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兩人寒暄了幾句,這時劉忠堂才介紹道:“這位就是王昃小先生,我不負使命,把他帶來了。”


老婦人點了點頭,很熱情的對王昃說道:“真是年少有爲,年紀輕輕就在這四九城開了一家店,日後沒準就是大老闆了。”

王昃尷尬笑了笑,卻發覺老婦人的言語和她的氣場並不協調,怎麼說吶……好似太過‘大媽’了一些。

三個人說說笑笑,就走進了屋子。

可就在踏入房門的一瞬間,老婦人的表情馬上變了。

那如火的笑容瞬間變成冰冷的愁苦,她看了王昃一眼,低聲說道:“來吧,去看看他是否還有希望。”

穿過客廳,路過兩個房間,裏面那個棗紅色門就是他們的目的地。

剛一開門,一股濃重的藥味就撲鼻而來,而在開門前竟然絲毫都聞不到。

房間的居中有一張藤牀,上面躺着一個老者,可以用‘老樹皮’來形容的老。

王昃皺了皺眉頭,心道這位老者肯定就是公孫將軍的唯一子嗣,公孫衛國了。

公孫衛國曾經最高做過上將,和平年代最高的官職,二十年前卸任,到現在他也是八十歲高齡了。

天才萌寶:爸比,抽獎送 老婦人說道:“王昃……老身也學劉小子,跟你叫一聲小先生,聽說你救治過很多身患怪病的人,衛國他身子一向硬朗,可從去年突然一病不起,我們嘗試了所有知名的大夫,但……效果就如你所見,並沒有什麼起色,反而一天天的衰弱下去。”

王昃頭上一陣冷汗。

怪不得前一陣子電視上總報,某某醫院被查出什麼問題,又是徹查又是封鎖,原來……

他使勁咳嗽兩聲,引出這麼大的動靜,卻沒見公孫衛國有任何反應。

這房間裏也明顯沒有靈氣煞氣之類的作怪……難道又是什麼奇怪的詛咒?

可也沒有什麼人希望這個一生低調的老人死去啊。

這時女神大人突然說道:“不用查了,他是壽元盡了。”

壽元盡,便是天要他死。

女神大人又道:“想來他也是依靠着一些名貴藥材,才得以活過了這一年,按理說他當時就應該死的。”

王昃是來看病的,可不是來下病危通知的,而且這個活他死活也不會去幹。

猶豫再三,他還是問道:“就沒有其他什麼辦法嗎?”

女神大人說道:“有倒是有,不過……對你今後的修行不利,奪天改命這種事一定要少做,切記切記。”

王昃仍不死心,問道:“那後果是什麼?”

女神大人陰冷道:“後果?如果說上天有靈的話,這麼做就算是在它那掛了名,什麼穿小鞋釦黑鍋都輕的,沒準你的好運氣都算是到頭了。”

王昃驚道:“這麼嚴重?!”

他左思右考一陣,權衡利弊。

如果能救公孫衛國,自然是大大的造化,對自己今後的發展極有好處。

可是如果上天真的拿走他的運氣,不但自己一輩子就真的只能當個普通人,女神大人重塑身體的願望想必也沒法達成了。

‘五天之物’他只得了一種,另四種連個影子都見不到,他寧可自己受苦,也不捨得女神大人斷絕了希望。

王昃嘆了口氣,直接說道:“老先生是壽元將盡,是天要他歸去,我們凡人是無力挽留的,與其讓老先生繼續痛苦掙扎下去,不如就……”

老婦人陰沉的臉更加的陰冷,好似都能結氣爲霜。

這句話她聽了不止一遍。

對於其他的方外之士,她最多就是轟走,再找其他人試試,可面對王昃,她卻想‘苦苦相逼’。

原因就是王昃在觀察完公孫衛國的病情後,猶豫了!

事情如果明朗,爲什麼猶豫?

如果真的毫無辦法,有什麼可猶豫?

老婦人緩緩閉上眼睛,摸索着找了一張椅子坐下。

正當王昃還想安慰幾句,老婦人突然說道:“老身知道你們這些方外之士不講人情,卻重‘交易’,尤重‘奇異之物’。老身出身並非尋常人家,家道中落後便受公孫家照料,十四歲跟了衛國,這一晃就是幾十年,老身不敢想象身邊沒了這個沒良心的會怎樣。”

王昃有些費解老婦人這說的是什麼意思。

但他顯然不用費解多久。

老婦人突然睜開眼睛,直勾勾看向王昃道:“老身本家之所以衰落,就是因爲事關一個極大的祕密,確切的說是守護着一個地點,那裏……有方外之士夢寐以求的東西,具體是什麼老身並不知曉,只知道家族千百年一直流傳着一句話,‘望天之顛,厚土之德,得,可坐擁天下。’”

“如果小先生能治好衛國,老身就將這祕密相告,如若失信,人神共誅!” 王昃心中的天平咯噔一聲,調轉了方向。

他心中說道:“你有什麼辦法?說吧。”

女神大人一愣,疑惑道:“是不是我說的還不夠明白?”

