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放屁!我要財物幹什麼,你快帶我去。”我怒道。


老張沒了脾氣,他關了後窗子,鎖了門,帶我們直接向村口的位置走了過去……

村口的位置黑漆漆沒什麼光亮,瞥見一個獨門小院在拐角,那房子在一處草垛後面,如果不是仔細的看,還真看不出那是個房子,老張帶着我們到了地方,他立刻停了下來。

“這地方就是了,這女人我認識了幾個月,我們的關係……”老張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說道。

張雲夢忽然瘋了一般衝了上去,她雙手抓着老張的衣襟,猛的抽了兩下。

“別說了成嗎?能不能給我閉嘴!我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張雲夢說道。

我沒猶豫,也沒敲門,這種一人多高的院牆對我來說不在話下,雙手一搭邊,身子一翻直接跳了過去,可是院子裏黑漆漆什麼都看不清……我繼續往裏面走,推了推裏屋的房門,磚房的門咔嚓一下開了,我順手摸到了牆壁上的點燈,找了半天也沒見什麼人影。

看來這個女人已經跑了,不過我老是嗅探到一股惡臭的味道,我在屋子裏找了半天,在右面的牆角放着一個大水缸,那味道像是從水缸裏面飄散出來的。

我走近了,那臭烘烘的味道變得更加刺鼻,惡臭還帶着發酵的味道,這是讓人一陣作嘔。

現在我還不能打開它,我知道這裏面有屍體,如果自己打開,說也說不清楚,回身打開了房門引衆人走了進來。

我把水缸指給了老張,老張毫不猶豫打開了水缸,臭氣猛的撲面而來,低頭一看,一個穿着花布格子衣服的女屍就在水缸裏放着,雖然臭了,但是麪皮還沒腐爛,勉強能認得出長的模樣。

“啊?這不是山杏嗎?她剛纔還跟我在一起,怎麼現在就死了,而且……而且好像死了好多天了?”老張說道。

看來這老張還不傻,我真怕他說是我把這個女人害死了,那樣也許我會真的暴怒。

仔細看了一下女屍,女屍明顯死了許久,但是奇怪,她的脖子上有兩個鋒利的牙印,青黑色的傷口早就腐爛了,但是從那深邃的傷口中能看的出來,咬住她的東西絕對是個惡鬼。

我低頭看着屋子,卻發現這屋子裏並沒有什麼異味,看來從老張家跑掉的惡鬼已經逃走了,並且從來沒回到這裏。

“老張,你和那個女鬼親熱都幹什麼了?”我問道。

老張聽我說完話,他的臉立刻紅的像個豬肝,他的眼神有些閃躲,不過他早就明白了,那個女人不是人,若是現在不說實話,他也沒有好果子吃。

“實不相瞞,你說一個男人和女人能幹什麼?當然是……”老張吞吞吐吐的說道。

張雲夢怒道:“你這老臉可真厚,你等着……”

老張低着頭又不敢說話了。

如果人跟鬼結合,人的身上就必定有鬼的陰邪之氣,而且陰邪的氣息凝聚到了一起,越是嚴重的話,人死的就越是快。

我抓住了老張的手,看了看,果然掌心是黑色的,看來他已經離死不遠了,不知道還有沒有救。

不過現在還不是說出實情的時候,如果被張雲夢知道,她一定會非常傷心。

我說道:“你咬破自己的手指,弄一滴血出來,我就能找到那個女鬼。”

老張照做、低頭去咬、鮮血滴答滴答就流到了地上。

我拿出了符咒,把血塗在符咒上,鮮血果然變成了漆黑的顏色。

“啊?我的血怎麼那麼黑?我的血!”

老張吃驚的看着符咒,可是我也無暇告訴他怎麼回事,趕緊催動了法決。

“神鬼驅魔急急如律令……追蹤符咒!”

