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僅僅過了幾秒,已經被沈飛關閉嚴實的玻璃窗,從那些縫隙中傳進來了一絲絲嗚嗚如大風悲鳴的恐怖的吹拂聲,又宛如……。 聖門的門主便是出身無極宮,不知何故被打入了阿修羅道。vodtw.net而陳浩又是那無極宮的神子,兩者之間不可能沒有關係。


但陳浩突然到此,還是讓人不能理解,如果他不是代表無極宮來的,或許是另有他因了。

當然,童言對這些倒是毫無所知,他現在只是一門心思的前去找尋譚鈺等人。

對於界山,他也算是熟悉的,畢竟在這裏住過一陣子。沒想到再次前來,已經是數月之後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所尊敬和感激的紫一真人,卻永遠不在這兒了。

所以此刻他的心情略顯沉重和悲痛,如有可能,他多希望再見見紫一真人,再跟他多相處一段時光。只可惜,一切都不可能了,他必須得接受這殘酷的現實。

“老大,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找到你的朋友後,還前往聖門嗎?還是返回人間?”

童言聽此,輕嘆一聲道:“與聖門的恩怨,我總要有個了結的。但也許不是現在,而是將來。我首先要做的必須活着,只有活下來,才能計劃未來的事,還是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這是他頭一次沒有了主見,事實,他所要考慮的事情實在太多。他當然想衝進聖門,替玄武一族,替紫一真人報仇。但實力擺在面前,他若是去了,只會白白搭性命。

是的,他想到返回人間。可是在剛纔,他又得罪了天界,只怕是那天界也不會放過他。

如此一來,他無論去哪兒,恐怕所要面對的,都將是危險。

既然想不出權宜之計,姑且不去想,讓腦子好好歇一歇,說不定會有兩全其美的方法。

在界山行走了不過多時,他們二人來到了紫一真人的茅廬。

看着熟悉的茅廬,卻不知道里面是否還有人在。

他有些不安,有些莫名的膽怯,他擔心自己走到門前,推門而入之後,什麼都沒有。若是那樣的話,也意味着譚鈺他們很可能遭到了聖門的迫害。

他已經失去了很多,他再也承受不起失去摯愛的打擊了。所以他開始祈禱,開始期盼。祈禱房子裏有人,期盼譚鈺他們平安。

而在這時,緊閉的房門竟突然被人從裏面推開了。他屏住呼吸,凝神注視着。

終於,他心的大石頭放下了;終於,他可以安心了。

推門出來的不是旁人,正是童言最想見到的人。

“鈺兒,鈺兒……你還好嗎?”

這一聲呼喊,讓剛剛走出茅廬的譚鈺全身一顫。她慢慢地轉身看來,隨即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童言,真的是你?我知道,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童言,你還活着,對嗎?”

她一邊說着,一邊有些踉蹌的向童言走來。僅僅一會兒工夫,她的臉已經掛滿淚痕。

當所有人都認爲童言已經死了,唯獨她一人始終堅信童言會平安歸來。當所有人都勸慰她節哀順變之刻,只有她仍舊滿懷希望。

現在,她終於等到了童言,她終於不用在獨自一人時偷偷的流淚了。

童言也快步走來,他害怕是自己的錯覺。直到兩人的手緊緊握在了一起後,直到久別重逢的喜悅徹底氾濫後,他們才終於確信,他們深愛的對方現在都是真實存在的。數月的離別,現在終於團聚。

“童言,他們說你已經死了,但我不信,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我知道你是不會拋下我一個人的。我多害怕你會食言,不過好在天眷顧,你終於平平安安的回來了。”

童言聽此,溫柔的道:“我是差點兒回不來了,但在我最絕望的時候,我想到了你。因爲我知道你在等我,我必須兌現我的諾言。鈺兒,對不起,我讓你替我擔心了。”

譚鈺把臉輕輕地靠在童言的胸口,輕聲說道:“你只要回來,我不會怪你。無論等多久,我都會一直等你。”

撫摸着譚鈺的秀髮,童言終於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咳咳……那個,老大啊,我去附近轉轉。要不……要不我今晚不回來了,你和大嫂好好的團聚一下吧!”

