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停。”破軍忽然高聲喊道,衆人紛紛把目光看向破軍,不知道這位主上忽然喊住他們幹什麼,可是破軍卻是臉色難看的環視了周圍一眼。


“怎麼,有埋伏嗎?”貪狼也是十分的奇怪,他知道破軍不會無的放矢,兩人的實力相差無幾,可是自己怎麼沒有發現有埋伏。

“我們招了別人的道了。”破軍眉頭皺得緊緊的,眼睛不時地向四周掃視着。

“着了別人的道?”貪狼也開始打量起身邊的環境來,忽然一個職業閃現在貪狼的腦海裏——陰陽師。

“備戰。”貪狼一聲低喝所有的天罡地煞的紛紛進入了防禦狀態。

“天庭部曲真的是名不虛傳,不光是實力強勁紀律也是蠻嚴格的嘛。”

一陣嬌嫩的聲音從半空中傳了過來,聽聲音對方也就是十多歲的小孩子。

“安培晴川?”貪狼的眉頭也是緊緊地皺了起來,他怕的可不是這個安培晴川,而是她的哥哥安培晴明。

安培家是R國的陰陽師世家,傳承近千年裏面走出來的陰陽師不計其數,不過最有名氣的就屬安培晴明瞭,所以每一代的安培世家家主都會叫安培晴明,傳說這一代的安培晴明已經活了幾百年了,而這個安倍晴川是安倍晴明的親妹妹,可想而知她活了多少年,不過這個安培晴川的實力卻比他哥哥差遠了,充其量也就在大宗師級。

“吆,知道的還不少嘛。”嬌嫩的聲音飄飄忽忽不知道從哪裏傳來。


“哼,或許你哥哥來我們會有所顧忌,可是你可比你哥哥差得遠了。吼……”一聲震耳欲聾的獅吼聲在天罡地煞的成員耳邊響起,聲波像水紋一樣向着四周散發而去,就像是鏡子碎裂一般,一個恍惚天罡地煞已經出現在了另外一個地方。

“看來我們中幻術的時間已經不短了。”

出現在他們身前的是一隊身穿紅衣的忍者,他們身前站了一個身高只有一米五不到的小女孩,不過這個小女孩發育的卻是非常的完美,胸前雙峯怒起,小腹平坦到腰部處卻是急劇的收縮,豐挺圓潤的臀部把淡紅色的紗裙撐得鼓鼓的,再加上圓圓的臉蛋圓圓的大眼睛,蘿莉,極品蘿莉有木有?而且這個蘿莉還拿了一把淡紅色的扇子在那裏輕輕扇着,如果仔細看會發現扇子上是一幅精美絕倫的春宮圖,上面的任務惟妙惟肖纖毫畢現,像是要破扇而出一樣。

“八部衆中的火忍啊, 大宋九王爺 。”

火忍的實力並不是多麼的出衆,除去領頭的兩個沒有幾個能夠達到宗師級的,可是他們的火焰技能殺傷力可是很大的,本來這沒有什麼,可是如今多了一個陰陽師安培晴川那可就不妙了,陰陽師的幻術可是直接作用在人腦海裏的,打鬥期間一個疏忽就會喪命的。

“我們留下,讓他們先走。”貪狼做出了最正確的決定,剛剛一番廝殺天罡地煞元氣大傷,身上的傷還沒有恢復過來,實力大打折扣,稍有不慎就會客死異鄉。

“你們走。”隨着貪狼的話天罡地煞沒有絲毫猶豫扛起同伴的屍體迅速的向遠方遁去,而安培晴川卻是看着並沒有任何動作。

貪狼跟破軍其實是高看安培晴川了,以他現在的陰陽術在有準備的前提下還不足以迷惑這麼多人,可是隻迷惑一個兩個自會有人救援,所以她才如此痛快的把天罡地煞放走,前面自有人會收拾他們。

