這一拳的威力能夠達到什麼程度吧。」宋傑說著也揮出了自己全力一拳砸向了石牆。

接受了宋傑一擊重拳的石牆看上去一副毫髮無傷的樣子,可就在愛紗和玲玲準備開口安慰宋傑的的時候,那面被宋傑擊中的石牆逐漸碎裂,稀里嘩啦的變成了散落一地的碎石,宋傑重拳擂道的碎石上,更是有著淺淺的拳印。

「主公果然不愧是真命天子,只依靠自己的拳頭就能夠造成比我的武將技還要強大的傷害。」愛紗看著宋傑的目光中充滿了崇敬。

「大哥哥好厲害,居然比玲玲和姐姐都強。」玲玲更是在一邊不斷的大呼小叫。

「愛紗,我們來掰手腕,看看你的巨力和我的全力究竟那個力氣更大一些。」坐在一個石凳上的宋傑把自己的右手放在了桌子上,對愛紗發起了挑戰。

「好的,主公。不過我覺得根據我們剛才的造成的傷害來看,這根本就是勝負已分的事情。」坐下的愛紗抓住了宋傑的右手。隨著玲玲的一聲令下,兩人開始發力,一時間宋傑和發動『巨力』武將技的愛紗的力量居然做到了僵持不下。

就在這時,聽到屋外兩聲巨響的劉弘對桃香說了一句『你繼續做飯我去看看發生了什麼。』的劉弘看著兩片變成碎片的院牆和正坐在石桌前的掰手腕的宋傑與愛紗,尤其是愛紗頭上的兩個藍色的『巨力』更是一臉震驚。

「沒想到這個小子居然有這樣的實力,居然能夠和使用了武將技的愛紗打個平手,也許他真的是真命天子。」想到這裡的劉弘趕緊搖頭「不行,我到底在瞎想什麼,不過如果他能夠嫁給桃香倒也不負桃香的身世。」隨後回到房子中。

「娘親,你回來了。外面到底為什麼發出了那兩聲巨響啊?」看到劉弘回來的桃香趕緊詢問外面為何發出巨響。

劉弘搖頭「只是外面的院牆倒了而已。好了,用心做菜,別把菜做糊了。」

「娘親,我想和宋傑他們一起去平定天下。」做好了炒青菜的桃香眨巴著自己的大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劉弘「可以嗎,娘親?」

劉弘長嘆一聲「行,今天晚上我也應該和你說些事情,這些事情總不能瞞你一輩子。既然你想要出去平定天下,那我也應該把這些事情告訴你了。」

「現在去喊他們吃飯,然後幫助客人們收拾餐具。」將青菜盛至盤中的劉弘指著屋外。

「好,我這就去。」得到母親應允的桃香興高采烈離開了廚房,走到院子中,看到了依舊在僵持不下的宋傑和愛紗,趕緊走到了宋傑和愛紗的面前「你們兩個快住手,不要再這樣下去了。」

看到兩人鬆開了手,桃香詢問兩人「你們兩個到底準備幹什麼,為什麼愛紗要在使用武將技的情況下和小傑掰手腕,還有院牆為什麼倒了兩處?」

「桃香姐姐,我告訴你到底是怎麼回事。」自告奮勇的玲玲立即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桃香。

一臉震驚的桃香看著宋傑「小傑,玲玲說的是真的嗎你?你真的和使用武將技的愛紗打了個平手?」在得到宋傑肯定的回答后,震驚了好一會的桃香才想起了自己的出來要辦的事情「晚飯已經做好了,快進去吃飯吧。」

「可以吃法了?真是太棒了!」聽到能夠吃飯後,一臉高興的玲玲立即衝進了房子。活潑的樣子讓宋傑幾人臉上露出了笑容。隨後也跟著玲玲走進了房子。

「桃香,餐具不用你拿,你只要坐好就行了。」

「娘親,你放心吧,我已經能夠拿好這些東西了。」

廚房中的對話不禁讓宋傑等人好奇為什麼劉弘不讓桃香做家務,玲玲更是把這個問題問了出來「劉弘阿姨,你為什麼不讓桃香姐姐拿餐具啊?」

就在這時,廚房中傳出的碗盤灑落一地的聲音讓坐在外廳的宋傑等人瞬間明白了為什麼劉弘不讓桃香做這些家務活「現在你們應該知道為什麼我不讓她幹家務活了吧,這孩子從小就笨手笨腳的。你們也不用進來,馬上我就出去。」

