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兩個妹妹的日常花銷大到幾乎讓雷千瀕臨破產的邊緣。


不過,就算破產,人還是需要在床上睡覺。

所以在雷千軟磨硬泡,協商多次之後,愛子和伊莉斯終於同意把雷千的床放回原位(又撞了幾條大縫),不過作為代替,雷千必須買一個真正的沙發做為看電視使用。

於是,在這個星期天的早上,所有人都在忙著購買iPhone23的時候,雷千卻牽著兩個妹妹的手,走向了通往傢具城的路。

至於作為御宅族妹控的雷千為什麼不在網上購買沙發,原因很簡單,只是因為愛子一句「只有親自坐上去才能知道沙發好不好」,所以三個人一同出發尋找合適的沙發。

不過話說起來,這街上準備購買iPhone23的人還真是多。

排隊的長龍幾乎佔據了半邊的街道,有的人甚至熬夜打地鋪等候在手機店的門口。


從雷千他們身邊走過的行人之中也全都是已經買好了手機,滿臉興奮,準備回家試機子的成功人士。

「啊咧,他們在幹什麼呢?」伊莉斯指著一家蘋果手機專賣店的櫥窗問道。

透過櫥窗可以看到,購買手機的顧客們正在一個個隔音的房間里,對著半球狀的機器說著話。

「噢,你問那些在錄入語音信息的人嗎?」雷千開始解釋,「那是因為這最新款的iPhone手機不用人出聲就可以把信號轉化成音頻傳遞到接受者的手機上,但是在接受者的手機上卻可以聽到說話者的聲音。這就需要事先把使用者的聲音檔案給備份出來。當使用者撥打電話的時候,再通過iPhone23上特有的感測器將使用者獨一無二的耳紋識別出來,然後就可以通過衛星訊號,把使用者的聲音傳遞到收聽者的手機上去了。所以當使用者進行更換的時候,感測器會識別出不同的耳聞,收聽者那邊也可以聽到不同的聲音的哦。」

「喔……」伊莉斯似懂非懂的看著雷千,但是雷千知道她肯定是完全沒聽懂。雷千隻好換一種方法解釋。

「簡單來說,這款手機就是把錄好的聲音播出來。當然它的厲害之處還是完全不用人出聲就能對話這點。」雷千已經用淺顯到不能再淺顯的解釋方法給出了說明,然而伊莉斯還是瞪著大大的眼睛。

「噢!是不是就是像蛋糕店的特訂蛋糕一樣?」伊莉斯說著嘴角邊就已經開始流出了口水。

真是敗給你了!雷千真是無比好奇伊莉斯的腦筋迴路是怎麼構成的,居然連這都能聯想到吃的,雖說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吧……

不過話說回來,這項愉快的發明不僅僅幫助人們解放了雙手、節省了口舌之力,另外,因為完全不用出聲,所以大大的減少了公共場所的噪音污染。可謂是全人類的福音。

估計以後這個世界會多一份兒安靜,少一份喧囂和吵鬧吧。

但是,看著那些買到了新手機,已經開始使用的人,雷千有一種很強烈的彆扭感。

畢竟,看著別人干張嘴不出聲,實在是一件令人有點兒窩心的事情。

不過,也許以後習慣了就會好的。

如果讓三、五百年前的人,看著三、五十年前的人們拿著智能手機放在耳朵上打電話,估計同樣會產生很強烈的彆扭感吧。

然而現在的人對於旁邊的人接打手機的這種事情,是最正常不過的行為了吧,絲毫不會有違和感。

這就是時代在進步,同時也是習慣的力量。

「啊咧咧,小千千,你們在這裡幹什麼呢?」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街道邊傳來,然後雷千就看到了靠在警用大吉普車上的莫小雨。

話說這輛大吉普不會就歸你專屬了吧?

「啊,是小雨姐姐!」伊莉斯開開心心的向著小雨跑去,腦袋上的呆毛一擺一擺的,看來小雨又在雷千不知道的時候給伊莉斯餵過什麼好吃的了,「我們要去買沙冰哦!」

「是沙發啦!」雷千趕緊糾正道,「話說回來,小雨你在幹什麼?」

小雨一身的警服,手裡還抱著許多iPhone23的新裝手機盒。

難道這款手機涉嫌違法銷售,所以警衛隊隊長才出動收繳了這麼多台的iPhone?