“現在就剩你們了,你們可要小心了,火忍……”安培晴川手向前一指,那些火忍迅速的向着貪狼、破軍兩人襲來,人還沒到一股股火焰早就向着兩人捲來了。

下一個瞬間兩人忽然感覺置身一座活火山內,四散的岩漿灼食着兩人的身體,渾身上下充滿了劇烈的疼痛。

“吼……”獅吼功響起,兩人剛剛脫離幻境迎面的火焰已經來到了身前。

“臥槽……”兩人有些狼狽的一個懶驢打滾躲過了火焰,卻是陷入了這些火忍的包圍中。

“你們兩個不是很厲害嗎?還把我的玩具殺了那麼多,即然這樣就有你們兩個來做我的玩具吧。”說着安培晴川手中的扇子一揮,兩人又是一個恍惚,可是這次兩人已經有了準備,立刻就反映了過來,反而是那些火忍因爲大意死了兩個,兩人大宗師的實力並不是擺設,如果不是安培晴川在一邊干擾這些火忍對兩人來說就是些渣渣。

“哼。”安培晴川一聲低哼,手中的摺扇再次揮出,不過這次他的扇子上似乎有光暈閃過。

“吼……”有道是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當安培晴川揮扇子的時候貪狼的獅子吼也發動了,而破軍卻是乘着幾個火忍被獅吼功震得一個愣神的時間閃身除了包圍圈來到了安培晴川的身前。

“喝。”破軍一拳帶起陣陣強風向着安培晴川打去,這一下要中了就是不死也要去半條命。

可是安培晴川居然渾身像是沒了骨頭一般從一個詭異的角度一個扭身躲了過去,然後幾個閃身向着遠處遁去。

“哪裏走。”破軍一聲大喝向着安培晴川追了過去,而這個時候因爲沒有安培晴川的掣肘貪狼手持軟劍極力搶攻之下盡數把那些火忍誅絕在了劍下,然後朝着破軍追了過去。 第一百零二章 橫掃高天原

天狗,R國神話中的精怪,而且高天原裏的成員都是以R國精怪的名字命名的。高天原作爲R國神話中神的誕生地卻是被一些精怪佔據了,這不得不讓高天原讓人有所詬病。

“妖皇殿下難道要恃強凌弱嗎?”天狗看到高天原的人一下子損失了幾十人心痛得不得了,不過卻是不敢上前,誰知道那個妖豔的男人會不會給自己來一下。

高天原的人一陣慌亂,人人面帶懼怕,這種殺人的手段帶詭異了,不光殺人不見血而且還死無全屍,不,是死無無屍。

就在人們慌亂的時候天空中忽然飄起了雪花,紛紛揚揚的雪花讓空氣爲之一冷,這些慌亂的人也漸漸平靜了下來。

穿成虐文炮灰白月光 是雪女大人……參見雪女大人。”隨着衆人的話落場中走進來一個一身白衣長髮披肩的女人,女人白皙非常,彷彿晶瑩剔透一般,這正是高天原的二號人物雪女。

雪女是冰系的異能者,當然她的冰系異能不可能跟凌峯的變異冰系異能媲美,實力大概跟大宗師級巔峯齊平。

“妖皇殿下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殿下不要見怪。”雪女的聲音清脆悅耳仿若清泉低落玉盤一樣。

“就你們兩人也想攔住我嗎?”凌峯抱着安培晴川神色輕鬆的看着天狗、雪女兩人,說實話以凌峯如今的實力高天原還真的入不了他的眼。

“吆,殿下說笑了,我們怎麼敢攔殿下的大駕呢,不然天神大人還不把我們吃了。”一聲妖媚的聲音傳了過來,隨着聲音出現的還有兩男一女三個人,那兩個男人只有一米四左右,看身高應該是孩童,不過那張臉長得確實是着急了一些,一個男人的身後還背了一個大葫蘆,不知道里面裝了什麼,那個女人倒是高了一些足有一米六多 ,一張妖豔的臉孔媚意橫生,凹凸有致的身體走起來一搖三擺的恨不能把腰給折斷。

“奧,蛇女、吞酒童子、河童,真的是好大的陣仗啊!”凌峯的眼睛眯了眯,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看到凌峯的樣子雪女不由一陣緊張,“殿下,我們並沒有其他意思,就是來迎接你一下,我們天神大人已經在大殿等候了。”邊說邊向凌峯深深地鞠了一躬,從凌峯這邊望去一片雪白映入眼簾,那種白是一種脂玉般的白,再加上那兩點粉紅,極品。