聽強良這麼一說,童言和譚鈺都笑了,這才趕忙分開。

“強良,你不用迴避。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是我愛人譚鈺。鈺兒,這是強良,我的兄弟!”

強良聽此,趕忙點頭示意道:“大嫂,我是強良,請以後……以後多多關照!”

真不知道這傢伙是怎麼想出這麼一句話的,不過卻也沒什麼問題。

譚鈺笑着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好了,你們兩個進屋坐吧。一路肯定辛苦了,我給你們泡茶喝。這茶還是紫一真人留下來的呢,可卻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纔會回來。”

童言聽此,輕嘆一聲道:“紫一前輩不會回來了,他已經……已經仙逝了。”

聞聽此言,譚鈺不由得心頭一驚,不敢相信的問道:“你說什麼?紫一真人他……他仙逝了?不會吧,他是玄冥聖君一同離開的。以他們二人的實力,還有誰能勝過他們?童言,你是不是搞錯了?”

童言搖了搖頭道:“我並沒有搞錯,是玄墨親眼所見。他們都死在聖門了。”

譚鈺聽此,有些悲傷的道:“怎麼會這樣?那聖門真是可恨!等等,你剛纔說玄墨?你見到玄墨了?他不是已經……”

“他是死了,但是獸魂還在。在我這掛墜裏!”說着,童言將脖子的玄冥刃拿起來給譚鈺看。

譚鈺看了看玄冥刃所化的小吊墜,嘆息一聲道:“不管怎樣,玄武一族總算是留下了一個少君。至於其他的事情,還是以後再說吧。”

童言點了點頭,忽然想起了筱輝,於是開口問道:“筱輝和溫蒂呢?他們不在這兒嗎?”

譚鈺聽此,趕忙答道:“他們兩個回族裏了,估計晚些時候會過來吧。不用擔心,他們兩個好好的。”

童言輕哦了一聲,這才放下心來。

而正當三人打算走進茅屋之際,沒想到一柄飛劍竟突然從林射了過來。

這飛劍來勢極快,不過卻被童言他們一眼發現。

未等童言出手,強良已經一巴掌拍了過去。只聽到“砰”的一聲響,這飛劍竟直接被強良拍得粉碎。

與此同時,一個爽朗的笑聲隨之響起。

“好一個強良,不愧是昔日之神。但很可惜,算你有點兒本事,今天也難逃一死!” 楚洛洛聽到了窗外傳過來的奇怪聲音,她瞪著大大的眼睛盯著沈飛問道:「是什麼聲音?」

「是大風吹的吧。」

……

因為沈飛之前所收集食物完全夠兩人堅持好幾天,所以在之後的幾天中,兩人也是一直呆在家中,並沒有到處瞎逛。

這段時間,雖然沈飛兩人並沒有出門活動,不過沈飛卻發現,在外面活動的人變多了不少。

原因其實也很簡單,隨著固守家中的時間變長,原本囤積的物資很快便瀕臨見底了,而這個時候,人們看見那些冒著危險出門的人反而還不斷地從外面帶回來一大堆的食物和水,滿載而歸,這種落差感,時刻都在刺激著依舊還固守家中的人。

於是乎,在之後的幾天時間中,原本在一天之中,沈飛只能看見七八個人在外面流動,到後來一天就不止有幾十上百人的流動。

雖然這點人數的流動,可能還不及平時的百分之一,但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時期,還是算多的了。

