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全都是騙人的爛貨!浪費我時間。”齊格很不爽地搖了搖頭。


“昨天的時候,來了幾個島國人,他們挨家挨戶挑選了一些原石,他們挑選之後並不開石,直接把原石帶走了,他們挑選過之後,這些原石今天就再沒有開出過好玉了。”其中一家老闆和田金祿相熟,卻是向田金祿提供了個情報。

“是不是這幾個人?”田金祿打開手機,亮出一張照片問了那老闆一聲。

追妻365天:總裁boss太危險 “對,就是他們。”老闆點了點頭。

“這位就是真田涼子小姐,她身邊這名男子叫佐藤雷,其實是個華國人,本名叫鬱來雷,據說是一位出靈境界的高手,現爲真田家第一武士,實力頗爲強悍。他多半是利用他出靈境界的能力,把這些原石中的玉種給搜刮一空,所以什麼也不剩下了。”田金祿走到一邊向齊格解釋了幾句。

“世上有這種奇人?那賭玉還有什麼意義?全都被這種人捲走了,其他人還玩個毛線啊?”齊格很氣憤的表情。

田金祿和郭倍毓一起看向了齊格,覺得這話還是他們說比較合適,從齊格這位同樣能透視的大師口中說出來感覺很是怪異。

“走吧。”齊格在這裏找不到想要的東西,也就不想過多停留了。

“田老闆,你們要去神農葭?”院落的老闆在田金祿要離開的時候,向他問了一聲。

“嗯,過去遊玩,順便看看玉石。”田金祿點了點頭,他並不會向這些人透露這趟行程的真正目的。

“神農山莊今晚八時左右有一場地下拍賣會,那裏面都是從深山裏採出的原石,裏面肯定會有些好玉,只是那些原石只拍不賭,你們可以去碰碰運氣。”老闆提供給了田金祿一個信息。

“哦?太好了!”田金祿向老闆表示了感謝。

“田老闆以後多多照顧生意。”老闆把一行人送出了庭院。

既然知道了晚八時左右有一場原石拍賣會,齊格肯定是不會錯過的,也不想再被那幾個島國人搶了先,田金祿看出了齊格很想去參加那拍賣會,一路上也不敢耽擱,趕在晚上七點半鐘左右風塵僕僕地來到了神農葭。

七點五十分,車隊到達了神農山莊門前,準備進入山莊停車場的時候,卻是被值守的保安人員攔住了。

“請出示請帖。”保安向車隊司機提了出來。

“沒有請帖。”司機在請示過田金祿之後向保安搖了搖頭。

“有預約嗎?”

“沒有。”

“今晚山莊封閉,不接待沒有預約和請帖的客人,各位請回。”保安隊長走過來向車隊擺了擺手。

“你去和馬老闆說一聲,就說雲豐故人田金祿前來拜訪。”田金祿打開車窗向那保安隊長說了一聲。

保安隊長聽田金祿提到他們馬老闆的名字,只好打了個電話過去向他們老闆馬龍請示了一番,神農山莊的老闆馬龍認識田金祿,立刻讓保安把車隊放行了。

車隊進入到神農山莊停車場裏的時候,停車場已經停滿了車子,清一色的豪車,三輛車無法進入停車場,只能暫時停在了停車場外的路邊。

下車之後,一行人在山莊工作人員的引領下,七彎八繞進入了一座位於半山坡處的建築之中。

一樓大廳是拍賣會的會場,但形式卻是更象是一場酒會,而且現在還沒有正式開始,過來的客人各自拿着酒杯,各自聚集在一起互相攀談着。

“田老闆過來了?”

“喲!這不是郭大師嗎?”

“郭大師好!”

“郭大師待會兒能幫忙鑑玉嗎?”