王昃摸着下巴說道:“你不是一直說我的運氣很好嗎?我想……這也許就是運氣帶來的機緣。”

女神大人的實體塑造進展的太慢了,慢到王昃都認爲這一生未必有什麼希望了。

所以他必須抓住每一個看似飄渺的機會。

女神大人嘆了口氣,說道:“好吧,既然你堅持,唉……真是個不讓人省心的僕人。”

她掐了幾個法印,良久才說道:“可以這麼辦……”

王昃慢悠悠的坐到椅子上,雙手交叉放在鼻下,掩蓋住嘴脣的動作。

他直直盯着老婦人,慢條斯理的說道:“人蔘十株,百年以上最好,完整無損。黃芪七斤,靈芝五斤,必須五十年生樹木所結,茯苓兩斤,芭蕉二兩,琵琶四斤,羚羊角七隻,十年以上,川芎二十斤,蟬蛻十斤,知母、生地各十斤,肉蓯蓉、山茱萸各五斤……”

林林總總,王昃一口氣報出七十多種藥材的名字,算上分量,推起來能一車。

早在王昃說出第一種,老婦人就命傭人拼命抄寫。

說完後,王昃停頓了一下,繼續道:“務必在兩天之內全部備齊。”

老婦人又道:“還需要什麼?”

王昃道:“我家中有一丹爐,看起來像是香爐,還請務必讓人取來。”

公孫家族的辦事效率,還是大大超出了王昃計算。

不用一天,確切的說只用了九個小時,他所要求的一切都準備妥當。

更加難能可貴的是,這些藥材都已經經過了‘炮製’。

中藥的炮製分水制、火制、水火合制等,細分之下又有洗、漂、泡、漬、水飛、煅、炮、煨、炒、烘、焙、炙、蒸、煮、淬等等。

有些藥材需要三蒸三曬,有些需要烈酒浸泡多年才見藥效。

要全讓王昃自己親手煉製,沒個三年五載都不可能,尤其他還得邊學邊做。

但實際上,這些東西絕大部分他用不到。

女神大人只讓他多找些名貴中藥而已,之所以報出自己有限知識內所有的藥名,還是在側面強調,做這件事很難很難。

劉忠堂在一旁小聲問道:“小先生還懂醫?”

王昃搖了搖頭道:“我不懂醫術。”

“那這些……”

“我懂煉丹!”

劉忠堂一愣,隨即大驚,急忙道:“難道……難道是傳說中的那種煉丹?你確定不是隨便放什麼東西進去瞎燒的煉丹?”

王昃翻了翻白眼,不再解釋。

可丹爐被取回來的時候,王昃有些懵了。

劉忠堂摸着下巴上下左右的看着這個丹爐,突然問道:“這……這不就是我們家的那個香爐嗎?”

王昃這纔想起來,話說這丹爐就是在劉家裏騙出來的!

騙子最忌諱的是什麼?就是拿了贓物當着人家主人的面顯擺!

王昃臉皮一陣抽動,眼睛轉了幾百圈,小算盤打碎了好幾個,才慌忙解釋道:“這個……這個當初是有些誤會了,這香爐……丹爐經過我遠古陣法的洗練之後,我才能仔細的觀察它,不想卻發現它竟然是一個丹爐,本來吶……我也是想盡早還給你們家的,但因爲它上面‘凶氣’未盡,又因爲當初說好的它歸我……所以,這樣,這個……”

劉忠堂呵呵笑道:“小先生這是作甚?當初說好的事情我怎麼會反悔,不管它是丹爐還是香爐,對劉家而言都是不祥之物,不如放在小先生手裏‘有用’!”

他把有用這兩個字咬的特別重。

王昃哪裏還不明白他的意思?

無奈道:“這次煉丹如果我小心一些,可以多練出幾顆強身延壽的丹藥,既然劉老身在此處,也算是沾染了機緣,說不得要分得兩顆的。”

劉忠堂趕忙道:“哎呀,這怎麼好意思吶?不過小先生盛情難卻,我也就不矯情了,哈哈。”

王昃心中大罵:“老流氓!”

這次煉丹,當然是女神大人的手段。

她要練的是一種叫‘百合丹’的東西,並非現世人們耳熟能詳喜聞樂見的‘百合’,也並不是指非要百種藥材一起制練。

而是不分種類不分份量,來一個‘大鍋燴’,直接提出藥物中精華的本源力量,就是可以被普通人吸收的純正靈氣。

看似簡單,但實則極其複雜,每一種藥物都有相生相剋不同屬性,如果一般人這麼炮製,得到的僅僅是‘黑炭’或者‘炸藥’。

這需要極高的靈氣等級在煉製過程中不停的壓制。

天朝傳統的古法,就是‘三昧真火’,而女神大人則是使用‘神之靈氣’,效果要更高級一些。

一切準備就緒,女神大人再次問了一句:“你不後悔?”

