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是說……昨晚有人把你從窗戶給扔下去了?!”汽水顫聲問夢潔。


“什麼把她從窗戶扔下去!被扔下去的明明是我!是我!”雙份聽後激動的大叫。

衆人這才徹底反應過來,明白夢潔和雙份到底在說些什麼。

原來昨天殺手藉着走廊裏的煙霧,居然將一名玩家從窗戶扔了下去!

原本走廊裏的窗戶,是容不下一個人進出的。但早在藍海辰剛來到這裏時白兔就說過,當時玩家們爲了調查這個地方,曾經鑿開過一個窗戶。

“恐怕殺手就是利用那個窗戶,在濃煙的掩護下將人給扔下去的!”藍海辰心想,“當時玩家們不是被閃光彈襲擊,就是被濃煙遮擋視線。再加上當時的慘叫聲,殺手要做點什麼確實很難被發現,只要趁亂先將目標打暈,……”

“那、那可是萬丈深淵啊,居然就這麼……”雞冠花滿臉的不敢置信。雖然玩家在白天會受到遊戲保護,不會死亡,但直接將人從那種地方扔下……

“等等,你們知道的是不是太多了?並沒有人說殺手在你們之中,也沒有人告訴你們,失蹤的就只有你們呀!”眯眯眼這時候突然說,“我怎麼感覺你們就像是串通好了一樣,這也太巧合了吧?”

其餘人聽後也覺得有道理,雙份和夢潔這兩個人,知道的確實有點多。

“這還不簡單!當時我被扔下去,沒多久這個傢伙也下來了,就摔在我不遠處。我們一起慢慢恢復,到晚上的時候已經能勉強說話……

而這個女人,居然還在跟我炫耀,說什麼就是要用這種方法逼天使使用能力!”雙份大叫着解釋。

“你血口噴人!這麼說的明明是你!”夢潔聽後也憤怒的吼道,“你現在居然還陷害我,你不得好死!”

這下衆人又聽傻了,聽她們的話裏的意思,殺手居然在行兇後自己也跳了下去?

“爲了不讓自己被懷疑,殺手居然做到這種地步嗎?”江雨煙也顫聲說。

以當時的情況,殺手要想成功把被害者跟自己一起轉移,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起碼走正常通道肯定不行。

畢竟一個女孩子拖着一個大活人能走多遠?而且還會留下很多線索,容易被找到。

所以最理智的做法,就是像殺手一樣,兩個人都從窗戶往下跳。這樣不但可以儘快離開走廊,還能讓玩家們無處尋找。

最關鍵的是,只要這樣藍海辰才無法分辨她們到底誰在說謊!

“畢竟她們兩個都被摔成半死,這種幾近崩潰的狀態不會有假。這就是最難辦的一點,我很難從她們的反應中判斷出有效信息!”藍海辰看着眼前的兩個人心想。

周圍人也全都沉默下來,確實,以雙份和夢潔現在這種狀態,他們的確很難判斷到底誰在說謊。

“你不得好死!遲早會被揪出來殺掉的!”

“你少在這裏賊喊捉賊!該被殺掉的是你!”

雙份和夢潔還在爭吵,並且邊吵邊哭,讓人十分不忍。不過大家都知道,在她們之中很可能就有殺手,所以不敢輕舉妄動。

“哈哈哈,看來昨天似乎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呢,不過該有的程序我們還是要有。”這時法官突然開口打斷了衆人的思路,就連爭吵中的雙份和夢潔都停下來。

“由於昨晚沒有死者,我們直接開始發言,順序就從我左手邊開始,順時針依次進行。”法官說着看向自己旁邊的眯眯眼,他是第一個。

眯眯眼見狀站起身來看向四周,清了清嗓子開口。

“計劃咱們之前都已經定好了,那就按照之前的來唄。”眯眯眼說着看向雙份和夢潔,“管她們誰是殺手,先弄死一個再說。反正最後就剩下這麼幾個了,怎麼也能找出來。當然,殺手也不一定非是她們中的一個,春曉玲也有可能嘛。”

“不,不是春曉玲,她是天使!”這時藍海辰突然說到。

衆人聽後一驚,眯眯眼更是一個趔趄險些跌倒。

“什麼?春曉玲是天使?!”

大家一起看向白兔,白兔淡定的瞥了衆人一眼,不再理會。

“不錯,我從很早開始我就已經知道她是天使,並將她安排到重點嫌疑人之中,爲的就是在一定程度上迷惑殺手。

不過從殺手昨天的表現來看,她似乎已經猜到了這一點,所以也沒有必要隱瞞了。”藍海辰點點頭說。

“這麼說的話,我們現在基本就是二選一?”汽水也開口問。

“是的,今晚我們至少有五成的機率,可以將殺手殺死!就在她們之中!”藍海辰看向雙份和夢潔,“就算我們今晚沒有殺掉殺手,明晚也可以將其幹掉。所以只要我們能撐過明晚,勝利就一定是屬於我們的!”