田金祿一行人進入大廳之後,卻是有不少人認出了田金祿和郭倍毓,立刻一臉笑地迎上來和他們打起了招呼。 田金祿是雲豐市的玉石大佬,郭倍毓則是天湖省有名的玉石鑑定專家,都是他們混這一行需要極力拉攏和結交的人。

至於齊格和田慧,則被這些人選擇性的忽視了,只當是田金祿和郭倍毓帶過來的無名小輩。

“二位終於到了?”一位童顏巨乳的年輕女子走了過來,向田金祿和郭倍毓很不爽地招呼了一聲。

“涼子小姐好。”田金祿微微躬身,向女子打了聲招呼,很顯然這位就是這次尋寶聘請田金祿和郭倍毓二人的金主,島國的真田涼子。

她那口純正的華國普通話,倒是聽不出她是島國人,但魔鬼身材和島國女子獨有的面部表情,還是讓經常觀摩島國動作片的齊格,一眼能辨認出她是島國人。

可惜能量透視的修爲還不夠,不然可以現場觀看島國女子的****了。

“明天早上九點,準時出發,別忘記了。”真田涼子向田金祿交待了一句,又不爽地瞪了一眼剛纔一直盯着她看的齊格,這才轉身走開了。

“靠!又沒脫衣服,誰要看你了?拽個毛線啊?”齊格顯然對真田涼子這一眼也很不爽。

“涼子小姐身邊那位,便是佐藤雷,真田家第一武士,出靈境界的強者。”郭倍毓小聲向齊格介紹了一番。雖然酒會裏其他人看不出齊格的厲害,但郭、田二人這次過來,其實是以齊格爲首的。

沒有齊格在,他們明天在真田涼子的專家團裏,根本就沒有發言權。

“很厲害?肉身能擋子彈嗎?”齊格向郭倍毓問了一聲。

“不能。”

“那有毛用?”齊格一臉不以爲然的神情。

衆人正說着話的時候,這次的原石拍賣會卻是開始了,這些原石都是從神農葭深山裏挖出來的,根據以往的經驗,這些原石中往往會出一些奇寶異石,所以各地的玉石大佬們都會第一時間趕到這裏來碰碰運氣。

主持人讓各位客人在大廳的各個圓桌邊就座,正式宣佈了原石拍賣會開始。

齊格懷疑田金祿其實早就知道這拍賣會的消息,故意裝成是打聽到消息順路前來的樣子。不過這都無所謂了,齊格到神農葭來有自己的目的,首先要保證的是完成系統的任務,至於田金祿的目的,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內,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很快,第一塊原石被小車推着來到了拍賣會現場,因爲是原石,價值究竟幾何並不清楚,所以並沒有用防彈玻璃之類的進行保護,就這麼放置在小車上推到了大廳的各個圓桌邊,供各位客人觀摩參考,展示完之後,有意向的就可以開始出價了。

每塊原石的底價從十萬到一百萬不等,主要看露出的玉脈大小和玉脈的純度,也有隻露出一點點隱約玉脈的,那種最便宜,切開之後出玉的機率很低,不過也可能運氣逆天切出絕品玉石。

當原石被小車推到齊格等人所在的圓桌邊時,齊格感覺着身邊有一陣輕微的能量波動,看了看卻是從田慧身上發出來的,通過能量透視,齊格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體內那一團黑色能量集中到了她的眼睛附近,而她本人此時正全神貫注地看着面前的原石。

田金祿雖然假裝和郭倍毓說着話,眼角卻是下意識地瞟向了他女兒田慧,偶爾還會向齊格看上一眼。

面前這塊原石,齊格在小車推過來的時候,已然一眼看出了裏面沒有太多的能量波動,根本不值得拍,他只是有些奇怪田慧體內那黑色能量究竟是什麼東西,看起來可以幫助她鑑別面前原石裏的玉石好壞。

莫非田金祿這位雲豐市的玉石大佬,就是因爲他女兒的這項特殊能力,所以才做玉石發了大財?

半分鐘後,田慧搖了搖頭,神情顯得很是疲憊,看來她也已經判斷出了這塊原石根本沒什麼價值。

齊格注意到當原石被送到真田涼子所在桌子邊時,佐藤雷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就沒了興趣,真田涼子身邊的其他人則裝模作樣地鑑別了一番,才讓工作人員把原石推走了。

過了一會兒之後,這塊原石開始了拍賣,因爲是第一塊,只有一位看起來象是暴發戶土財主的競買者按起拍價10萬拍下了這塊原石,並且要求當場剖開,不出齊格所料,這塊原石只剖出了價值幾百元錢品質很差的碎玉,不過那土財主並不在意的表情。

