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是何人?”


對方顯然來者不善,看其身上的氣息並不像是沿路的匪徒,倒像是一個以殺人爲身的殺手。

“皇甫無天!”

黑袍人淡淡的說道的同時,緩緩的拔出了腰間佩戴的長劍,長劍出鞘的剎那寒光四射,若是常人見到此景必然膽寒,但是在夜無悔夜大少的眼中,卻是毫不在意。

“你就你傲天城第一殺手皇甫無天?”

聽到這個名字,楊林微微一愣,隨後整個人變得更加警惕了起來。

皇甫無天在傲天城之中可是相當的有名,不僅僅乃是傲天城第一殺手,也是傲天城十大高手之一。

起初見到此人,夜無悔還以爲是從京城之中來的,是皇室或者勞家派來追殺自己的,但是現在看來卻並非如此。

“殺手?我看頂多就是個屠夫而已!”

夜無悔見到皇甫無天卻是不屑的說道。

“你是在藐視我?”

皇甫無天的聲音陰冷,面無表情的對夜無悔說道。

“我有說錯嗎?殺手殺人講究一擊必殺,作爲一名合格的殺手,必定是暗中出手,殺人之後立刻遠遁,不留下任何痕跡,而你卻公然出現在我們面前,還報上自己的姓名,你這樣子根本就不配當一個殺手,頂多只是會殺人的屠夫而已!”

夜無悔冷笑一聲說道,對於殺手這個行業,夜無悔有着自己的理解,殺手這個職業,雖然是不見光的職業,但是夜無悔卻想要自己擁有一個殺手組織,或者一批殺手,如此對於自己辦事有着極大的便利。

“殺你們,又何須躲躲藏藏?告訴你們名字,只是爲了讓你們死個明白,別等會兒見了閻王爺,問起來,連誰殺你們的都不知道。那個叫洪武的已經死在了我的劍下,若是你們黃泉路上走的急,或許還能夠見到他!”

皇甫無天冷笑一聲,口中冷冷的說道。 皇甫無天的話,讓楊林夜無悔幾人瞬間臉色大變,沒想到洪武已經死在了面前這人的手中,從中可以看出對方爭對的是天地小隊。

夜無悔也是聰明人,現在已經明白過來,此人定然是傲天城冷家派來的,最近這段時間和天地小隊發生過矛盾的就只有林黑虎的黑虎隊和冷家。

林黑虎雖然有着武宗一階的實力,但是他背後沒有什麼厲害人物,也絕對請不動面前的這位皇甫無天,而冷家就不一樣,冷家在傲天城家大業大,完全有可能請人殺天地小隊。

只是夜無悔有些想不明白,爲何冷家會知道冷庭玉是死在天地小隊的人手中,當初在場的所有人都死在了那裏,但是夜無悔忘了,他們死的地點乃是遮天雲雀的巢穴邊上,憑此才推斷出是天地小隊的人動的手,不過現在這已經不是問題的關鍵了。

“混蛋,老子殺了你!”

聽到洪武死在了面前這皇甫無天的手中,風陽腦袋發熱,直接提刀殺向了皇甫無天,根本就沒有考慮過皇甫無天的實力。

被譽爲傲天城第一殺手,並且是傲天城十大高手之一的皇甫無天實力必然不弱,風陽又怎麼會是他的對手。

皇甫無天的臉上冷笑了一聲,隨後身上青色的魂力大亮,面對風陽一刀劈斬過來,只見到皇甫無天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輕易的一閃便道了風陽的身後。


“風陽,小心!”


隨後皇甫無天朝風陽一劍刺去,夜無悔當即大喊着提醒道。得到夜無悔的提醒,風陽當即轉身,正好皇甫無天手中的長劍迎面而來,這種情況之下,風陽立刻用刀抵擋。

跟着皇甫無天手中的長劍,擦到風陽的闢風刀上,順勢劃破了風陽的手臂,接着顏色如墨的血液自風陽的手臂上流出。

“這傢伙交給我!”

夜無悔不再遲疑,當即衝到了風陽的面前。皇甫無天有點實力,若是夜無悔不出手,風陽和楊林絕對不會是他的對手。

“天賜,他的劍上有毒,你小心!”

當夜無悔擋在風陽身前的時候,楊嘉雯立刻衝過來查看風陽身上的傷勢,這才發現皇甫無天的劍上有毒,當即對夜無悔提醒道。

夜無悔的目光鎖定在皇甫無天的身上,跟着背朝着楊嘉雯和風陽擺了擺手,示意他們不必擔心。

“皇甫無天,本來你可以不用死,畢竟你只是受人所託,但是現在你殺了洪武,就非死不可!”

