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說的?不許反悔,他們住在這裏的時候你不許喝酒。”舞生怕龍宇反悔連忙點頭答應。


呃,龍宇反到後悔了,本來只是抱着試試看的態度詢問一下,如果不行立刻換方法,結果就這麼成了。

龍宇無奈的點點頭,暗道虧大了。

舞己然高興的哼着歌曲上樓了。

留下目瞪口呆的幾人和一臉後悔的龍宇。

“看你的表情,好像酒很重要?那種辣辣的東西有什麼好喝的?”瑪麗絲不理解。

“等你喜歡上的時候,有一天你不喝,你會感覺比死的還要難受。”龍宇痛苦的看着斯德克爾幾人,道:“我後悔答應她了。”

“我不後悔,看到你愁眉苦臉的樣子,我就很高興。”瑪麗絲咯咯笑了起來。

“懶的理你,二樓左邊是客戶,多的很你們自己挑。右邊是我的房間,你們最好不要私闖,不然我沒問題,考慮一下怎麼面對舞吧。”


“知道了。雷帝,聯繫一下塔西亞和拉克斯,這兩個傢伙最近好像在研究自己的細胞,讓他們幫着用衛星搜索一下,注意一下最近不正常的地方,或者突發事件很不正常的報道。”

雷帝點點頭拿出電話開始聯繫。

混日子比數日子要強多了,但是偏偏這幾天斯德克爾幾人是數着日子在過,一天比三天都長。

三天時間,塔西亞方面一點消息也沒有,這次森隱藏是夠神祕的,連不正常的事情都沒有。

斯德克爾又去了一次黑暗界,那邊的狀況進入了僵持階段,劍帝死了,但是雷克斯卻吃掉了劍帝,憑空增強的力量讓六名強大的敵人不敢冒然前進。

雷克斯的能力不是殺,而是吸收,從靈魂到力量,就連肉體也一點不剩的剝奪,六個人雖然不死,雖然沒有靈魂,就算是被吸收了也不會死,但是力量會被剝奪,也就意味着,如果不先解決雷克斯,六人不敢再冒進一步。

斯德克爾也將自己的世界說了一遍,洛克等人這才明白問題的嚴重性,兩個虛僞的神打的主意更加邪惡了。兩邊動手,讓兩方自顧不暇。

將一切告知之後,斯德克爾離開。

回到酒吧的時候,正是下午三點多鐘,酒吧早早的開門營業。


不過這次進來的卻是三四個狼狽的人,歐陽長天,凌霸天,雷千羽和一個不認識的人。

凌霸天一進屋子就將肩上扛着的一個大袋子往地上一扔,抱怨道:“這他媽的是什麼世界?這個世界全瘋了他媽,他瘋了。不是力量都被平衡了嗎?這王八蛋是怎麼來的?”

“是什麼?”太子好奇的蹲在地上用手指捅了袋子兩下,裏邊的東西有些僵硬,但是還有一些彈性,看骨架的樣子不像是人類,很像一個怪物。

雷千羽揹着的袋子輕輕的放到地上,慢慢打開露出凱文那血肉模糊的胸膛,臉色震驚,完全不相信自己居然會死在這個怪物的手中。

“凱文也死了。”斯德克爾和雷帝平靜的問着。

斯德克爾慢慢的蹲了下來,將手放到凱文的額頭頭上,突然睜開眼睛道:“無法復活了,他的靈魂己經消失了。”

歐陽長天長劍一閃,袋子被破了開來,裏邊躺着一個怪物,醜陋的樣子讓人不敢恭維,一張狼嘴,頭頂只生着一隻眼睛,全身被堅硬的骨甲覆蓋着,此時袋裏頭正吐着血,四腳被切斷,露出裏邊白花花的骨頭。

“這個傢伙在另一座城市襲擊了凱文,接到求救我們過去了,凱文和六名戰士慘加黑暗界戰爭的戰士全死了,就死在這傢伙的腳下。” 暗向雙寵︰少將寵夫,上癮!

“是的。”雷千羽點了點頭,接口道:“這個怪物可以吞吃靈魂,我們到的時候這個怪物己經吃了超過一萬人的靈魂,還一個勁的在喊着靈魂,靈魂什麼的?”

