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僅僅只是隨意的一招,千名修士,瞬息道消隕落,在強大的力量面前,便是這般崩潰……


望着那頃刻劍化爲灰燼的人羣,石蘭州等人的面色,也是陰沉到了極點,鴻蒼如今的力量,除了他們,恐怕無人能夠抗衡。

“哎呀呀,看來我們還是來遲了。”虛空中有聲音再次降臨,震動天地,滴天般的刀氣,自遠處暴涌而出,那等聲勢,連那籠罩着天空的烏雲,竟然都被斬斷。

鴻蒼面色凝重,最後,只見得刀光劇烈一顫,千萬妖族大軍,瞬間被刀氣開始收割,刀光聚而不散,暴射而出,光芒所過處,即便是連空氣,都是被斬成虛無!

在那無數人的注視下,站於烏雲密佈的黑袍人,卻是漠然一笑,冷漠雙瞳印射着下方暴射而來的恐怖刀光,旋即伸出手指,輕輕一點。

“碎。”一字輕落,如同怒龍般暴射而出的刀氣,噶然而止,而黑袍人的那一指,也是輕飄飄的落在了那刀氣之上。

“砰!”一指落下,沒有半點的能量波動,然而,那看似無比恐怖的刀氣,卻是在那一道道目瞪口呆的目光下,寸寸崩潰,最後砰的一聲,化爲漫天光點,從天而降。


錦鯉王妃有空間 玉滿堂,秋風雨,還有伏幽冥,這就是老朋友見面,打招呼的方式嗎?”黑袍人居高臨下的望着遠處虛空,微微一笑,緩緩的道。 “這是天通境?”三人身影出現,望着那如此恐怖的攻勢,卻是被黑袍這般輕易的便是擊潰而去,即便玉滿堂等人,心頭都是不由得泛起一股深深的無力,兩者之間的差距,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天地。

“怎麼只有你們,李純陽在哪裏?”黑袍人猩紅的雙眼盯着玉滿堂,語氣之中,有着淡淡的嘲諷,旋即他隨手一揮,一道血光便是自掌心噴涌而出,然後衆人便是見到,下方的的一座城池,連帶着其中數以萬計的強者,直接是被生生抹殺而去,沒有任何人能夠逃脫與反抗。見到黑袍人這等兇殘手段,所有人的面色,都是再度變化。

“這些可是你們一直揚言要保護的人,既然他不出來,那我便一直殺下去。”黑袍人血眸盯着玉滿堂,緩緩的道。


“恐懼,憎恨,憤怒這些力量,將完全成就我的大魔造化。”黑袍人欣賞着那諸多泛着恐懼與絕望的面龐,卻是突然有些懶洋洋的感覺,天通境強者,就如同這片天地間的神靈一般,其餘者,在他們眼中看來,皆是螻蟻而已。

話音落下,黑袍人修長的手指對着玉滿堂三人輕點下,頓時,天地波盪,無盡的血腥之氣,在其指尖飛速的凝聚,最後化爲一道血光,直接就是對着玉滿堂暴掠而去。

見到黑袍人出手,石蘭州等人心頭也是一驚,體內魂力急忙呼嘯而動,然而,就在他剛欲準備騰空,那黑袍人卻是一笑,一指再點,輕聲道:“封!”

隨着這一聲音落下,石蘭州頓時驚駭的發現,他的身體彷彿被天地禁錮,無法動彈!