衆人全都興奮的看着雙份二人,炙熱的眼神彷彿要將她們吃掉一般。接下來發言繼續,衆人討論的交點再次回到投票本身上。

最終的結果與藍海辰預料的差不多,大多數人更傾向於選擇雙份。

“爲、爲什麼是我啊!我不是殺手,你們選錯了!”雙份激動的大叫,然後指向夢潔,“她,她纔是殺手啊!”

藍海辰沉默的搖搖頭,其實大家選擇雙份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她沒有夢潔有人氣而已。

與雙份不一樣,夢潔這個人始終給大家一種很安穩舒適的感覺,會讓人忍不住產生好感。

就連藍海辰,在下意識也不想選擇夢潔。

“這就是所謂的爲人處世的魅力了,在這方面,雙份徹底落了下風!”藍海辰心想。 “你們怎麼就是不聽!我真的不是殺手!!!”

雙份氣憤的衝着衆人大喊,同時夢潔也撕心裂肺的指着雙份大罵。兩人均是聲淚俱下,即使到了現在,衆人依然無法分辨她們到底誰在說謊。

不錯不愛 “既然如此就只能先隨着多數人的意見,先把雙份投死。”藍海辰只能在心裏想。

於是發言很快結束,法官宣佈投票開始。雙份如衆人所想的一樣慘死當場,血液灑滿她面前的桌子。

“下面,就讓我們來看一看死者的身份!”

隨着法官的話,雙份的桌上的抽屜被自動打開,裏面飛出一張卡牌。

衆人全都不自覺的嚥下口水,如果他們選對了人,今晚就能結束這場遊戲。

“啊,每次都是這種環節,還是快點結束吧!”這時夢潔突然不耐煩的開口,無聊的看着卡牌說。

衆人聽後心底都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看向夢潔的眼神也漸漸改變。

果不其然,當雙份的卡牌亮出後,衆人看到的是一張平民牌。

“平民……”眯眯眼緊皺着眉頭看向夢潔。

“果然,你纔是殺手嗎?”雞冠花也開口問。

“不錯,事到如今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我就是殺手,能把我逼到這種地步,你們也不容易。”夢潔冷笑一聲說,然後突然看向藍海辰,“尤其是你,藍海辰!

我本以爲遇到那麼一個自私自利不顧大局的警察隊長,我應該可以很快鎖定勝局,沒想到居然又有了你!”

“你也很厲害啊,在那種不利的條件下還能跟我鬥到這種地步!”藍海辰也看着夢潔說,“而且我真的很佩服你的演技,即使到了最後一刻,你還是沒有放過任何一個細節,直到雙份死亡!”

“我當然要演好!”夢潔的眼神突然變得陰森起來,“你知道爲了跟你戰到最後,我昨天承受了什麼樣的痛苦嗎?!那種從萬丈深淵摔下去而不死的感覺,我多想讓你也嘗一嘗!”

“我知道,你此刻一定恨透了我。但抱歉,我也有必須勝利的理由。”藍海辰聽後平靜的說,眼神堅定的看着夢潔,“所以我也必須跟你鬥到最後,獲得勝利!”

此時藍海辰的計劃已經走到關鍵時刻,無論如何他都要獲得勝利。否則下次來到這裏,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他不能讓這個可怕的輪迴繼續下去。

“好,那我們就看這最後一晚裏,誰能笑到最後!”夢潔惡狠狠的說。

“笑到最後?現在你已經暴露,你覺得我們會給你機會下手嗎?”眯眯眼這時候開口,“等會就把你的眼睛刺瞎,看你還怎麼殺人!”

“哼,好!我等着你們!”夢潔冷冷的回答。

“啊,看來現在所有玩家的身份都已經明瞭了呢。這麼說來今晚將會是一場硬仗,真是好奇啊,到底誰會笑到最後呢?”法官這時候也開口說。

其實遊戲到了現在,情況已經十分明瞭。

殺手在夜裏有殺人能力,一旦拖到晚上對平民一方將會是壓倒性的不利。所以平民要做的,就是趁着白天限制住殺手,最後是將殺手直接弄瞎。

這也是殺手的最大難題,要想晚上殺人,就一定要先挺過白天這一關。

“所以說等會回到住處的行動就至關重要!”老王在心中暗想,同時看向其他人,發現大家都在互相對望。

顯然,大家都明白了。

“哈哈哈,好!那我就期待着各位的表現,我們明天再見!”法官說完後衆人便一一消失不見,回到自己的住處。

衆人回到房間,第一件事就是來到夢潔門前企圖破門而入。但夢潔的房門是鎖着的,他們無法進入。

“開門啊!你這個傢伙!有本事就永遠躲在裏面,別參加最後一晚遊戲!”老王拍着門吼到。

“你小心點,別忘了她可能還有閃光彈!”打炮在一旁提醒。

“沒事,這次我們都長了心眼了,她不會成功的!”老王點點頭說,然後繼續大吼,“出來啊!有本事你出來!”