一塊又一塊的原石被推了過來,拍下第一塊石頭的那位土財主,每塊原石都出了十萬的價格,一旦有人擡價,他就不跟了。

“這種要麼是拍賣會請的託,要麼就是想通過這種辦法來碰運氣的暴發戶。”田金祿有意向齊格解釋了幾句,沒話找話和齊格說,熟絡關係。

齊格只是點了點頭,並不多說什麼。

很快有一塊原石吸引住了齊格的注意,他看出了這塊原石裏蘊含了比較豐富的能量,已經達到了他祭煉強化霓裳玉盤的要求。根據先前齊格對玉石品質的瞭解,這塊原石裏切割出的玉石,價值至少在兩百萬左右。

田慧在看到這塊玉石之後,齊格注意到她臉上隱約現出了一絲喜色,並且伸手拉了拉田金祿的衣角,一共拉了兩下。

這塊原石被送到真田涼子所在的桌邊時,佐藤雷仍然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和先前看所有原石的表情並沒有任何變化。

很快,這塊原石開始了拍賣。

“十萬。”土財主又報了價。

過了好一會兒都沒有人加價,主持人喊了第二次價的時候,有人報了二十萬。

土財主和先前一樣沒有跟價。

“五十萬。”齊格現在賬上有田金祿預付的兩千萬,正好在這時候拍些玉石回去,好繼續祭煉那霓裳玉盤。

“兩百萬。”真田涼子立刻跟着齊格舉了牌。

“兩百一十萬。”齊格加了十萬上去。

“三百萬!”真田涼子立刻又舉了牌。

齊格瞪了真田涼子一眼,沒再往上加價了,任由真田涼子拍走了這塊原石。 這塊原石裏的玉,也就只值兩百萬的樣子,齊格不會因爲和這無聊女人賭氣,就把價格擡到不值得的地步。

真田涼子冷哼了一聲,大概是因爲齊格擡了她的價、還瞪了她一眼所以很不爽。

“真田家家產數百億,又有專家坐鎮,拍下幾塊看中的原石實在算不上什麼。估計今晚的拍賣會,只要能出好玉的原石,他們是一塊也不會放過的。”田金祿有些尷尬地向齊格解釋了幾句。

齊格仍然只是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後來的一切果然如田金祿所說,只要是齊格看出有一些價值的原石,全都被真田涼子不計價格地拿下了,而且拿下之後都沒有當場開石,很顯然他們對裏面的玉石的價值很有把握。

終於,在拍賣會即將結束的時候,有一塊原石還是極大地吸引了齊格的注意力。

這塊原石上面露出了一小塊玉脈,從露出的玉脈來看,玉石的品質極爲純正,所以起拍價達到了五百萬。

齊格通過能量透視,看到在露出的玉脈下方,還連接着很大一塊上品好玉,裏面的綠色能量極爲濃厚,讓這塊原石裏玉石的價值至少達到了兩千萬左右!

“想辦法拿下來,這塊玉石可以讓霓裳玉盤的品質提升一成左右。”機器人也開了口。

“起拍價五百萬,有人報價嗎?”主持人向場內喊了一聲。

“五百萬。”土財產猶豫片刻開了口,看起來他不太象是託,因爲他神情很失望的樣子,主要是今晚他的運氣特別差,買下的石頭全部虧。

不過也不奇怪,有價值的石頭,全都被真田涼子搶走了。

“五百一十萬。”齊格舉了舉牌,雖然知道真田涼子會搶,但還是要試試。

“兩千萬。”真田涼子果然出了價。

“草!”齊格暗罵了一聲,這賤女人果然是一口水都不給其他人留啊!