這等變故,可是讓得石蘭州面色涌上一些駭然,天虛境強者本身便是奪天地造化成就無上之境,不僅是因爲他們不受天地規則的影響,而更多的,還是因爲他們得到了天地的認可,然而現在,那黑袍人僅僅只是一道輕聲,便是將天地規則變爲禁錮他們的手段,如此一來,無疑是致命的。。

“離虹!”這等變故,讓得人心生駭然,不過石蘭州畢竟是天劍傳人,在察覺到天地法則在發生變化之時,他體內的劍氣便是洶涌到極致,旋即一聲低喝,離虹劍出鞘,凝聚成一柄巨大的劍刃,佈滿着紅色的劍芒,然後狠狠的對着天地空間斬去。

“嘭!”劍光在半空中與虛空壁壘轟然相撞,爆發出一陣劇烈聲響,然後,劍光便是直接崩潰而去,但天地聲勢依然不減,快若閃電般的轟在了石蘭州身軀之上。

“噗嗤!”這天地之威幾乎是以一種摧枯拉朽般的速度壓迫而來,石蘭州一口殷紅鮮血,當下便是噴射而出,身體也是踉蹌的倒退,不過好在離虹劍泄去了大部分力量,方纔將其身形穩了下來。

“如今,我便就是這天地,就算曾經它認可你們,我也不答應。”黑袍人淡淡一笑,手掌突然舉起,對準着天空上那濃郁的烏雲,輕輕一握,魔雲翻騰,旋即,霹靂之聲響起,一道巨大的血色雷電,驟然從天而降,劃破虛空,狠狠的轟向石蘭州。

“蘭州!”見到這一幕,秋風雨,玉滿堂,堪堪破開黑袍人的攻擊,連忙抹去嘴角血跡,厲聲喝道,若是任由這血色閃電轟下來的話,石蘭州必然是很難存活。

聽得厲喝,南域諸天虛境強者也是急忙振作精神,浩瀚無窮的魂力在天空之上飛快的凝聚成一條巨龍,然後沸騰而出,與那血色雷電狠狠的撞在一起。

“轟轟!”兩道龐然大物在天空交轟,刺眼的強光,幾乎照亮了雲中帝國每一個角落,然而,那等交織並未持續太久,妖異的血光雷電,便是直接將那魂力所化巨龍生生震散。

“噗嗤!”巨龍潰散,西門長虹等南域強者,面色都是浮現一抹蒼白之色,都是不約而同的噴出了一口鮮血,顯然是受到了反震之傷。以一人之力,獨抗南域所有天虛境強者!

天通境強者的實力,居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在這般實力面前,不論是如何浩大的數量,似乎都是變得微不足道起來。


石蘭州與玉滿堂對視了一眼,皆是看見了對方眼中的駭然之色,雖然早有所預料天通境會極端的恐怖,但是當現實出現在面前時,他們依然是無法相信,凝聚了如此之多的強者,居然會抵不過一個黑袍人!

“完了。”黃泉仙府府主面色苦澀,在那種力量之下,他們根本就沒有勝算。

“不管怎樣,這一戰,我們逃脫不了!”石蘭州咬着牙道。聞言,南域諸強再度苦笑,不是他們不想戰,但在黑袍人那種絕對性的力量之下,他們任何的舉動,都是無用之舉。

“各位,再堅持一下,這千年歲月來,我們這羣老東西可沒閒着,只要再拖延一下便好。!”一旁的伏幽冥突然開口道,雖說他也是妖族,但卻是願意幫助人類,因爲人類中有人讓他明白了何爲朋友!

聽得此話,南域諸天虛境等人心頭皆是一震,原本有些灰暗的眼中,也是涌現了驚喜之色,莫非幾位前輩還有後招?

“把老夫逼急了,和你玩兒命。”煉天神宗宗主擡起頭,望着天空上踏着魔雲,顯得極爲妖異的黑袍人,眼中也是掠過淡淡的兇戾之色。

“蘭州,你們只需要拖延時間,這混蛋交給我!”伏幽冥此話一落,也不給石蘭州等人說話的機會,直接暴沖天際,緊接着,身體扭動,一條龐大得讓人咋舌的妖獸,便是出現在了天空之上,那等浩瀚衝擊力,也算是勉強的沖淡了一些瀰漫的血腥之味。

“伏幽冥,看來當年,還沒把你教訓夠…”黑袍人望着那懸浮在天際的白澤大妖,眼中倒是涌現一點感興趣之色,笑道:“正好差一頭坐騎,就你了。”

