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兩人的回答非常一致。“嗯~魔力非常穩定。”


弗洛克繼續追問Sword。“這真的是那個羽翼嗎?”

“不…不是羽翼還能是什麼啊?”

“天使的翅膀?”


“呃……哈哈哈,弗洛克真是的。天使什麼的,這世界上怎麼可能存在啊。哈哈哈哈哈……”

Sword的笑容非常牽強,這時她心虛的證據。

“但是……像貝奇那樣的龍都存在,天使也並不稀奇吧?”

“呃……呵呵呵。”

弗洛克將視線轉向了黑。“像黑那樣在神話故事中出現的人不也存在嗎?”

面對弗洛克的視線黑顯得非常不愉快。“不要看這邊!”

塵看向Sword身後的羽翼。“Sword是時間型吧。據說出身於法國吧?此外使用聖光這一類光明的力量。”

Sword急了,但她還是沒有開口。

終於站在一旁的嵐看不下去了。“真是的,再藏也藏不下去。我來說明吧!她的名字叫因菲利亞,是因菲利亞騎士團的公主。”

“嘚!不是公主。我是因菲利亞王國的王!!”

現場頓時安靜了。

Sword的表情也僵住了。


弗洛克低頭思考了片刻。“原來如此……原來敵人的boss就在我們之中啊。”

面對這麼有趣的事提諾亞也忍不住摻和一把。“呵呵,該如何料理呢。”

Sword將視線轉向了嵐。“嵐!你竟然出賣我!!”

“反正也藏不下去,乾脆點說出來不就好了。”

萱理解了塵將因菲利亞身份揭露的理由。“原來如此。Sw……因菲利亞,你既然是因菲利亞的公主。那麼你應該是因菲利亞最強的人吧?”

“Sword就行了,不用勉強。”Sword認真的低頭思考了片刻。“嗯~~~不知道。沒有和羅潔莉娜她們試過。不過拉比斯的話我絕對贏不了。嘚!不是公主!是王!!!”

“這樣啊……總之這麼一來,二組的主力就是你了。露米亞斯應該沒有意見吧。”

萱從背後感覺到了強烈的惡寒,她回頭看向露米亞斯。此時她又拔出了匕首,匕首上還附着着淡淡的白光。

“沒有意見哦。完全沒有。”露米亞斯依然保持隨和的笑容,但萱從她身上感覺到了強烈的殺意。

萱無奈的笑了笑。

呃,這樣下去我早晚會被她從背後捅上一刀……

“那就把你手中那危險的玩意收起來……”

確定露米亞斯將匕首收回腰間後萱將話題帶回正題。

“那麼公佈第二戰的名單。首先是因菲利亞,期待你的表現。”

“所以說Sword就行了。”因菲利亞雙手叉腰自信滿滿的笑着。“堵上軍神之名爲大家帶來一場勝利。”

“很好,不過還是用因菲利亞吧。Sword這名字到現在還用不慣……”

“誒?不是挺有感覺的嗎?”

萱沒有繼續迴應Sword繼續公佈名單。“接着是琉璃,空中就拜託了。”

“小意思!”

“接着是貝璐羅茲。”

“哼,速度方面還是有自信的。”

“最後是雪女。不過在那之前先讓我們填飽肚子吧。”

此時女僕四胞胎已經擺好桌子和碗筷。

……

【第二戰鬥區域 荒漠】

半小時後Sword等四人進入了戰鬥區域。強風不斷的席捲着大地,除了風化的荒地外就只有無邊無際的天空。騎士的身影清晰可見。庫維斯踏着緩慢的步伐向她們走來。

很多魔女對庫維斯都抱有一定的疑問。他真的強嗎?作爲卡片管理者的他和不少魔女交手過,但是他的能力並不是非常強力。在場除了因菲利亞其他三人也是同樣的想法。

雪女向Sword提出了疑問。“因菲利亞瞭解庫維斯的實力嗎?多少抱有疑問。他真的很強嗎?他的能力非常單純吧。”

“當然很強!和你抱着同樣心態向庫維斯發起挑戰的貝奇就被他擊敗了。他的實力和貝奇應該是不相上下的。”

“不是吧!?那個貝奇!?”雪女非常意外,畢竟首戰的過程她看到了。單獨擊敗貝奇的話這絕對不是間容易的事。

但是琉璃卻完全沒有當回事。

“是嗎?不過,他和我一樣使用風進行攻擊。那麼,他絕對贏不了我的。不管什麼風,一旦染成我的顏色,都會被我所支配!看來這場戰鬥我一個人就足夠了!”

說完琉璃最先展開了行動。強風在琉璃的周圍形成了旋窩,以吞噬一起的氣勢筆直飛向庫維斯。察覺琉璃的行爲後,庫維斯停下了腳步。三條風線出現迅速蔓延到琉璃的周圍。庫維斯的劍發出耀眼的紅光,光芒突然散開形成強大的爆發力。他揮劍抽動了風線,琉璃周圍的旋風潰散了。她一臉的驚愕面對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怎麼……可能!我的風……”

庫維斯沒有繼續發動攻擊,但是這行爲卻讓琉璃更加不甘心。

“開什麼玩笑!!我的風是不可能會輸!!”

