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內勁巔峰就是一個打地基的過程,從內勁巔峰就可以決定了以後的修行道路。


若是在內勁巔峰靈氣海蓄滿一半突破的人,那麼這種人突破之後的先天也是最弱的,因為他的靈氣海只有三寸大小。

若是在內勁巔峰靈氣海蓄滿超過百分之八十,那麼突破先天境界后靈氣海就有六寸大小。

如今的地球上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一個在內勁巔峰靈氣海能夠蓄滿而且溢出來的人。

不僅是資質的原因,而是耗費的時間的太久。

修鍊的黃金時間就是在三十歲前,曾經出現過在二十歲達到內勁巔峰境界的天才。

這個天才就不信這個邪,他在內勁巔峰境界呆了十五年。

終於在三十七歲,憑藉着一番機遇修鍊到了內勁巔峰的圓滿境界,當時眾人震驚與他的戰鬥力。

因為他在內勁巔峰時候就可以與先天初期戰鬥三百個回合不落下風。

後來他終於突破成為了先天,也是屢屢傳來他的輝煌戰績,先天初期就可以與先天中期媲美。

眾人本以為他會一飛衝天,沒想到在他一次遊歷時,碰到了年輕時同一輩的一個敵對家族之子。

那個人是內勁巔峰時靈氣海蓄滿百分之八十就突破的先天,那一年他二十八歲。

儘管到達內勁巔峰的時間比這個天才要晚,但是他還是在修鍊的黃金時期,自然還是突飛猛進。

如今這個天才才是先天初期,而他的敵人是先天巔峰,兩者遭遇在一起,不用多說,這個敵人成功將這個天才戲弄了一番后斬殺。

自此之後,再也沒有人糾結到底是多花上一些年將內勁巔峰的靈氣海蓄滿還是在到達百分之八十時直接突破。

所有人都默契的選擇了蓄滿百分之八十就突破。

羅天當然不知道這些,他之前的每一步都是蓄滿才突破,他以為每一個境界都是如此。

兩人在屋裏修鍊時,周圍的靈氣都被吸引過來,在兩人頭頂的上方各有一個微型的氣旋。

不斷的吸收著靈氣,羅天的要比獵鷹的要大一些,吸力也更強一些。

獵鷹在修鍊中微微的皺皺眉頭,怎麼感覺吸收到的靈氣越來越少了,忍不住睜開了眼睛。

實在是從外界幾乎一點都吸收不到了。

「這是……從羅天師兄房間傳來的波動,不會是師兄又要突破了吧?」

自從拜師羅天虛構的宗門之下后,獵鷹對羅天的稱呼就一直是師兄了,無論羅天怎麼說也不改口。

這會兒,獵鷹發現了這些靈力匯聚的方向,正是朝着羅天房間而去,心念一動,頓時一陣震驚。

要知道,距離上次在那山洞中,羅天突破到內勁中期,這才不到兩天。

此時,羅天更是在吸收著周圍所有的靈力,獵鷹連絲毫都無法吸收了,這種動靜,獵鷹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羅天又要突破了。

這讓獵鷹震驚無比。

可獵鷹也知道,這種關鍵時刻,萬萬不可打擾,因此,立馬一個閃身,來到了獵鷹門前,神色肅穆,觀察著四周。

而門內,羅天也是察覺到了獵鷹的氣息,感知一番,也是知曉了獵鷹的舉動,不由笑了笑。

「繼續穩固,希望今晚之後,這內勁中期巔峰的境界能徹底穩固下來。」

作為當事人,羅天清楚得很,突破,哪裏這麼容易。

之所以引起這麼大的動靜,甚至霸道的將周圍靈力都給吸納過來,也只是因為羅天服用了千年地脈靈乳,加上本身的修鍊緣故。

距離突破,還需要一段時間,至少,現在是不可能的。

不過,羅天也沒去和獵鷹解釋,以獵鷹現在的實力,熬一夜完全沒有任何影響。

就在獵鷹有所誤會的情況下,房間內,羅天繼續修鍊了起來。

一夜無話。

第二日,羅天退出了修鍊狀態,查看了一番自身,滿意的點了點頭。

「雖然沒有達到圓滿,但至少穩固下來了,距離先天境,也算是再次進了一步。」

呼出一口濁氣,羅天一個翻身下了床。

此時,天色剛亮,才六點左右。

自從踏入修鍊一道后,羅天的作息就極其穩定了,晚上一般都是修鍊中度過,六點左右洗漱。

推開門,羅天卻是看到獵鷹依舊站在門口。

「獵鷹大哥,守了一夜,辛苦了。」

「師兄,你突破成功了嘛?」

聽到聲音,獵鷹轉過身,有些驚詫的看了看羅天,而後有所好奇的問道。

要是羅天真的突破,那可就是內勁後期啊,這種修為的人他還沒見過幾個,尤其是羅天這般年紀,那更是聞所未聞。

聞言,羅天卻是笑了笑,道:「哪有這麼快,真當我是絕世天才啊,昨天晚上只是修鍊動靜大了點,沒控制住,至於突破,還早著呢。」

「原來如此。」

獵鷹恍然的點了點頭,隨即也是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他還以為羅天處於突破關鍵時刻,專門守了一夜呢,沒成想誤會了。