雙手合十,默唸法咒,右手對着符咒猛的一直,一道白光對着符咒打了出去,那符咒便活了,直接向熟悉的味道追了過去。

追蹤符咒的速度十分快,若不是緊緊跟着就會跟丟,我趕緊加快了腳步,沿着村路 向北走。

跑到了村子口,眼前卻看見一片碎石,巨大的石頭已經把村口的路給封死了,在石頭堆的後邊橫着兩隻長長的木杆,木杆攔在裏邊,木頭已經腐爛了,看起來已經埋了好久的樣子。

符咒順着方向飛,直接在那些障礙上飛走了,我卻被活生生的攔住,過不去。

“等一下!不能再走了,你們已經到了張家村的禁地!如果在繼續走,就會沒命的。”老張說道。

“吳一,你別走了,我爹沒說謊,那真是我們村子裏的禁地,凡是進去的人沒有一個是活着回來的,我不會說謊。” 村子口的障礙絕非簡單的石頭而已,我明明看到了幾根桃木杆子,桃木杆攔住了周圍的路口,上面還用紅色絲線纏着,不用說,那些絲線也必定是粘了狗血的。

看來這禁地之說絕對不是空穴來風,可是不論龍潭虎穴我都要闖闖,畢竟黑皇劍要緊,我可不能把它丟了,如果沒了黑皇劍,我豈不成了廢人?還怎麼對得起方一修?

“素素!我們兩個進去看看,你們站着別動在這裏等着。”我說道。

我走到了桃木杆子附近,用力拔出了一根,苗素素魅影一閃,直接從中間竄了出去,她的身形化作貓妖,肉眼幾乎看不見,老張和張雲鳳自然是嚇了一大跳。

“妖精!妖精!”二人不約而同的喊着,我現在也沒時間解釋,身子一縱緊跟着跳了過去,身後的人關了桃木杆,恢復了障礙的完整。

苗素素愣住了,她並沒有走一步,我也有些發矇,眼前的場景卻讓我永生難忘。

過了障礙就是片霧濛濛的沼澤,沼澤上方漂浮着不知哪裏來的溼氣,白色的溼氣包裹在地上,人走在裏面什麼都看不見,可是說來也怪,這團白色就在門口附近,走了兩步之後霧霾就沒了,眼前是一片清晰。

張家村的禁地果然有來頭!在我面前密密麻麻矗立着許多墳包,而且這些墳包出奇的整齊,一個挨着一個,大小全都一樣,就連擺放的順序都是有先有後,這些墳包是個豎排,正對着路口的方向,順着山勢一直向上延伸,遠看上去如同大山上長出來的蘑菇。

“追蹤符咒!破!”

我看到了半空一點光亮,正是追蹤符咒,符咒明顯停住不動了,我立刻把符咒打滅省的它燒了東西,要是引發了大火可就麻煩了,弄不好連自己也會困在裏面。

“吳一,你的符咒……”苗素素疑惑的看着我說道。

“看來那個鬼已經逃走了,這裏到處都是墳地,陰靈氣息太混亂,我的符咒法力還是不夠。”我說道。

“那怎麼辦?還是我來吧,我查查氣味再說。”苗素素說道。

苗素素的小身子原地一轉,一陣黑風旋轉,隨着一道龍捲風,苗素素瞬間變成了貓妖,一隻碩大的黑貓出現在原地。

素素低頭嗅探着,兩隻眼睛冒着綠光,黑暗中她的眼睛如同明燈。

苗素素似乎找到了什麼,她的身子一竄直接向前跑了過去,我緊緊跟着,苗素素卻突然停住了。

苗素素的身子變成了人形,她站在一個碩大的墓碑前,仰着脖子看着。

我有些吃驚,苗素素面前有個巨大的墳包,我學了道法二十來年,遇到了不少墳地,這麼大的墳包卻是第一次遇到。

按照墳包的比例,眼前的墳包單單墓碑就比苗素素高了兩倍還要多,巨大的墓碑能有三米多高,墓碑上還寫着許多古代文字,我大致看了看,寫着的像是張氏的字樣,其餘的卻沒看清楚到底是什麼。

我覺得有些臉皮發燙,在青山村的時候就學習不好,現在遇到了古文竟然大字不認識一個,左看右看也是茫然。

“真是奇怪,這氣味在這裏怎麼就消失不見了?真是見了鬼。” 盛寵之前妻歸來 苗素素嘟着小嘴說道。

“當然是見鬼了,不是鬼還是別的東西?可是這墳包該怎麼才能進去呢?”我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什麼入口,好奇的圍着墓碑轉了轉。

這一轉不要緊,我卻發現一個特殊的地方,這墓碑的上方竟然還雕刻着一個八卦圖的東西,這東西在墓碑上顯得十分突兀,一般來說死人的墓碑是不能用這種東西的,除非爲了壓制風水才行。

我跳了起來,碰到了那個墓碑,那是卻什麼都沒發生。

“吳一!不如搬救兵?你那個小盤子,你難道忘了?”苗素素說道。

九轉玉盤?沒錯!九轉玉盤的確是個寶貝,上次在孤村得到了那個寶貝,那個碩大的墳包,難道這個墳包裏也有?我心中暗喜,如果這個墳包裏面也有的話,那我豈不是發達了?

