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果然是假冒的!”女魔滿臉猙獰。


“沒想到被你看出來了。”張謙嘿嘿一笑。

“你以爲誰都跟你一樣傻嗎?”女魔冷笑不已,“我與聖君的關係你根本猜不到!”

“那你還跟我那麼多廢話?”張謙問。

“那是因爲你從各個方面看起來都和聖君沒有兩樣,我以爲你就是聖君!”女魔說着表情居然有這動容了,“聖君多日未來,我們都以爲聖君已經……我今天又以爲聖君安然無恙的回來了,但是……”

“行了,”張謙打斷了她的話,笑着說:“別在那得吧得這些沒用的了,讓那個傢伙也出來吧。”

女魔臉色微微一變。

“哼哼,”張謙哼笑,“別說那些沒用的了,你其實從我破那兩個陣法的時候就知道我是假的了,所以你纔會跳出來,而你出來的目的就是爲了吸引我的注意力,好讓另一個傢伙來偷襲我。”

女魔臉色更差了。

“我話都說到這了,你也應該出來了吧!”張謙說,“再藏着掖着的也沒有意義了。”

話音剛落,他的身後就突然響起了風聲!

張謙早就準備着呢,所以雖然來自背後的這次攻擊又快又準又狠,但張謙還是順利的躲了過去。

一個高瘦的身影出現在女魔身邊。

這是一個一眼就能讓人記住的傢伙——身材很高,接近兩米,但是臉特別瘦,只有那麼可憐巴巴的一點肉,整張臉看起來就像骷髏一樣。

但是讓人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眼睛,特別亮特別有神,而且還帶着那種讓人脊背發涼的殺氣。

“你居然能躲過他的攻擊?”女魔皺起眉頭,“你到底是什麼人?”

張謙笑了笑,解除了變身恢復了本來的樣貌。

“想知道我是什麼人,那你們得先告訴我這是什麼地方,蒼丘魔聖讓你們守在這是爲了什麼。”

“你想知道?沒門兒!”女魔怒道,“上!殺了他!”

說着這倆魔頭就要衝上來。

說實話張謙不怕他們,要真打起來也能打得過,但張謙卻不想費力,於是笑道:“等等,你們難道就不奇怪嗎?不奇怪我爲什麼會進到這裏來,不奇怪蒼丘魔聖爲什麼這麼久都沒來?”

兩個魔頭一聽這話頓時停住了,對視了一眼。

“哼,想知道的話,你們就最好對我客氣點!”張謙說,“否則,蒼丘魔聖可就有危險了!”

“什麼?”女魔愣了,“難道聖君在你手上?” 張謙笑了笑,沒說話。

有時候,話太多會誤事,話少才能成事。

看到他這種反映,兩個魔頭心裏更沒底了,又對視了一眼。

“難道聖君真的在他那裏?”女魔問。

“不可能。”男魔說。

“爲什麼?”

“因爲他實力比聖君低。”

“那聖君爲什麼這麼長時間都沒來?”

“不知道。”

“那就算聖君不在他手上,那他肯定也會知道聖君出了什麼事吧?”

“有可能。”

倆魔頭用意念交流了起來。

就在他們倆在這交流的時候,張謙也在觀察着他們。

“這兩個人實力都不弱。”系統說,“據我觀察,我敢肯定,這兩個魔頭裏面,這個男魔頭的實力和蒼丘魔聖的實力只在伯仲之間。”

“這個女魔的實力雖然差一些,但是依我猜測,這個女魔肯定有一些特殊的能力。”

“這個男魔和蒼丘差不多?那他爲什麼會在這給蒼丘打工幹活看大門?”

“你問我我問誰。”系統說,“肯定是有某種原因唄。”

“得想個辦法瞭解一下這裏的事情。”張謙說。

“沒那麼簡單,”系統說,“這個男魔的實力絕對不簡單,女魔的實力雖然一般,但是能被蒼丘放在這想必也會有點特殊本領,而且你現在是在人家的主場,不好打。”

“誰說要打了,”張謙笑了,“我這個人一向喜歡智取。”

“耍陰招唄。”系統哈哈大笑。

張謙看着他們:“你們不用猜了,蒼丘魔聖現在就在我手裏。”

“什麼?!”女魔驚呼。

“不可能。”男魔的語氣倒是很平靜。

“哼,”張謙樂了,“不信?”

兩個魔頭盯着他,似乎隨時都能撲過來。

“我就知道你們不會輕易相信,”張謙冷笑道,“不過沒事,我這就讓你們相信!”