人流在外流動的速度與頻率增大了之後,自然暴露出來的問題也接踵而來了。

正如之前強調的那樣,外面的世界是很危險的,如今有著眾多的異獸入侵到了廣慶市,如果再加上廣慶市本地產生異變的異獸,無疑廣慶市的異獸是非常多的。

原本,一天只有幾個人在外面活動的時候了,因為人流少,並且往往有著膽量出去的人大多有著一定的自我憑仗。所以即使出了小區,遭遇危險的概率並不是很大。

但是現在,隨著外出的人流變多了,自然在外面的人類的目標就變大了許多。

異獸的主要活動時間,大多集中在晚上,白天的時候,這些異獸,都習慣性的躲回大山樹林,鋼鐵林立的城市,即使動物異變了,也並不能夠完全適應。

如此一來,白天大多的異獸躲回了山林,還在城市晃動躲藏的異獸,其數量也是大大減少。並且,出現在人類活動區的異獸,也都是一些比較低級,能力並不高的異獸而已。

一開始,外出的人流並不多,並且這些人們,往往也強於普通人,所以他們遭遇危險的概率大大的減小。

但是現在,因為人數的增多,而且這些眾多的人數能力也參差不齊。人數的變多,自然吸引了那些將人類的當做獵物的異獸聚集,而參差不齊的能力,則讓他們在面對真正異獸追擊的時候,往往毫無還手之力。

終於在時間過了三天之後,外出覓食的眾多人流,吸引過來了一群獅型異獸。獅子的能力本來就要強於人類,現在這些獅子在這個異變了的世界進行了變異,它們的能力自然更加的強於普通的人類了。

這一天,外出覓食的人類迎來了最黑暗的日子,出去尋找食物的一百多人,回來者則不過半數。而回來的人中,大多挂彩負傷。

這黑暗的一天,重新將人類拉回到了恐怖的現實中,人類不知何時已經從食物鏈的頂端跌落神壇,如今的人類也不過是食物鏈的一環罷了,在他們的頭頂,已經有了虎視眈眈的狩獵者,並且還不知其數。

經過了這一次的獅群獵殺事件之後,外出繼續覓尋食物的人大大的減少了,又重新回到了當初的幾個人。而這幾個還敢出門的也無疑不是有這一兩項超常的能力,或是視力明銳,能夠及時發現遠處的危險,又或是耳力聰慧,能夠耳聽八方,及時逃避危險,又或者力量,速度,嗅覺……。

但無疑,人類重新被囚禁在了高樓,小區之中了

「人如果沒有了夢想,那和鹹魚有什麼區別!」

這句話原本是用來激勵人們努力的句子,可在現在這個環境之中,還談夢想?夢想就是一句屁話!在如今這個岌岌可危的世界中生存下去,或者就是唯一的理想!

機靈寶寶Ⅲ殺手媽咪免費送 一周多的時間過去了,原本充滿了恐懼與哀傷氣氛的世界,似乎在時間的沖刷之下,一切都變得平淡了許多。人們不再悲嘆於生命的消逝。而那些時常闖入大樓的異獸也都隨著時間過去,數量越來越少,頻率越來越低。

出現了這種情況,也是必然的。

小區中的人們,在連續遭受一周多時間的異獸入侵襲擊,原本的人數,直接降到了原有人數的一半以下。人數的減少,自然便降低了異獸光臨的興趣。而同樣的,那些在一次次生與死,一次次危機而生存下來的人們,他們無疑是原本那一群人類中的拔尖,或者說優異的部分。這一部分人,在經歷了異獸火與血洗禮之後,他們變得更加的強大堅韌了。

所以你幾乎可以發現一個很奇妙的現象,如果說異獸入侵小區的第一天,便消滅了近三分之一的人類,那麼第二天可能就只有五分之一,三天可能七分之一,而這一周之後的時間,可能只有幾個人的傷亡!

活下來的那一部分人,就好像打怪升級,變厲害了!

一周后的時間,沈飛之前在超市帶回來的食物也已經要沒有了,如果不再次出門尋找食物,那麼在接下了時間裡,兩人可能就要餓著肚子了。

這一周多的時間,沈飛的傷幾乎已經達到痊癒了,這可以說是一個不錯的消息。但伴隨而來的,便是一個壞消息,那就是即使沈飛之前所受的傷幾乎痊癒,但是他卻發現,自己現在依然不能夠使用紅霧的能量。

在沈飛想來,如果一旦自己痊癒之後,能夠繼續使用紅霧的力量,那麼即使外面隱藏著眾多的異獸,沈飛也並不會有著多大的擔心。但是現在,既然自己已經不能使用紅霧的力量了,而如今兩人的所儲存的食物也已經馬上見底了。必須出門重新尋找食物帶回來,缺少了紅霧的力量,這讓必須出門的沈飛,感受到,危機程度成倍的增加了。