想到這裏我美滋滋的,立刻把綠色玉盤拿了出來。

“九轉玉盤!風隨我動、心隨我動、急急如律令……”我默唸法咒,九轉玉盤在手中立刻發出了亮光,拳頭大小的玉盤在半空冒着綠光,緊接着綠光直接打到了地面上。

這東西還真是靈光,霎時間,地面上立刻出現了幾個小鬼,他們齊刷刷的跪到了地上,其中一個我卻看着眼熟,正是劉二毛。

“主人,你叫我有事?”劉二毛跪在地上說道。

“當然有事,這裏我進不去了,你問問另外幾個,知不知道進去的方法?”我說道。

我的話音剛落,一個老鬼站了出來,他的年紀看起來很大了,但是法力平平,只是個普通的老鬼。

“主人,這地方可是張家的祖墳,幾百年的歷史了,我在這裏是個孤魂野鬼,雖然不是張家的人,但是也略知一二。”老鬼說道。

“什麼略知一二?你別跟我套詞,趕緊把知道的都給我說出來。”我焦急的說道。

老鬼眼睛不停的轉動,像是在思索着什麼東西。

“嗯……這話可得從頭說起呢,這張家村的來頭其實不小,不知道你聽沒聽說過一個叫張廷玉的人?”老鬼說道。

張廷玉?這個名字似乎在哪裏聽過,可是矇住了卻想不起來。

“咳咳……小夥子,你想不起來這也難怪你了,張廷玉可是清朝的一個宰相,他就是這張家村的老祖宗了。”老鬼說道。

“清朝宰相?那他的屍體也在這裏埋着了?”我說道。

老鬼說道:“那是當然了,不過……不過……”老鬼低着頭,像是在想着什麼。

“不過什麼,你倒是說話呀?”我焦急的問道,這老鬼真是能勾引人,話說到一半卻沒了言語。

老鬼見我焦急,他反而來了派頭,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捋着鬍子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老鬼終於慢條斯理的說了出來……

清朝入關以後,定國都北京。

滿清一共十二位皇帝,然而只有康乾盛世值得一提,這康乾盛世也算得上是滿清的一個盛景。

自古有云,聖君多賢臣……這張廷玉說起來還是大有來頭的人物。

張廷玉自幼聰明好學,十五歲就得了秀才,在同齡人中也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聰慧了,他勤奮好學,閱覽羣書,從未停止學習的腳步,一直到了二十歲,終於考取了舉人,又過了三年,一路順風竟然直接當了狀元……

張廷玉爲官清正,處事有方,腦子也十分聰明,官場上也是應運自如,從來也不得罪人,倒是結交了不少的好友,他很快得到了朝廷官員的賞識,幾經推薦,官運亨通,直接到了首相宰輔!

“宰相?在清朝的時候,宰相可是叫中堂?”我問道。

老鬼笑了,他的嘴裏一顆牙都沒有,光禿禿的全都是牙牀上的肉。

“你還是懂一些的,看起來還不錯,有見識。”老鬼說道。

“好了老鬼!你給我講了這麼多故事,我就賞賜給你點東西,你等着。”我說道。

風裏雨裏,我在情深處等你 這老鬼雖然年齡很大,弱不禁風,但是他博學多才,貌似懂得很多知識,要是留着以後或許有什麼用處,不如給他些陰靈讓他變得強壯些。

老鬼見我要給他好處,他自然欣喜,噗通一下跪到了地上。

“主人在上,實不相瞞,小的不是要邀功,說的都是實情。”

“好了好了,別廢話了,你別動!”

我拿出了夜明珠,綠色的珠子在手中冒着亮光,嗖的一下,綠光直接打到了老鬼的身上,這綠光對人來說是致命的,可是對陰靈鬼魂來說,可是無比難得的好東西,強大的陰靈直接打到了老鬼的身上,他的身體瞬間冒出了刺眼的光芒。

我收起了夜明珠,定睛看和老鬼,等老鬼把頭擡起來的時候,我吃了一驚,這老鬼的臉跟剛纔大有不同!

