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咋不叫林允兒捏?!!


人家好歹也是亞洲第一美女,你要是叫林允兒,你現在豈不是發了?

「很好聽。」我的眉微微皺了一下,心裡又有些好笑,「以後我就叫你允兒,不,酒兒了。對了,我叫顏漠。」

林酒兒,好奇葩的名字,簡直比顏直高的名字還奇葩!

回到家之後,我開了門,顏直高就從樓上下來,著急的問道:「怎麼樣,怎麼樣,老師有沒有點名?!你有沒有幫我喊到,快……」

剩下來的話他並沒有說,只是詭異的盯著林酒兒。

我望向林酒兒,他的眼神一片清澈,平靜無瀾。

最終顏直高緩慢的從二樓下來,一陣壓抑的感覺迎面而來。

顏直高很少會有這種凝重的表情,他不是那種故意嚇唬人的傢伙。

我的心情也不由緊張起來,林酒兒彷彿感到了我的緊張,低聲道:「別管他,」我再次望向他,他的眼神一依舊是一片祥和,絲毫沒有任何殺氣。我的心情,好像也能慢慢平靜下來了……

「林酒兒……」我看向他。

林酒兒笑笑,道:「顏漠,我們一起去做燒鵝吧。」

我對著顏直高呵呵笑了笑,道:「我去做燒鵝了。」

廚房裡,林酒兒漫不經心的問:「顏漠,你是驅魔人嗎?剛才那個是你養的鬼怪嗎?養的鬼怪太強大不好,說不定鬼怪會造反,把你吞噬的連靈魂都不剩。」 城市上空,黑沙漫天,走在路上還能感受到沙塵吹過臉頰的感覺,伸手一撈,竟然抓到了不少黑色沙粒。

“嘖嘖,這就是黑沙?”

劉坤鍵一臉驚奇,看着手裏面抓着的一把黑色沙粒,還是頭一次看見這種奇怪的沙粒。

黑色的沙粒,感覺好像跟普通沙粒有些不一樣,顯得有些分量,顯然重量不同,或者說密度不一樣。

“黑沙,是怎麼形成的?”

邵彬自言自語,捏着一小簇黑色沙粒,可惜根本看不出來。

甚至是聯邦曾經採集過黑沙回去研究,可惜沒有任何發現,就是這些沙粒比普通砂石密度大一點。

其他的一無所獲,就沒在研究,只是當成了一種普通沙粒看待,久而久之這裏就被開發出一個旅遊勝地了。

城市外,是一望無垠的黑色沙漠,宛若一片黑色汪洋,捲起滾滾黑色沙塵暴,令人震撼。

人走入其中,很容易迷失,甚至陷入其中永遠出不來,因爲黑色沙海里面有着一股神祕磁場,導致所有通訊儀器設備都會失靈。

而且沙塵暴遮天蔽日,能將數十噸的東西捲上高空,黑沙漫天,你根本無法分辨方位。

“這裏挺有意思的,聽說沙海外面有着一個旅遊基地,等會我們去看看好不好?”雲夢笑嘻嘻的提議。

大家都沒拒絕,紛紛點頭,表示等下就去看看究竟,這裏是聯邦星域裏面的一個最低級的三星級旅遊景點而已。

整個聯邦,達到九星級的纔是最頂級的旅遊景點,甚至有着一處十星級的旅遊景點,那裏號稱聯邦裏面最美麗的地方,宛若仙境。

甚至聯邦在那裏開發修建了一個太空宮殿羣,號稱仙宮,可以說,那一處景點是目前聯邦最頂級的旅遊景點了。

不過想去那裏,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僅僅是進入的門票,就極其的昂貴,一個成人高達100萬的聯邦幣。

“隊長哥哥,快看,那裏有一個酒吧,我們去吃點東西怎樣?”

走着走着,雲夢忽然指着前方的一棟巨大建築,滿臉驚喜的說道。

大家順着她的手指方向望去,果然看見一棟高達九十米的龐大建築,極其雄偉壯觀,外表宛若一個超級堡壘。

但上面懸掛着的字牌,卻讓人清晰看見,那是一座酒店!

“星河酒店?”