“兩千一百萬。”齊格又出了價,他現在系統賬戶裏一共只有兩千萬,不夠的話,就只能找田金祿暫借一些了。

“三千萬。”真田涼子無比豪放地又加了一千萬上去。

“你個傻x贏了。”齊格立刻放棄了。

……

神農山莊某個房間裏。

隨着切割機緩緩停下,一塊晶瑩的玉石被完整地剝離出來,放在了真田涼子的面前。

“鬱大師,這塊玉怎麼樣?”真田涼子向身邊的佐藤雷問了一聲。佐藤雷以前是個華國人,名叫鬱來雷。

“裏面的能量還是不足,再濃厚三倍才能達到神玉的標準,配合我們先前得到的四塊神玉,才能啓動兩界陣,幫你救回純夏。”佐藤雷搖了搖頭。

“那你爲什麼還要我拍下這塊石頭?”真田涼子不高興了。

真田涼子雖然是個女人,但她不喜歡男人,也不是百合,她有個很奇怪的愛好,就是喜歡可愛的小蘿莉。

星野純夏是真田涼子最喜歡的黑長直類型的小蘿莉,真田涼子結識之後視她如珍寶一般,沒料到的是兩年前星野純夏得了怪病,身體一天比一天弱了下去,眼見着沒有幾天好活了。

爲了挽救星野純夏的性命,真田涼子聽信了佐藤雷的說辭,準備冒險啓動家族裏封禁了近千年的兩界陣,讓佐藤雷通過兩界陣幫星野純夏尋找生命之源。

啓動兩界陣需要五塊神玉,真田涼子已經尋到了四塊,還差最後一塊。

“讓你拍下這塊玉石,是爲了幫我祭煉我手中這把刀,明天神農潭尋找神玉,說不定會有一場惡戰,我這把刀沒有足夠的能量,可沒辦法幫涼子小姐戰勝守護神玉的惡魔。”佐藤雷笑笑地回答了真田涼子。

“祭煉你的刀,殺惡魔,這世上真的有惡魔嗎?你不會是一直在忽悠我吧?”真田涼子很懷疑地看着佐藤雷。所謂的惡魔,她只在奧特曼裏見到過,現實中從來沒遇到過。

“身爲真田家的守護者,我怎麼會忽悠涼子小姐呢?我用我手中的刀起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涼子小姐!”佐藤雷一臉忠心耿耿的表情。

“哼!你如果敢耍我,我會把你碎屍萬段!”真田涼子向佐藤雷恐嚇了一聲。

“對了,剛纔和我們擡價的是幾個什麼人?涼子小姐和他們好象認識?”佐藤雷轉移了話題。

“一個是雲豐市的玉石大佬,一個是天湖省的玉石鑑別專家,我花大價錢請到專家團裏來的。”真田涼子回答了佐藤雷。

“涼子小姐請了這麼多人,是信不過我啊!”佐藤雷臉色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我們是外來人,他們是本地人,說不定尋玉的時候會派上些用場,比如……當炮灰。”真田涼子翻了翻白眼。

“涼子小姐深謀遠慮,是我多想了。”佐藤雷道了聲歉。

“和他們一起的那個年輕人,一看就是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壞男人!暴發戶嘴臉,居然敢擡我的價和我搶玉!我看他很不爽,如果他明天跟着一起進山,有機會就好好治治他!”真田涼子想了想又補了幾句。

“哦?好說。”佐藤雷心領神會,並沒有多問什麼,他知道真田涼子最討厭長得帥的男人,估計那個男人主要是因爲長得帥才因此得罪了真田涼子。

真是無妄之災啊!

……

夜晚。

“齊大師!小女突然犯了急症,昏迷不醒,還請齊大師出手救救小女!”田金祿敲開了齊格的房門。

“哦?我過去看看吧。”齊格皺了皺眉頭,但還是跟着田金祿走了過去。

此時田慧躺在田金祿夫婦房間的一張牀上,牙關緊咬,臉色發黑,看起來情況很是不妙。

“她不是第一次犯這病了吧?”齊格瞅了一眼之後,向田金祿問了一聲。

“實不相瞞,小女自幼便有一項常人所不具有的能力,她好象能看到一些我們看不到的東西。”

“田家一直是做玉石生意的,也就是在雲豐市古玩市場有一家小店,店子從父輩傳到我手中之後,平日裏做玉也是有賠有賺,生意並沒有什麼大的起色。” “在小慧七歲那年,我進了一批原石回來,當時小慧在旁邊玩,她跑過來之後,摸向了其中一塊原石。”

“我當時只是圖個吉利,當場開了那塊原石,沒料到的是居然開出了一塊好玉!”