剛纔的老鬼,眉毛和鬍子都快垂到了胸口,嘴裏的牙齒也都不見了,可是現在這老頭看上去卻十分特別,他的嘴裏長出了牙齒,原來的駝背也變得筆直,四肢貌似也強壯了不少,臉上的皺紋也減弱了許多,活脫脫年輕了能有二十多歲!

老鬼當然也發現了自己身上的變化,他吃驚的捂着自己的腮幫,高興的跳了起來。

“主人你太好了,我現在感覺精力充沛了許多,眼睛也不花了,真是太謝謝了。”老鬼欣喜若狂,那模樣如同是個小孩子一般。

“你懂的東西還不少,繼續說!”

“好的主人,我繼續給你說,不過請主人記住我的名字,我叫範文生,以後有事情請您多多照顧……”老鬼諂媚的看着我,點頭哈腰的說道。

“好吧,好吧,你別巴結了,我記住了,你叫範文生,下次有事情,會接着找你……當然,如果用的上你的話。”我說道。

老鬼繼續說道……

張廷玉官運亨通,幾年之後就當了中堂,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宰相。 範文生說的累了清了清嗓子,他的眼睛忽然瞪着我的夜明珠看個不停,那種眼神好像是看到了他自己的親爹一般。

夜明珠天生帶着釋放陰靈的被動技能,這種陰靈可是純正,沒有絲毫雜質的陰靈,強大的陰靈在黑暗中冒着光亮,幾個小鬼自然都是服服帖帖的看着,他們湊的十分近,都想讓這陰靈照上一下。

我知道範文生有話要說,立刻走了過去。

“臭老鬼,你跟我說實話,你到底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怎麼說着一半不說了,剛纔我可給你了不少陰靈,你別跟我蹬鼻子上臉!”我怒道。

我真是心裏有火,這個老鬼竟然趁人之危,他知道我想聽他講故事,可是越來越放肆了,我怎麼能慣着他呢?

老鬼笑嘻嘻的說道:“主人,你錯了! 從港片世界當警察開始 我不是貪得無厭的人,只是我見到了這珠子覺得驚奇,這難得的寶貝怎麼會在你的手上?”

我得意的說道:“那當然了,這都是宿命所歸!夜明珠自然就在我的手上,雖然現在還剩一半,但是早晚也都是我的了。”

老鬼笑着說道:“那我我就恭喜主人,希望你就是那個宿命者,如果你將來得到了另一半可一定要做好事,千萬不能做壞事。”

我有些錯愕,這個老鬼真會見風使舵,他能說出這番話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有幾個奴才不會巴結自己的主子呢?

“好吧,你別跟我廢話了,趕緊說出來,你的故事到底還有多少沒說完呢,趕緊給我說,我可沒有多少耐心了。”我說道。

老鬼說道:“好吧主人,可是接下來我要說的故事,可是跟你的夜明珠有關係,不知道你想不想聽我繼續說出來。”

這老鬼又賣關子,不過我知道,他或許真的知道一些不爲人知的事情,畢竟有句俗話,薑還是老的辣。

“你快說吧,如果你說出夜明珠到底有什麼祕密,還有這張家村到底有什麼蹊蹺的事情,我將來會好好的報答你,至於怎麼報答你,你心裏也應該清楚了吧!”我說着,拿起了手中的夜明珠,明亮的珠子在他的眼前晃了晃,那老鬼瞬間高興的跳了起來。

“哈哈,太好了主人,只要主人能給我點陰靈,我願意把自己的心肝都逃出來。”範文生說道。

“好吧好吧,你真是煩死了,趕緊說出來,在待一會兒菜都涼了。”我怒道。

老鬼見我真的要發怒了,他趕緊低下了頭,冥思苦想着什麼……

這話還是接着張廷玉說起……

шшш⊙Tтka n⊙¢O

張廷玉自從到了朝廷,得到了康熙皇帝的賞識,他直接當了漢人中堂,也是滿清第一個漢人首府大臣,上書房行走、兼職太子太師,正可謂出了皇帝之外第二個頭號當權者,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位極人臣了。

“繼續說……張廷玉又跟這個夜明珠有什麼毛線關係,你跟我是不是扯遠了,信不信我抽你。”我佯裝惱怒的說道。

老鬼哆嗦了一下,他還真以爲我要打他,趕緊躲到了我身後。

“主人你知道雍正皇帝嗎?”範文生說道。

“雍正?我當然知道,康熙死了之後他就是皇帝了,康熙皇帝的第四個兒子,怎麼了?”我納悶的說道。

這老鬼的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藥?一會兒宰相,一會兒皇帝的,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也往一起攪和,真不知道他自己是怎麼想的。