不過這種事情應該輪不到警衛隊長親自出馬吧!派幾個警員完全可以做到相同的收繳工作。

小雨看到雷千古怪的緊張神色,不禁掩嘴偷笑。

「不是你想的那樣啦!我們警衛隊最近也有被竊聽情報的擔憂啦,所以經過大家一直決定,給每個人都配置一台iPhone23,剛剛我去店裡諮詢,結果店長很愉快的就贊同了和我們之間的合作,還給我打了8折,真是超級幸運的呢。」小雨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十分興奮。

「不過語音錄入的事情怎麼辦啊,總不能一堆警衛隊員跑到人家店裡對著那個半球狀的機器『哇啦哇啦』一通亂叫吧?」雷千明顯的對於警衛隊員都能享有這種福利感到十分嫉妒,如果連小雨都使用這款新型手機的話,那麼雷千會不會成為使用智能手機的最後一個人啊!

「這個沒關係的,店長告訴我說,只要找個安靜的地方,用電腦登陸他們的網站,然後按照要求,對著麥克風講話就可以了。語音錄入聽說只需要三分鐘不到哦。」看來小雨對於iPhone23的使用相當期待,畢竟女孩子對於這種高端的新鮮事物都是充滿了好奇的。

雷千只能無奈的苦笑。

「不過,」小雨悄悄的湊到了雷千的耳邊,「對於這款手機的使用我還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等我到你公寓去的時候,你一定要教我怎麼使用哦。畢竟身為警衛隊長還不會使用新產品的話,面子上掛不住哦。」

面子上掛不住的是雷千好吧!話說這算棒打落水狗嗎?明明雷千已經窮的叮噹響了,卻偏偏還有人為了不會使用新買的手機而煩惱,還要特意跑到雷千的公寓來炫耀一番,讓雷千玩會了,又眼巴巴的看著新手機被拿走。

小雨的粗神經最近越來越變本加厲了。

雷千不置一言,內心中好似有一萬隻神獸奔過。

「啊,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去巡邏了,那麼小千千,等我回去的時候,就能坐上你新買的沙發了吧!」小雨說完摸了摸伊莉斯的頭,向雷千揮揮手,接著就跑上了警用大吉普。

接著一陣劇烈的馬達聲響起,然後從大吉普車后的排氣管中冒出了大量的黑煙,然後「噌」的一下,小雨的大吉普向前猛衝而去,留下雷千、愛子和伊莉斯在原地咳嗽不止。

喂,這尾氣排放絕對超標了,還有還有,這大吉普絕對超速了,咳咳,快來個警察把司機抓住啊!

然而雷千忽然想到,司機本人就是警衛隊最高指揮官…… 「哈哈哈!」

一條衚衕里傳來了複數男人狂妄的笑聲。

而恰巧雷千就位於這條衚衕的衚衕口。

作為帶著兩個妹妹去傢具城買沙發的雷千來說,他實在是不想節外生枝。

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沒事的旁觀者心理,雷千決定無視衚衕里發生的任何事情,只要閉著眼睛假裝沒看見,他就可以繼續走他的路,不牽扯到任何的麻煩中去。


雷千的計劃是完美的,因為衚衕里的人似乎絲毫都沒有注意到有人經過衚衕口。

只要就這麼走過去,今天又會相安無事的度過。然而——


「哥哥,你看,那裡好像有個女孩子被一群男孩子包圍著哦。」伊莉斯拽著雷千的胳臂停在了衚衕口。

壞事的果然是這個傢伙嗎!

雷千無奈,只好尷尬的扭頭向衚衕內看去。

七、八個看著就是一身痞氣的不良少年,正拿著鐵棍木棒等等武器,圍著一個手無寸鐵的柔弱少女。

這名少女的長相也就伊莉斯和愛子這樣的年紀,然而身材卻出奇的矮小,大概和貓美一邊高。但是少女那對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刺出來的銳利目光,卻好像三、四十歲的人那般成熟。

這種只會在電視劇和小說作品中出現的雷人情節,現在居然又被雷千給趕上了。

成為英雄一直是雷千的夢想。

才怪!

雷千的人生目標是不卷進任何麻煩,平平安安的度過自己妹控宅的一生。

然而偏偏,雷千卻變成了總是卷進麻煩的體質。

這還得多虧了雷千的身體里被融入了某位甜食笨蛋的血!

