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


望鷲妖王只好收手。人妖協定讓她束手束腳,空有一身戰力,卻無法施展。

看到這個情形,四海仙人計上心頭。

“望鷲前輩,不如你出手將這個狂徒擊殺吧!我仙盟絕對沒有意見,也算是我們人妖兩族和平共處的見證!”

雞魔一聽,腿都軟了。這是和平共處的見證?老賊啊,你坑我!


“別啊!嘰嘰嘰!你是我親媽,虎毒不食子啊!”

望鷲妖王玉手輕點,一道指風擊打在雞魔附近。

“小海,你就別動歪腦筋了!我是不會主動違反人妖協定的!不過一碼歸一碼,你不給我個說法,那我現在就發動妖潮!”

望鷲妖王也不是好糊弄的。只要自己出手,那不也是違反人妖協定?到時候四海仙人中間一攪和,洛城北的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啊哈,那好吧!我就當着你的面,給洛城北上刑!”


四海仙人只好就地給洛城北來一套了,不然事情鬧大了,誰都討不了好。

“四海前輩,不可啊!我可是你們的接班人啊!要是廢了我,恐怕計劃都不能如期進行了!”

洛城北趕忙給四海仙人傳音。

開玩笑,只要回了仙盟,自己一定只是輕輕的責罰。現在當着望鷲妖王的面,爲了平息妖王的怒火,四海仙人肯定不會有半分放水!

“閉嘴吧你!誰把你放出來的?你別以爲有衝歲仙人給你撐腰,就敢不把仙盟的規矩放在眼裏!”

四海仙人惡狠狠地回道。

洛城北絕望了,他趕忙就要傳訊。結果四海仙人怎麼會讓他傳訊呢?

要是招來了衝歲仙人,那豈不是又要讓洛城北逃脫懲罰?!

“隔絕天地!此地傳訊不通!”

四海仙人沖天一指。

嗯?蘇恩揚雙眼一眯,這就是傳說中仙盟掌握的可以隔絕傳訊的方法麼?

天際一道金光灑落,望鷲峯周圍五里的區域都被籠罩在內。

蘇恩揚低頭摸出傳訊符,發現已經無法對外傳訊了。如果是籠罩一片區域的話,就算是仙盟的中層成員也可以發動。

但如果要是跟隨目標進行移動的傳訊封鎖,那必然是隻有仙盟的高層纔可以。

草中仙曹衣一路逃亡都無法傳訊,看來一定有與四海仙人一個層次的無妄仙人蔘與其中。曹衣到底發現了什麼祕密,讓仙盟裏的大佬都要出手滅殺?!

“老賊!你不能這樣做!”

洛城北不顧一切地掙扎,無數仙術亂扔。

蘇恩揚和木頭人對視一眼,不動神色地移動到了望鷲妖王的身後。沒辦法,自己的身板頂不住那無妄仙人的瘋狂啊!

雞魔腿肚子都在打顫,但現在還能去望鷲妖王那避難麼?不會直接被打死吧?!

“怎麼,不來親媽這裏麼?”

望鷲妖王似笑非笑地看着雞魔。

“不了!大丈夫威武不能屈!”

雞魔挺了挺腰背,好像真的是視死如歸的勇士。

這時一道攻擊突然打在了這邊,雞魔嚇得直接夾起尾巴就跑到了望鷲妖王身後。

“媽呀!救命啊!給給給!咕咕咕!”

四海仙人一手託天,一片汪洋不斷在其上方匯聚。

“傳說中的天海起狂瀾!看來小海這次是玩真的了!”

望鷲妖王讚許地點點頭。

什麼?!天海起狂瀾?!我他喵的,蘇恩揚覺得自己腿有點軟啊。

這天海起狂瀾是四海仙人的成名殺招,相傳在當初人神大戰,神族一路勢如破竹。而人族所有仙人盡出,也依舊無法將神族的攻勢減緩。

直到這羣殺紅眼的神族,闖進了當時四海仙人負責鎮守的海洲。

因爲海洲是人族的後方,所以只留有四海仙人一個無妄仙人。神族以爲勝券在握,直接一窩蜂涌來。

當時還是剛剛晉升無妄仙人的四海仙人,直接就是自創的仙術殺招——天海起狂瀾!

那一戰,神族神王戰死五位,神君戰死一十九位,神將戰死兩百二十一位。直接殺的神族膽寒,轉瞬遏制了神族的攻勢。

相傳死在四海仙人那一招天海起狂瀾的神族,就佔了那場戰鬥戰死神族數量的三分之一。 沒什麼猶豫,蘇恩揚立馬防禦全開,還給望鷲峯貼了幾十張金甲符。

木頭人更是嚇得要死啊,老海啊,你這大招一出,我就徹底散架了啊!

雞魔更是一頭紮在望鷲妖王的後面,死活不走了。

洛城北哪裏不知道天海起狂瀾的威力啊!這是懲罰自己?這一下打在自己身上,怕是自己直接就隕落當場了。

當年那麼多神族,天海起狂瀾都造成那麼多的傷亡。要是單單擊打在自己身上,那自己十條命都不夠看啊!