“哼。”安培晴川在凌峯懷裏,凌峯能看到的她當然也看得到,對雪女那身脂玉般的皮膚他可是嫉妒的很呢。

“即然這樣,那就前面帶路吧。”

跟隨着五人的腳步凌峯抱着安培晴川走進了高天原的大殿。

“晴川……”剛進大殿坐在那裏的安培晴明就看到了凌峯懷裏的安培晴川,當然也看到了安培晴川身後的那兩條尾巴,他的臉色不由得暗了下來。

“怎麼看你的樣子似乎不太高興啊!”凌峯隨便找了一個椅子坐了下來,他懷裏的安培晴川也被他放在了一張椅子上。

“妖皇,我待你如上賓,你卻把我妹妹打傷,你覺得我高天原真的怕了你嗎?”兩兄妹相依爲命幾百年其中的感情近乎有點變態了,要不是兩人僅有的一點理智說不準早就有安培二代了。

以如今安培晴川的情況安培晴明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治好她,如果不能治好恐怕以後安培晴川只能在輪椅上渡過了。

“是嘛,我還真不知道你們高天原怕我呢,交出天罡地煞跟破軍,貪狼,不然我把高天原移平,不要認爲你突破了再加上幾個人不人怪不怪的東西就能夠跟我天庭叫板,你的那些所謂的神兵在我眼裏就是些渣。”凌峯的身體中彷彿有一隻遠古巨獸甦醒了一般,那種霸氣無與倫比,甚至高天原的衆人都有種頂禮膜拜的衝動。

如果凌峯願意憑他現在元嬰期的修爲製造些大宗師級的屬下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不過這種強行提升基本上就斷絕了武者以後突破的機會,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凌峯是不會這樣做的。

隨着凌峯的氣息暴漲大殿裏的氣氛頓時凝重起來,雪女幾人把目光紛紛看向安培晴明,安培晴明攥着扇子得手一鬆一緊的,忽然他把扇子刷的一聲打開了,微微扇動幾下像是在爲自己降火一樣。而雪女幾人看到這個情景也是鬆了一口氣,面對凌峯他們真的是沒有必勝的把握。

“呵呵呵,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你認爲你的大陰陽術能夠困住我?”凌峯嘴邊的微笑慢慢變成了冷笑,這個安培晴明真的以爲他的小動作能夠瞞得過自己嗎?

聽到凌峯的話雪女衆人紛紛已經,難道……他們吃驚的看向了安培晴明。

安培晴明坐在椅子上沒有任何的表示,可是坐在凌峯身邊的安培晴川卻是手中忽然出現了一根墨黑色的尖刺閃電般的刺向了凌峯。

或許是事發突然凌峯居然沒有來得及躲避,就被那根毒刺刺進了身體裏,而安培晴川卻被凌峯捏住脖子就像捏一個小雞一樣給捏死了,然後慢慢消失在了大殿裏。


“哈哈哈,妖皇我不知道你是自信還是自負,居然愚蠢的讓毒刺刺進你的身體裏,我敢保證不出三分鐘你就會爲自己的愚蠢付出代價。”安培晴明坐在那裏微微的扇着手中的扇子,扇子上的那副山水畫也微微的放着亮光。


“真實的幻境已經大成了嗎,居然能夠憑空造物了。”凌峯好奇的打量着整個大殿。

“雪女,你們上,他現在的實力不足平時的七成。”說着安培晴明手中的摺扇又揮了揮,場中忽然多出了好多個雪女、天狗……

“這是……”吞酒童子等人看到這裏眼睛一亮,他們也沒想到安培晴明的大陰陽術居然達到如此境地了。

“忍術.千機殺。” “冰刃。” “濁雨。”就在吞酒童子跟蛇女出神的時候其他三人紛紛發動了攻擊,而那些幻境中出現的他們也跟着發動了攻擊。

“哼,一羣烏合之衆,晶壁。”隨着凌峯的話他的身前忽然出現了一道寬大的冰藍色牆壁,牆壁呈半透明狀,把那些攻擊全部都擋在了外面,不過那道晶壁也是充滿了裂紋。

“嗯,怎麼可能,你的實力居然沒有退化,難道那根毒刺沒有刺中你?”安培晴明的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這個幻境裏一切都是他說了算,如果不是凌峯的實力太過高強只一個念頭安培晴明就能讓凌峯死去。

