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來得可真快。”


輕狂望着無相男子,似有不明。

而無相男子卻並未解釋,而是飛快的點了輕狂的穴道,一把摟住輕狂的嬌小的身子,猛的朝着聲音來源的方向疾馳飛了過去。

“你要帶我去哪兒?”輕狂的話語裏,透着怎麼都掩飾不住的不解和惶恐,催動透視異能快速的掃視了一圈摟抱着她的男人,卻發現,那蛇毒居然沒有任何的效果。

他究竟是誰?

爲什麼連劇毒的銀環蛇毒都好似對他沒有絲毫的影響。

輕狂身子雖然被點了穴道不能動,但腦子裏的疑惑,卻一個接着一個。

“你這小野貓,小小的腦袋瓜裏東西裝得可不少……。等時機到了,本座自然會讓你知曉一切的,到時候,你可只能生是本座的人,死是本座的鬼了……。”

低沉的虎嘯之聲,越來越近,輕狂好似預料到了來人的身份,瞳孔猛的一縮。

一咬牙,望着無相男子了淚眼婆娑的懇求着。

“求你……別把我送還到燕回的身邊,我挨凍受餓躲藏了這麼多天,好不容易想出個逃離的辦法,你可千萬別把我再往火坑裏送啊……”

無相男子沒有任何的反應。

“皇家實在是太危險了,小女子娘死爹不愛,年紀又小,性子又衝動,脾氣又暴躁,這兩個月在燕王府,要不是我還有唯一的沖喜用途,小女子早就死的連渣渣都不剩了……。”

這尖牙利齒,張牙舞爪的兇悍小野貓,居然也有服軟求饒的一天,無相男子心裏很是愉悅,依舊一言不發,繼續沉默着,他倒要看看,她究竟還能伏低做小到何種地步。

“皇家太危險,皇家的兒媳婦更不好當,尤其還是嫁給一個足足大我一輪的老大叔,可憐我花骨朵一般的美好年紀,而且燕世子如今身體痊癒了,我這一個年紀尚小,且沒有爹孃可依靠的小野種,燕王妃怎麼會容得下我啊……。”

這一次,無相男子若是恢復了五官的話,嘴角肯定會直接抽抽個不停。

尤其是聽到輕狂嫌棄的說出燕回年紀大後,心裏更是愉悅得不行,不過隨即又好似想起了什麼,情緒瞬間來了個大逆轉,最直接的反應便是,摟抱着輕狂的大掌,緊緊的箍住,差點就把輕狂勒得一口氣上不來。

雖然輕狂不知道這男人究竟是在發什麼瘋,卻不敢表現出來,繼續賣力的訴苦博可憐。

“你要是把送回去,燕王府肯定會顧忌着老百姓的輿論,從而不敢直接休了我另娶,但是,我肯定會被他們給祕密弄死的,求求你,大俠,高人,英雄,拜託拜託,給小女子一條生路吧……。”

輕狂嘴上說的可憐兮兮,聞着傷心聽則流淚。

但內心實則卻一個勁的罵娘不已。

孃的,老孃連博可憐的苦肉美人計都用上了,要是這混蛋還不答應,等到來日再次碰上了他,她一定要把十大酷刑統統在他身上用上一遍。

聽見小白虎熟悉的興奮叫聲後,輕狂知道,小白虎這是發現她了,心裏越發的急的不行。

而無相男子卻猛的停下站在樹丫處,伸手憐惜似的擦去輕狂的臉頰上的淚水,正當輕狂以爲男子要改變主意之時,沒想到,卻聽到耳邊傳來宛如晴天霹靂的一番話。

“哎~可憐的小丫頭,雖然本座很是同情你這一番遭遇,但是……。你又不是本座的誰,所以,你回去後會如何,本座一點也不在乎,懂否?”

語畢!

