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俞沛又是請國外的殺手,又是讓人在琳瀾大酒店放置違禁品,這些,原來都是俞蔓菁的慣用手段而已。


“那俞蔓菁自己,是否涉毒呢?”劉波心中格外的好奇,不過,卻是沒有問出口來,畢竟這件事情牽扯極大,如果俞蔓菁涉毒的話,那他就有可能是臨海市最大的毒梟。

一旦出現任何問題,俞蔓菁就要萬劫不復。

旁邊的安如雪看到父親與劉波交談甚歡,也是知道劉波與父親,終於是達成了合作,她心中,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雖然,心中極爲好奇那個實驗室到底是什麼模樣的,但卻是沒有問出口來,她發出由衷的祝福:“劉波,你這一次投入這麼大,我就祝願你能夠兩倍,三倍的賺回來,大賺特賺。”

“哈哈。承你吉言,多謝多謝。”劉波哈哈大笑,這一次投入,還真的是巨大,300億資金,說砸就砸,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而在一旁,安衛東笑着說道:“如雪,你這句話我就不愛聽了,我們這個項目可是能源項目,一旦泄露的話,不知道多少商業間諜要來竊取,研究出來之後,就不是兩倍,三倍的賺了,而是十倍,百倍,甚至一千倍以上的利潤。”

“這個技術如果被攻克,未來五十年,全球都要仰仗我們的這個技術!”安衛東直接畫下了一個巨大的藍圖,聽得安如雪的心,都在微微發顫,她這才知道,自己竟然完全小看了區區電池項目。

不過,她仔細一想,也就明白了,目前全世界的電池技術,已經進入了瓶頸,電池的缺點,就是“體積大,重量重,容量低”,但如果能夠研究出一種“體積小,重量輕,容量大”的電池,的確是能夠改變整個世界的能源格局。

雖然,依舊用的是電能,但在各種需要電動的設備上面,卻是能夠帶來無窮的便利。

安如雪依舊記得,自己家裏面就有兩輛綠牌車,其實一點都不好用,父親喜歡自駕遊,但是綠牌的電動車根本無法支撐長途旅行,只能改用油車,如果電池技術能夠突破的話……以後使用電動車長途旅行,也不再是幻想。

這個時候,安衛東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他接了一個電話之後,笑看着劉波說道:“劉波,你今晚有福了,公孫柔今晚請我們去她家裏做客,她要親自做飯,招待我們。”

“然後呢?”劉波問道。

“然後?公孫柔一手好廚藝,你過去嘗過就知道了。”安衛東笑着說道,他眼中露出懷念之色,說道:“你是不知道啊,我跟公孫柔認識十年了,卻是隻嘗過兩次她的廚藝啊,她這個女人,一心就只知道搞研究,雖然有一手好廚藝,但卻是不怎麼做飯,更遑論請客吃飯了。”

“看來得到我那一百億的資金注入,她又有些飄了。”劉波笑道。

安衛東說道:“她這是要感謝你,沒辦法,你今天給的錢,有點太多了。”

“爸,我也要去。”安如雪在一旁說道,對於這個公孫柔,她太過於好奇了,沒想到父親安衛東竟然還認識了這樣的奇人,而且,還祕密藏着,直到現在,自己都不知道。

“好好好,你也去。”安衛東笑着說道。

一行人收拾了一下之後,安衛東開車,幾個人前往公孫柔的住所。

一進門,就聞到了一股格外好聞的香味從廚房飄出,劉波笑道:“公孫柔的廚藝,果然不錯。”

“那是當然。”安衛東笑道:“我時常就在說,如果我們研究失敗,以後公孫柔如果找不到工作的話,完全可以去開一個飯館,絕對賺錢。”

“我還是算了吧,我這輩子,估計就是在搞研究的命了。”公孫柔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廚房出來,搖了搖頭說道。

隨後,她看着劉波衆人,說道:“好了,你們都別聊了,趕緊來吃飯。”

一行人趕緊入座,劉波看着滿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餚,忍不住食指大動。

公孫柔看着劉波,一臉感激的說道:“劉波,這一次的事情多謝你了,我們這個項目知道的人很少,但那些人都不看中,不肯砸錢,本來研究都進入了遲滯,你拿來了錢,這一次,我們一定會研究出來。”

“那我就等着了。”劉波笑着說道。

公孫柔一臉的陳懇,也讓安如雪微微動容,說道:“祝你們項目順利完成!”