得到堅持的答案後,她也只能無奈的開始制練。

王昃將丹爐擺在一個桌子上,並非架在火爐上。

他按照女神大人的指示,在那小山一般的藥物中挑選出幾個賣相好的,直接硬塞進小小的丹爐。

隨後女神大人並沒有讓他蓋蓋子,而是手上打出幾個法決,一股白光瞬間將丹爐籠罩起來。

就看丹爐中的藥物好似‘漩渦’一樣粘稠的轉動起來。

這時王昃發現丹爐的下面,三足的一側,各有一個小拇指大的孔洞,此時那些藥物‘被磨成了粉末’,正從小孔流了出去。

‘絞肉機?’

王昃心中第一個印象就是這個。

女神大人白了他一眼,說道:“白癡,那些是藥物的殘渣,沒有能量的部分,自然都要被排出去,要不然你以爲這麼一個小小的丹爐怎麼可能裝得下那麼多藥物?我這丹爐又不是神品,可大可小容納萬物。”

王昃心中汗顏,心道:‘話說……這是我的丹爐好不好……’

這個枯燥而乏味的過程,直直持續了兩個鐘頭。

有超過幾百斤的藥物化作殘渣,堆積的滿地都是。

女神大人嘟囔道:“現世的藥材好低級,這麼多才凝結出這麼一點精華……真是……”

王昃汗顏,怪不得古語有云‘窮文富武’,武之一道,確實要花費大量的金錢啊。

終於,女神大人制止了王昃機械的投藥動作。

她小心蓋上蓋子,一陣極其複雜的印記不停的向丹爐打了上去。

對於那些正在看熱鬧的人,劉忠堂和老婦人,現在已經驚訝的嘴都合不上了。

就看那小小的丹爐不停研磨出藥物粉末,接下來又劇烈的晃動一陣,現在更是發出一道道白光,不停向四周閃去。

老婦人轉頭看了劉忠堂一眼,表情怪異,那意思是:“這麼好的寶貝,你也捨得送人?!”

劉忠堂吞了口口水,報以尷尬無奈的傻笑。

光芒一共閃現了四十九次,正合七七之數。

女神大人習慣性的擦了一下額頭,說道:“好了,再等半個小時就可以開啓了。”

王昃愣道:“這就好了?不是要放點火?”

女神大人白了他一眼,直接閉目養神去了。

這種工作對於她而言,確實是比較累的。

她現在靈氣的來源完全是‘方舟’提供的,方舟可以自己吸收天地間的靈氣,但實在是太悠閒了。

就這麼個在曾經打個響指就能出來的百合丹,竟用去方舟四十年的靈氣積攢。

要說她不心疼那是不可能的。

王昃看着手錶,頗感覺度日如年。

雖然他吃過比這高級很多倍的奇異丹藥,但‘親自’制練一爐,卻絕對是第一次,說不激動都不可能。

終於,他裝模作樣的在丹爐上一陣比劃,半個小時過去了。

他先是試探性的小心碰了爐蓋一下。

不燙,甚至有些冰涼。

這才一把握住,輕輕掀了起來。

瞬間,一股好聞的氣息瞬間洋溢在這整個房間,將那混雜的藥味都一衝而散。 七顆草綠色的小球靜靜的躺在丹爐裏面。

不熱,卻不停散發着絲絲白氣。

大約小拇指大小,一個個渾圓無比,看着可愛。

劉忠堂激動壞了,他就不明白,爲什麼那麼藥物能在這丹爐中變成‘圓形’?又沒有揉捏。

王昃心中問道:“成了?”

女神大人道:“嗯,不過由於藥物的品相不好,這些僅僅有四成藥力,不過普通人如果吃了,應該會增加五年左右的壽元。”

隨後她有補充道:“不過一個人只能吃一次,下次再吃就不會增加壽命,如果沒有修煉法門的話,反而有害。”

王昃點了點頭,從丹爐中將七顆百合丹全部掐在手裏,隨後一股腦放入兜裏。

看得兩位老者一陣肉痛,話說你好歹也那個袋子或者瓶子啊?

老婦人猶豫再三還是問道:“衛國他……”

王昃恍然,拿出一顆遞給她說道:“服下就好,身體也會慢慢好的。”

老婦人接過丹藥,愣道:“只服一顆……能行嗎?”

王昃道:“多服無益,一顆就好,再服就有害了。世間再珍貴的丹藥它也是藥,是藥就三分毒,需要酌量。”

老婦人明顯不信,但她也不好再說什麼。

劉忠堂支吾道:“那個,我這?”

王昃愣了愣,這纔想起之前答應的話。

有些肉痛的拿出一顆扔給他,就收了丹爐,直接要往門外跑。

到了大廳,找了一個沙發,擺了一個舒適的造型,剛想睡覺就覺得又飢又渴。

王昃喊道:“這光讓馬乾活,不讓馬吃草啊?”

老婦人這纔想起他們還沒有吃飯,趕忙安排下去,她自己卻捧着百合丹急忙走進房間。

劉忠堂看着手中可愛的丹藥,心中想着‘小先生真是摳門,明明有七顆……’。

猶豫再三,他直接把百合丹扔進了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