“海老饒命啊!”

洛城北只好求饒了,天海起狂瀾變化由心,可以覆蓋很大的攻擊範圍。自己就算掙脫,也來不及跑出其範圍。

幸虧這不是在海洲,有地利的情況下,天海起狂瀾那真是噩夢。

“饒命?太遲了!你做的事,之前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以爲你終會成長爲合格的一位無妄仙人。但沒想到你還是不斷惹事!”

四海仙人合攏那隻託着一片汪洋的手掌,那片汪洋凝聚成一個水團。

Bia嘰一聲,水團砸落在洛城北背上。

洛城北整個身體都變成了V字型,他不斷地掙扎打滾,但他的身體卻像是海浪一樣,不受控制的起起伏伏。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所有臟器都在被那巨大的壓力碾壓破碎,身體剛剛開始修復,一個回頭浪打來,臟器又破碎掉。

“海老,饒命啊!”

洛城北哀求道。他的牙都不斷脫落,又不斷心生。

你等着吧!老不死的東西!你比那個無袖老頭還可惡!等我洛城北有一天戰力和你們一般,一定報今日之仇!

四海仙人不去看他,而是將視線移到了望鷲妖王身上,只有望鷲妖王滿意才行。

望鷲妖王眨了眨眼,她自然看出來四海仙人在最後時刻,還是留手了。那威力根本算不上什麼,但也不是洛城北那種實力的人可以輕易承受的!

“此事就此作罷,但還請小海讓我向洛連山發出一擊,讓我妖族亡魂可以安歇!”

望鷲妖王玉手輕點,根本不等四海仙人的回覆。

一道羽毛狀的流光,直奔寒洲而去。

寒洲。洛連山。

無袖老人剛準備起身回仙盟,就見天邊一道流光飛速往這邊襲來。

“什麼情況?!莫不是洛城北那廝回來了?應該不會啊,他知道我在這裏,還敢回來?!”

無袖老人索性站在那道流光到面前。

這移動速度一流啊,無袖老人表情慢慢凝重起來。那道流光的速度太驚人了。保持這麼快的移動速度這麼久,來人的遁術怕是人族中的頂尖了!

“看來是飛鳥或者是翔魚那兩貨之一了!”

無袖老人深以爲然地點點頭。

人族的爆發有限,不可能長時間處在那麼高的速度。這和那些發出去的攻擊不同,那些攻擊手段都會不斷聚集天地元氣,來保證自己的速度。

而人體還要將天地元氣轉化後才能使用,所以快速的飛行,基本都是在消耗自身的仙元。哪有人的仙元架得住這消耗?

“道友,你是來找我的麼?”

無袖老人熱情無比地迎了上去,他以爲是仙盟派人來找他了。

結果沒有迴應,無袖老人感覺不太對啊。這難道不是找我的?

他又接近了一些距離,發現那道流光直接衝着洛連山來的啊。而且看上去更像是一道仙術啊!

我擦!快躲!無袖老人趕忙要閃人,但之前飛得離人家太近了。無袖老人只得側身一閃,和流光擦過。

趕忙將自己小坎肩脫下,上面已經滾燙無比。無袖老人撓了撓頭,這攻擊好強啊!這是哪位出手了啊?

砰!

洛連山被流光擊中,直接攔腰而斷。

洛施此刻正在洛城中,突然地動山搖,洛城建築所有的防禦陣法都被自行激活。

“怎麼回事?!”

他纔回來幾天,這是強敵攻山門了?

“城主,洛連山斷了!!”

一位洛家僱傭的仙人闖了進來。要不是洛施在這裏,他們早就四散而逃了。

“什麼?!”

洛施大驚,但很快就冷靜下來。在寒洲沒人敢對洛連山出手,自己父親洛城北可是寒洲第一仙。

當然這是因爲比他更強的無妄仙人都在仙盟當差,但也不能因此小看洛城北。

要知道仙盟補充無妄仙人的時間分爲固定和不固定兩種。而洛城北已然已經確定成爲仙盟的人了,只等下一次固定招納時間。

不固定的招納一般發生在戰時,只要無妄仙人戰力數量不夠,無法應對大戰。仙盟就會臨時招納新的人族無妄仙人加入。

固定的招納就比較艱難了,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加入的。有各種審查,還要有仙盟中的人推薦,經過一段時間考察,纔可以加入仙盟。

“無妨,應該不是衝我們來的。而且這道攻擊,雖威力巨大,卻不是直接攻擊洛家仙人。山倒了,頂多凡人遭殃,真要開戰,就不會用這華而不實的攻擊了!”

洛施來回踱步。

其他人聽到洛施的分析也跟着冷靜下來。洛施在洛城,甚至是洛家都很有威望,大家都願意聽洛施的領導。

要不是洛施的實力太差,估計洛家家主的位置都會落在他的頭上。

“既然不是強敵來攻就好說,聯絡洛家所有大日境界以上仙人,一起出手救人。”

洛施下令道。

“可萬一有敵來攻,我們豈不是沒了防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