柳塵自言自語,念出了那幾個字,正是星河酒吧,一間聯邦最出名的連鎖酒店,開遍了整個聯邦各大居住星辰。

可以說,星河酒店,就是聯邦最大的連鎖酒店,是目前聯邦最高級別的星際酒店,十星級。

“長這麼大,我還沒進入過十星級星際酒店呢。”

劉坤鍵一臉心動的表情,自然是很想進去了,不過裏面消費昂貴不說,而且關鍵是他們的身份。

“這,我們喝酒不合規矩吧?”張天浩想了想提醒道。

邵彬則輕輕擺手,笑道:“別擔心,喝酒在基地裏面肯定是不行的,但我們現在放假出來,自然沒關係的。”

“不錯,以我們的身體素質,區區酒精怎麼可能有影響?”飛羽一臉滿不在乎的說道。

說着說着,所有人都看向柳塵這位隊長,還是等他決定吧。

“走吧,去喝一杯,我們好不容易得出來放鬆,自然不能不喝上一杯。”

柳塵笑着說完,率先走了過去。

“對,不醉不歸!”

“嘎嘎,我都饞死了!”

“很久沒有品嚐過星際美酒的味道了。”

“嘖嘖,特別是從天河深處進口回來的美酒,簡直讓人慾罷不能啊。”

邵彬,張天浩,都變得不淡定了,一說起美酒立刻變了個人,一個從冷靜睿智變得雙眼放光。

一個從儒雅淡定,一說起美酒,立刻變成另一個人,口水差點都流了下來了。

唯有藍天,還是一臉酷酷的表情,話不多,但人狠吶,千萬被惹他,否則怎麼死都不懂。

至於雲夢,正一蹦一跳的跟着柳塵身旁,笑嘻嘻的介紹着星海酒店的各種特色美酒和美食。

“歡迎光臨!”

說着,他們來到了酒店門前,宏偉大氣的門,兩旁各站着一排長長的美女迎賓隊伍。

這是真人,而不是機器人,這點柳塵是可以分辨得很清楚的。

“幾位先生,裏面請!”

一名笑容甜美的美女服務員立刻走上來,引着柳塵等人走入了酒店,穿過大廳,進入一架電梯。

“幾位先生美女,請問是否需要提供住處?”

美女進入電梯立刻介紹了,甜甜笑道:“我們這裏有十星級豪華套間,全景模擬,價格優惠,甚至有你們想要的服務哦。”

說完她眨眨眼,俏臉嫣紅,讓邵彬,藍天等人臉皮抖了抖,心裏有些哭笑不得。

柳塵則笑了笑說道:“給我們提供兩個雙間豪華套間,一個女士專用,一個男士專用。”

他頓了下說道:“還有,幫我們預定一個靠窗席位,我們要就餐。”

“好的先生,馬上爲您辦理手續。”

那名美女笑容更甜了,帶着柳塵等人直達60樓,這裏是就餐區最頂層,至於在往上,則都是居住的房區了。

“這邊請!”

她帶着柳塵等人來到了一個靠邊的就餐區,一個獨立的席位,一張星木桌子足夠容納十個人就餐正好。

旁邊是透明的玻璃窗,一眼望去,居高臨下的就能看見外面一望無垠的黑色沙漠海,滾滾黑色沙塵暴席捲,讓人賞心悅目。

“不錯,就這裏了!”

柳塵等人滿意的點點頭,各自做好,接着打開了各自眼前的虛擬光幕菜單,開始點菜。

“我要一份紫星烤牛肉,要一整隻牛腿,八分熟。”

巖山竟然第一個開口,搓了搓口水,直接要一隻牛腿,那是一種來自紫莎星的外星物種,生長着一雙牛角,但其他的跟牛根本扯不上關係。

“我要一份閃電魚,酥酥麻麻的才過癮。”

劉坤鍵直接開口,點了一份奇特菜品,閃電魚,一種帶電的魚類,而且還會飛的魚類,生活在閃電雲層裏面。

這種魚,就算是殺了身體的血肉裏面都帶着一股強烈電流,吃下去渾身酥酥麻麻的,很帶勁。

“我也來一份閃電魚,要二十斤一條的。”張天浩跟着說了句。

劉坤鍵不滿道:“奶奶的,你不會選其他的啊,非要跟我一個樣,給我來一條三十斤的。”

大家一聽頓時笑了,都沒說話,張天浩更是一臉哭笑不得,嘀咕一句,三十斤,你能吃得完嗎?