說完,張謙右手一擡,一個小小的發光人影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西靈魔尊?!”女魔驚叫了起來,男魔則是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這個人你們肯定都認識對吧?”張謙笑着問,“嗯,我覺得你們肯定認識。”

西靈魔尊看着這兩個魔頭,也愣了:“你們不是……”

“哦,你也認識他們啊,好,很好,既然你們都認識都是熟人,那就好辦事了。”張謙笑道。

直到現在,張謙纔想起來,之前在查看西靈魔尊的記憶的時候,他似乎見過這兩個人,只不過西靈魔尊對這兩個人的印象非常淺,這倆人只存在於他寥寥的記憶碎片中。

“我問你!”女魔厲聲問,“聖君他現在在哪,他到底出了什麼事!”

“這我可不能隨便跟你說。”張謙笑道,“我憑什麼就這麼跟你說?”

“你!”女魔氣的一指張謙。

張謙晃着膀子挑着眉毛看着她。

“干將,上!”女魔怒道。

張謙一愣,這男魔叫什麼?干將?

難不成這個女魔叫莫邪?

名字叫做干將的男魔刷的一下就衝了過來,速度是難以言喻的迅疾!

張謙趕緊從震驚狀態回過神,抽出承影劍召喚出分身迎戰。

但是他剛一有動作,女魔的身上突然爆發出了一個紫色的光圈,光圈迅速擴張,隨後又迅速縮小,張謙趕緊疾飛想要躲開這個詭異的光圈,但是還是晚了一步,被光圈稍稍的碰到了一點。

剎那間,一股強烈的力量從被擊中的地方擴展開來,並且迅速蔓延到了身體各處。

他的身體受到了這股力量的影響,立刻變得遲鈍了一些。

他臉色大變。

再看那些分身,變得更遲鈍了!

他沒有任何猶豫,趕緊把分身收了起來,但是干將已經殺了過來,張謙默唸了一句,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他施展了變身術變成了一隻小蒼蠅。

但是他卻好像有點小瞧了干將。

在他消失之後,干將也已經衝到了近前,見到張謙消失了,他立刻停住腳步,同時紮下馬步,然後左手擺出了一個握住劍鞘,右手擺出了一個握住劍柄的姿勢。

是的,他的腰間明明沒有攜掛佩劍,但他卻偏偏擺出了一個這樣的姿勢。

張謙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很強烈很危險的殺氣!

系統也突然叫道:“快跑!”

干將右手突然猛地一揮,同時張謙迅速往遠處飛去,在飛的同時他看到了干將的身邊突然多出了無數閃爍而又鋒利的白色利刃光芒!

這是劍氣!

殺傷力和切割力都恐怖至極的劍氣!

張謙自認爲算是個會點劍術的高手,而且也見過不少劍術高手了,比如之前劍神宗的老大傲天劍皇,但是現在見到干將之後才知道什麼是劍術王者!

不,不對,是劍術極道王者!

手中明明無劍,卻能施展出如此強悍的劍氣!

就算張謙在一瞬間飛遠了,就算張謙離開了這些劍氣的攻擊範圍,但他還是感覺到了那種利刃切割肌膚的痛處!

隨後他解除了變身,同時施展了隱身術。

變身成爲蒼蠅雖然可以有效的躲避開大部分敵人的偵查,但是也有着很明顯的弊端,那就是不能攻擊反擊,所以在這一點上遠不如隱身術。

但是解除了變身他才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變成了破爛的布條,同時身上還多出了不少細小的正在流血的傷口。

媽.的!張謙在心裏怒罵。

這個干將到底是什麼來路!

如果剛纔自己稍慢一步,只怕現在已經被剮成漫天肉片了!

系統這時候突然說道:“干將,我想起來了!”

“這兩個人應該就是傳說中魔界不出世的高手——干將莫邪!”

“這女魔還真是莫邪啊?”張謙問。

“對,是莫邪。”系統說,“傳說中,魔頭干將主殺伐,魔頭莫邪主邪魅,二人從來都是一起出現,是魔界刺客裏面的頂級高手!”

“刺客?”張謙愣了。

“對,他們就是刺客,”系統說,“估計這也是蒼丘魔聖讓他們在這裏守衛的原因吧。”

“那這麼說來,這個女魔和蒼丘魔聖實際上沒啥關係咯?”張謙問。

“你這不廢話,”系統樂了,“她要是和蒼丘魔聖發生點啥,那干將不得扒了蒼丘的皮?” “那我是不是打不過這倆?”張謙問。

“你要是認認真真打,召喚幫手什麼的,肯定能打過,”系統說,“但是如果要說是殺他們,那就不簡單了。而且一旦他們逃走了,你以後也就危險了,被刺客盯上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再厲害的人也會有破綻,老虎也有打盹的時候,刺客什麼都缺就不缺耐心,他們絕對會在你露出破綻的時候對你一擊必殺!”