“轟!”聽得黑袍人此話,伏幽冥並未回答,口一張,黑色的光束,便是攜帶着毀滅之力,狠狠射向前者。

“冥頑不靈。”見狀,黑袍人不由得一搖頭,袖袍隨意一揮,那聲勢駭人的光束,便是直接爆裂成漫天光末,而其身形一動,如同鬼魅般的出現在了白澤身體之上,腳掌輕輕一跺,那一片血肉便是爆裂而開,妖血如同瀑布一般的自傷口中涌出。

“吼!”突如其來的劇痛,也是讓得伏幽冥身體劇烈的掙扎了起來,那蒼勁有力的龐大身軀,每一次的翻滾,都是令得空間破碎。

“砰!”黑袍人血眸漠然,腳掌再度狠狠一跺,那足有數萬丈龐大的白澤身體,居然直接是被他這一腳生生的踹落虛空,將下方的一座山脈,砸成凹陷的深淵。

見到連伏幽冥也是被黑袍人如此輕易的擊敗,雲中帝國,不少強者眼中都是涌上灰暗之色。

“無趣,實在太無趣…”黑袍人的身形,再度回到魔雲之上,他瞥了一眼那下方無數道恐懼的臉龐,緩緩搖頭。

“李純陽既然你不打算出來,那便好好看着,我是如何毀掉他們的…”黑袍人右掌輕舉,然後對準着那瀰漫整個魔威的魔雲,嘴角緩緩的浮現一抹森然的猙獰之色,手掌猛然一揮!

“轟!”伴隨着黑袍人手掌的揮下,那厚厚的魔雲,突然瘋狂的翻涌起來,令得人頭皮發麻的狂暴能量在其中飛快的凝聚,眨眼間,魔雲之中,便是閃現出無數道血紅色的閃電。

“轟轟轟!”這些充斥着毀滅力量的血色閃電剛剛出現,便是鋪天蓋地的對着下方雲中帝國轟了下去,頓時,整片雲中帝國,都是在此刻顫抖了起來,大地爆裂而開,凡是魔雷所降臨之地,就算是深藏在地底的人,都是直接被那股聲波,震得自爆而亡。

雲中帝國周圍,那些數以百萬甚至千萬計的人山人海,直接是在血雷的降臨下,盡數被震爆身體,頃刻間,周圍便是被粘稠的血海所瀰漫,無數的人瘋狂的四處逃去,那般一幕,當真是末日來臨。

“你這混蛋!”石蘭州,莫少衝目眶欲裂的望着這一幕,不少的強者,都是被魔雷所擊中,而毫無例外,在被擊中的那一霎,他們的肉體甚至靈魂,都是化爲了虛無。


“哈哈哈哈!”望着那幾乎被血海所瀰漫的雲中帝國,黑袍人眼中的血芒卻是越來越盛,在那漫天魔雷中,他仰天大笑,彷彿從那修羅之地中踏出的滅世惡魔!

“動手!”石蘭州聲音嘶啞的喝道,在那種魔雷降臨下,南域幾乎是死傷慘重,不知道多少強者葬身其中,這種時候,他們也只能繼續死死的頑抗。

三十三週天穹宇一座光幕中,李純陽眼眸無喜無悲,看着雲中帝國化爲血海,他的手掌緊緊握着,指甲深深陷入了肉中,鮮紅的血液滴落而下,他也渾然不知,只是死死的盯着場景中的一切。

“李叔叔,我爹爹怎麼還沒回來啊?”就在這時,一如瓷娃娃般的小女孩拉了拉李純陽的長袍,小小的身體,輕輕的顫抖着。

“婉兒乖,你爹爹很快就會回來了。”李純陽俯身抱起小女孩,拍着她的後背,輕聲道,然而,他真的能及時趕回來嗎?