便運氣伸手一拋,輕狂便直直的朝着遠處的燕回丟了過去。

“我擦,你個死變態,老孃和你沒完……” 說話間,瘋狼已經對著秦穆然發起來進攻。

「嗡!」

瘋狼手中的開山刀發出一聲清脆有如銅鈴般的聲響,一道寒光從刀身一閃而過,緊接著,瘋狼便是動了!

「受死吧!」

瘋狼一刀沒有任何猶豫,手動身動,向著秦穆然劈了過去,那架勢,看的身後的閆肅和徐富康都臉色一變,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表哥,這個狼哥真的是太厲害了!看他這個樣子,絕對能夠把那個王八蛋給打飛!」閆肅看著徐富康,臉上滿是諂媚地笑道。

「那是,狼哥的身手,整個春城都知道,這種人,在狼哥面前還是太弱了……」

可是,徐富康的話音還沒有說完,只見一道身影卻是從前方飛了過來。

飛過來的不是他人,正是剛才牛氣哄哄,殺氣騰騰的瘋狼,狼哥!

「我去!什麼情況?」

閆肅嘴張大的都快要成為「O」型了,怎麼都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個場面,他是知道秦穆然的實力很強,但是再強能夠強的過狼哥?可是現實就是這麼的真實,無情地扇了閆肅和徐富康一巴掌,真疼!

其實不僅閆肅和徐富康驚呆了,哪怕是如今已經飛出去倒在地上的瘋狼,同樣的也是一頭霧水,即便是當事人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飛的。

「噗嗤!」

瘋狼胸口一疼,一口逆血噴吐而出,倒在地上,一動不能動,每當他想要起來的時候,胸口便是傳來劇痛,彷彿肋骨都斷裂了一般,讓他根本無法發力。

「這就是你們請過來的高手?」

秦穆然瞥了眼地上的瘋狼,拍了拍手,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貌似根本就沒怎麼用力。

不,是根本就沒有用力,秦穆然只是巧妙地運用了太極的原理,借力打力,一招將瘋狼的肋骨全部的打斷了,基本上說,瘋狼從今以後就廢了。

「咳~咳~兄弟你一流高手?」

這個時候,瘋狼也知道自己踢到鐵板了,他的身手可是在三流高手,而黑虎幫里最強的也不過才二流高手,瘋狼也不是沒有跟黑虎幫的那個二流高手交手過,對方雖然比自己強,可是瘋狼也能夠走上幾招,可是秦穆然呢,一招秒殺,根本就沒有發力,甚至可以說瘋狼都沒有觸碰到秦穆然的衣襟,便已經敗了!

這得是怎麼樣的實力啊!徐富康他們到底惹了怎麼樣的一個人?

瘋狼看著秦穆然,大膽地設想了一下,問道。

「一流高手?算是吧!」秦穆然想了想,對於這種小嘍啰,跟他解釋什麼叫做古武境也是白搭,或許一臉認真地跟他們說了,對方還以為他在吹牛逼呢!

「嗡!」

秦穆然的回答,證實了瘋狼的想法,頓時瘋狼整個人都怕了!

是的,瘋狼在道上一直橫行著,沒有什麼怕的,可是這不代表他腦殘!

一流高手意味著什麼,他不是沒有聽黑虎幫里的那個二流高手說過,一流高手整個華夏都是屈指可數的存在,甚至一個人都能夠輕鬆的滅掉黑虎幫!

惹了這麼一個絕世的凶人,要是讓黑虎幫的幫主知道了,一定會廢了自己的,當然,現在瘋狼都覺得自己已經被廢了,因為他一點力都不能使。

「徐富康,我勸你,趕快給這位兄弟賠罪,他不是你們集團能夠惹得起的!」

這一刻,瘋狼決定做一個決定,對著徐富康說道。

「什麼?」

徐富康沒有想到瘋狼會對自己說這麼一句話,道上不是說瘋狼極其的護犢子,無所畏懼嗎?怎麼特么挨了一頓打就這麼慫了,這不科學啊!