“先開始我以爲她碰巧摸到了那一塊,但次數多了之後,我才發現,她確實具有探查原石裏玉脈的能力。”

“每次我進一批原石回來,她都能很準確地把其中的好玉一塊一塊挑出來,準確率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後來我去尋找原石的時候,把她帶在了身邊,她這能力給我們夫婦帶來了巨大的財富。”

“但是,近兩年來,她只要一使用這能力,事後便會昏迷不醒,而且越來越嚴重。特別是近半年來,她甚至在沒有使用這能力的情況下,都會突然出現昏迷的現象。”田金祿向齊格如實講述了起來。

“你花半個億請我走這一趟,其實主要目的不是爲了護衛你們的安全,而是想借此機會籠絡我,讓我幫她治病,對吧?”齊格冷哼了一聲。既然田金祿說了實話,他也沒必要轉彎抹角了。

“這世上恐怕也只有齊大師可以救小女性命了,如果齊大師肯出手,我願意傾盡家財換小女的平安,哪怕她以後永遠失去了這能力都沒關係。”田金祿向齊格哀求了起來。

田金祿一路上不怎麼開口說話的妻子劉慧珍,也抹着眼淚向齊格哀求了起來。

齊格伸手向田慧探了過去,當他的手距離田慧身體很近的時候,隱約感覺到她體內那團黑色能量變得躁動不安起來,似乎想要藉着這種接觸,從田慧體內竄到齊格身體裏來。

齊格連忙收了手。

“不是我不救她,是我救不了她,你給我再多錢也沒用。”齊格搖了搖頭。

機器人很少會說‘不知道’三個字,在提到黑色能量的時候,機器人露出了忌憚的表情,齊格就算再好奇也不會以身犯險,一旦把那黑色能量弄到自己身上來了,肯定沒什麼好事。

“齊大師看出什麼了嗎?小女究竟犯的是什麼病?”田金祿從齊格謹慎的神情上似乎感覺出了什麼。

“你伸手摸摸她的額頭。”齊格向田金祿說了一聲。

“好的。”田金祿把手伸了過去,摸在了田慧的額頭上。

“郭專家你試試。”齊格向郭倍毓也說了一聲。

“哦。”郭倍毓也伸手摸了摸田慧發燙的額頭。

“果然。”齊格搖了搖頭,這團黑色能量對田金祿和郭倍毓都沒有什麼興趣,但對齊格卻是很有興趣,只要齊格靠近,它就會躁動不安。

“齊大師看出什麼了嗎?小女是何原因患病?”田金祿一臉乞求的神情看向了齊格,雖然齊格說他治不了田慧的病,但哪怕能提供些有用的線索,知道她犯的究竟是什麼病也行。

“不知道。”齊格搖了搖頭,他確實是什麼都不知道,也搞不清楚狀況,不然出於人道主義,就算他救不了,他也會給田家提供一些情報。

田金祿和劉慧珍夫婦面面相覷,一臉的悲悽,原本以爲象齊大師這樣的仙人,是有可能救治他們女兒的,沒想到齊大師都搖頭說不知道,而且極爲謹慎的樣子,看起來他們的女兒確實是沒救了?

就是不知道齊大師剛纔讓他和郭倍毓先後探摸田慧的額頭,然後說的‘果然’兩個字是什麼意思?

齊格又向田慧靠近了一些,很謹慎地沒有觸碰她的身體,而是激發了霓裳玉盤裏的綠色能量,大範圍地轟罩向了牀上的田慧。

原本處於昏迷中的田慧,全身受到齊格能量的轟擊,突然清醒並且坐起了身來!

齊格看到她體內的黑色能量團很貪婪地吸收着剛纔他轟出的綠色能量,原本有些躁動不安的黑色能量團,在吸收了綠色能量之後也變得安靜了下來。

難道那東西是個生命體?以能量爲食?它太餓,而田慧無法滿足它的食慾,被它把精神力吸食得過度,所以昏迷?齊格剛纔給田慧體內灌注些能量,餵飽了它,田慧才得以醒轉過來?

“感謝齊大師救命之恩!”

齊格正思忖着的時候,田金祿夫婦卻是已經向齊格叩拜了起來,他們看到齊格剛纔出手,然後田慧就醒了過來。

“我救不了她的命,我只是暫時減輕了她的症狀而已,你們不必謝我。”齊格搖了搖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