“一定會完成的。”公孫柔認真的說道。

“一定……會完成的。”安衛東也在一旁,開口說道。

雖然衆人都沒有喝酒,但依舊吃的極爲開心,劉波回到學校的時候,都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

寢室裏面,幾個兄弟都沒有睡覺,一直在等着劉波。

看到劉波回來,第一時間就圍了上來,詢問情況,當知道劉波竟然注入一百億的資金,投資了一個能源項目之後,也是心頭一跳。

智囊杜天一目光微微一閃,說道:“老三,這一次你衝動了,全球的電池技術,已經有十多年沒有突破了,哪裏是那麼容易研究出來了。而且,研究電池,還需要大量的實驗驗證,只有那些龐大的電池公司,大量的產品投入市場,才能知道用戶反饋效果如何,電池是否存在缺陷,纔好改正。這些,都是實驗室裏面,無法做到的。”

蘇明與陳誠聽後,都是狠狠的點頭,的確,電池這種東西,還是要靠着市場驗證的,而不是自己埋頭苦幹。

全球很多廠家都是如此,就比如遊戲,不管內測的時候有多少玩家,不管內測幾個月還是幾年,但只要等到正式服開服,依舊能夠發現各種各樣的bug,然後再慢慢修復。

電池技術,也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劉波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你們就不要瞎操心了,這件事情我有分寸,這個項目如果研究出來,再慢慢投入市場使用,到時候再慢慢驗證,成品我看過了,或許效果不會達到他們說的那樣,但爆炸的風險,可比市面上那些,要小得多了。”

“你能夠拿捏住就好。”兄弟幾個見到劉波這般模樣,也就沒有多問。

…………

而在另外一邊。

就在劉波今天去找安衛東的時候。

趙辰,卻是來到了臨海市最大的跆拳道館裏面。

“趙辰!”

一進門,就有不少人認識趙辰,迎了上來。

“張師兄,韓師兄。”趙辰對着衆人恭敬的喊道,趙辰從小學習跆拳道,在跆拳道館的人緣,可是很好。

“趙辰,你不是在復興大學唸書嗎?怎麼今天有空來這邊了?”衆人看着趙辰問道。

“我雖然在念書,但沒事的時候,難道就不能來這裏看看你們了嗎?”趙辰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衆人說道。

衆人聞言,都是點頭大笑。

趙辰拉着衆人,好好的去喝了一頓酒。

隨後,這才說出了自己這一次過來的目的。

“張師兄,韓師兄,我過來的時候,怎麼沒有看到樸教練?”趙辰一臉好奇的看着衆人問道。

“你小子,果然有事情,樸教練這幾天回國了,你有事情的話,讓我們幾個出面,也是沒有問題的。”張師兄和韓師兄都笑着說道:“我們兩個的實力,都還不錯,你如果想要找人幫忙的話,我們兩個,應該就沒有問題。”

趙辰,沉默了下來。

他仔細想了想,兩個師兄的實力,都要高出他許多,如果他們兩個肯出手的話,那劉波,肯定不在話下。

於是乎,趙辰把自己遇到的事情,說了一遍。

“還有這種事情!”兩個師兄都是愣住了,道:“有現場的視頻嗎?”

