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傅亦帆爽朗地大笑,眼裡的邪肆一掃而光,完全是幸災樂禍的開心。


龍哥都驚悚了,你到底想幹什麼能不能給個準話。

秦湛似笑非笑,「你有這閑功夫不如去找修遠聊聊天,不然你很快就會知道青草為什麼這麼綠。」

傅亦帆突然語塞,低頭看到龍哥一臉看熱鬧的表情,恨的牙痒痒,「來,我教你重新做人。」

小夏跑過來拉起韓靈,「你沒事吧?」

「嗚……姐……嚇死……我了……」

她撲到小夏懷裡,哭的差點背過去氣。小粉拳不停地捶她的胸口,「還好……嗝……你來了……」

小夏想了想,還是不要告訴她,自己在路上耽擱了很長時間的事情了。

君子有所言,有所不言,善意的謊言。於是她摸了摸韓靈的頭髮,歪頭很溫柔地安慰她。

「不哭啦,我們回家。」

「嗯嗯!」

韓靈走路不好好走,非要半邊身子歪在她肩膀上,軟軟的手指勾著她的無名指。

「謝謝你,姐。」

路過秦湛的時候,她委屈地抬頭,又默默地低頭,超小聲地嘟囔。

「他好看,但是沒有慕奇好看!」

秦湛抿唇,不動聲色地看過來。

韓靈立即改口,「叔叔,你真帥!」

傅亦帆扯開嘴角,露出潔白的牙齒,他不可抑制地抖動肩膀,叫他叔叔?

笑了一陣,他停了,自己和他難道不是同一輩嗎?這有什麼可開心的?

「你該叫我,」秦湛含笑道,「姐夫。」

這兩個字在他口中輾轉千回,一說出口,竟染上莫名的韻味。不夠認真,但十分寵溺。

三國之殖民海外 傅亦帆被自己嗆住,這廝竟然可以這麼無下限!

小夏臉一紅,「你別帶壞小孩子! 生死聚焦 我回家了,你找你兒子去吧!」

秦湛拉住她的手腕,「我可以解釋,那個孩子……」

小夏轉臉,韓靈也轉臉,相似的側顏都專註地盯著他。

他頓了頓,「我先送你回家吧。」 嘿!

這人怎麼越發搞笑了,還纏上了怎麼著?

「你愛說不說,韓靈,我們走!」

秦湛隨手掏出來張卡,語氣溫和有禮,「你叫韓靈?這是姐夫給你的見面禮。」

開什麼玩笑,韓靈沒見過錢嗎?她每月也是有幾萬塊錢生活費的好不好。

韓靈正欲反駁,突然眼睛一亮,跟狗退地把那張金色的卡接過來。

她笑的花般燦爛「謝謝姐夫,姐夫可以送我們回家嗎?」

那可是限量版的金卡,附贈全額的保險套餐,到銀行存款會享受到特殊的福利,可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

小夏臉疼,「韓靈,回去我們聊聊三觀。」

韓靈馬上跑開,「姐,我不想和你聊三觀,你還是和姐夫聊聊六欲比較合適。」

該有的覺悟還是要有滴!

這段路不算長,秦湛走在小夏的旁邊,夜色闌珊,閃爍的燈光灑了滿地。

秦湛低沉著聲音,「夏夏,你願意相信我嗎?」

小夏低頭看自己移動的腳尖,「相信你什麼? 我,神明,救贖者 邱雨不是你的心尖寵,還是你沒有孩子?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我有什麼立場來相信你,行長。」

韓靈支起耳朵暗暗的聽,心裡跟貓抓的似的。 力氣太大只能種田 大人的世界真複雜,什麼邱雨,什麼孩子,還是慕奇最好。

「最多三天,我就可以給你一個交代。」

「你為什麼要給我交待?」

秦湛突然停住,轉身握住她的手,在半明半暗的燈光下,他的眼睛如通透的泉水。

他把小夏的手拉到自己的胸口,隔著那層布料,能清晰地感受到心臟的跳動。

「我以為,你會明白。」

小夏的手僵在那裡,五指沒有知覺,手掌下壓住他條理分明的肌肉。

她的臉本來都教清風給吹冷了,現在又「轟」的一下,熱騰騰的燒起來。

他知道邱雨有問題了?

小夏怔怔地望著秦湛,他又緊了緊自己的手,往前壓了壓。

韓靈歪頭,脆脆地開口,「為什麼現在不可以說啊?」

小夏抿唇,她大概知道原因了。於是,她沒有掙脫開,而是順帶著摸了兩把。

秦湛:……

他忽然委屈起來,「韓靈,你姐姐欺負我……」

韓靈歪著腦袋,「姐,你咋欺負姐夫了?」

怎麼欺負他了……小夏的臉又燒紅了半邊,這人的臉皮到底是用什麼做的!