就在此刻, 美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餘清瑤後年所生,名林婉兒。

“婉兒,你怎這麼不懂事,又來打擾李叔叔。”餘清瑤怒嗔一聲,林婉兒轉動着靈動的雙眸,從李純陽懷中下來,對着自己的母親吐了吐舌頭,雖只有一歲多,但這靈氣勁兒十足。

衆人看着這一幕,也唯有哈哈大笑,餘清瑤也很是無奈,整個一人小鬼大。 “砰砰!”在石蘭州等人再次被黑袍人擊倒的時候,一道破開天穹的劍氣,在此刻瘋狂的暴漲起來,只見得那虛無空間中,突然暴涌出層層絢麗七彩劍光,劍光緩緩舒展而開,化爲一道巨大無比的八方劍印,將雲中帝國方圓之內,盡數籠罩。

“轟轟!”魔雷狠狠的轟擊在那劍幕之上,然而卻是再也未能展現先前的那種摧枯拉朽,反而是在劍幕翻滾間,被斬成一片虛無。

漫天劍氣翻涌,最後,化爲一道全身籠罩在絢麗劍光之中的人影。

望着那一道身影,石蘭州等人臉龐上,浮現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林劍青竟然沒有了任何氣息,儼然成爲了普通人,但爲何他的攻擊還會這般強大…”在場諸人除了震撼還有深深的疑惑。

林劍青眼眸閃過,看着雲中帝國的慘狀,踏步而出,無需說什麼, 九痕傳說

億萬劍光,無窮劍氣,環繞林劍青周身,這一幕太過絢麗,魔雲中的魔雷根本觸及不到他的身體,像是被他劍光吞噬,消失無影無蹤。

“你果然還活着,這樣也好,當年的劍君,我倒要看看如今又強到了什麼地步。”黑袍人冰冷說道,他眼眸中充斥着強烈的自信,因爲他深知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林劍青擡頭看着黑袍人,淡淡的道:“大魔造化經看來已經被你修行到了極致,但這一世,我不會再給你機會了。”

“給我機會?”黑袍人諷刺,只見一股可怕的魔威降臨,黑袍人身後,有無盡大魔降臨,一點點匯聚,隱隱有一尊虛幻的人形身影將要出現。

林劍青看到這一幕皺了皺眉,果然,大魔造化竟然真的能夠擁有這樣的逆天之能,真正的魔頭竟然能借他人身軀現身,降臨於世。然而,即便如此,那也非魔頭本身,既是死物,林劍青也不懼一戰。

林劍青身體朝着虛空而去,他身上,涌現一股強大至極的劍威,七彩劍光風暴在他周身匯聚,只見他伸手揮動龍淵,頃刻間,有撕裂一切的劍道力量穿越空間,直接出現在了黑袍人周身,駭人的劍光在虛空中綻放,強大至極。

黑袍人身後,那龐大的虛影上空,無盡魔威衍化,誕生一超強魔戟,魔頭拔出長戟,魔光籠罩着黑袍人的身體,當撕裂一切的七彩劍光攻擊而來之時,竟然直接湮滅消失,化作虛無,彷彿從未出現過般。

那魔戟,像是擁有滅道之威,能夠滅掉一切道力,猶如至高神威,主宰一切。

林劍青皺眉,隨即冷笑連連,要說滅道,天下間又有什麼武器能媲美斬道之劍龍淵。

“今天便剝奪你的道意,抽去你的神魂。”黑袍人聲音傲然,他將在這一戰中,報千年輪迴之仇。

“世間功法有利必有弊,大魔造化這般毫無人性的神通,弊端之大根本無法想象,如今你已墮入魔障,還不知悔改。”林劍青聲音平靜,漂浮於虛空中,目光看向黑袍人道:“既然如此,你大可來試試。”

“可笑,只要夠強,利弊不過也是浮雲,你們這羣愚昧無知之人,怎會懂得大魔造化經的強大。”黑袍人冷漠迴應,內心沒有絲毫的動搖,他看着林劍青,吐出一道聲音:“大魔真身。”