「你特么跟我費什麼話!看在你們盛放集團跟我們黑虎幫過往合作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一遍,不要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瘋狼冷哼一聲說道。

盛放集團之前一直跟黑虎幫有生意合作,所以逢年過節,徐富康對於瘋狼的孝敬都是不少,所以這個時候他才友情的提醒一下,反正該說的他都已經說了,至於徐富康聽不聽自己的,他就不知道了!

「啊?狼哥,他什麼來頭啊!連你都要怕,您可是黑虎幫的啊!」

徐富康看到瘋狼突然轉變槍口,整個人都有些慌了。

「呸!去你大爺的!這件事跟黑虎幫沒有關係,你特么不要扯上我們黑虎幫,否則老子砍死你全家!」

瘋狼看著徐富康一直在說黑虎幫參與了,嚇得整個人都慌了,要是讓這位爺誤認為黑虎幫跟這次行動有什麼聯繫的話,一個心情不好跑去滅了黑虎幫,那幫主他們還不得追殺自己!

「狼哥,我……」

徐富康被瘋狼這麼咆哮著,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你丫的給我閉嘴!」

秦穆然聽到瘋狼在那邊聒噪,整個人不爽,對著地上的瘋狼吼了一聲道。

「是!大哥,我閉嘴,我閉嘴!」

瘋狼全身一震,牽動傷口,疼的齜牙咧嘴,連忙閉嘴。

「徐總是吧,咱們都是文化人,能不動手就不動手,咱們講究一個什麼?以德服人對不對!」

秦穆然走上前,看著徐富康說道。

「以德服人?」

徐富康看著那趴著一地的人,嘴角尷尬地咧了咧,你這樣子,哪裡是以德服人啊,簡直就是拳頭大才是道理!

不過,這種話只能夠在心裡想想,當然不能夠說出口,要不然的話,鬼知道這位爺會不會也給自己來一腳!

「那這位先生,你想怎麼解決?」

徐富康看著秦穆然姿態放低了不少。

「想要我們孤兒院搬,也不是不可能!這樣吧,你給個一千萬,這件事就這麼算了!」秦穆然想了想,淡淡地說道。

「一千萬?」

聽到秦穆然的報價,徐富康沒嚇得差點直接昏死過去。

這特么是好好的談事嗎?簡直就是獅子大開口啊,有這麼談事情的嗎?

「怎麼,嫌少?」

秦穆然注意到了徐富康的表情,笑了笑問道。

「大哥,這是不是有點多了,您這是獅子大開口啊!」

徐富康尷尬地笑了笑說道。

「對,我就是獅子大開口,你可以不買賬啊!」

秦穆然並沒有掩飾,很是正經地說道。

「大哥,你看我們這些手續都是齊全的,都是政府允許的,你這樣獅子大開口,我們很難辦下去啊!」

不得不說,徐富康還是慫了,此時的語氣跟剛才的盛氣凌人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呵呵,這些部門的公章怎麼來的,你心裡不清楚嗎?怎麼,黑的跟我來了不行,現在要跟我來白的了?」

秦穆然笑了笑接著說道:「實話跟你說,別跟我說來白的,來白的,你也同樣不行!」

說著,秦穆然便是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可惜,輕狂心裏的狠話,無相之人壓根就絲毫聽不見。

被點穴敲暈的輕狂在空中當了片刻飛人後,便撞入一個結實的懷抱。

燕回懷中抱着輕狂,看着臉色凍得青紫且昏迷不醒的輕狂,寒聲吩咐,“追。”

“是,爺。”侍衛首領趕緊領命,朝着剛纔丟出世子妃的方向帶着人快速的搜索了過去。

從邊防沖沖趕回來的秦景瀾,這兩天暗地裏可算累得夠嗆,此刻只是看到了輕狂那消瘦纖細的身軀,並沒有看清楚輕狂的臉,經過這兩天的相處,秦景瀾自然知曉了這個傳聞中的沖喜擋煞小世子妃,有着不可估量的重視。

看着表哥此刻這難得情緒外露的陰寒之臉,於是趕緊開口提示。

“表哥,天色已晚,還是趕緊下山吧!”