而就在這時,另一間房,庄臨月伸著懶腰,走了出來。

由於現在還處於夏日,加上庄臨月也是外勁初期的修為,渾身氣血強勁,穿的很清涼。

這一個懶腰,將那玲瓏有致的身材展露無疑。

。 落日森林,一道血色突然閃過,身後兩道火紅色的身影緊隨其後。

為了考驗兩人的腳力,白亦非沒有選擇直接帶著他們飛過來。一路上,白亦非封號斗羅的氣勢外泄,魂獸當然也懂得趨利避害,所以一路上沒哪個不長眼的魂獸敢來招惹三人。

終於來到了獨孤博的毒陣外邊,白亦非停了下來,給了火無雙和火舞兩顆藥丸,「這裡面有獨孤博的毒陣,吃了它,你們就能在裡面暢行無阻。」

同時,白亦非精神力伸向裡面,發現獨孤博沒在這裡,於是就帶著兩人進去了。

一路行走的火舞和火無雙,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眼前的景象對他們的衝擊力太大了。

各種奇珍藥草遍地都是,見過的,沒見過的,彷彿一場盛宴。

落日森林他們也聽說過,魂師大賽時火舞也來過這裡,但沒想到裡面竟然有這麼一處寶地,神賜空間里的葯園和這個比都差遠了。

不過兩人還看到,這裡面有的地方還有柵欄,石桌,甚至還有一幢石屋,顯然是這裡是有主之地。

走到離冰火兩儀眼還有些距離的地方,白亦非停了下來說道:「這個葯圃是我讓獨孤博在這裡看管的,裡面的藥草你們不要亂動,它們的藥性連我都不明白。還有,距離這口冰火兩儀眼遠一些,周圍的能天地靈氣太過渾厚,以你們的能力強行吸收只會爆體而亡。」

交代了一些注意的情況后,兩人在距離熾熱陽泉較遠的地方就開始修鍊了,那產自於熾熱陽泉的火屬性能量漸漸被二人吸收轉化著。

白亦非見狀,再次踏進了寒極陰泉中心,熟悉的能量再次圍繞在白亦非周身。

冰火兩儀眼萬米深處,這裡暗無天日,能量稀薄,沒有生物能存活在這裡。

一紅一藍兩道光芒閃過,只見兩顆能量形成的巨大的龍頭突兀地出現在這片空間,正是冰龍王與火龍王的殘魂。

火龍王感知了一下又在被吸取能量的冰龍王,賊笑道:「小冰,那個人類又來吸收你的能量了。」

不屑地看了眼在一旁偷著樂的火龍王,冰龍王也感到無奈,以往的那些人可不像白亦非一樣只會吸收屬於他的冰屬性能量。

屬於一級神元境的精神力小心翼翼地擴散開,而白亦非根本察覺不到。冰龍王開始觀察冰火兩儀眼周圍的情況,「咦!小火,你來看,那裡有個極致之火的小女孩。」

「是么!我看看。」

在觀察完火舞后,火龍王撇了撇嘴,說道:「那個小女孩看來是吸收了我的火能量形成的烈火杏嬌疏,她的武魂才演變為極致之火的。」

作為萬年好友,冰龍王也聽出了火龍王的言外之意,就是對火舞的天賦還是感到些不滿意,哪像是白亦非,先天就是極致之冰。

冰龍王這時候就有些得意了,「嘿嘿,兄弟,對不住了。」

「你真的決定這麼做了嗎?」火龍王一反往常嘻嘻哈哈的樣子,神情嚴肅地說道。

「嗯,我已經下定決心了。父神的預言是不可能錯的,再有一萬年就要到來,而我們最多只能再存活千年,這個人類又出現在我面前,命中注定我要如此。」冰龍王道。

「命運!命運!」火龍王連連感嘆道,作為曾經的一級神,終究還是敗給了命運。

「好了,我們兩人一起把他的精神力牽引下來吧。」

說完,兩人的精神力如線一般的纏上白亦非的精神力,牽引著白亦非慢慢向下。

正在閉目修鍊的白亦非突然感到一陣危機傳來,還未有所動作,只見兩股龐大的精神力拉著他的精神力急速向下,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這絕對是神元境的精神力。」白亦非迅速反應過來,能讓他毫無反抗之力的只有神級強者,細細回憶原著,應該是冰龍王和火龍王了,就是不知道他們二人找他有什麼事。

反抗不得的白亦非任由他們動作著,終於,下落感消失,在這兩股神元境精神力的幫助下,白亦非的精神力竟然漸漸具象化,化為了靈魂一般的樣子。

看著自己的雙手和全身,白亦非感到一陣不可思議。

「不用驚訝,神元境的精神力很容易就能做到。」

火龍王的殘魂突然出現在白亦非的面前,冰龍王緊跟著出現。

在兩隻龍王微弱的光芒的照射下,白亦非看清了周圍的環境,這是一處被開闢的空間,而空間里,赫然躺著兩條龍屍,一紅一藍,雖然已經沒有了生命,但上面久久不散的氣勢,仍舊讓白亦非感到膽寒。