張謙樂了:“正好我還有九張魂契。”

系統也樂了:“你和我想到一塊去了。”

不得不說張謙的隱身術還是很厲害的,最起碼他在這站了一會,干將和莫邪都沒有發現他。

“哎你說,我要是藉着隱身術悄悄的過去偷襲他們,我會不會成功?”

“你這是在玩火,年輕人。”系統說,“他們是什麼人?他們是刺客!沒準隱身術什麼的他們玩的比你六,別看他們現在沒發現你,但你要靠近了那就不好說了。”

張謙點了點頭:“也是。”然後他悄悄的召喚出了自己的分身。

在分身出現的一瞬間,干將和莫邪都感覺到了,刷的一下衝着分身飛來,但是分身瞬間使用了隱身術並且迅速離開了原來的位置。

干將莫邪撲了個空。

張謙如法炮製,又召喚出來了幾個。

干將有些惱怒了,又擺出了一個握劍的姿勢,不過這次和剛纔不太一樣,這次他的姿勢好像是反手劍。

但是還沒等他施展出來自己的劍術,張謙的聲音突然在他們的左邊響了起來:“你們居然想殺我?”

干將立刻朝着聲音發出的方向虛揮一劍,刷!一道凌厲的白色劍氣飛了過去,張謙又是看的一愣,好傢伙,這道劍氣把空氣都給劈成兩半了!

他當場就確定了,這傢伙的劍術絕對已經登峯造極了,就算當初他見識的最牛b的劍人傲天劍皇也遠比不上這個魔頭干將!

甚至,傲天劍皇的實力只配給他提鞋!

不過越是這樣,張謙就越要把這貨搞到手。

“你們難道一點都不關心蒼丘魔聖的安危?”張謙的聲音又在另一個方向響起。

干將甩手又是一道劍氣。

張謙看的心驚肉跳,這要是中招那絕對是被劈成兩半的下場。

“停手!”張謙的聲音又在一個其他方向響了起來。

干將沒有再出招,顯然他也知道現在出招根本也打不中張謙,只會浪費自己的體力。

“如果你們繼續這樣,我保證蒼丘魔聖就死定了!”張謙說。

莫邪問:“你到底是什麼人,蒼丘魔聖到底怎麼了?”

“如果不說,死!”干將說。

“我可以告訴你們,但是我必須要你們的一句話。”張謙說。

“你休想知道這裏的祕密。”莫邪說。

“你也要搞清楚,你不是我們的對手。”干將說。

“這我知道,你發起狠來連老婆都扔,我當然打不過你。”張謙說。

干將和莫邪都是一愣,啥意思?什麼扔老婆?

“咳咳,”張謙說,“我只要你們一句話,只要你們保證不殺我,我就告訴你們。”

干將莫邪對視了一眼,皺了皺眉毛。

“怎麼?做不到?”張謙問,“那我怎麼會告訴你們?”

“不告訴我們我們立刻殺了你。”莫邪說。

“你看你看,”張謙說,“何必呢?和氣生財嘛對不對!我打不過你們,但你們想要殺我也沒那麼容易,而且搞不好你們也會掛彩或者掛掉,所以何必呢?”

“我只要你們聽我話,我就會告訴你們。”

“聽你的話?”莫邪立刻說,“不可能!”

“我說的聽我話的意思是別殺我,這很簡單啊。”張謙說。

干將莫邪沉默了。

“所以你們聽我的,別殺我,行不行?”張謙捏住了魂契。

干將莫邪對視了一眼:“好,只要你說出……”

他們倆的話還沒說完,張謙就解除了隱身術,哈哈大笑了起來,他手中的兩張魂契發出了一陣金光,消散了。

這就是魂契生效的證明。

看到張謙出現,這倆人立刻就擺出了戰鬥姿勢,張謙一伸手攔住了他們。

“我奉勸你們,從現在開始最好對我客氣一點。”張謙由哈哈大笑變成了賊笑,“因爲你們現在已經是我的手下了。”

“你說什麼!”倆人露出了怒容。

“因爲你們剛纔同意聽我的話,並且不殺我了,”張謙得意不已,“如果你們敢違背自己說的話,那你們的下場就會很慘,我保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