燕回伸手探了探輕狂的鼻息,以及脈搏,發現只是太過於虛弱且被人點穴並無大礙後,手指快速的在輕狂的肩胛處點了兩下解開了穴道,卻沒有弄醒輕狂,覺察到身旁伸長脖子滿臉好奇之色偷瞄輕狂的表弟,鳳眼微眯,不着痕跡的把輕狂的小臉往懷裏靠了靠,並解下披風罩住懷裏的小身子,這才側頭看向身旁的秦景瀾。

“景瀾,你親自帶人去搜尋一番,查看剛纔究竟是何人所爲。”

“行。”秦景瀾略帶惋惜的癟了癟嘴,隨即神情嚴峻的點了點頭。

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誰,居然如此的囂張,膽敢把注意打到了表哥女人的身上。

這邊秦景瀾帶着人開始大規模明察暗訪的搜尋,那邊燕回抱着懷裏暈厥過去的輕狂,消失在銀白色的銀色之中。

一個時辰後。

醒來的輕狂用不忍直視的速度,正狼吞虎嚥着,看得一旁的燕回嘴角直抽抽。

不過,卻始終都沒有出言規勸制止,目光從始至終就這麼淡淡的望着輕狂,不喜不怒,可把正在吃飯的輕狂弄得心裏直髮憷,心裏已然明知燕回的目光是何種意思,事到如今,卻只能硬着頭皮,繼續裝下去。

大口喝完碗裏的最後一口肉粥後,輕狂重重的放下碗,雙手放在被撐得微微凸起的肚皮之上,最後滿足的大大打了一個飽嗝。

“嗝~好爽啊!吃飽的滋味,真是太幸福,太幸福了……。”

如今的燕回,面對輕狂此刻的粗鄙舉動,已然能淡定的從容面對。

“吃飽了?”燕回正色的挑眉望着輕狂。

輕狂頓了一下,隨即略帶無奈惋惜的搖了搖頭。

“沒……。才七分飽而已,其實我的肚子,還能夠吃下大半碗,但我餓了也不知道多少天,害怕吃太飽,肚子會被撐破,他孃的,要是讓老孃知道是哪個混蛋故意這麼折騰老孃,老孃擰出來一定剝了他的皮……。嗝~”末了,還大了一個大大的飽嗝,生生破壞了她那張牙舞爪的惡狠狠氣勢。

燕回眸光閃了閃,似乎溢出一絲笑意,又似乎透着深深的懷疑,以及辨別不出的複雜,就這麼直直的望着輕狂,不發一言。

輕狂的心裏,此刻彷彿在擂鼓一般的劇烈狂跳。

難不成,這傢伙發現了什麼?

或者是懷疑了什麼?

輕狂心裏急的不行,但面上卻鎮定自若,絲毫不露心虛之色,突然,輕狂臉色一變,彷彿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雙手猛的從滾圓的肚皮上收回,緊緊的護在胸前,神情戒備的威脅且鄙夷望着燕回。

“你幹嘛這麼色眯眯的看着我,告訴你,我可還……還未及笄,你可別亂來,若是憋不住想女人了,外面可多的是女人對你投懷送抱,要是膽敢對我不軌試圖摧殘我這顆花骨朵,老孃讓你一輩子當不了男人……。”

剛剛走到門外的燕王爺夫妻兩個,瞬間蹙眉滿頭黑線,燕王妃隨即被輕狂的話氣得不行,伸手剛要推開房門,便被一旁的燕王爺給制止並折返離開。

即便是他也對這個兒媳婦不喜,但無奈架不住兒子的喜歡,若是他們夫妻越是制止,指不定反而越發的激起了兒子的逆反心理,所以,燕王爺決定就這麼先順其自然,等到兒子對立面那小丫頭新鮮勁過了,難題自然就化解了。

