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來到柳青雲近前,近距離的觀察著面前垂下的一條條神鏈,越看越發的感覺到其中大道的不凡,語氣中不禁滿是殺氣的問道。


「是趙洛!」

原本平和的柳青雲提及這個名字的時候都是也不禁眼神中流露出刻骨的殺意道。

「我一猜就是這個王八蛋,我如果替你宰了他,你會不會介意?」

噬不屑的撇了撇嘴,而後像是徵詢意見般對著柳青雲說道。


「還是我自己來吧,雖然他不被我看在眼裡,但是確實是觸怒了我,總不能連本帶利都被他賺走了,我只收回點利息吧? 另類魔王歡樂多 !」

柳青雲有些隨意的說道,而且語氣也愈發的平緩了起來。

「也好,這也是你的一個心結,能夠親手了結對你來說應該也是一件好事。」

噬再次撇嘴,但最終卻滿口的答應了下來。

「哼,有些人想死,你擋都擋不住,趙洛這人絕對不簡單,我懷疑其背後必定有人指使,甚至這主事之人便是煉製這神道封禁的神道長老。」

柳青雲眉頭都皺了起來,每說一句話,都好似用出了極大的力氣,並且根據平日里趙洛的蛛絲馬跡下,更是發現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背後有人指使?也對,否則以你那師兄的能耐,不過就是個廢物,這等廢物有雄心但卻沒有與其雄心相匹配的實力,他敢跟你爭鋒?這不可能。」

噬點頭,也是緩緩開口,只是在這一瞬間,噬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之前站立在半空中的兩道身影。

「對了,那趙洛在哪裡?方才我一路過來,並沒有看到有趙洛以及凌玲那一對狗男女的身影。」

兩人沉默了半響后,噬再次開口道。

「不知道,自從我失蹤之後,那趙洛行蹤愈發的詭秘,之前我要殺他,這個王八蛋竟然說他們兩個乃是真心相愛,還讓我成全他們,就連想要殺我的事情也是推的一乾二淨,而且還造謠說是我為了報私仇而故意陷害他,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說起趙洛的諸多無恥的地方,柳青雲頓時又是一陣火起罵道。


其實,這是趙洛之前就想好的一番託詞,故意扮可憐博取同情,明明是他奪人妻子,卻好似他自己受了多大委屈般,而且在柳青雲回來駐地之後,更是言稱其要報復兩人的背叛,所以故意捏造二人想要殺柳青雲的事實。

眾人雖然不恥那趙洛凌玲二人卑鄙的行徑,但他們畢竟乃是弱勢的一方,而且還是由趙洛主動捅出這件事,充分的扮演好一個為至愛不畏強權的好人絕色,而後更是對宣府內留守的長老們哭訴,因此也得到了諸多門中弟子長老的支持。

畢竟,宣府之中嫉妒柳青雲資質的門人弟子長老等不計其數,能夠看到柳青雲倒霉,被人戴綠帽子,這可是不多見的令人高興的事。

所以,在眾人刻意放縱以及推動之下,輿論紛紛倒戈開始支持趙洛,因此,諸多同門及長老們紛紛上門勸說柳青雲,希望能夠看在他們為同門師兄弟的面子上,能夠高抬貴手放過趙洛一回。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不戴綠帽不知道廉恥,對此,柳青雲自然不會將他們的話放在心中,於是,柳青雲在憤然之際毅然出手,要大庭廣眾之下力斃趙洛。