「我才沒有……」

小夏氣的撇開後面的某人,氣呼呼地往前走。顏面掃地啊,這以後怎麼與韓靈和諧相處了。

她還沒走出兩步,就被秦湛追了上來,手也被某人的大手握住。

他刻意湊近,「夏夏,我很喜歡被你欺負。」

小夏一驚,差點一頭栽到地上去,指著他「你你你」重複了半天,也沒說出來完整的句子。

「哎呦你幹啥?」

手指被秦湛捏著,指尖酥酥麻麻,還有點淡淡的濕潤,她頭皮發麻,腳趾頭都微微顫抖。

「現在知道了嗎?」

「知……知道什麼……」

她想起來剛才說沒有立場相信秦湛,所以他現在的行為,是……

韓靈把兩隻手攤在臉上,食指和中指露出來兩個小於號。媽媽也,刺激哎,這是什麼少兒不宜的畫面啊。

秦湛輕輕地啄她的指尖,一下一下,嗓音淡朗溫潤,「我……」

「小夏,靈靈,是你們回來了嗎?」

韓媽媽笑著打開門,和顏悅色地往她們的方向走過來。「噠噠噠」,高跟鞋的聲音弄的很大。

小夏渾身一個激靈,趕緊把秦湛推開,「你快走啊!」 為了不讓韓媽媽聽到,她特意把音量控制的很小,可是秦湛絕對能聽到的!

所以,他現在不為所動是幾個意思?

「秦湛,你再不走就要被發現了!」

她又稍微提高了音量,卻見秦湛淺緋的薄唇微勾著,鋒利的眉因染上笑意而溫和許多。

他單手撐在梧桐樹榦上,「你怕什麼?」

小夏非常想咬死他,但是在條件不允許的情況下,她只能迅速地把自己的手給甩開。

她三五步跑到韓媽媽的旁邊,很聰明地跟韓靈使了個眼色。

韓靈福至心靈,「媽,我都餓了,你有沒有給我們留飯啊?」

「那是不是還有個人?」

韓媽媽歪頭往秦湛的方向探望,因為有樹的遮擋,也看不太清楚。

「沒有,沒有,你肯定是看錯了。」

小夏和韓靈一左一右,簇擁著韓媽媽回家,邊走邊說瞎編的趣事來轉移她的注意力。

「小夏,你把什麼東西落在銀行了?」

「啊?是我的身份證。」

「拿回來了嗎?」

「嗯,就放在前台,我已經拿回來了。」

她現在也學會撒謊不打草稿了,真是罪過呦!

走到門口,小夏彷彿有感應的回頭。

秦湛欣長的身形站在梧桐樹下,枝丫層疊,他身上落滿寒霜,彷彿已經孤寂很久了。

見到小夏回頭,他的眸色發亮,眉間攏起的霜消融殆盡。

小夏又接著跟韓媽媽說話,兩隻腳跨進家門,左手背在後面偷偷地揚起來,動作很輕地擺了兩下。

管家隨即就把門給關上了,她也不知道秦湛到底看沒看到。轉念一想,誰管他有沒有看到!

秦湛望著那抹俏麗的背影,還有孩子氣的小動作,眼睛里笑意如點點星子,唇角不經意地翹起來。

……

「姐,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韓靈進屋就把房門緊閉,滿臉嚴肅地盯著坐在自己床上的小夏,大有威逼利誘的神態。

「我還沒問你呢,難道我就只值一張卡?」

「誰說的?」

小夏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一遍,環手嘲諷,「某人的嘴可真甜啊!」

韓靈一骨碌爬到床上,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絕對不可能是我!

小夏拍了拍床沿,笑的花容失色,「你躲什麼?過來坐啊……」

「我還是不過去了……」

小夏眉毛長挑,「過來!」

誰也不會有韓靈速度快的,只見她把被子一掀,翻兩個滾就滑到了小夏旁邊。

抱著小夏的大腿,她委屈地啜泣,「姐,我也是被逼無奈……」

「被逼無奈是吧?」

韓靈瘋狂點頭,這時候姐夫不在,必須讓自己脫離險境。

「姐夫?」

她開足十二分馬力搖頭,堅決否認,一個姐姐就夠自己受的了,再來個姐夫,她的小命還要不要啦!

「這卡,我先幫你保管!」

嗷,不要!

抬頭對上她的眸子,韓靈把自己縮成鵪鶉,不好惹,不好惹。

小夏擺弄自己手裡的卡,隨口提醒韓靈,「今天的事情,不準讓爸媽知道!」

哎?

「姐,我覺得吧,咱這事就得好好商量了。」

小夏斜眼看她搔首弄姿,隱隱有抖起來的奢望,她按上自己的太陽穴。

「某人今天是在誰家補課來著?我這年齡大了,記性不太好。」

韓靈剛挺直的腰頓時慫了,抱著小夏的腰不撒手。

「姐,我不說,打死都不說!」

見她不信,韓靈忙賭咒發誓,「誰說誰是狗!」

小夏冷哼一聲,小樣,跟我斗! 「你的慕奇,靠譜嗎?」

韓靈陡然把身子坐直了,怎麼可能不靠譜呢!那可是我們年級的大佬!

「倫家超級帥的呦……」

小夏見她渾身散發小女兒的嬌羞,坐在床上就打了個抖索,「你把舌頭給我捋直了說話!」

韓靈羞赧一笑,「姐,我手機里有照片,想不想看?」

「說真的,不是很想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