夜無悔冷冷的說道,擊殺洪武,擊傷風陽,光是這兩點,夜無悔就已經將面前的皇甫無天判了死刑。

在夜無悔說道的同時,身上青色的魂力像是火焰一般熊熊燃燒,包裹了夜無悔的全身。

“看來殺了冷家二公子冷庭玉的人應該是你,也只有你有實力擊殺玄冥二老,不過想要殺我,可沒有那麼簡單!”

看到夜無悔身上青色的鬥氣釋放而出,皇甫無天不由眉毛一挑,隨後緩緩的說道。

但是在皇甫無天的話音還沒有落下的時候,夜無悔的身影已經衝了出去,一劍刺向了皇甫無天。

在夜無悔的眼裏,皇甫無天是多麼的可笑,說他是一個殺手,但是他卻和他的目標說這麼多多餘的話。

從這些點可以看出,即使他實力再強,也不是一個合格的殺手。如夜無悔之前說的那樣,那隻能算是一個屠夫。

而夜無悔卻是乾脆利索,對於自己心中認定要殺的人,絕對不會多說任何的廢話,先取了性命再說。

面對夜無悔一劍刺過來,皇甫無天身形一側,手中長劍一挑,便撥開了夜無悔的無雙重劍。

但是夜無悔的攻擊卻沒有就此結束,此刻的夜無悔將破天劍法之中的破劍式發揮的淋漓盡致,配合游龍驚鴻步,朝皇甫無天發動了近乎瘋狂的攻擊。

起初,皇甫無天應對夜無悔還算輕鬆,但是僵持了數分鐘之後,皇甫無天便發現了不對勁。

從一開始,因爲夜無悔這近乎瘋狂的進攻,他便開始了被動的防守,原本心想等待夜無悔出現攻擊的偏差或者是停頓,自己就能夠做出致命的反擊。

但是如是近百招過後,夜無悔的攻勢絲毫沒有出現一絲減弱的趨勢,反而在逐漸的增強,在夜無悔一擊不成的情況之下,另外一擊接踵而至,導致皇甫無天根本就沒有任何還手的機會。

如此攻勢之下,皇甫無天根本就沒有半分喘息的機會,於此同時,皇甫無天也意識到了不對勁,他明顯感覺到夜無悔的修爲不在自己之下,心中居然有了半分退卻之意。

“給我死!”

夜無悔暴喝一聲,在皇甫無天心生退意的剎那,夜無悔抓住這可能一閃而逝的機會,一劍刺向了皇甫無天的大腿。

“啊!”

躲閃不及,被夜無悔刺中大腿的皇甫無天慘叫了一聲,跟着夜無悔便是一腳跟上,直接將皇甫無天整個人踹飛。

到底的皇甫無天驚恐的看着夜無悔,而夜無悔則是手持着無雙重劍,一步步的走向了皇甫無天。

夜無悔每一步的跨入,都給皇甫無天施加了巨大的壓力,皇甫無天拖着受傷的左腿,隨着夜無悔的靠近,朝後挪去。

“黃泉路上,記得給洪武道歉,若是化成厲鬼想要索命,就去找你的僱主,找我的話,我定讓你魂飛魄散!”

夜無悔口中冷冷的說道,接着一劍刺進了皇甫無天的胸膛之中。

隨着夜無悔一劍刺出,皇甫無天的瞳孔一張,臉上的表情抽搐,跟着便逝去了生機,整個人癱軟在地上。

解決了皇甫無天,夜無悔收劍,衝到了風陽的身邊,此刻的風陽臉色發黑,嘴脣發白,似乎是中毒不輕。

“怎麼樣?這毒你能解麼?”

夜無悔看到風陽現在這種情況,當即對身邊的楊嘉雯問道,不過看楊嘉雯難看的臉色,夜無悔也能夠猜出些什麼。

“這毒乃是混毒,是沙羅曼蛇毒和曼陀羅花的毒混合而成。若是單一一種毒的話,我倒是能解,但是兩種毒混合起來,我也沒有辦法,不敢輕易解毒,一旦弄不好就會有生命危機!”

楊嘉雯臉色凝重的對夜無悔和楊林說道,再看風陽,現在意識整個人意識都有些不清楚,若是不盡快解毒,必然也會有生命之憂。

“那現在該怎麼辦?”

