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兒子啊,你當真是要在背叛了你母親之後又背叛我嗎?”冷軒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背叛他的,是你們吧。”我說道:“你們的去世讓冷陌難過了很久,但現在卻突然出現,告訴他這一切都是你們策劃的千年陰謀祕密,你們把你們自己兒子都當作了一顆棋子,到頭來還要怪罪他不按照你們的要求去做?不覺可笑嗎?”

“小姑娘有一點說錯了。”冷軒對我的話並沒有多大的表情:“這場千年陰謀是宋逸策劃的,並非是我們,我們只是推波助瀾了一下罷了。順帶一提,千年前之所以你身體的鬼神慕修會變狂暴,也是我們推動的。”

慕修一下子從我身體跳起來:“什麼?!”

“你什麼意思?” 獨家試愛,億萬聘娶小嬌妻 我問。

“慕修有個親弟弟,叫做慕旭,因爲貪圖賭博走邪路,我賣給他一種藥,騙他說那種藥可以給他帶來好運,他吃了藥又去賭博,贏了很多錢,孰不知那個賭莊是我開的,錢,是故意輸給他的。後來他對這藥癮了,離不來了,成爲了我的傀儡,藥物迷失了他的心智,把他變成了一個邪惡的戰爭機器,燒殺淫掠他無惡不作,當時冥界的統治者外出遊歷去了,當時的地府閻王還是個膽小怕事的年輕人,沒敢管這件事,慕旭在你們人類世界胡作非爲,幾乎毀了一半人界。”

隨着冷軒的話,我感覺到了慕修越發強烈的情緒波動,看樣子,冷軒說的是對的。

冷軒又說:“要對付慕旭,只有千年前的宋逸,和慕旭的親哥哥,隱藏在人類世界裏的異能人,慕修了。”

再後面的事情我們都從宋凌風口知道了。

爲了不讓人類世界被摧毀,慕修親手殺了他的親弟弟。

“其實當時慕修可以不用殺死他弟弟的,宋逸也已經找到了治療他弟弟的辦法,只不過途我讓宋逸晚到了一會兒,等宋逸趕到,慕修已經殺了他弟弟,正蹲在地懊惱哭泣,宋逸質問慕修爲什麼不等他來,慕修沒解釋,宋逸便認爲慕修不信任他,自此以後,傳說親兄弟還要好的慕修和宋逸,產生了分歧間隔。”冷軒淡笑着說。

要不是我在主導着身體,慕修鐵定要瘋了一樣衝去打冷軒了。

“等等,你爲什麼會在千年前出現?”我較怪這件事。

“冥界人的壽命不是你們人類,我們可以活幾百年,再隨便加點藥物,便能活千年也不爲過,況且千年前我也只有二十多歲而已。”冷軒說。

“千年前二十多歲你決定了要製造一個新世界?”

“對,是不是很有宏圖大志?”冷軒笑着看我。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夢想建立一個新世界,然後佈局計劃千年之久,不得不說……他的耐心和毅力,真是讓人佩服。

“廢話少說,開戰吧。”魑魅走到我身側。

自從知道所有真相之後,慕修早按耐不住要打人了,我還是壓制着他,看冷陌,等冷陌說話。

冷陌眯着眼:“父親,既然你要去往新世界,我要保護舊世界,道不同,只能分勝負了。”

冷軒搖搖頭:“可惜了,你們的內力已經所剩無幾,我雖然沒有鬼神那麼強,不過……試試看你們知道了。”