“一起來。”隨着天狗的話幻境中所有的人都像凌峯發動了攻擊。

“砰”

凌峯發動的那面晶壁被擊得粉碎,而那些攻擊直接就打在了凌峯的身上,凌峯的身體被淹沒在了冰刃、濁雨中。

“呼。”看到凌峯真的被擊中了高天原的人感到一陣輕鬆,不過緊接着他們就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你們打完了吧,現在輪到我了。”說完也不見凌峯有所動作,不過很快就看到凌峯出現在了安培晴明的身邊,直到這時坐在椅子上的凌峯才慢慢地消失掉。

殘影,而且是如此完整的殘影,幾乎要變成分身了,高天原的人瞪大了雙眼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凌峯,這可是在安培晴明的幻境中,就在剛纔居然連安培晴明都不知道那是一道殘影,凌峯是怎麼做到的。

“妖皇,你以爲抓到我就能贏嗎,你可知道這是在幻境中,就算是被你殺死一萬次,只要你破不開這個幻境你就別想出去。

安培晴明臉上帶着迷人的微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安培晴明雖然實力在先天頂峯了,可是他真實的攻擊力卻只有大宗師級的,他的實力基本上都在大陰陽術上,以大陰陽術的詭異就算是同爲先天頂峯進去了恐怕也要凶多吉少。

“是嗎,我只是還沒有玩兒夠而已,我要是真的打你那才叫欺負人呢。”面對高天原他根本就沒有認真,以安培晴明先天頂峯的大陰陽術根本就困不住他,只是凌峯想借機驗證一下自己的所學而已。

“雷降術。”凌峯並指往天空一指,然後密密麻麻的雷電就從天空降了下來,這些雷電直接就把安培晴明的幻境給擊碎了,雪女幾人雖然極力的躲閃,可是因爲雷電實在是太密集了,再加上空間有限,最後還是被擊中了。

噗噗噗

高天原的人都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人人都受了輕重不一的傷。

“怎麼可能。”就在幻境破碎之後一道驚駭的聲音響了起來,高天原的人紛紛把目光看了過去,安培晴明一臉驚駭的坐在椅子上,而他的旁邊坐着他的妹妹安培晴川,在他一開始發動幻境的時候就把自己的妹妹搶出來了。

衆人看着驚駭的安培晴明,然後又順着他的眼光看了過去。

“怎麼可能?”高天原的人也是驚駭了,因爲凌峯手上居然還提着一個安培晴明,這個應該是幻境裏面的那個安培晴明,可是幻境已經破碎了這個安培晴明不是應該消失了嗎,怎麼還在凌峯的手上。

面對着這詭異的一幕高天原的人心中忽然不知道該怎麼做了,而安培晴明的感覺卻是更加的清楚一些,因爲他感覺有一隻大手正捏在自己的脖子上,使得自己的呼吸有些不暢。 第一百零三章 收服高天原

看着這詭異的一幕,所有人又把目光看向了安培晴明,而安倍晴明也是心中驚駭不已,他急於想擺脫眼前的這副境況,不然好像自己的小命隨時在別人手裏攥着一樣。

“解封。”安培晴明艱難的做了幾個手印,然後他身上的氣息一下子像爆炸了一般席捲了整個大殿,並且把安培晴川從座位上衝擊了下來,這是因爲他還不熟悉控制不了突然增加的實力。

“嗯,有意思,忽然又是一隻精怪,不過這一隻似乎實力更強大一些。”

凌峯看着安培晴明身後升起來的那道三頭蛇的虛影並沒有奇怪,而高天原的那些人也是見怪不怪了,這時的安培晴明實力已經達到了金丹期,可是似乎還是沒能逃脫凌峯的手掌。

“怎麼可能,你到底是什麼實力?”安培晴明凌亂了。

在安培晴明的心裏凌峯就算是再厲害當自己解封以後也有一戰之力,可是殘酷的現實告訴他眼前的這個男人遠遠地出乎他的意料,安培晴明心中忽然出現了一個想法,在當世的三大絕頂高手中或許妖皇的實力是排在第一位的。