縱使知道危險,沈飛也沒有辦法!看著桌上還有最後的兩個小麵包,沈飛知道,自己也必須出門了。 沈飛兩人出門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時間了。

是的,又是兩人,在現在這樣一個極其複雜的環境下,將楚洛洛單獨的留在家裡,真的是沒有在自己身邊有著自己保護來的更安全。

而且,出門是為了帶回食物回來,那麼,多一個人,至少也會多兩隻手來幫忙拎東西吧。

與前幾天,小區內了無人蹤的環境相比,如今的小區內居然恢復了一絲人氣,有的人在小區步道上緩緩走動,有的人坐在布滿落葉的球場,一個人發獃,有的竟然直接跳進小區的觀賞池,在裡面戲水?不……,沈飛細看之下,這才發現,這人居然是在捉裡面用來觀賞的錦鯉,至於為啥會捉魚,料想也不用解釋了吧。

小區中雖然是恢復了人氣,但其實真正在小區內走動的也就那麼不超過十個人而已。

忽然,一道灰影在沈飛的目光中閃過,他迅速朝著那道灰影將目光追尋而去。

那是球場的方向,原本小區的球場是是有鐵絲圍籠圍起來的。但因為異獸入侵了小區的原因,原本圍住球場的圍籠,卻已經被破壞出了好幾個空口,甚至最大的一個缺口,有著接近兩米的高度,一米的寬度!

沈飛發現的那道灰影正是從鐵絲圍籠的其中一個缺口出現的,那道灰影一出現,就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坐在球場長椅上發獃的男子衝過去了。

「啊!老鼠!有大老鼠!」

楚洛洛畢竟還是一個女孩子,這突然出現在視野中的大老鼠,還是驚嚇到了她。

這會,沈飛也看清了那道極快奔跑的灰影是什麼東西,沒錯,正如楚洛洛尖叫的那樣,是一隻大老鼠!而且沈飛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沈飛猜測,現在看到了的那一隻大灰老鼠,有可能就是和之前襲擊自己的那一群大老鼠是同一個種類。

不過,好在的是,沈飛繼續警戒在周圍巡視,並沒有發現其他的老鼠。

如此看來,這一隻突然出現的老鼠,可能就是一隻落單來了的大老鼠而已,並沒有存在可怕的老鼠群。

楚洛洛的驚叫已經引起了不少人的警覺,之前還在小區步道緩緩走動的人,如同家中著火了一般,迅速的沖回去住宅樓里,聽著噠噠噠的腳步聲,看樣子正在拚命的往家裡趕。而之前那個在小區觀賞池中捉錦鯉的人,聽到了動靜,同樣立馬從池水跳到了岸上。不過他卻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急於跑回大樓內,只是拿起放在池邊的一把鋒利的菜刀,小心的警戒著周圍。

最讓沈飛感到意外的人,反而是那個此時還依舊坐在球場長椅愣愣發獃的男子。這男子約莫三十多歲,鬍鬚由於這段時間沒有剔掉已經冒出了長長的一截,而他的頭髮亂糟糟的,不僅是充滿了油膩而且還布滿了許多臟髒的碎屑,用一個雞窩來形容他此時的髮型簡直是再適合不過了。

「這人怎麼還在發獃啊!」

楚洛洛看得有些急了,因為他發現當那隻大老鼠已經跑到了球場的一半,馬上就要接近了那個在長椅上坐著的男子時,而這個男子卻好似全然沒有警覺一般。依舊坐在椅子上,低著頭,發著呆。

「喂!小心啊!」楚洛洛看不下去了,她擔心的沖著那個發獃的男子大喊道。

不過楚洛洛的提醒全部成了無用功,男子依舊獃獃的坐在球場的長椅上,好似魔怔了一般,全身上下,甚至是連眼皮都沒有眨動一下。

楚洛洛急得就差拽著那個男子扔得遠遠的了,畢竟此時楚洛洛也認出來那隻老鼠的真面目了,這些老鼠的利齒尖牙既然能夠咬穿鐵門,如果它襲擊了人類,那麼人是非常危險的。

沈飛看著球場內的那個充滿了滄桑與邋遢的中年男子,他同時也十分的好奇。楚洛洛的出言提醒,他不可能是沒聽見了,因為就連比他遠的人,在聽見了楚洛洛的喊叫聲之後都做出了反應,可他卻還是在那裡一動不動的。