而就在趙洛即將被誅殺之際,他突然祭出一塊銀白色令牌,並且宣稱門中神道長老已經知道此事,並且為此要對柳青雲進行懲罰。

如此一來,所有人都不能在多說什麼,也不會再說什麼,神道長老,那在門中的地位實在太高了,最終眾人只能對此選擇沉默,畢竟不管過程如何,最終是柳青雲先動手要誅殺同門。

這便讓其他人找到了把柄,所以,結果自然也已經註定,柳青雲自從回到門中后所發生的事情都是在趙洛的預料之中,這一切都是他布的局。

精心為柳青雲策劃的一場生死局,柳青雲在毫無防備之下,只能中招。

當了解了事情大概之後的噬,只能對此向柳青雲搖了搖頭,果然,憤怒會使人的判斷力出大問題,這在之前因為對姐姐遭遇的事情而憤怒的噬,一模一樣。

「神道長老…難道那趙洛膽敢如此做,一切都是因為那個神道長老在其背後撐腰的緣故?」

噬環抱著雙手,盯著柳青雲頭頂上方散發出驚人氣息的神道封禁的令牌,疑問的說道。

「唉,這個就不得而知了,只是,這趙洛究竟是如何跟那神道長老聯繫的?那令牌又是如何來到這至尊秘境中的,這一切都像是迷一樣。」

柳青雲有些無奈,由此看來,能夠意識到,那趙洛本人看來並沒有大家所想象的這樣簡單了,牽扯很大。

「還有一點我很奇怪!」

噬突然再次開口,目光依然看著柳青雲頭頂的令牌,突然說道。

「奇怪?什麼奇怪?」

柳青雲聞言眼睛不由微瞪,而後看向噬疑惑的問道。

「之前我就已經見識過神道高手了餓,我也知道神道高手也是分等級的,那煉製這『神道封禁』的長老又是什麼樣的境界?或者說,神道境界具體的劃分層次是什麼?」

噬疑惑出聲,因為他通過那銀白色令牌充分的感應到,此人修為的不凡,絕對比這自己所見識過的神道高手高出許多,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神道…」

柳青雲談及這二字,眼中也是不禁露出一陣嚮往,似乎這兩個字之間帶有無盡的誘惑。

「世人對神道的理解還十分的片面,因此天下四大州沉寂多年了,如今出世的,神道高手就已經是四大州修士中最為頂尖的修士了,成就神道太難了,即便數百上千的天人境強者聚在一起,最終能夠突破神道境界的也最多不過五指之數。」

「世人只知道神道分級,更是簡單的將其劃分為初中高,亦或是一階二階和三階,總之,對於神道高手的稱呼有許多說法。」

「但是在真正的神道體系中,不同境界,不同層次的神道高手,都是有統一的稱謂的。」

「比如說,剛踏入神道境界的高手,可以稱之為人神;突破人神跨入更高一層之後,了悟大道更進一步,可稱之為界神;突破界神,再次進入一個更為廣闊的層次后,是為天神,這便是神道層次的三大境界。」

「然而,煉製這枚『神道封禁』的,我宣府的神道長老,應該是出於界神初期的層次,已經完全凌駕在人神之上了,神道三大境界中,每一個境界之間,是存在天塹般的溝壑,到達了神道境界后,根本就不存在越級挑戰一說。」

「也就是說,界神境界的高手必定完虐人神境的高手,這是不可逆轉的,因為在這一層次上,每進一步都代表著對天地大道的理解程度,單以大道領悟的高深論英雄,領悟的本身道的層次越高,那相應的就會壓制對手。」

「這便是神道三重境,人神,界神,天神,傳聞,我宣府的府主就是處在界神巔峰層次,而此次宣府之所以出現變故,那是因為府主有意想要更進一步跨入天神境,但不知為何出了問題,所以才有了這後來發生的一切。」

「否則,只要府主無恙,那等宵小之徒又怎麼敢出來蹦躂?」

柳青雲眼中帶著激動之色,將神道的一些秘聞告訴給了噬,讓噬不禁為之驚異非常。

沒想到,柳青雲的一番說辭,完全將噬之前對神道的理解給打破了,神道之中牽扯到了大道規則,天道境的修士,只是初步的接觸到道的層次,而一旦跨入的神道,那將是對天地大道一番新的領悟。