我終於感覺到了冷軒漸漸逸散出來的殺氣了,不再耽擱,與慕修轉換了身體主導權。

“該死的!你竟然設計害我!”剛變成紅頭髮,慕修滔天怒火的持着神劍衝向了冷軒。

而同一時間,冷陌,魑魅,朱雀,青龍,一同發動了攻擊。

冷軒站在原地沒動,他身後的持燈使者迎了我們。

兩方強者交戰在一起。

持燈使者沒我們強,但能力怪,甚至有人連朱雀的火焰都能限制,不過沒人擋的住慕修,慕修劈開一條殺路,猩紅着眼睛朝着冷軒去。

冷軒張開手臂。

慕修衝到冷軒身前,突然不知道撞到了什麼,一下子反彈了回去,好在冷陌在我們後面,用赤冰撐住了他。

“那什麼東西?”我在內心眨了眨眼睛,還是沒看到冷軒身前有什麼。

慕修不管不顧的再次衝了去,這次,冷陌跟在了旁邊。

很怪,慕修和冷陌不管怎麼攻擊,冷軒不僅能閃開,而且冷軒身前彷彿有什麼透明防護罩似的,我們打不到他。

“你們傷不到我的。”冷軒漂浮到了天空:“這麼千年,我研製出了超越神的能力。”

“什麼見鬼的神,去死吧!”慕修放出一招大招,這招大招曾經一擊敗了洛柔,敗了紅紅。 慕修的大招再次打空了,不,不是打空,而是打在了冷軒身前的透明防護罩。

“除非是玄武的龜殼,否則還沒有任何東西能擋住我的這一擊,絕對不會是什麼防護罩! 我的導演時代 他絕對做了手腳!”慕修落回地面,對我說。

“陰謀人是神一樣的存在,你們除了仰望,其他什麼都做不了。”凌夢站在我們身後說。

冷陌蹙眉,旋即他親自迎了冷軒。

天雷劫之後的冷陌很強,冷軒這次沒有與他硬碰,讓開了他的一次冰攻擊,緊接着冷陌沒用冰了,而用的氣刃,冷軒沒有閃開,氣刃打在冷軒身體前面,再次被看不到的防護罩打了回來。

冷陌重新跳回我們身邊,我發現他的赤冰弱了不少。

“一旦交戰,那人的能力會更加削弱你的內力,除非是一擊斃命,否則要少接觸。”慕修對冷陌說。

冷陌微闔首:“他開的不是防護罩,而是使用的空氣。”

使用空氣?

“什麼意思?”魑魅打開了幾個持燈使者,也突破重圍來了。

“不愧是我的兒子,短短交手幾招,能看破本質。”冷軒在天空說:“我的能力是使用空氣,大自然的空氣都能成爲我的能量,我可以隨意操縱空氣分子,你們進攻我的招數並非是被我身前的透明防護罩擋下,而是轉化爲了空氣分子,消失了。”

所以冷陌用冰的時候冷軒並不是閃開了,而是冰很快變成了空氣分子。

……

或許論一個技能的爆發力度,冷軒不會達到慕修和冷陌這樣的強悍,但是操縱空氣……這也太誇張了吧?

這世界充滿了空氣,任何東西都是由空氣因子組成了,要按照冷軒這麼說的話,操縱空氣,這不是無敵了嗎?

“恐怕是這樣。”冷陌面色沉着說。

“我是神,這個新世界的神。”冷軒張開雙臂,擁抱天空的姿勢:“你們唯一能打敗我的方法,是讓空間停止。”

停止空間?

也是說,要打敗冷軒,只能由我來了?

“也有可能是個詐。”魑魅說:“那人一心想要得到你的操縱空間的能力,也許是爲了逼出你的能力。”

“那該怎麼辦?”我看冷陌。

總裁要抓狂:綿綿萌妻俏新娘 冷陌擋我前面:“你的空間能力也不是你想用能使用的,讓慕修配合我,魑魅,你去叫白虎,只有白虎擁有製造領域的能力,我們在白虎的領域當戰鬥,受到我父親的影響會減少,我們有勝率。”

“好。”不多耽擱,當即魑魅轉身走。

“想走?你們以爲你們說什麼我聽不到嗎?”冷軒突然飛到我們間:“白虎的領域對我也沒用,不信麼?不需要你們去叫他,我已經提前讓持燈使者去了,現在,他來了。”