“你們是怎麼對付他的?一般來說吞噬靈魂分爲直接從活人身上奪取和從死人上或者,這個怪物屬於那一種?”斯德克爾手貼在怪物的頭上,感覺這個怪物並沒有靈魂,那吃掉的靈魂呢?都去了那裏?想着,斯德克爾皺起了眉頭思索豐。

“這個怪物吞噬靈魂有一個限制,就是必須是死人的靈魂。”歐陽長天說着,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喝着太子的姐姐倒來的水,凌霸天毫不客氣的拿起吧檯的一瓶紅酒,一口咬掉塞子灌了起來。

“先生,那是要錢的。”老闆還沒下來,調酒師只能小心翼翼的說着。知道老闆的實力,進來一兩具屍體和一羣怪人,調酒師基本己經免疫了。

“錢,多錢?”凌霸天聞聽兩眼一瞪,駭人的兇光迸射而出。

“一千六百塊。”一陣淡淡的香氣,舞輕盈的從樓梯上走下來,冷聲道:“難道你喝霸王酒。”

“呃,這個,那,那裏啊,我只是問一下酒的價格。”凌霸天一看舞,啥脾氣都沒了,一是人家也不弱,而且火系異能正克的自己死死的,二是還有一個讓自己頭痛的龍宇,誰也得罪不起。

“就這麼死了?”不知道何時,龍宇出現在凱文的面前,看着凱文的屍體靜靜的說着。

靜,龍宇的表現十分的冷靜,但是那雙手卻握成拳,緊緊的握成拳頭,望着凱文的屍體,道:“一隻怪物就有這麼厲害嗎?”

斯德克爾等人感覺到龍宇在極力控制着情緒,全身微微的顫抖着,四周的溫度陡然下降,彷彿寒冰般的陰冷。

龍宇眉宇間的殺氣在告訴着幾人,他並不冷靜,他想殺人。

所論這個世界上誰最親的話,除去斯德克爾,雷帝,拉克斯,還有舞,那麼就是凱文。

五歲之時,兩人在一起爭搶一個饅頭,每一天都打的頭破血流,但是他們兩個很開心,時間漸久,兩人成爲了朋友。

十歲之時,凱文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咒樂園學校,一覺醒就是三十倍的肌肉控制讓凱文隱隱成了執法隊的候選隊員。而此時龍宇的異能依然在沉睡狀態,兩人的力量己然不成比例,但是凱文還是時不時的和龍宇吵架,搶食物。用着另類的方式鍛鍊着這個朋友的力量。

十五歲,凱文的肌肉控制突破七十倍,如願的加入咒樂園。龍宇的力量還沒有覺醒。

那一天,龍宇絕望了,本以爲自己一生不會具備異能,那一天凱文不在,一羣被凱文抓過的流氓將龍宇狠狠的教訓了一頓,但是十餘流氓的代價是六人重傷,七人肋骨骨折。

龍宇那張因鮮血而變得恐怖的臉異常的嚇人,吐出一口鮮血,在十幾人的哀嚎之下,龍宇離開。

凱文找到了自己,告訴龍宇:以後誰敢欺負你,我就要他的命。

兩個人一起過了凱文的生日,當蠟燭被吹滅的一刻,龍宇突然感覺到了一絲的異樣,接觸凱文頭頂的瞬間,龍宇得到了一生的最初的力量,肌肉控制和重力。

生活中的點滴,戰鬥,快樂,還是生氣,所有一幕一幕的往事在眼前飛過。

舞走到龍宇的身邊,輕輕的抱着龍宇的胳膊,想安慰幾句,可是發現張開嘴的時候卻不知道說什麼好些?只是默默的陪着龍宇一起悲傷。

“他,沒得救了。”龍宇靜靜的問。

這句話所有的人都知道是問的斯德克爾,誰也不出聲,誰也不多嘴,這個時候的龍宇就像一個暴怒的雄獅,任何一點的刺激都有可能讓龍宇這頭雄獅發狂。


“靈魂消失了,己經沒救了。”

“好,這個怪物是什麼東西?”龍宇低頭一把掐着還在吐血的怪物。四肢被斬斷,利齒佈滿的嘴一張一合着,血流的差不多了,這個怪物己是奄奄一息。

“不知道,不過速度很快,如果不是我們幾個配合,根本控制不住這個怪物。”

“是嗎?”龍宇冷冷的說着,白光從龍宇的手上泛起,然後籠罩着怪物的四肢。

血肉開始迅速的生長着,怪物的四腳開始兇猛的掙扎着,恢復的力氣讓怪物又開始大叫着靈魂,靈魂。

“你瘋了,我們幾個好不容易纔抓住了。”凌霸天一見龍宇的瘋狂舉動,立刻大叫起來,“你想死不成?我們三人才制住他的。”

雷帝上前一把拉住凌霸天,小聲道:“不要打擾他,現在誰打擾他,估計這傢伙都會和誰拼命。”