如果說天道境修士是對天地大道的皮毛進行透析,那神道境界后,便是對天地大道本質的理解。

而像是楓葉公子能夠挑戰甚至是戰勝神道高手,那都是初步跨入神道境界的修士,甚至連本身的境界都沒有穩固而已。

像是已經徹底將神道境界穩固了的,即便是楓葉公子再強,最多雙方打個平手而已,是萬萬做不到誅殺神道高手的。

所以,神道,就已經代表了無敵,而跨入了界神境界的高手那都是堪稱絕代的人物,而能夠最終跨入天神境的,更是一段傳說。

「只是,不知那神道之上,又是怎樣一份光景?」

莫名的,噬再次問出一句道,臉上不禁帶著期待之色。

「神道之上? 冥王强娶:鬼夫惹不得 。」

「而超越了至強,跨入了至尊境的人物,除了在一些特殊之地,甚至都不敢完全的釋放出自己的威壓,因為,那樣可能將天宇都給捅破,想四大州這樣的地方,甚至一巴掌都能將其擊沉,反正,那已經到達了一種不可想象的層次。」

柳青雲眼睛都迷離了,不達到一定的境界是很難理解更高一層次究竟是什麼樣子的,都只能聽著一些傳聞,來憑空想象。

「呼,想多了,目前來看,還是先將自己的目標定為神道層次吧,人神,界神,天神,其中究竟有多麼的玄妙呢?我真的很期待。」

噬眼中帶著嚮往,腦海中還記得,曾經在被鬼衛追殺的那段時期,鬼衛首領曾經拿出一顆圓球,其中只是釋放了一絲超越神道的威能,便將那周圍數千里給毀滅成了虛無,那種可怕的場景,噬一直銘記。

「轟」

就在二人沉浸在自己想象的海洋中時,突然,主殿只外,傳來一陣地動山搖,似乎是有人在攻擊『宣德殿』的防禦法陣。

這讓噬以及柳青雲頓時清醒了過來,眼中不禁帶著疑惑之色看著對方。 「嘿?柳青雲在哪裡?讓他出來見我,我有話跟他說!」

華天宇,帶著一群護衛隨從,出現在宣府的駐地內,看著眼前的『宣德殿』主殿,手中摺扇輕搖,帶著譏誚的笑意,對著眾多氣憤的宣府弟子說道。

「華天宇,你太放肆了,連我宣府的駐地都敢隨意亂闖,這是對我宣府嚴重的挑釁。」

臉色煞白依然沒有恢復過來的雷長老,在兩名補天境弟子的攙扶下,走上前來,臉色十分難看的怒視著對面的華天宇低喝道。

「什麼?強闖宣府駐地?雷長老,咱們也是老相識了,而且你宣府貴為我九大天府之首,可不能這樣誣陷人啊,我之前進來可是沒人阻攔的啊,現在你不會是想誣陷我吧。」

華天宇將手中摺扇一收,而後滿臉無奈的樣子看著對面的雷長老,眼中帶著戲謔辯駁道。

「哼,華天宇你說這話還要不要臉,我們怎麼沒有阻攔你?分明就是你等趁我門中長老們療傷的時候自己偷偷溜進來的,實在太無恥了。」

「沒錯,沒有經過我宣府的同意而隨意進入我方駐地,你這是挑釁的行為,你華府是要挑戰我宣府不成?」

「也就是我宣府長老們都受了重傷,不便與你等動手,否則,今日定要叫你等來得出不得。」

周圍,圍攏的許多宣府弟子們一個個義憤填膺,實在是恨死了這個華天宇。

平日里,那華天宇仗著華府的勢力以及那個傳聞之中天才之名比之柳青雲也絲毫不遑多讓的哥哥華天神的名義,沒少做過欺負宣府普通弟子的事情。

如今,看到虎落平陽的宣府秘境駐地的眾多修士,更是變本加厲,若不是柳青雲師兄被鎮壓困住,此刻這華天宇焉敢如此囂張?恐怕早就被柳師兄一巴掌不知道給拍到哪去了吧?