趙辰聞言,臉都紅了,現場的視頻,還真的有,他爲了宣傳跆拳道社,可是讓不少人都拍攝了視頻,而且,現場不少觀戰的同學,也拍攝了視頻。

這個念頭,學生人均一部智能手機,遇到有趣的事情,就拿出手機來拍攝,是極爲正常的事情。

如今,在學校裏面,就流傳了不少視頻,那些視頻,足足有半個小時,就是看他趙辰,是怎麼被人虐的。

趙辰拿出手機,翻開一個視頻,遞給了兩個師兄。

張師兄,韓師兄看過之後,都笑了起來。

“趙辰,這個傢伙的功夫我看過了,他的力量一般,就是速度很快,估計是專門有過這樣的訓練,你不要擔心,我們二人,自然會幫你把他解決掉的。”


趙辰眼睛,也亮了起來。

原來,劉波擅長的,就是速度啊。

怪不得自己連劉波的衣角都碰不到。


但只要劉波擅長的只有速度,那就好辦了。


張師兄,就擅長速度,他的跆拳道拳法,格外的飄逸,就是因爲他這個人速度很快,腿法看上去更加的賞心悅目,而且極具攻擊性。

“老張,這一次就靠你了。”

“嘿嘿,那小子就等着吧。”

包廂裏面,幾個人的都在冷笑。 第二天。

劉波下了宿舍樓,準備去吃個早餐,然後跟葉藝林出去走走,培養一下感情。

兩個人如果情到濃處,開放……等一些事情,自然就是水到渠成。

暑假的時候兩個人雙雙成年,劉波卻沒有幹成那件事情,現在都有些耿耿於懷。

這也不能說劉波對別人女孩子有什麼心思,而是一個正常男性的心裏想法而已。

可是,就在劉波剛剛下樓,就看到趙辰帶着一羣人,衝了過來。

劉波見狀,就要往宿舍樓裏面縮。

“站住!”趙辰卻是大吼一聲,帶着人加快腳步,衝了過來。

“什麼事?”見到避無可避,劉波索性站在原地,一臉平淡的看着對方說道,與此同時,血鷹也出現在了宿舍樓門口,冷冷的看着這一幕。

他現在是宿管老師,自然是有資格……不,是有義務阻止一些校園鬥毆(欺凌)事件發生,雖然,他阻止的方式,有些暴力,但那也是無可奈何。

只聽見趙辰冷冷說道:“劉波,上一次我敗了,但是這一次,我找來了張師兄,你敢不敢,再跟張師兄比試一場?只要你輸了,就離開安如雪!”

“我本來就沒有跟安如雪在一起,所以這場比武,完全不成立,你想多了。”劉波聳了聳肩,然後說道:“好了,既然比武不成立,那你就離開吧。”

“膽小鬼!”趙辰冷冷道:“劉波,你如果是一個男人,就接受我的挑戰,否則,我就在全校同學面前,說你是一個膽小鬼。”

“我草。”劉波嚇了一跳。

這是什麼深仇大恨啊,居然要這麼對自己,他看向趙辰,說道:“我說過了,我跟安如雪沒有關係,你這完全是無理取鬧。”

“你昨天還跟安如雪一起出去約會了,別以爲我不知道!”趙辰嫉妒的說道:“我從小就跟安如雪認識,她就是我內定的媳婦兒,你倒好,就見面一兩次,就把她勾搭走了,我不會放過你的。”

“哎。”劉波搖了搖頭:“你真的誤會了。”

“你就說你敢不敢接受挑戰吧。”趙辰說道。

周圍不少同學,都被兩個人的聲音給吸引了過來,這纔多少時間,就圍了至少一百多人,對着兩個人指指點點。

“哈哈,沒想到安如雪一個笑話,竟然引來這麼大的風波。”

“這個劉波也是的,跟別人都開始約會了,還不肯承認,真當我們羣衆是傻子嗎?”

“昨天我去女生宿舍,親眼看到劉波開車去接安如雪。”

“嘶,兄弟你沒事去女生宿舍幹什麼?”

“我找我女朋友啊。”

“我……我沒有你這樣的兄弟,說好的一起單身呢?”

衆人看着劉波他們,等待着事情的發展。

劉波的面色,也是微微一沉。

他看向趙辰,說道:“那好,既然如此,我就滿足你的願望。”

“不過,這一次,你輸了,應該如何?趙辰,我記得你上一次說過,輸了就再也不出現在我的面前,可是你現在,出現了。”劉波冷冷看着趙辰說道。

趙辰聞言也是老臉一紅,說道:“我的確是說過,但我現在要挑戰你,總要出現在你的面前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