越過冷軒,我看到變成白衣男人的白虎,正在朝我方向衝來,並且對我使了眼色。

“冷陌,慕修,看你們的了!”我立馬轉變了身體主導。

紅色長髮在風肆意狂舞,慕修手握神劍,與冷陌一同彈射向了冷軒。

秘密的森林 同一時間,白虎的星芒領域開啓了。

領域將我們所有人覆在了其,包括冷軒,隔絕開了外面與持燈使者戰鬥在一起的人。

當初在骷髏峯對戰龍的試練人時,白虎曾經使用過一次這個領域,在這個領域當,白虎是最強大的存在。

“冷陌,慕修,跟我的節奏。”白虎說着,率先攻向冷軒。

冷陌和慕修緊接着像兩道子彈一樣從冷軒白虎兩側竄過,三人發動最強力量,一齊向着冷軒過去。

冷軒漂浮在空,勾着笑:“四大神獸參與人類戰爭,這恐怕是幾萬年曆史的第一次了,我很慶幸,能夠看到見證如此一幕,見證……新世界的誕生。”

見證新世界的誕生?

我心狠狠一沉。

什麼意思?

但是不等我多想,冷陌,慕修,白虎,他們已經逼近到冷軒面前了,三個人身體周圍同時出現了強大的磁場力量,三道力量合在一起,變成了一個匯聚了世界最強能量的小球,漂浮在三人間,這球的威力,足夠堪十多個核子彈了。

等等!

十多個核子彈的威力……

新世界的誕生……

控制空氣的能力……

……

這是個陰謀!

“慕修!冷陌!白虎!住手啊!”我在內心大叫。

但是已經晚了,他們三人已經將這爆炸能量強扔向了冷軒。

冷軒仰頭大笑:“新世界,我的新世界,哈哈哈哈!”

能量強以極快的速度衝向了冷軒,但又突兀的停留在了冷軒眼前,靜止下來,一動不動。

耗盡了巨大能量,白虎再支撐不住領域,領域坍塌。

冷陌的赤冰也縮小了,勉強帶着我們三人從漂浮在空的領域落回地面。

慕修也因爲內力耗損過多,支撐不住我的身體,換回了我的主導權。

持燈使者停下了打鬥,瞬間全部歸位到了冷軒漂浮着的腳下。

“怎麼回事?”魑魅過來問。

“我們當了……”我捂着胸口,望向天空的冷軒。

“當?”朱雀,青龍,寒羽他們都來了,朱雀又問:“什麼當?”

“他故意告訴我們他能使用空氣分子的能力,又讓我們知道我們的能力在耗損,多耽擱半秒都會出現問題,他料定冷陌,慕修,白虎肯定會集結最強力量,用最快的時間最快的速度,用一擊來定奪勝負。”我咬緊牙齒,內力的完全耗損讓我的身體很不舒服:“然後……他得到了一開始他想要得到的東西。”

魑魅他們瞬間明白了,一起擡頭,看向天空那個小小的能量球:“你是說……他想得到的,是那個能量球嗎?”

這下,事情是真的嚴重了。

一顆核子彈能毀滅一個大型國家,而面前的能量球,至少擁有二十多個核子彈的威力……

“知道創造新世界的第一步是什麼嗎?”冷軒近乎半癡迷的望着眼前能量球,緩緩朝其伸手出去:“要建立一個新的世界,首先,要把老的世界,徹底,毀滅。” 我本來覺得冷軒要創造新世界的概念足夠荒誕了,但是沒想到他竟然扭曲到要毀滅世界!

人家宋凌風毀滅世界是因爲對這世界充滿了仇恨,毀滅了也不想再重新創造了,這冷軒,當真是要當創造世界的神啊。

“冷陌,你爸是瘋了吧?”我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萌女棄夫:正牌夫君纏上門 冷陌臉沉的不能再沉了:“是我疏忽大意,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危機。”

“這不是你的錯吧。”我看着在空笑的癲狂的冷軒,使勁搖搖頭:“是你父親的表態程度超出我們的想像了,我們只以爲他要統治世界當世界的主宰,誰會想到他要把這個世界完全毀滅啊。”