伴隨着這道聲音落下,無盡虛空中,那龐大無比的威嚴虛影,璀璨至極的魔道長戟,釋放出兩道光,這兩道光淹沒一切,瞬間將黑袍人的身體籠罩其中,這一剎那,虛影漸漸凝實,恐怖的魔氣肆掠於天地間,欲吞噬林劍青的身體,讓他融入到大魔真身之中。

但在林劍青身前,忽然間颳起一股可怕的風暴,撕碎一切,這魔氣在他面前都要粉碎,就在這一刻,林劍青一步踏出,降臨大魔真身之上,忽然間發出一道輕響聲,下一刻,黑暗之中,亮起了絕世之光,刺破一切黑暗,七彩的劍光以及奪目的八方劍印融入一起,一尊身影穿透虛空降臨,這一劍太快,快到超越了時光。

大魔真身可吞萬物,但此刻那邪惡的面孔上卻是出現了強烈的恐慌情緒,劍光一閃而逝,那邪惡面孔顫動着,隨即崩滅。

諸多邪魔,在此刻葬滅消散,彷彿都消失於無形,不復存在。在同一時刻,外面,黑袍人瘋狂的顫抖着,轟隆隆的巨響聲傳出,虛空炸裂、崩潰,無窮黑霧籠罩周圍空間,又漸漸散去,那雙裸露在外邪魔般的眼眸露出極爲痛苦的神色,邪眸正對着林劍青。

“我說過,大魔造化經的弊端太大,這無謂劍,是劍經殘卷所留,想必便是前人爲了剋制這種邪惡功法所創,你本以爲控制住北域證道院,這功法便從此無人得知?但你又怎知紙是永遠包不住火的。”林劍青冷冰冰的開口,他一眼朝着周天三十三週穹望去,他身後,出現了一尊巨大的虛影,那虛影擁有一雙駭人的劍瞳,望向黑袍人,有劍光降臨而下,籠罩浩瀚無盡的區域,這一瞬間,整片區域都像是要靜止了下來,一股可怕的劍道力量撕碎一切,欲將黑袍人徹底殺死,斬草除根。

“噗……”黑袍人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如紙,一陣黑霧涌來,出現在黑袍人身旁,化作一張巨大的面孔,正是棋盤之靈。

棋盤之靈嘴角流露出一抹冰冷的笑,他看着眼前的林劍青,道:“我等你們很久了,子已備好,還請入局。”


林劍青神色閃爍着冷芒,回過頭看着這面孔,滅世棋盤,以何爲子?就在這時,一股可怕的力量籠罩着這片虛空,天空中棋盤撲灑而開,黑子落定,而另一方卻是無子。

天地間,灑落無盡魂光,世間無盡地域,都出現絢麗光芒,衆人的身體竟不由自主的踏入了虛空棋盤之中,衆生爲子,敗則死。

“你們都入局吧。”棋盤之靈看着黑袍以及鴻蒼淡淡開口,他話音落下,黑袍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極強大的力量直接落在他們的靈魂之上,下一刻,他們的靈魂命運像是都要被對方所掌控,從他們體內抽離出來,那股力量太過霸道,隨即他們踏入了棋盤之中。

“轟。”一聲巨響,黑子落下,玉滿堂吐出鮮血,本一子便遭到重創,對面那黑色棋子瞬息化作了吞噬大口,朝着玉滿堂的靈魂吞去,就在這時,林劍青降臨,一劍落下,將對方的靈魂力量驚退,玉滿堂臉色難看,氣息顯得有些虛弱。

“我再落一子,你又能救誰?”棋盤之靈冰冷開,虛空再落一子,那是莫少衝他們所在的地方,頃刻間,無盡毀滅之光降下,猶如裁決之光,莫少衝等人皆都感覺到了一股不可抗衡的力量降下。

