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來到唐玉面前之後。


「狗子,再給你一個機會帶路,如果買成了馬,這兩張都是你的!」唐玉輕盈一笑,手指里夾著兩張一百兩的銀票。

「真的!」狗子也是為錢不要命的人,心裡盤算著:「既然已經跟他們鬧翻了,索性做波大的!拿到了錢,就去跟紅袖私奔!可是黑龍勢力龐大,萬一沒成功,豈不是死的很難看!?」

狗子眼仁閃動,有些猶豫不覺。

「不要?那就算了!」唐玉手一收,那兩張銀票就消失不見了。

這下狗子是真的急了。他心裡是極其想跟相好的私奔離開這個地方,重新過日子的。

「我干!我干!馬上就帶你們去黑市!如果我說假話!天打五雷轟!」狗子著急的說道,生怕唐玉反悔。

「那,趕快走!」

狗子剛剛走了幾步,像是突然想起來什麼一樣,立馬轉身跑到虯龍大漢跟前,從他懷裡一掏,把那五十兩銀票也給拿了回來。

如視珍寶般的小心藏到懷裡。

這才再一次的跟上了唐玉等人的步伐。

當唐玉他們消失再巷口之後。

虯龍大漢和兄弟相互攙扶著,「小六,你腿腳塊,感覺給紅鬍子大哥說!就說,狗子帶人,搶了咱們五百兩銀票!快去!」

小六點頭,不顧臉上的鮮血,連忙跑了出去。

而這一邊,唐玉三人則是在狗子的帶領下,又開始穿越各種小路。

「老師,你就這樣把他們丟在那,萬一他們叫人怎麼辦!」

小新略微擔心的問道,雖然實力上不怎麼怕,可是卻擔心買馬的事情因此泡湯。

「我自有妙計!」唐玉神秘的一笑,並不打算解釋。

楚寒山雖然也有此擔心,不過在炙魂呆久了,也習慣了凡是只執行,很少問話。

「狗子,我問你。著益陽城裡,怎麼感覺這麼奇怪。都馬上打仗了,怎麼兩個兵也看不見!」

「這位爺,小的不瞞您說,這個益陽城,連官府都是擺設,更別說當兵的了!」

狗子平靜的說出了一個難以讓人相信的話來。

「什麼?怎麼可能,我南武府郡制已有數百年的歷史。怎麼會還有一個郡裡頭沒有官府衙門的!一派胡言!」小新家裡有人當官,而且讀過不少書,對於這個倒是清楚。

「這個小爺,我哪敢胡說啊!」

「這益陽城裡頭,攏共有三大勢力,分別是幫派、宗門、衙門!」

「而衙門的勢力那是最小的,就連巡捕房的人看見我們,那都是躲著走!聽起來奇怪嗎?一點也不奇怪!」

「我們上面的人叫紅鬍子,紅鬍子那可是有靈氣的強者。紅鬍子上面的人叫賀爺!」

「而這個賀爺,就是益陽城裡的老大!真真正正的老大!」

「你們進城時候,守城的兵,就是賀爺的人!」

狗子一句句說出真相的時候,唐玉三人都驚呆了。

「天方夜譚。」小新更是完全不相信。

「您還別不不相信,這就是真的!」

唐玉和楚寒山對視了一眼,二人的觀點倒是比較類似。

雖然這個事情聽起來很恐怖,可實際分析起來,狗子必然不可能說謊了,那麼這個事情很有可能就是真的。

「小新,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什麼都有可能發生的!」唐玉說道。

「就是,還是這位爺有能耐!」

小新氣不過,舉了舉拳頭。

狗子嚇的連忙躲到了唐玉的身後去。

而另一邊,小六也到了紅鬍子的地方。

「紅爺!那群人開口就要四十匹馬,而且身上最少有兩千兩銀票,還打傷了我們老大,搶了我們的錢!」

「什麼!這益陽城裡,還有人敢搶老子?真的活膩歪了!」

「弟兄們,跟我走!非要給他點顏色瞧瞧!」

紅鬍子鬍子的顏色實際上是棕褐色,比起黑色來,是有一點紅色的感覺。 城牆內,西南拐角處。

一片荒地。

唐玉順著荒地望去,果然發現了不少馬兒,在馬廄裡面關著。

「好!」唐玉抽出一張銀票來。

「事成之後,給你另外一張!」

「謝了您吶!」狗子喜笑顏開的將那張銀票收起來。

快步的朝前面走去。

還沒有走到馬廄跟前,就過來兩穿著青衣的漢子。

「什麼人?」

狗子也解釋,直接來了一句,「天涯無知己!」

其中一個漢子頓了頓,「買白醋還是買黃醋!」

「不知道有沒有,又白又黃的黑醋呢?」

「有!幾位裡面請!」

那兩個漢子讓開路,把唐玉幾人迎了進去。

小新在後面暗暗點頭,「老師果然想得多,不然就是這樣的地方,還有這樣的暗號,任誰也想不到啊!」

之後,看向唐玉的目光之中,又多了一點尊崇!