冰龍王見白亦非竟然對於他們的出現波瀾不驚,內心佩服他的定力的同時,又說道:「你好,人類。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冰龍王,他是火龍王。」

望著前方兩顆碩大的龍頭殘魂,白亦非緩緩道:「我叫白亦非!」

沒等冰龍王在說話,火龍王搶先問道:「小子,你想成神嗎?」

深深地看了火龍王一眼,白亦非有些了解他們的意圖了。

「我當然想百級成神,這是所有魂師的目標。」白亦非實話實說。

冰龍王瞪了一眼身旁的火龍王,暗示他不要插嘴,火龍王比較急躁,眼前的白亦非一看就是城府極深的人。不過他也理解火龍王的心情,多少年了,這片空間只有他們兩個人,突然又來了一隻生物,也難怪火龍王這麼興奮。

冰龍王沉聲問道:「人類,送你一場機緣,只是這機緣有些危險,你敢要嗎?」

「前輩說的是要我幫你們魂獸一族成神嗎?」

白亦非的話像一個響雷一樣砸在了冰火兩龍王的頭頂,眼前的年輕人似乎對魂獸和神界很了解,驚訝過後,兩人瞬間沒了之前的客氣,全都一臉不善地看著白亦非,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意思。

「兩位不必驚訝,我不是神界的人。」白亦非頂著兩人的壓力,緩緩說道。

「哼,不是神界的人,又怎麼對我們這麼了解!」急性子的火龍王低沉的說道。

「我對神界之所以有點了解,是因為我的女友是天使之神的傳人。」

「天使神!」

冰火兩龍王腦海里出現了一道手持天使聖劍的金色身影,數萬年前的那場大戰天使神自然也參加了。

冰龍王用精神力掃了一下白亦非全身,發現並沒有神性出現,這就證明他不是神界的人,但還是小心謹慎地問道:「我們為什麼僅憑你的一面之詞就相信你?」

「對,憑什麼!」火龍王也跟著嚷嚷道。

白亦非自信一笑,不急不忙地說道:「你們二人的精神力是神元境,我要真是神界的人,在二位的面前肯定無處遁形。」

「呵呵」,冰龍王笑了兩聲,沒有了先前咄咄逼人的樣子,「你這人類倒是機靈。」

「那好,長話短說,不管你是不是神界的人,反正千年之後我們二人肯定是不存在了,到時候即使你成神把我倆的事說出去也無濟於事了。既然你了解神界,我就不羅嗦了。你也是心思縝密之人,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們兄弟二人想跟你做一筆交易。」

「交易的內容就是,我將全身殘餘的能量精華全都灌輸到你的身上,並賜予你一塊神骨,而你則需要給出一個承諾。」

白亦非問道:「什麼承諾?」

說實話,冰龍王的付出白亦非心動了,光是一個神骨都讓他垂涎三尺了。不過天上不會掉餡餅,既然人家給出的籌碼這麼豐厚,那麼自己也要相對應的付出,這個交易才會成立。

要是讓白亦非幫助白亦非反攻神界,那麼白亦非還要仔細思考一下到底要不要拒絕。畢竟神界強大,單憑他一個人是不可能推翻的,他又沒有系統。

同時白亦非也給自己思考著退路,要是談崩了,他們保不準會殺了自己。別聽他們先前那等死的鹹魚說法,那全是為了穩住白亦非的,要是白亦非真信了,那就不叫血衣候了。 「有兩種可能。」秦思靜回道,「一是,那個人很怕你。」

「這不太可能,還有一種呢?」楚秦問道。

「另一種,就是對你心有所屬!」秦思靜抿嘴一笑道,「所以,看到你,才會緊張。」

「既然不是第一種,那無疑是第二種了。說吧,又是誰家女子,看上我家楚秦了!」秦思靜補充道。

「思靜阿姨,你說真的?」楚秦問道。

「是真是假,以你的智慧,應該早就判斷出來了吧。」秦思靜回道,「萬一看不出,試試不就知道了。」

「與我所想一致!」楚秦開心地說道,「那思靜阿姨,我先走了!」

楚秦說着,站起身來,走到了門口,迎面和一名女子撞擊在了一起。

楚秦頓時微微一驚,連忙看過去,發現那人不是別人,正是魅舞。

「魅舞阿姨,你沒事吧!」楚秦趕忙問道。

「楚秦,你幹什麼呢,跑得這麼快?」魅舞摸了摸香額,略帶疼痛道。

「沒什麼!」楚秦立刻略帶歉意道,「魅舞阿姨,怎麼樣,痛不痛!」

「那倒沒事!」魅舞回道,「畢竟我是十萬年魂獸,總不可能被你撞一下,就倒了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