藍海辰也站在不遠處看着這一切,不知爲什麼,他並沒有上去幫忙。

就在這時只聽得“吱呀”一聲,夢潔的房門居然被緩緩打開。衆人先是一愣,緊接着臉上出現喜色。

“哼,終於認輸了?!”老王冷笑一聲走上前去。

這時門內突然傳出“碰”地一聲巨響,老王整個人突然一抖踉蹌着向後倒去。

衆人見狀大吃一驚,見老王身上的衣服竟已經被血染紅。

緊接着耳部突然傳來一陣劇痛,連忙捂住耳朵慘叫出聲。

“啊我的耳朵!”

“這、這是什麼?!”

緊接着又是幾聲巨響出現,站在門前的眯眯眼等人接連倒下,周圍人耳朵幾乎要被震聾。

這時異變又起,一個圓滾滾的東西突然從夢潔房內拋出,藍海辰見後急忙拉起一邊的江雨煙,回頭捂住耳朵趴在地下。

接下來就聽得“轟”地一聲,藍海辰感覺整個走廊幾乎要被掀飛,四下慘叫聲不斷,場面血腥異常。

“快,那傢伙手裏有熱武器,咱們快走!”藍海辰艱難的退到自己房門前,拉着江雨煙進入房中。

過了一小會,夢潔才小心從房中走出。只見她手裏握着一一把手槍,耳朵上帶着一個類似耳麥的東西,正冷冷的看着周圍。

此時走廊裏已經一片血紅,玩家們趴在地上不斷慘叫呻吟着,都只剩最後一口氣吊着。

“哼,留着這些武器果然是對的,這時候發揮了大作用!”夢潔冷冷的說。

原來從始至終夢潔手裏都有一些熱武器,只是之前一路過來已經用掉不少,所剩不多而已。

再加上這一輪遊戲她是殺手,所以之前一直沒有使用,而是當做底牌留到現在。

並且夢潔還存着一些小心思,現在周圍的情況這麼詭異,萬一遊戲結束後遇到什麼可怕的事,自己也多少有些依仗。

只是沒想到在這最後一晚之前,被藍海辰逼着用了出來,亮出最後的底牌。

“藍海辰啊藍海辰,你也可以驕傲了,能把我逼到這種地步!”夢潔說着看向藍海辰的房間。

“怎麼,躲到房間裏了嗎?!” 夢潔拿着槍慢慢走到藍海辰門前,用槍柄輕輕敲了敲藍海辰房間的門。

“藍海辰,怎麼躲到裏面了嗎?之前不是還想把我控制起來,刺瞎我的眼睛嗎?”夢潔輕輕笑着說,語氣沒有一絲陰森的感覺,就像是在尋常說笑一般。

但正是因爲這樣,躲在門後的藍海辰才更加毛骨悚然。他知道,此時的夢潔纔是最危險的。

“你看吧,我就說起外號的時候不能往好處想,你看這個傢伙現在哪還有一點正常樣。”藍海辰轉頭對江雨煙說。

“住嘴吧你,之前哪能看出她是這樣的。”江雨煙拍了藍海辰頭一下說。

“放心,門我已經鎖上了。這裏的門似乎是受遊戲保護的,夢潔就算有槍也破不開。”藍海辰笑笑說。

“你能肯定嘛!”江雨煙問。

“差不多,起碼在我記憶力是這樣的。”藍海辰回答。

門外的夢潔見藍海辰半天不回答,無奈的聳聳肩,又轉身走到白兔的門前。

“天使小姑娘,你呢?你覺得自己今晚能活到什麼時候?”夢潔又問。

由於謹慎,白兔之前並沒有離開自己的房間。此刻她正躲在房中,夢潔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只是白兔似乎並不打算像藍海辰那樣,不理會夢潔。

“我的年紀比你大,小姑娘。”白兔平靜的說。

夢潔聽後臉色一沉,冷笑兩聲再點點頭。

“說我長得老是吧,行,我看你今晚還會不會這麼嘴硬!”