“康熙皇帝死了之後,就把龍泉寶劍給了雍正,當然還有他頭上的那個皇冠,說來也是湊巧,這雍正皇帝又一次下江南,他跟一個民女有了私情,結果想不到那個民女竟然就懷孕了,後來生了孩子被偷偷的接到了宮中,就是後來的乾隆了。”範文生繼續說道。

我說道:“你說的我當然知道,這都是天下人全都知道的歷史,康熙沒死的時候,乾隆都五歲了。”

範文生忽然睜大了眼睛看着我,透着讚許的神色。

“主人,這些歷史你當然知道,人盡皆知,可是你知道雍正皇帝是怎麼死的嗎?”範文生直盯盯的看着我說道。

雍正之死?這個問題在歷史學界都是一個懸案,正史上說是病死的,可是民間傳言可並非與此,我其實更不相信什麼正史,因爲任何文字都是人寫上去的,那些人怎麼寫就是什麼樣,想寫好了就能好,想寫壞了就能壞,這當然在我心中裝着。

流言……雍正其實不是康熙的繼位人,而是十四阿哥,雍正在康熙死的時候偷偷改了遺照,然後在“十”字下面多寫了一個向上的彎鉤成了“於”字……傳位十四子,就變成了傳位於四子……這種傳言當然誰都知道,但是我卻覺得不太可能,畢竟這種民間說法跟正統的遺照書寫格式不一樣。

雍正皇帝的確是突然死的,但是他到底是怎麼死的,也是衆說紛紜,有的說是被人暗殺,有的說是被惡鬼殺了,有的說是康熙皇帝知道他改了遺照來索命。

但是這幾點哪個我看都站不住腳……第一個、被人暗殺幾乎是不可能的,皇帝身在大內,皇宮之中有九門,九門中有幾萬人精銳,這些士兵可都是全國上下最勇猛的士兵,一般的大軍要想打下來都是難上加難,不殺個七進七出很難取勝。

再說雍正的守衛,貼身侍衛,那可都是全國挑選出來的頂尖高手,這些高手都是萬中無一,殺人於無形的高手,本身就是殺手,對殺手的伎倆自然瞭如指掌,那些毛賊刺客又怎麼能輕易得手呢?

又說康熙皇帝來索命,這個也是扯淡,雍正當了十多年皇帝才死,如果真是康熙皇帝來索命的話,那康熙皇帝豈不是大腦遲鈍?有這麼遲鈍的鬼,也是天下間少有的了。

我想着這些傳聞和歷史,越發覺得範文生要給我講的東西有玄妙的地方。

“你說說看,雍正到底是怎麼死的?”我納悶兒的說道。

範文生說道:“這個我當然知道,就是因爲你手裏的珠子!”範文生說完了話指着我的夜明珠說道。

我一陣錯愕,我手裏的珠子怎麼成了殺死雍正的兇器,難道說……雍正曾經得到了這個夜明珠?

“哈哈……主人,你果然聰明,我從你的眼神裏就知道你猜中了,雍正皇帝的確跟這夜明珠有關係。”範文生說道。

“哦?你怎麼知道的,你是聽誰說的?”我疑惑的問道,這種事情可不是胡亂猜疑出來的,如果沒有確鑿的證據,怎麼能亂說?

範文生說道:“不才在以前是個秀才,雖然沒什麼高的學識,但是有個本領,那就是過目不忘,我看到了什麼東西幾乎都能記住,這些事情當然是我看到了,那些事情全都被張廷玉寫到了自己的回憶錄裏,就藏在張家祖墳裏面。”

“什麼?就是這個祖墳裏面嗎?”我緊張的說道,如果現在得到了那個回憶錄不就水落石出了。

老鬼忽然搖了搖頭,說道:“主人你也不用着急了,他的回憶錄其實早就被燒掉了,我也是無意中偷看到了一些內容。”

“怎麼燒掉了,誰幹的?”我急切的問道,這裏面的事情聽上去怎麼如此玄乎。

老鬼說道:“那是天災不是人禍,又一次下了大雨,天雷下來直接把張家祖墳給劈了,一場大火直接把所有的東西都燒了,乾乾淨淨什麼都不剩下了。”

“好吧,你繼續說,雍正皇帝到底是怎麼死的,難道他得到了夜明珠?”我疑惑的問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