林劍青擡頭看向這棋盤,眼神冷到極致,從棋盤之上,劍光籠罩這片空間,阻擋對方的黑子入侵進來。

衆人內心震顫着,子落便是無限殺伐,這種神力,驚天地泣鬼神,這滅世棋盤的確已經到達了一個不可知之境,太強大了,誰人能敵。

“如何能破?”林劍青像是在自言自語,諸人都在想,如何能破? 這從一開始就是無解之局,他們本不是自願入棋局,但如今這片空間已化作地獄的死亡之河,淹沒一切,欲將他們埋葬在這裏面。

“必須想辦法出去。”林劍青開口說道:“跟着我。”

他身上涌現無比耀眼的劍光,沖天而起,幾人跟隨在他身後,被劍氣包裹,虛空接連五子落下,環繞林劍青身體周圍的劍印瘋狂的爆炸,開闢出一條道路來,衝出這片棋盤空間。

然而等待他們的,卻是一覆滅一切的驚天掌印。

“轟!”這一擊落下,劍氣崩滅,林劍青等人全部被拍飛,身體飛過一顆顆黑子,這股力量太強了,林劍青首當其衝,悶哼一聲,身上七彩劍光鑄就的劍幕都出現裂痕。

無數棋子開始落在棋盤之上,每一次都演化各種神通殺伐之術,朝着他們殺來,林劍青他們看到這一幕都感覺有些絕望。

棋盤之上一朵金色的蓮花出現,蓮生六瓣,花開不停,越來越多,只是轉眼之間,那朵蓮花包裹了整片虛空,朝着林劍青等人的身體覆蓋而去,那蓮花花瓣之中,慧空和尚雙手合十,無邊佛門劍氣無窮無盡,投影入棋盤深處,使得黑子不斷破碎。

棋盤之靈的面孔再次出現,目光凝視慧空,開口道:“原來是你?你可別忘了當初之言,所謂一切隨緣,你不會插手的。”

“這棋靈認識這小和尚?”諸人聽到這棋靈的話語心頭顫了顫,皆都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滅世棋盤言語中竟是隱隱有些害怕?

林劍青目光一閃,隨後腦海中閃過一絲念頭,心頭猛的顫了顫。“

“昔日我與你一同出世,相輔相成,我本以爲千年過去,你心中戾氣會消磨殆盡,但我發現我錯了,如果我早點站出來阻止你,這大陸也便不會發生這麼多罪孽。”慧空開口說道。

“胡說八道,我只是重修世界,還他們一個新的世界,難道這樣我也有錯?”棋靈怒叱說道,然而慧空似不在乎,他的蓮花劍氣,依舊降臨黑子之上,度化一切。

但就在此時,棋靈眸子中透着冷笑,隨後,從他口中吐出寒冷聲音:“你實在太天真了,你認爲毀了棋子就能出去?”

慧空心神一顫,他那雙明亮的眼眸朝着棋靈望去,心中生出一縷不妙的預感。

蒼穹之上有無盡魂光閃耀而下,無數本命神魂照耀在棋盤之上,隨後,一顆顆棋子重新歸位,將無窮無盡的空間籠罩,所有人,都像是被那一道道棋子照射到了,他們像是和那棋子產生了某種微妙的聯繫。

慧空看了那邊一眼,又望向林劍青等人,他的雙眸此刻變得無比的堅定,佛門修士,爲的便是普化衆生,善行天下,讓蒼生免遭劫難,我已錯了一次,這次,我不會再錯了。佛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慧空和尚雙手合十,有金色之光閃耀,彷彿鑄就了佛道金身,他的氣質變得更加的出彩,空靈透徹,聖潔無瑕,他響起了當初剛到靈寶寺的一幕幕。

智遠大師曾說,能讓十惡不赦的強盜放下手中的長刀,那只是小乘佛法,若能讓他日行一善,心中憎刀,惡刀,這纔是大乘佛法。佛在心中,而非在於修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