由於伊莉斯的一聲叫嚷,那七、八名流氓一樣的少年齊刷刷的把目光投向站在衚衕口的雷千。

這會兒,想就這麼如無其事的轉身就走估計是不太可能了。

這幫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就這麼實施流氓行為——估計是仗著人多,外加其中恐怕有幾個比較強的能力者。

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面對這麼多人,雷千可不想逞個人英雄主義。

要是剛才把身為警衛隊長的小雨留下就好了,不過後悔已經來不及了,以小雨開警用大吉普的速度,現在早就不知道開到哪了。

對了,還有打電話這個方法。不過雷千想起來,小雨才剛剛換了新手機,還完全不會使用,估計電話也不會打通的。

那麼給警衛隊的其他人打電話呢?

雷千的手機雖然已經欠費了,但是報警電話是免費的!

想到這,雷千一摸兜,糟糕,因為只是出來買沙發的,所以壓根兒沒帶手機。

他身邊的這兩個機械白痴壓根就沒有手機。

指望著她們,添亂還不夠呢,幫忙?別想了……

就在雷千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伊莉斯又說話了。

「啊咧,我怎麼覺得那個女孩子我在哪裡見過啊,她不是我……」

愛子忽然出手,以雷千從來沒有見過的超快速度,捂住了伊莉斯的嘴。

「好了,前面有家麥肯勞,我帶你去吃冰淇淋聖代。」愛子拉著伊莉斯的說道。

喂,這就要拋棄你們敬愛的哥哥了啊!

愛子向雷千伸出了一隻手。

吃冰淇淋的錢居然還找我要!然而誰讓雷千是個不折不扣的妹控呢。唉,算是上輩子欠的債,這輩子來還好了。

雷千顫顫巍巍的把錢包交了出來。

「好啦,去吃冰淇淋吧,」愛子拿到錢包就向著麥肯勞的方向走去,然後卻突然回頭看了雷千一眼,「雷千哥哥,如果不趕緊過來,冰淇淋可是會化掉的哦!」

有這一句話,就是讓雷千化掉也無所謂啊!看來愛子的心中還是有自己這個哥哥的,只不過是太過傲嬌而已了。

不過就算愛子說讓雷千「趕緊」,這種情況下怎麼「趕緊」的起來啊?

「喂,你們的廢話說完了沒有!有什麼事就說,沒事的話不要站在哪裡看,太礙事了!」一個頭上戴著紅髮箍的不良少年對著雷千喊道。

雷千真想就這樣點點頭,鞠個躬,然後就向麥肯勞的方向逃跑,不過這樣一來兩個妹妹肯定會瞧不起自己的。

「啊,那個,天氣這麼熱,幾位在這裡幹什麼呢?與其跟這個看起來就不怎麼懂事的小孩子過不去,還不如到前面的麥肯勞去喝杯龍井茶。」雷千一邊搔著後腦勺一邊傻笑著說道,他額頭上已經開始冒出了冷汗,對付這種人數眾多的不良少年團伙,還是用「軟」方法比較好。

然而——

「哈哈哈……」

又是一陣狂妄的大笑。

「這傢伙是傻子嗎,現在已經是九月份了,島上的氣溫也就20度不到,怎麼會熱呢?而且居然讓我們到麥當勞去喝龍井茶,麥肯勞是哪裡的張一元嗎?」

不良少年們連肚子似乎都笑疼了。

「喂,小子,誰跟你說我是小孩子了?」站在不良少年群中的女孩子突然尖銳的叫出了聲,她的眉頭緊皺,看起來相當不悅。

啊咧,你那小尖嗓,怎麼聽都是沒變過聲的童音吧,還有那體型相貌,看起來根本就不會超過十歲。

而且那句「小子」是叫誰呢?

「看見沒有,小朋友,連過路的人也認為你是小孩子呢?」帶著紅髮箍的不良少年嘲弄的對著「女孩子」說道,並且想要伸手去抓一把女孩子的小臉蛋兒。

「所以說,老娘已經三十歲了,你們這群小屁孩子!」「女孩子」說著就飛起一腳,向著不良少年的胯部踢去,帶紅髮箍的不良少年慘叫一聲,疼的完全直不起身來。

其餘的不良少年們紛紛對女孩子怒目而視。


啊咧,難道雷千搞錯了情況,不是這群不良少年圍著這個女…人,而是這個女人在找這群不良少年的麻煩。

雷千悄悄拍了拍離他最近的一個不良少年的肩膀。

「那個,我想請問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雷千小心翼翼的問道。

「這個小學生一樣的傢伙從我們兄弟面前走過,接著我們老大就說了句『小朋友,要不要跟哥哥們一起玩啊?』,然後就被這個傢伙一拳打進了牆裡,簡直莫名其妙。」不良少年忿忿不平的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