琉璃轉身向高空飛去。到達上千米的高空後她停在了空中,兩把匕首出現在她手中。展開的綠色羽翼瞬間將整片天空染成了綠色。第二戰鬥區域的自然風很大,風染的效果自然也隨之得到了強化。這對琉璃來說是非常有利的條件,但是對庫維斯來說同樣是有理的條件。

被染成綠色的風源源不斷聚集到琉璃的匕首上。附着着強大風之力的緣故,匕首的長度不斷增加。不久琉璃開始墜落了。和平時完全不同,她以頭朝下的體態墜落。身體快速的旋轉,位於身體兩側的匕首在旋渦中形成巨大的風刃不斷向四周擴散。無論是規模還是威力,此時的旋窩都比平日要強很多。

但是站在地面的因菲利亞卻顯得非常不安。“這樣下去琉璃會被擊落。”

她的話使貝璐羅茲和雪女都非常意外。“擊落!?”

“再怎麼說這也不現實吧?在這種有利的條件下將她彈回去就非常困難了,擊落再怎麼說也……”

因菲利亞將視線轉向庫維斯。“庫維斯在和貝奇的初次交手中,他僅僅憑藉一擊就將化身爲龍的貝奇擊落。當然這之中也有貝奇大意的原因。自那之後貝奇才開始喜歡庫維斯的。他的強大並不是華麗的技巧或特殊的能力,單純的力量。他和摩卡是同一類型的騎士。琉璃通過自己的魔力支配風,試圖和風成爲朋友。但是庫維斯不同……風的意識沒有任何意義,他單純是依靠自己的力量使風屈服於他。

大量風線蔓延到天空,這些風線非常明顯。如此清晰可見的風險琉璃和雪女還是第一次看到。琉璃沒有在意,她已經來不及折返了。除了前進她沒有別的選擇。

庫維斯使用了魔力爆發,揮劍的瞬間風線也隨之抽動。狂風捲起,就連被琉璃染成綠色的風也因風線的抽動脫離了琉璃的支配,對周圍的一切發起了無差別的攻擊。 【第二戰鬥區域 荒漠】

狂風過後,被染成綠色的天空慢慢恢復了原來的顏色。琉璃從空中墜落,面對這絕佳的機會,庫維斯卻完全不屑一顧。從一開始他的注意力就沒有從因菲利亞的身上移開過。

Sword跳到半空接住琉璃後讓扶着她坐在地上。

“沒事吧?剩下的就交給我們吧。”

“我沒有問題!這種程度,還可以繼續戰鬥……”

琉璃的雙手微微的顫抖着。她非常不甘心,試圖站起身卻被因菲利亞阻止了。因菲利亞搖了搖頭。

“不行,庫維斯就好比你的天敵。你的風對他起不了任何作用。”

琉璃試圖說些什麼,但是當她張口後卻說不出話來……正如因菲利亞所說,她的風對庫維斯起不了任何作用。

此時雪女和貝璐羅茲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因菲利亞,不要插手。這麼有趣的對手,我可不打算讓給你。”

零星點點的冰花在雪女的周圍飄逸,腳下的地面也受到了影響。一層稀薄的冰霜覆蓋了三米以內的範圍。

貝璐羅茲拉緊手套將視線轉向庫維斯。“嘛,就是這麼一回事。已經沒有你出場的機會了。”

因菲利亞猶豫了片刻。“……好吧,我暫時不插手。”

最先行動的是貝璐羅茲,她迅速向庫維斯接近。一條條風線向她蔓延過來,貝璐羅茲並沒有在意。她避開風險一路跑着。

庫維斯的風線由魔力形成,但是他抽動風線形成的狂風並不完全是因爲風線內魔力的濃度。以魔力爆發的爆發力拉動風線纔能有如此強大的威力,這是任何人都無法模仿的戰鬥方式。即便在風線的周圍,在他抽動風線的瞬間一樣會受到不小的傷害。

庫維斯手中的劍和風線接觸了,貝璐羅茲沒有改變行動依舊向他靠近。雖然抱有少許疑惑,庫維斯的攻擊力度絲毫沒有受到影響,他手中的劍爆發出強大的衝擊力抽動了風線。狂風捲起,無數風刃對周圍的一切進行了掃蕩。

片刻後風平息了,地面到處都是風刃掃蕩後的劃痕。貝璐羅茲站在其中,她的身上沒有任何傷口。身上的西裝皮鞋甚至頭髮都被淡淡的白光所覆蓋。這是貝璐羅茲的能力之一,物質的硬化。雖然只對物體奏效,硬化的效果是非常出色的。對身體的直接使用會出現各種副作用,因此沒有衣服保護的面部她只好擡起自己的雙臂進行防禦。