“給我炎星烤火雞一隻,十斤的就好。”飛羽點了一份炎星烤火雞。

藍天看了看,簡單幹脆道:“一份,深藍星,藍鯨肉,二十斤的。”

噗!

這話一出,旁邊的柳塵忍不住噴了口茶水,引來了大家的目光,都好奇的看着他,怎麼好好地吐了?

“隊長哥哥,你怎麼了,是不是肚子不舒服?”雲夢有些關心的問道。

柳塵尷尬的笑了笑,擺擺手說道:“沒事,沒事,你們大家都點好了沒有呢?”

他能說,藍天說的那句,我要藍鯨肉,這讓柳塵直接響起地球上的海洋生物藍鯨,一口水噴出。

“我要一份百足金星蜈,油炸的。”邵彬開口點了份令人頭皮發麻的菜品,一條長相猙獰的恐怖外星異種蟲類。

“夢夢,你呢?”柳塵看着身旁的雲夢。

她看了看菜單,笑嘻嘻道:“既然大家都挑選肉類,我就給大家挑選幾樣素菜吧。”

“嗯,來一個天星香菜,星海石筍,玉星白菜,嗯,在來一個點心,天河星花糕。”

雲夢一口氣點了幾樣,那名美女服務員一一點頭,微笑的記下來。

“好的,先生,您需要點什麼?”她說完看向柳塵。

只見,柳塵掃了一眼虛擬菜單,說道:“給我們每個人來一瓶一千年份的天河釀。”

“天河釀?”

這話一出,滿座皆驚,就算是邵彬,藍天,雲夢都忍不住大吃一驚,看着柳塵,有些驚疑。

要知道,天河釀,乃是從天河深處進口回來的一種絕品佳釀,普通十年份的一小瓶100萬,百年份的一小瓶1000萬,千年份的一瓶價格1億聯邦幣。

“好的,八瓶天河釀,總共八億,請稍後。”

那名美女服務員雙目放光,對着柳塵拋了個媚眼,接着轉身離開,去準備食物和酒了。

她走後,邵彬等人一個個看着柳塵,目光中帶着一絲絲感動。

“隊長,太奢侈了吧?”

“是啊,天河釀啊,一小瓶就要花費1億聯邦幣啊。”

張天浩也一臉肉疼的勸說,這東西,真的是喝着都心疼啊。

“好了,別囉囉嗦嗦,要都要了,這裏規矩是點了就不能退。”柳塵擺擺手,壓根沒在意。

八億而已,他賣幾瓶基因藥劑都能輕鬆賺回來了,而且他是自己想嘗一嘗這種來自天河深處的珍品美酒。

“各位先生,女士,你們點的菜來了。”

沒多久,外面一個個美女推着餐車走進來。

“紫星烤牛肉腿一隻,閃電魚兩隻,炎星烤火雞一隻,深藍星,藍鯨肉一份,百足金星蜈一條,天星香菜,星海石筍,玉星白菜,天河星花糕,八瓶,千年份天河釀。”

“請慢用!”

將一份一份食物送上餐桌,那些美女們退出去,只留下柳塵,邵彬,雲夢等人一個個看着眼前滿滿一桌子菜餚流口水。

“還等什麼,開動吧!”

柳塵笑了笑,說完,大家呼啦一下站起來,拿起筷子,刀叉紛紛展開了瘋狂攻勢。

“噢…閃電魚滋味,爽…”

那邊,劉坤鍵吃了一口閃電魚肉,整個人渾身酥麻,一絲絲電流從嘴巴里涌出,盤繞全身上下。

那滋味,好像在吃雷電一樣。

柳塵微笑看着大家吃,打開了眼前一瓶天河釀,倒了一小杯,拿起來輕輕嗅了一口,沉香,甘醇,有股千年沉澱的歲月氣息。

“天河釀,天河殤….”他喃喃自語,仰頭一飲而盡。 為毛你們都那麼篤定我是驅魔人呢?

你們這麼想當然真的好么?

還有你說的鬼怪難道是……顏直高?!!

要是被這貨知道了,又不知道發什麼脾氣呢!