楊林着急的說道,這還是他們第一次遇到這麼棘手的情況,即使當初在蒼莽山脈之中,他們也沒有碰到過如此的難題。

“我現在已經用藥清理了他的傷口,暫時穩住了他的性命,但是這頂多只能夠保持十日的時間,若是十日之內再不清除毒素,情況就不妙了。依我看,我們快點回到蘇杭城,說不定我娘有辦法!”楊嘉雯對兩人說道。

“事不宜遲,我們走!”

不管楊嘉雯的娘是否真的有辦法,現在當務之急便是將風陽送去楊嘉雯他娘那裏,若是解不了再想辦法。

楊嘉雯的母親醫術遠遠要在楊嘉雯之上,在整個蘇杭城之中,論醫術可是排的上前三的,就算楊嘉雯母親解不了,蘇杭城這麼多名醫,定然有人能夠解的了。

“楊林叔,這裏距離蘇杭城還有多久的路程?”

夜無悔直接背起了風陽,隨後對身邊的楊林說道。對於路線,楊林遠遠要比夜無悔和楊嘉雯熟悉的多。

“若是抓緊時間的話,七日應該就能夠抵達!”楊林回答道。

“七日麼?”


夜無悔口中喃喃的說道,楊嘉雯頂多只能夠控制毒性十日的時間,路上耗費七日,那麼就只剩下三日的時間,也不知道三日的時間是否足夠楊嘉雯母親解毒。

現在想這些問題也沒有用,趕路纔是最重要的。這一次四人的腳步不由的加快,用最快的速度朝蘇杭城趕去。

傲天城冷家

“家主,皇甫無天死了!”

一名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衝進冷家大堂之內,緊張的對堂上冷家家主冷桓行說道。

“什麼?”

聽到這個消息,冷桓行直接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眼中難以置信之色。

皇甫無天乃是傲天城第一殺手,而且還是傲天城十大高手之一,之前在冷桓行看來,派皇甫無天殺天地小隊的人有些大材小用,沒想到這纔多久,就傳來了皇甫無天的死訊。

“你可知道,殺皇甫無天的是誰?他是怎麼死的,現在又前往了何處?”

短暫的震驚之後,冷桓行冷靜了下來,隨後對堂下跪着的那中年男子問道。

“那人叫做朱天賜,就在幾日前才加入的天地小隊,他現在和天地小隊的楊林等人一同朝蘇杭城方向過去了!”

面對冷桓行一連串的問題,那跪在堂下的中年男子一個接着一個的回答道,深怕疏漏些什麼東西。

“蘇杭城?”

冷傲天口中喃喃的說道,似乎想起了什麼,隨後看向了那堂下的男子,眼中露出了濃重的殺機。

“我現在休書一封,立刻送到現在在蘇杭城洛家,交給明玉!”

“是!”

那男子恭敬的應道,隨後便先退了出去。

冷桓行口中的明玉便是他的大女兒冷明玉,現如今嫁入了蘇杭城六大家族之一的洛家,乃是洛家大少爺的原配夫人,並且育有一子,所以在洛家的地位不低。 七日之後,一路上夜無悔四人緊趕慢趕,終於抵達了蘇杭城。

風陽的傷勢不斷的加重,臉色越加蒼白,整個人也是昏昏沉沉,沒有什麼反應。

蘇杭城不愧是江南三大城市之一,其規模絲毫不比京城小,走進蘇杭城之中,街道的繁華甚至更甚京城,不過現如今夜無悔可沒工夫管這些東西,在楊林和楊嘉雯的帶領之下直奔楊嘉雯母親的藥堂而去。

九德堂,蘇杭城三大藥堂之一,這間藥堂便是由楊嘉雯的母親開的,來到九德堂的門口,楊嘉雯直接衝了進去。

“娘!”

見到櫃檯之上坐着的一名中年婦人,楊嘉雯直接喊道。

隨着楊嘉雯這一聲叫喊,那中年婦人驚喜的擡起頭來,看到楊嘉雯之後,臉上出現了喜色。

“我的嘉雯,你可算是回來了,你二叔呢?”


那中年婦人笑着對楊嘉雯說道,看到楊嘉雯孤身之人,隨後問道。

當初楊嘉雯便是跟着楊林,兩人離開的蘇杭城,說是去外面歷練闖蕩一番,這一去就是三年的時間。

“二叔就在外面,娘,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有個朋友受了重傷,中了毒,你快去看看他!”

楊嘉雯着急的對他娘說道,隨後拉着他的母親就朝門外跑去。

到了門外,夜無悔已經將風陽扶到地上坐了下來,臉色慘白,這幾天的時間基本上是夜無悔一個人天天揹着風陽,就算是夜無悔有着武宗的實力,還是不免有些疲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