“王爺,你爲什麼拉着我,難道你一點也不害怕那死丫頭克着我們回兒?國師的話難道你都忘記了嗎?要是回兒還和那掃把星的死丫頭呆在一起,萬一,萬一再克得我兒有個好歹,你可……你可叫我怎麼活……。”燕王妃撲倒在燕王爺懷裏,情緒異常激動,雙拳使勁的捶打的着。

提及關乎燕回的性命之憂,燕王爺的心口也瞬間氣血翻涌,咬牙低聲勸解着。

“回兒從小是個什麼性子,難道你還不夠清楚的嗎?你又哭又鬧,絕食上吊的這些招數,又有幾回真正的改變了回兒的決定?先就這麼着吧!相信過不了一段時間,回兒對那丫頭的新鮮勁過了,自然就對了,你若越是明目張膽的反對,回兒便會越加的逆反,所以,這事兒,我們得暗中私下慢慢徐徐圖之……”

燕王妃雖然不甘,但含淚沉默了片刻後,終於恨恨的點了點頭同意。

而反觀兩個當事人,在覺察到燕王爺夫妻離開後,屋子裏的氣氛,便越加的詭異。

燕回冷冷的瞄了一眼輕狂,對於輕狂這一番詆譭的話語,絲毫都不以爲怒,反而從懷中掏出手絹遞了過去。

“你什麼意思?你手帕上難道塗抹的有迷藥,想要迷暈我,然後再行不軌之事?”輕狂故意扭曲燕回的意思,執意把‘裝’進行到底。

“臉上有米粒,擦擦早些睡吧!對了,明日你用過午膳後,讓燕輕帶你去我平日裏練功的地方。”燕回起身走向牀邊。

“你什麼意思?”輕狂測了側頭,瞪大了眼不解的盯着燕回的背影。

“先去兵器庫看看可有喜歡的兵器,選定後,我下朝後回來教你習武。”燕回自個慢條斯理的解着腰帶,隨即坐在牀前,目光正然的望着輕狂緩緩訴說道。

什麼?教她練武?

他葫蘆裏究竟賣的什麼藥?

本以爲歸來後,這心思深沉的便宜夫君會來個三堂會審,盤查她失蹤這幾天的事情,她都在心裏想好了各種應對之法以及謊言,可他怎麼不按常理走?

輕狂此刻徹底的鬱悶了,徹底的被眼前這個便宜丈夫給弄得暈頭了。

雖然輕狂極力的掩飾,但終究,燕回還是從她短暫的沉默中,察覺到了異樣,畢竟若是她心中沒鬼,放在平日裏聽到他願意親自教授武藝,肯定會高興得亂蹦亂跳直髮狂,可此刻……

思及此,冷峻的臉上,脣瓣微勾,看得出,此刻他的心情極好。

“哇~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你真的願意親自教導我的武功?”輕狂察覺到燕回脣角微勾的弧度,頓時思緒回籠,趕緊彌補方纔的破綻。

“自然,趕緊上牀睡吧!”燕回停下手中的動作,隨即從頭至尾的把輕狂瞄了一眼,“放心,你這豆芽似的身材,爺,沒興趣……”

輕狂聞聲氣得直髮顫,但低頭瞄了一眼胸前,想起平日裏洗澡時看到的那小籠包都不到的凸起,心裏淚流不止。

不過,對於燕回的擠兌,她這身爲被毒舌女王‘妖妖’的最佳拍檔和好友,怎麼可能在嘴上吃虧呢!

一挺胸,一擡頭,高冷信誓旦旦的望着燕回道,“呵~你放心,老孃不出三年,肯定會變得‘波濤洶涌’前凸後翹的……。”

“嗯,爺有耐心慢慢等着——然後親自驗收……”燕回眸光深邃的掃了輕狂一眼,*裸的佔着便宜。

輕狂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了僵,隨即神情一變,開始走妖嬈狐狸精的風格,右手扶着靠背椅子,身體做出了一個‘s’誘惑動作,看到燕回那猛然放大的瞳孔,笑得異常歡暢。

“行,奴家等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