林酒兒望了望手忙腳亂的我,「你看,那貨現在就敢給你臉色看,以後,你們要是有了什麼分歧,他必定殺了你。驅魔人與所養的鬼怪之間,必須要有一種平衡,那就是驅魔人的實力能夠壓制住他供養的鬼怪。」

我就辣么像是驅魔人嗎?

林酒兒鎮定地輕咳了一聲:「趁他現在還沒跟你翻臉,你讓他滾吧。找一隻非常非常弱的鬼怪比較好。」

你剛才說驅魔人的實力必須能壓制住他養的鬼怪,又叫我養一隻非常非常弱的鬼怪,這是什麼意思?

是不是想變相說我非常弱呢?!!

罷了,他倒是委婉了一點。

等等,好像有點不對。

林酒兒,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孩居然知道那麼多,是不是……

我感覺自己後背冷汗連連……

林酒兒,林……

我乾咳一聲,面色青一陣,白一陣,訕訕道:「那個,你知道驅魔人林家嗎?」

林酒兒眼中慢慢浮起了帶點狠的笑影,道:「林家現在恐怕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了。你聽說過除妖司嗎?唐朝的時候,除妖司是最繁榮的時候,每一個術師、方士、道士都以能進除妖司為榮,而除妖司是直接隸屬於朝廷的,每一任司主都是叱吒風雲,能令所有妖魔鬼怪聞風喪膽的大人物。」

我微微一笑,「可惜,無論怎麼繁榮,還是會衰敗的。」

林酒兒道:「不錯,會衰敗的。除妖司就是林家的前身,林家以前有個最強的驅魔人,好像叫做林敬業,他封印了一個強大的上古妖獸,九尾妖狐。」

顏直高走進來,一邊吃著烤肉,一邊道:「不錯,林家以前的確是盛唐除妖司,最強的驅魔人,不,道士是那個叫林敬業的人。」

我內心吶喊:顏直高你不要吃我的烤肉啊!還有不要一臉理所當然的享用我的勞動成果!

花心總裁再遇醜女無敵 林酒兒也吃了一口烤肉,道:「九尾妖狐被封印在最強的封印法器中,那個封印法器叫做鎮妖瓶。哈哈,前些時候,鎮妖瓶就碎了,同時九尾妖狐就跑出來了。」

我臉上毫無波瀾,內心卻在吶喊:酒兒你也不要一臉平靜的吃我的烤肉,就算裝也要稍微裝出一點愧疚來啊!我看著越來越少的烤肉,心疼不已,但臉上卻是毫無波瀾。

顏直高又吃了一口烤肉,道:「九尾妖狐?難道是妲己妹妹顯靈了?還是火影忍者漩渦鳴人混入午夜凶鈴的設定,從電視里爬出來了?」

「你為毛覺得九尾妖狐一定是妲己或者是漩渦鳴人呢?說不定九尾妖狐是青丘帝姬白淺,再不濟,說不定也是另一個青丘帝姬白鳳九。」我說道。

「你腦子瓦特了?看過三生三世的人都知道白淺最後和夜華在一起了,人家都住在九重天了,白鳳九肯定也不會在人間。哼,連這個都不清楚!」顏直高又吃了一口烤肉。

吸血寵兒誤闖美男學院 「這倒也是。但是火影完結了,裡面的九尾妖狐不是變好了嗎?」

林酒兒低聲道:「咳咳,我們說林家的那隻九尾妖狐,那妖狐和林家有仇,被困在鎮妖瓶里一千多年了,剛出來力量沒有完全恢復,但它若是力量完全恢復,到時候,林家將會雞犬不留。」

顏直高點點頭,道:「我已經可以想象了,到時候別說林家,就是所有的驅魔人都將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浩劫,到那時,所有的驅魔人都會面臨著妖狐那暗無天日、瘋狂的報復。林家真的可能雞犬不留,一條狗一個雞蛋都不會剩下。」

等等,你臉上那幸災樂禍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子夜吳歌 為毛你一臉的興奮?!!

你到底腦補了什麼?!!

臨窗的樹木還未現出蔥鬱的姿態,只是斜挑著一枝淡雅清新的薄綠,裝飾著窗格中明凈的碧藍天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