沈飛雖然覺得奇怪,不過卻也同時已經做好了準備救援的準備了,畢竟如果看見一條鮮活的生命從自己的眼前消逝,而在也有著能力去幫助之時,沈飛心理的那道坎是肯定過不去的。

大灰老鼠已經來到了男子的腳邊,眼看他就要朝著那發獃男子的腳踝一口咬下去了。憑那一口鋒利的牙齒,沈飛一點也不懷疑,如果老鼠一口咬中,直接能給他咬下一大塊肉下來!

都這個時候了,沈飛也總算是看出來,這男子估計是真的發獃到什麼都沒注意到了。原本沈飛還猜測這人是不是還有著什麼厲害手段,所以才表現極為淡定。

這男子的受傷,顯然是已經要註定了的事實了,但沈飛還是全力的朝著那男子的方向跑了過去,畢竟能救一命便是救吧。

peng!

突如其來的一聲巨響,讓剛剛跑出去一步的沈飛生生愣住了。巨響的聲音是從球場的方向發出來的,就在巨響傳進沈飛耳朵的時候,伴隨而來的是沈飛剛剛邁出去的腳步,竟然同時感覺到了地板產生了微微的震動!

「這……」眼前突生的巨變,一時間竟然連沈飛都沒反應過來。

球場中依舊只有男子孤獨的身影,那隻大灰老鼠也停留在男子的腳邊,要說不同,那可能就是男子已經離開了坐著的長椅,而大灰老鼠已經失去了生命。

一切發生太快了!就連沈飛竟然在那麼一個瞬間都沒看清楚具體發生了什麼!

他只知道眼前是什麼情況。

男子已經離開了長椅,一拳重重的擊打在了地面,而地面上,原本一隻鮮活的大老鼠已經失去了生命。

為何失去了?

如果滿地四散的內臟都還不足以證明那已經失去性命的大老鼠,那還有什麼能夠證明?

事情就是這樣的,這男子在最後一刻動了,但是他的這次行動,竟然連沈飛都沒有看清楚,而幾乎就是在那麼一瞬間,大老鼠被一拳砸死在地面,內腔爆裂,內臟紛飛,甚至還在原地生起了一團血霧。

男子緩緩地站了起來,他將地上身體已經完全扁下去的死老鼠撿了起來,隨後他拿在眼前仔細的觀察起了這隻老鼠還算完好的腦袋。

大老鼠瞬間的爆裂,不過他的生命好像卻並沒有瞬間的消亡,因為它的那一顆老鼠腦袋還在緩緩地顫動。

「啊!!!」身旁一直關注著那個男子的楚洛洛忽然驚叫著撲向了沈飛的懷中,將整個頭都埋在沈飛的胸膛中。

作死 原來,那男子竟然將這隻大老鼠拿到了嘴邊,然後一口咬掉了那還在微微顫動的老鼠腦袋,用力的咀嚼了起來。

甚至,即使這麼遠,沈飛都能聽見那牙齒咬碎骨頭的聲音……。 聽聞此言,三人立刻循聲看去,很快看到了身着白鎧白甲的陳浩從林緩緩走出。vodtw.net

童言見此,滿是不解的道:“陳浩?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在這兒?”

陳浩見童言一眼認出了自己,略顯尷尬的道:“童兄真是好眼力,這認出我來了?”

童言聞此,微微皺眉道:“你不是應該在人界嗎?你怎麼也來阿修羅道了?又是怎麼找到這兒的呢?”

陳浩一邊向前走,一邊伸手指了指強良道:“是他,我是被他給招來的。”

強良聽此,頓時怒聲道:“我招你來的? 最美的青春遇上最不對的你 我與你素味平生,怎會招你到此?”