夢潔說完不再理會衆人,徑直向走廊另一邊走去,不見了身影。

狹長的走廊裏充斥着痛苦的呻吟聲與痛呼聲,四散的血跡讓人彷彿置身地獄。

過了好一會,纔有人緩緩將房門打開走出屋門。

“這……太慘了……到底爲什麼會變成這樣……”汽水看着走廊裏的情況,捂着嘴顫抖着說。

“槍啊,沒想到那女人手裏居然有槍!”河馬也走出來說,心中慶幸自己方纔沒有出門。

“別說了先救人吧,把他們擡到屋裏,讓他們好好休息。”藍海辰也走出來說。

“救人?現在救不救有什麼不一樣嗎?那個女人逃走了!我們要先想辦法將她抓回來啊!

這些人用不着管的,反正我們現在也沒有辦法治好他們,已經沒有用了不是嗎?”汽水看着藍海辰說。

藍海辰聽後一愣,眼睛盯着汽水,又輕輕搖了搖頭。

“沒用的,殺手現在肯定已經跑到遊戲區域了。遊戲區域那麼大,沒有探查能力想找人簡直天方夜譚。

還有別忘了她手裏有槍,只要躲在暗處埋伏,我們去就是送死!到時候只剩天使一個人,殺手就真的贏定了。”藍海辰解釋說。

“那怎麼辦,難道我們只能等死?”汽水着急的問到,“現在就剩我們幾個人沒有傷了吧?根本沒法跟殺手對抗不是嗎?”

“防守,目前我們能做的就只有防守。還有,就是我們要解決一個很棘手的問題,就是晚上怎麼安全到達遊戲區域!”藍海辰又說。

“什麼意思?”河馬問。

“如果我是殺手,我一定會守在入口周圍,時刻盯着入口的情況。這樣一旦有人出現,就可以立刻進行襲擊,削弱對手。

而且這麼做還有一個好處,就是有機會實時掌握天使的情況。這樣就可以阻止我們設下陷阱,對付殺手。”藍海辰說。

“這豈不是說,殺手肯定會在入口處埋伏?”河馬狠狠的說。

“是的,幾乎一定會,所以我們要想辦法解決這件事,一定不能讓對方一開始就逮到我們。否則我們的一舉一動都會在對方的掌握之中,根本無法勝利。”藍海辰點頭說。

“那我們要怎麼辦?”汽水連忙問。

“既然是這種情況,我們肯定不能走太遠,最好選個距離出口較近的地方與殺手做個了斷。”藍海辰想了想回答說,“我覺得入口處的那個大廳就不錯,那周圍也有一些堅固的建築,直接在那周圍跟殺手幹一場。”

“但是大廳裏空蕩蕩的,根本就沒有任何防禦。而且殺手還有傳送能力,以那個大廳的規模,恐怕早就超過50米了吧?”汽水聽後又說,“這樣我們鬥起來根本沒有勝算吧?”

“沒關係,我會想辦法的,你們到時候聽我的便是。別忘了,殺手有槍我們也有箭,而且我們人多,並不是全無優勢!”藍海辰笑着說。

於是時間一點點過去,當手機上的時間接近午夜零點時,遊戲區域入口處終於出現變化。

只見漆黑的門裏突然竄出一個明晃晃的東西,似乎是在燃燒。那東西掉落在地立刻產生大量煙霧,沒過多久整個大廳裏便煙霧繚繞,將視線遮擋住。

緊接着一個人影從門中快速跑出,躲到暗處四處觀察起來。那人臉部閃着兩團若有若無的綠色,像兩隻鬼眼一樣陰森詭異。

“大廳裏安全,殺手沒有躲在這裏面。”藍海辰見四周沒人,便用耳機通知身在住處的江雨煙等人。

“明白,那殺手一定是在外面守着,你一定要小心。”江雨煙回答說。

“放心吧,沒問題的。”藍海辰說着扶了扶頭上的夜視慢慢來到大廳門前。

此時遊戲還未開始,江雨煙等人還躲在住處沒有出現。爲了安全,藍海辰必須先來到這裏,爲衆人探路。

方纔的煙霧是藍海辰有意造出的,爲的就是保證安全。

夢潔之前爲了離開住處已經消耗了不少子彈,藍海辰判斷她已經沒有多少存貨。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是很有把握,任何人都不會隨意開槍。

要想製造大量煙霧也很簡單,只要找一些報紙衣物弄得潮溼一些,再用火點燃就可以做到,剛纔扔出的那團火光也正是這種東西。

“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時候了,殺手我看你怎麼辦!”

於是沒過多久,又是一團火光被從大廳拋到外面,濃煙瞬間遮住了周圍,讓四周一片模糊。

“很好,是時候了!”藍海辰想到這裏深吸一口氣,快速衝出大廳,向周圍一棟建築跑去! 夢潔一直躲在角落,偷偷觀察着出口處的任何風吹草動。

與藍海辰所想的一樣,夢潔不想讓平民們有太多操作空間,所以只能一直守在這附近,等人一出現就發動攻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