當劉弘和一臉失落的桃香回到外廳,把飯菜擺好后劉弘開口「我已經同意了桃香同你們一起去平定天下。家中飯菜簡陋,還希望你們不要介懷。」

除了每人碗中滿滿的米飯外,就只有一盤熟青菜和一盤腌菜絲。的確是異常的簡陋,但在這個平民都無法填飽肚子的年代,對於一個農戶家庭而言無疑是無比豐盛的。

將心比心的宋傑臉上露出笑容,夾起了一根自己玩全不認識的青菜塞進口中「這不是已經很豐盛了嘛。我還以為就只能吃到半碗米飯呢。」

愛紗也開口說道「沒錯,我和玲玲有的時候一天都還吃不上這麼一碗熟飯呢,真的已經非常豐盛了。謝謝劉弘阿姨的招待。」

「桃香是一個笨手笨腳,而且有些呆的孩子,希望你們能夠多照應她一些,老身在這裡多謝大家了。」隨後又看向宋傑「切莫辜負桃香。」

「您放心,我們一定會了好好照顧桃香的,您就放心吧。」一頓飯便在著悲情滿滿的氛圍中吃完了。 「桃香,你不用給主公打地鋪,今晚他和我們睡一個房間就行了。」看著從房間中取出了一套鋪蓋的桃香,愛紗趕緊阻止了她的行為。

有些為難的桃香看著愛紗「可是畢竟男女有別,這樣真的好嗎?」

「主公的實力可是比發動了武將技的我絲毫不差的,他要是真的欲行不軌,我又怎麼可能攔的住他。」愛紗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隨即從桃香的手中接過了鋪蓋。

一頭黑線的宋傑不禁吐槽道「什麼叫欲行不軌,我在你們的印象中就是一個色狼嗎?還有,愛紗你以後也不要總是用『主公』來稱呼我了,就像桃香一樣稱呼我小傑就行了。」

「是,主公,天色不早了,我們去休息吧。」拿著鋪蓋的愛紗的點頭,看的宋傑是一陣無奈,在房間中傳出了玲玲的催促聲后趕緊走進了房間中。

桃香也走回了房間,看著自己的母親「娘親,你要與我說什麼事情?」

「桃香啊,我們其實是中山靖王劉勝之後,漢景帝的玄孫。因為一些原因避禍於桃花村。」看著桃香的劉弘將桃香從未知道的身世告訴了她。

劉弘隨後又從自己的枕頭下抽出了一把武器「這是我們家的家傳寶劍,靖王傳家,此劍原是一對,但另一把現已不知丟失在何處了,你既要平定天下,就拿著它防身吧。」

「靖王傳家嗎?」從劉弘手中接過靖王傳家的桃香撫摸著手中的劍鞘,隨後從劍鞘中抽出了靖王傳家,看著劍身中央為金色,外圍為銀色的寶劍發出感慨「這真的是一把好劍。」就在這是,劉備的頭上突然出現了兩個藍色的大字『仁德』

劉弘頓時喜極而泣「沒想到女兒你居然能夠使用武將技,就是不知道這個武將技的作用是什麼,為仁為德?」隨後主動詢問桃香「女兒,你武將技的能力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桃香無奈搖頭「不過應該不是武將技,可能是內政技。」……

「你說什麼?」一個臉上有著一道淺淺刀疤,使得漂亮的臉蛋多上一絲英氣的穿著銀色盔甲的高挑御姐看著自己面前的黃金兵「刀疤劉和他的手下被三個人解決了?!看來涿縣太守現在肯定已經有所防備,涿縣不好打了。」

一個女將走到高挑御姐身邊詢問「大姐,我們現在怎麼辦?」

沉吟片刻的高挑御姐看著自己身邊的女將「鄧茂你現在去點一千精兵,我們去桃花村會會這個三個把刀疤劉一行解決的熱人。」

「大姐,精兵已經點齊了。」點完兵回到大廳中的女將在高挑御姐的耳邊小聲問道「大姐,你對於最近的流言有什麼看法。」

「你想說的應該是那個所謂的『真名天子』吧。我才不相信是真的,而且大賢良師可是已經說過了,那些所謂的天外來客可都是會給這個世界帶來更大的災禍的。」

高挑御姐從自己的腰間拔出佩刀,一刀斬斷面前案板「要是我看到看到了這群妖人,必將其斬殺,猶如此案!我們走,先去會會那三個待在桃花村的高手,聽說其中還有一個男的?」

「沒錯,據士卒彙報,這個男人似乎一個人就解決了一百名兵卒。」鄧茂點頭「但是我覺得根本不可能,哪裡會有男人能夠強到這種程度,肯定都是騙人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