“嗯,不知道書上說的是不是真的,我且試一下。”聽到凌峯這樣說安培晴明的眼皮忽然一陣亂跳。

“不要……”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怕什麼,可是一切都已經晚了,凌峯手指一個用力,他手中的那個安培晴明一下子被捏成了粉碎,而坐在椅子上的安培晴明渾身一個抽搐,臉色變得蒼白,像是大病了一場一樣癱坐在了椅子上。

凌峯的手中像是出現了一道灰濛濛的霧氣,仔細看去這絲霧氣似乎是一個人形,不過因爲實在是太稀薄了,實在是看不真切。

凌峯咬破手指,擠出一滴鮮血,這滴鮮血漂浮在凌峯身前並沒有掉落到地上,接着凌峯的手指在空中一陣划動,空中的那滴鮮血隨着凌峯的划動形成了一個鮮紅色的符籙,這個符籙剛一形成嗖的一下子就鑽進了凌峯手中那絲霧氣之中,而後凌峯用手一甩那絲霧氣鑽進安培晴明的身體消失不見了,而安培晴明蒼白的臉色也慢慢地恢復了過來。

“你對我做了什麼?”雖然安培晴明不知道凌峯剛剛那番作爲的用意,可是他知道凌峯肯定是對自己做了什麼。

“嗯,也沒什麼,就是在你的靈魂裏種下了我的印記,可以說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的奴僕了。”凌峯無所謂地說着, 地府歸來 ,奴僕,R國是有的,可是高天原的天神居然成爲了別人的奴僕,這玩笑開大了。

“……”安培晴明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他成了凌峯的奴僕?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妖皇,雖然我不是你的對手,不過你也不能這樣侮辱我。”要不是因爲動用封印的力量導致全身無力,安培晴明早就跳起來了,什麼時候高天原的天神被這樣侮辱過?

“呵呵,待會兒你就知道了,你們現在還是先恢復傷勢吧。”凌峯可不想自己剛收的手下留下什麼病根。

其實凌峯能夠讓安培晴明成爲自己的奴僕也有一些運氣的成分在內,安培晴明以大陰陽術的創造的真實幻境裏面的那個安培晴明其實是有他的一絲精氣神在裏面的,不然他又怎樣掌控那個幻境,按照平常以凌峯的實力是不能把一個人的精氣神也就是俗話說的靈魂剝離出來的,可是安培晴明卻是給了他一個機會,他把自己的一絲靈魂放在了身體外面,這樣凌峯就能捕獲他的靈魂了,說到底還是安培晴明自己把自己送到了凌峯的手上,當然這裏面凌峯的實力有着決定性的作用,不然就算知道該怎麼做也是無處下手。

安培晴明沒有言語,現在他最主要的是重新封印自己身上的八岐大蛇,不然時間越長到時封印就越困難。而高天原的人也不怕凌峯會偷襲他們,也是一個個坐在那裏療起傷來。

看着幾人坐在地上療傷凌峯也開始假寐起來,剛剛的一滴精血也讓他的力量損耗了一絲。

時間慢慢過去,忽然“啊”的一聲慘叫讓衆人都醒了過來,安培晴明居然雙手抱頭在地上翻來覆去的慘叫着。

“哥哥,你怎麼了?”安培晴川眼中的淚水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在他心中強大無比無所不能的哥哥如今卻是這幅慘狀。


“呼呼……”安培晴明有些狼狽的坐了起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凌峯,臉上的神情一陣變換。就在剛剛安培晴明向着怎樣對付凌峯,可這時他的腦袋裏卻是一陣難以言喻的疼痛,當他這個念頭熄掉後腦袋又不疼了,這時他想起了凌峯的話。

“怎麼現在知道了,該怎麼做不用我教你了吧。”凌峯敲了敲手邊的扶手笑眯眯的說道。

“安培晴明拜見主上。”雖然心不甘情不願,可是安培晴明還是拜倒在了凌峯的腳下,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高天原的人懵了,自己的首領、天神居然跪倒在了另一個人面前,他們感覺自己的信仰忽然坍塌了一般。

安培晴明看着高天原的一衆人心裏說不出是什麼滋味,憤怒、難堪、失落……然後他又把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妹妹,看到安培晴川擔心的眼神安培晴明開心的笑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