“他瘋了?”凌霸天被龍宇打了幾次,心中早有的畏懼,聞聽此言小聲問着。

“不是,只不過他和凱文的感情不錯,可能是要報仇吧。”雷帝說着。

怪物己經掙脫了龍宇的手臂。大叫着衝出酒吧。

似乎知道自己這羣人的對手,剛跑到街道上,轟然一下四周的壓力頓增,壓的怪物動彈不得。

重力領域的範圍很大,現在龍宇己經怒了,斯德克爾不得不開啓空間延伸爲龍宇製造出一片空間,以免過大的重力將整條街道都毀了。

喜歡酒,更喜歡你的酒窩

嗷,

怪物大叫一聲,骨甲吸入體內,筋肉飛快的生長着,身體不斷增大,變成一隻足有一米半高的怪物,匍匐在地上,望着擋在身前的人發出怒吼。

一間怪物四腳筋肉一收一放間,化成一道閃電射向龍宇。

轟,半途之上,怪物全身壓力再增,飛到半空的身體又落在地下,地面被壓出一個坑,領域之內的地面被巨大的壓力奪的陷下去半寸深。 出了點問題,網吧居然沒有WORD,我沒辦法上傳了,只能把草稿的一章,剩下的只能回去補一下了.

一天一章,到時一起更新出來吧,我也沒辦法了.

****************************

“天,多少倍的重力?龍宇很少使用重力的?”凌霸天看着暗暗咋舌。

“現在是五十六倍。”斯德克爾說着,頓了頓道:“不是他很少使用,重力和肌肉控制是好朋友的,自己沒有理由去利用朋友的能力出名,所以龍宇其實一直在壓制自己肌肉控制的倍數,其實龍宇的重力和肌肉控制是最強的,現在凱文死了,我猜龍宇是想用這兩種力量和這個怪物戰鬥,看吧,一會你會吃驚的。”

怪物再次站了起來,筋肉變得更加粗壯,伏底身體發出聲聲低吼。

“來,給我上來,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強。”龍宇衝着怪物發出大吼。

怪物也似明白龍宇在藐視自己,發出低低的吼叫,全身筋肉再次的蠕動,變的更粗。

緩緩的站起來,這次怪物剛走兩步,四周壓力再增。

轟隆,地面再次下沉半寸由於。

怪物無可奈何的又趴回到地上,吐出一口鮮血,嚎叫兩聲。

“這傢伙是在戰鬥中不斷的進化。”雷千羽望着怪物說着。

同歐陽長天和凌霸天對望一眼,心道僥倖,當時的快速解決完全是對的。

“壓力己經有89倍了。”斯德克爾說着,感嘆道:“不愧是首先得到的能力,重力果然纔是龍宇的最強啊。”

“斯德克爾先生怎麼知道的?”舞輕聲的問着,頭一次聽說龍宇的重力領域會這麼強。

“在我的空間延伸之內,速度,力量,重力等一切的變化都會變成數據在我的腦袋裏呈現出來。”斯德克爾指着知己的額頭說着。

此時再次站起怪物在經過三次進化之後,身高己經達到三米,身長也有近五米,全身的筋肉己經不再那麼完整,撕裂的肌肉,不斷從撕裂處留出的鮮血。

過渡的進化使怪物己經近入崩潰的邊緣,只要壓力再大,這個怪物還是會再次進化,到時必死無疑。

龍宇冷哼一聲,望着距離自己還有不到三米的怪物,擡起頭,冷哼,道:“可以了,廢物一個,你可以去死了。”

龍宇看了一眼怪物。

四周壓力再增,地面發出轟鳴,一瞬間下降尺許深,怪物哀叫着被壓成一張獸皮似的趴在地上。

二百七十二倍。

斯德克爾嘴角抽動着,喃喃道:“以後還有誰敢和他戰鬥,二百七十二倍,足以壓死任何強者了。”

“連手都沒動,就這麼把這個怪物壓死了。”凌霸天咋咋嘴巴,吃驚道:“龍宇就是一怪物,以前如果見他用這招,估計我一招都挺不過。”

雷千羽挖苦着凌霸天道:“得了吧,沒用的時候,我們也不見得能挺過幾招。”

“沒有可以中和重力領域的人,誰還敢和他開戰。”

斯德克爾剛想撤掉空間延伸,突然見柔和的白光再次籠罩在怪物的身上。

“日,這傢伙是瘋子,他瘋了。”凌霸天一見白光,頭都快暈了,都用再生復活那傢伙,他想幹什麼?

“他想虐待死那隻怪物。”雷帝摸着下巴,盯着龍宇道:“沒想到這傢伙還有虐待狂的潛質啊。”

本來就快要嚥氣的怪物,再生的恢復能力要又開始恢復生氣,壓扁的身體一點點的復原。

四周看熱鬧的人,一個個的目瞪口呆,心知看到高手過招了,再生啊,可是少有的能力,誰有的他,只要心臟和大腦還存活着,就算讓人把下半身全砍掉,照樣活着。

恢復過來的怪物恐懼的看着龍宇,這個人太可怕了,站在龍宇面前不停的顫抖着,一步步的後退,想掉對就跑。

轟,

怪物一轉頭壓力巨增,壓的怪物身形一頓。

停了下來,壓力消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