陳浩冷笑一聲道:“是嗎?你與我雖然素味平生,但你總認識無極宮吧?當年若不是拜你所賜,我無極宮也不會落得現在這種境地。我告訴你,我今天是爲你來的。”

強良一聽此言,立刻瞪大雙眼道:“你說什麼?無極宮?你是無極宮的人?”

陳浩哈哈笑道:“不錯,我正是無極宮現在的守護之神!”

什麼?守護之神?短短一年未見,這陳浩竟然從神子一躍成了無極宮的真神?這實在太過不可思議了。可是話說回來,這強良與無極宮之間又到底有什麼瓜葛呢?

“陳浩,你的意思是,你之所以來這裏,是爲了他?你們之間究竟有什麼深仇大恨,竟要你專程從人界趕來?”

陳浩冷冷的道:“這句話,你應該問他纔對。當年我無極宮先祖,便是遭他迫害,直到現在也不知道漂流何處。而天界更是因此借題發揮,不僅對我無極宮各種壓制,還讓我無極宮的靈脈無法傳承。說到底,如果不是他,我無極宮不會日漸沒落,如果不是他,我無極宮也不會頻臨滅族!”

陳浩的情緒明顯有些激動,絕不像是在信口胡說。而這強良沉默不語,可見陳浩所言非虛。

童言稍稍思量一會兒,接着說道:“我不知道你們之間到底有着怎樣的冤仇,但我卻不能眼見你們相互廝殺。陳浩,強良與我有血契之約。還請你可以搞清事情真相,萬不要衝動行事。”

陳浩冷笑一聲道:“衝動行事?童兄,我看是你這當主子的是想護短吧?你若是有什麼不清楚的,大可以直接問他。看我到底是冤枉了他,還是事實本如此!”

童言看向強良,見他低頭不語,有些無奈的道:“還是先到屋裏坐下來再說吧,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我現在腦子有點兒亂,你既然來了,強良也在這裏,不急於一時。你說對嗎?”

陳浩猶豫了一下,終於答應道:“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你的面子我還是要給的。至於這傢伙,我倒是不擔心他會逃,因爲無論他逃到哪兒,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陳浩這話說的是霸氣十足,看樣子他的確修爲大進,今非昔了。

不再多言,衆人很快走入了茅廬之。譚鈺倒是沒坐,而是忙着爲大家泡起茶來。

童言看向陳浩,微微一笑道:“一年未見,你成長了不少。司徒宮主還好嗎?”

陳浩聽此,點了點頭道:“他很好,只是我們並不知道你在阿修羅道。而是到了這裏之後,撞見了天界的神兵神將,我才知道的。”

童言輕哦了一聲,然後笑道:“原來如此!對了,你之前不是一直在詭門嗎?是司徒宮主去找的你嗎?他跟我說你是無極宮的神子,沒想到你現在已經是無極宮的守護神靈了。”

陳浩輕嘆一聲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命,我雖然很想擁有自由,到頭來卻發現根本無法擺脫命運的束縛。而我之所以來阿修羅道找這傢伙報仇,又何嘗不是命運的安排呢?不過還好,原來你也在這兒。”

童言笑了笑,這才扭頭向強良說道:“你也該說點兒什麼了,你與無極宮之間到底有什麼瓜葛?爲何我對此毫無所知呢?”

強良知道必須得開口了,於是平靜的道:“那還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說起來,我對那事其實抱有愧疚,但此事的過錯並非完全在我。而且你那位不知所蹤的先祖,他現在在阿修羅道。我想過會拖累你們無極宮,可沒想到天界會遷怒於你們。我承認我有罪,可當年個緣由,並非你所想象的那麼簡單。我只能說,我愧對你們無極宮。但我絕不愧對你口所說的那位先祖,因爲一切都是因爲他的野心。如果不是他,事情也絕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陳浩冷哼一聲道:“事到如今,你還要把髒水往我先祖的身潑嗎?你說他在阿修羅道,他在哪兒?你倒是說給我聽聽!”

童言雖然不清楚無極宮與強良之間到底有着怎樣的深仇大恨,但是他們一直提到的先祖,卻讓他不自覺的想到了一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