繞到裡面之後,整個房子的光線十分不好。

迷迷糊糊能看到一張方桌後面坐著一個人。

那個人手裡有一個黃金扳指,很大很亮。還穿著一件黃皮襖,很是怪異。就算是這天氣再冷,也用不著穿那個東西啊!

「蛇爺,有人來買東西!」

穿著黃皮襖的那個人,破風箱似得咳嗽了幾聲,像是眼看就要不行的人一般。

極度艱難的從喉嚨的最裡面,擠出一點聲音。

「買什麼?」

「買馬!」唐玉正色道。

比起之前跟那些混混來,唐玉謹慎了很多。

眼前這個人修為,他看不透。

楚寒山也側身站著,時刻保持著能夠以最快的速度進入戰鬥狀態。

「咳咳!」

蛇爺再一次用力的咳嗽了起來。

過了良久,才再一次緩緩說道。

「好馬一匹一百兩,次馬一匹五十兩!」

「這麼便宜!」

「這麼貴!」

小新和楚寒山同時出聲!

而一個人說的是便宜,另一個人說的卻是貴!

二人對視一眼,小新先開了口。

「一百兩一匹,不是很便宜嗎!尋常的馬,血統好的,都要三五百兩朝上的!」

「小新,這裡說的,恐怕是金子。」楚寒山壓低著聲音說道。

「沒錯,蛇爺這,不說銀子,只說金子!」狗子小聲的解釋道。

狗子偷偷的看了唐玉一眼,擔心唐玉覺得這個價錢太高。

要是唐玉不買了,他可損失一百兩呢!

唐玉神色沉了沉。

從懷裡取出一把銀票,點了點。

數來數去的,總共也才四五萬兩而已。

若是按照平時的馬價,想來也是夠了。

可現在是戰時,一來馬匹算是嚴格管控的東西,買賣交易起來風險極大。

二來,但凡打仗,不管做什麼生意,都要漲點價!

唐玉看著那個隱藏在暗處的人。

「我錢不夠!」

狗子眼睛都瞪大了,他沒有想到過,自己辛辛苦苦把人帶來,那人居然沒有帶夠錢!

而狗子這樣的底層,買馬的錢,數量大到他無法想象。

可看唐玉的樣子,並沒有很失落。

依舊很是成竹在胸的樣子。

「不過,蛇爺,既然你這裡東西能買,一定也能賣吧!」

「不錯!」破風箱的聲音再次傳來。

「你看這些,值多少?」

唐玉假裝從懷裡一掏,實則從煉神殿里那出了一把灰銅甲獸的鱗片。

丟在了蛇爺面前的桌子上。

灰銅甲獸在凶獸之中,雖然說體型不是很大。

可打造了一件唐玉穿的后,還綽綽有餘,大概用了四分之一左右。

蛇爺雖然聲音壞的厲害,可是手倒是沒有什麼問題。

「灰銅甲獸的鱗片?」

「這可是個稀缺東西!」

一把將唐玉丟在桌子上的鱗片全部拾起。

「五枚一匹好馬!」蛇爺給出了價格。

「四枚,總共四十匹馬!剛剛給你的十二枚,算是定金!」

「成交!」蛇爺手輕輕的叩擊在桌子上。金色的大扳指閃的明晃晃的。

「成交!」

……

「狗子,這是你的,這件事情,跟你再無瓜葛!」唐玉遞給了狗子一張百兩銀票。

「謝三位爺!」狗子揣好銀票,立馬轉頭開始跑。

直奔著城東就去了,他相好的那窯姐,就在城東。

狗子雖然不那麼精明,可也不傻,也知道自己得罪了人,攤上了事。

一溜煙就不見人影了。

「呼,這小子,溜得真快!」楚寒山說著。

「老師,我有問題要問?」

唐玉預料到了一般的點點頭。

「第一,鱗片就在我身上,不拿出來是因為那些馬我還沒有想好怎麼帶走。」

「第二,那鱗片叫灰銅甲獸,因為堅韌而且大小合適,適合鍛造一種軟甲,防禦效果非常好,即便是普通人也能夠穿!」

「第三,那軟甲,若是放在達官貴人的聚集地,一件都能賣出天價來!」

小新嘴巴微張,說不出話來。

因為唐玉回答的這些問題,正是自己想要問的。

楚寒山在一邊看著唐玉,心裡不住的點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