貝璐羅茲放下手臂露出了自信的笑容。“有所成長的可不只有詢啊。”

雪女的魔力也發生了變化,當庫維斯將視線轉過去時。她已經展開了羽翼。她的羽翼是一個冰環。而最爲明顯的變化正是她手中那對淺藍色的冰劍。這兩把劍中蘊含着高濃度的魔力。劍的周圍飄逸着凍氣。荒漠中的強風不斷捶打着雪女,但是她周圍飄逸的凍氣絲毫沒有衰減。

她將左手的冰劍刺入地面,以冰劍爲中心。周圍一帶的地面瞬間凍結了,冰霜的範圍依然在擴大。覆蓋了近千平米的土地後才停止。除此之外雪女的周圍漂浮着少量的水。

庫維斯分別看了看雪女和貝璐羅茲後將視線轉向了因菲利亞。他沉重得吐了口氣。“看來我的運氣非常遭啊,如果遇到詢的化還考慮再給他些指導。爲什麼偏偏遇到你。”

“庫維斯不想和我戰鬥嗎?對手是你,我可是很高興哦。”

“呵呵,看了你的表情就知道了。我可不想貝奇那麼好鬥,可以輕鬆取勝的話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因菲利亞對庫維斯的態度非常不滿。“明明是貝奇的男人……”

“嘚!不要說奇怪的話!”

“呵呵,不否認啊。”

庫維斯勉強笑了笑。“嘛,否定的話貝奇說不定會哭……”

“呃,再怎麼說也不至於哭吧……”

“閒話就到此爲止吧。”

庫維斯踏出了緩慢的步伐。他在攻擊方面非常突出,但是行動力卻非常差。這和他的性格多少也有些關係。面對工作庫維斯非常認真,卻也有着懶散的一面。針對手臂的強化從不耽擱,但是針對腿部的強化非常少。午覺是他絕不耽擱的大事。如果在午覺期間把他吵醒的話,他的態度非常糟糕。搞不好甚至受到攻擊。

貝璐羅茲行動了,她避開不斷出現的風線向庫維斯靠近。在硬化效果的保護下,貝璐羅茲並不擔心受到風引的攻擊。只要她不被直接與風線接觸,還是能夠抵抗風引的。但是,想靠近庫維斯卻並不是件容易的事。越是靠近庫維斯,風線就越密集。很快貝璐羅茲就無法在繼續前進了。

庫維斯的注意力非常集中。只要貝璐羅茲稍微接觸風線,他就會立刻抽動風線。幾支冰刃從庫維斯的周圍刺出,他在不使用風引的情況向將它們粉碎了。隨後三隻冰柱刺出,庫維斯再度揮劍。冰柱的一部分被破壞了。攻擊雖然沒有命中,但是殘缺的冰柱影響了庫維斯的視線。

貝璐羅茲沒有行動。雖然一度考慮過乘這個機會突破,但還是放棄了。她的選擇是正確的,庫維斯抽動了周圍所有的風線。巨大的龍捲風將周圍的一切捲到了半空。不光是碎石,貝璐羅茲也不例外。

庫維斯將視線轉向天空,幾條風線迅速向空中蔓延。貝璐羅茲在空中扭動身軀保持了平衡,突然她的身上的白光變成了紅光。強烈的紅光形成了驚人的加速度。無疑,她的目標是庫維斯。

庫維斯來不及佈置風線,他手中的劍發出強烈的紅光。利用魔力爆發形成的強大沖擊力,他將貝璐羅茲彈了回去。隨後一道水刃從正面襲來,被庫維斯揮出的狂風吹散。抵禦這道水刃庫維斯所使用的風線只有一條,周圍風線的數量卻依舊在增加。

當庫維斯看向周圍時,大量水珠漂浮在空中。水珠有所行動的瞬間庫維斯立刻以風引進行防禦。水珠以驚人的速度向庫維斯集中,除了速度它們還擁有強大的貫穿力。即便如此還是被庫維斯的風引全數排除了。


貝璐羅茲着落於雪女的身旁,在兩人再度行動前庫維斯有了動靜。他將劍收回到劍鞘之中。面對這行爲因菲利亞的態度變了。

“撤退!!大家快撤退!!離庫維斯越遠越好!!”

因菲利亞的態度非常認真,貝璐羅茲和雪女無奈得轉身撤退。剛站起身的琉璃完全沒弄清狀況也只能跟着撤退了。她們全速拉開和庫維斯的距離,大量風線出現不斷向周圍蔓延。很快風線就追上了她們。

因菲利亞非常不安,但是其他三人也多少理解了。此時她們和庫維斯已經拉開了很大的距離,但是周圍的風線卻密密麻麻相互交錯着。這密度甚至影響到了她們的視野。

“不行,這樣逃不掉……”

琉璃突然加速攔下了三人。“請交給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