此刻,所有宣府弟子的臉上都帶著氣憤之色,只是,氣的並不是華天宇,因為華天宇的囂張並不是一天兩天的了,眾人都早已習慣,氣的乃是門中神道長老,若不是那神道長老煉製了神道封禁將柳師兄封困住,宣府怎麼會有今天?

就算之前挑戰宣府一十七名長老的那名矮個子年輕人,也都是柳師師兄的朋友啊,若是柳師兄此刻還好好的,在這秘境之中,誰人敢惹?

柳師兄可是號稱秘境之中最為強大的一列人,與那傳聞之中的劍神地位旗鼓相當,更是與出世古族的第一天才天女平起平坐,這是何等的風光。

可惜啊,柳師兄竟然被同門長老鎮壓封困,被消耗在了同門相鬥之中。


該死的趙洛,該死的神道長老,此刻,所有宣府弟子都在心中暗暗詛咒著。

「哼,不要給臉不要臉,你們這些所謂的長老們如果安然無事又怎樣?難道還能阻止得了本公子?嘿嘿,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們宣府之中,除了一個柳青雲之外,天人以下又有誰誰本少的對手?」

華天宇聽到眾人的喝罵聲,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若是柳青雲還在,你們這些廢物囂張也就罷了,但是如今,被人打上門來也不見那柳青雲出面,你們還囂張個屁啊。

沒了柳青雲的宣府,只能算作次一等的勢力而已,這就是現實。

只是,看來傳聞不虛啊,那宣府之中肯定是出了大簍子,柳青雲竟然被同門給鎮壓了,這可真是一個大快人心的好消息啊。

華天宇心中邪惡的想到。

「華天宇,我要向你挑戰!」

宣府眾多弟子中,一名短髮身材高挑的女子出列,手中出現一柄秋萍劍,此刻滿臉的怒容,咬牙切齒的盯著對面的翩翩公子華天宇說道。

「呦呵,這不是小美人云琦么,怎麼?難道宣府之中男弟子都死絕了么,要你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強出頭?還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唉!」

華天宇搖頭嘆惋,眼神冒著賊光的,有些肆無忌憚的掃視著對面名叫雲琦的御天境修士,而後,更是深深的奚落著剩餘的宣府弟子喊道。

「哈哈哈哈,少爺說的是,依我看那,宣府之中的男弟子們早就死絕了,站在咱們少爺前面的都是一幫娘們。」

錯位契約,高冷總裁愛難成 就是就是,一幫子娘們,嗨?對面的小子,對,就是說你呢?你瞪什麼眼?難道不是么?要不你脫了褲子給大家證實一下,你究竟是不是一個男人啊,對不對啊兄弟們。」

「是極,是極,脫了褲子,讓大家看看,讓大家看看呀。」

華天宇話剛說完,他身後一幫狗腿子們便紛紛起鬨,大聲的鬨笑了起來。

「可惡,這種事情怎麼忍得了?一起上,將這些混蛋都趕出去。」

「沒錯,都趕出去,這群混蛋,也就只能趁我柳師兄不在的時候成逞威風而已,若是柳師兄再次,他們早就嚇得屁滾尿流了。」

「華天宇,你是不是算準了我柳師兄今日不在?所以才敢來囂張的啊?之前的幾次是誰將你打的跟狗一樣躺在地上討饒的,啊?你是不是已經忘了啊?告訴你,你忘了,我們可沒忘。」

頓時,對面再次發出一陣陣叫囂聲,更是有眾多的宣府弟子氣憤的抽出了手中兵器,臉上帶著憤怒的盯視著華天宇一行。

「魂淡,你們這幫廢物,除了依靠柳青雲還能依靠誰?廢物就是廢物,今天就讓本少爺我來替你們的師門長輩好好的教訓教訓你們這幫廢物。」

華天宇被對方奚落的臉色鐵青,腳下有陣陣道紋浮現了出現,速度快到極致,瞬間就同虎入羊群般沖入了對面的眾多修士當中。

「華天宇,你敢?」

「華天宇,你會為今天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