“如今之計,只能奪走他手的能量球了。”冷陌說。

然而……

“可是,現在的你們,內力全耗光了啊。”寒羽說。

我們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

是的,現在的我們,包括冷陌,包括白虎,包括朱雀,青龍,魑魅,在場只要能和冷軒打的,內力已經基本消耗殆盡了,特別是最強大的冷陌,白虎,還有我身體的鬼神慕修。

“內力完全耗光,我們如何與那麼強大的冷軒戰鬥?”寒羽又問。

我們再次沉默。

這是現在我們所面臨的危機。

冷軒並沒有洛柔那麼強的戰鬥力,但他的能力實在噁心。

“不,你還有戰鬥能力。”說話聲是來自我身後,一個女孩子的聲音,非常熟悉的女孩子。

我身體一僵,一下子扭頭回去。

紅紅手握斬屍劍,站在我身後。

她身的傷已經重新癒合了。

“紅紅?!”我驚住。

“童瞳。”她看着我:“讓我進入你身體,我與鬼神慕修,加你,我們三人合力,還有一搏。”

“你得了吧!”魑魅馬反對:“誰知道你和那陰謀人到底是不是一夥的?你要進入她身體又害她怎麼辦?既然背叛一次,我們不會再相信你第二次,我們會想其他辦法!”

“現在你們還有什麼辦法?”紅紅面色平靜,依舊注視着我:“我的目的只想做個普通的正常人,如果世界被毀滅,那我也做不成人了,童瞳,你還記得你說過的話吧,你說過,會找到讓我變成人的方法,這句話,你現在可還當真?”

“自然當真。”我說。

“那好,反正現在宋凌風已經死了,我能便成人的希望也只能在你身了,我會幫你,但是,你也要記得履行你的承諾。”

正如魑魅說的,紅化背叛過我們一次,想要再讓我們相信,是件很難的事,我也擔心這份風險。

“答應她。”冷陌卻說。

我一愣,看向冷陌。

“慕修在你身體,她不敢爲非作歹。”冷陌說。

原來如此,既然冷陌都這樣說了那是有完全把握了,不再猶豫,我張開雙臂:“紅紅,進入我身體了,一同戰鬥吧。”

紅紅的身體狠狠怔了一下,我看到她的眼眶紅了紅,她沒再多說什麼,衝進了我身體。

我閉了閉眼。

現在的紅紅好歹也是鬼神實力,她的加入讓我體內的內力在瘋狂恢復滋長,再加金絲軟甲的成倍恢復作用,僅僅瞬間,我再次恢復到了全滿狀態!

睜眼。

我的雙眼變得鮮血還要紅,頭髮束帶散開了,長髮狂舞,神劍與斬屍劍合二爲一,成爲超神劍。

兩個鬼神共同在我身體,力量合爲一體,我積聚着他們的力量,擡頭望向空冷軒。

“嘖,這眼神,好恐怖。”冷軒表情凝重了些:“沒想到你的身體竟然能承受的住兩個鬼神的力量,小姑娘,你真的是個跡,不得不說,我現在都有些害怕你了。”

“很快,我讓你更怕我!”話畢,超神劍在我手金光大亮,我向着冷軒彈射而去。

慕修和紅紅在超強能量下幻化成了影子出現在我身後,推動着我,把他們的力量全部聚集在了我的身。

這一擊,要麼搶下能量球,要麼殺了冷軒,要麼……

這個世界雖然充滿了骯髒,罪惡,貪慾,但是我……依舊深深熱愛着這個世界。

我不會讓它毀滅!

鍾染曾經說過,至強的信念,往往能夠改變一個事態的發展。

我的力量強到超過了空氣分子的範圍,冷軒控制不了我了,他被我打了,超神劍正正插在他右邊肩膀,插進了他的肩膀,血順着流出來,將他的黑色教父袍染的更黑了。

可是……

在我擊冷軒的時候,冷軒也讓能量球爆炸了,並且將能量球擴散到了空氣。

我看着世界在我眼前,變成一朵炫麗的煙花,爆炸開來。

冷軒利用他自己最大的能量,躲過了刺進他心臟的致命傷。

冷軒沒死,能量球爆炸。

世界……

我跌回地面。

白虎變成老虎形態,跳躍到空,接下了我。

冷陌從白虎身將我抱進懷裏。

我咳出一大口血,血把冷陌的白襯衣全染紅了。

“我還是太笨,還是敗了……”我自嘲的扯了扯嘴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