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們是幹什麼的?”保安趾高氣昂的對着趙二彪兩個人問道。


“你好,我是是來找你們的老闆談一些業務的•••••••”

趙二彪的話還沒有說完,保安便對着趙二彪問道:“你們有預約嗎?”

“是這樣的!我們本來是想預約的,可是,實在是••••••”

剛剛保安的態度還算好,一聽到趙二彪說沒有預約,原本就沒有多少陽光的臉立刻又陰沉了下來,對着趙二彪兩個人說道:“沒有預約!趕快走!趕快走!別在這裏鬧!”

“兄弟,你聽我說••••••”趙二彪還想要努力一下。

見到趙二彪並沒有要走的意思,保安顯然有些不耐煩,上來就要推趙二彪。

王川一見到那保安要上來推趙二彪,雖然深知趙二彪不會受到什麼傷害,爲了保全趙二彪的面子還是擋在了趙二彪的面前並對着那個把保安大聲的質問道:“你要幹什麼?”


王川膀大腰圓的,這樣猛的一下子立在了面前,那個保安還真有些膽怯,趕快調小了音量對着王川說道:“你們沒有預約是不可以見我們的領導的,更是不可以進去的,你們還是趕快走吧!”

見保安這樣堅決,王川回過頭小聲的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這可怎麼辦呀?”

這樣的情況在剛剛那幾家也出現過,趙二彪知道只要一走便沒有戲了,所以,趙二彪還想要試一試。

趙二彪朝着王川使了一個眼色,王川立刻就明白了,重新站回到了趙二彪的身旁。

王川剛剛站回來,趙二彪便忽的停直了腰板,將雙手背在身後,然後向前稍稍的挺着肚子,眼神稍稍向下,用眼角的餘光看着保安。

“小夥子,你做的不錯,通過考覈了!”

見到趙二彪這樣一副樣子,再加上趙二彪臉上似笑不笑的樣子,保安有些不知所措。

趙二彪看着趙二彪疑惑的問道:“你是什麼意思呀?”

趙二彪臉上稍稍的抽了一下,然後對着保安說道:“告訴你,我們是省裏面檢查的人,你們單位是本市重點單位,我們就是想要看看你們這裏的安保情況怎麼樣,畢竟,你們這裏要是被別有用心西的人破壞了會有很大的影響的!你表現的不錯!值得表揚!”

聽到趙二彪這樣煞有介事的說,保安心裏面猶豫的很。

見保安有些猶豫,王川對着保安繼續說道:“你還看什麼看!還不叫你們的領導下來見我們領導!”


保安原本還有些猶豫,可是,一被王川這樣說,竟然相信了,一邊陪着笑一邊要打電話。

趙二彪見保安要打電話,趕快裝作鎮定的對着保安說道:“不用了!反正我們也沒事兒!還是我們上去吧!小夥子,你表現的不錯,我會跟你們的領導反映這個情況,讓你們的領導給你漲工資!”

“謝謝領導!謝謝領導!領導請進!”

趙二彪和王川兩個人剛剛脫離了保安的視線便趕快朝着不遠處的樓裏面跑了去,一邊跑一邊掃視着周邊。

“趙哥,你實在是太有才了!這麼好的點子都被你想出來了!”

“你配合的也不錯!快點!咱們趕快找到他們的老闆!”

兩個人在大樓裏面轉悠了好一會兒,終於看見了一個門牌上寫着“總經理辦公室”。

“趙哥,應該就是這兒吧?”王川看着趙二彪問道。

“應該就是這裏!,我敲敲門試一下!”

就在趙二彪這一句話剛剛說完的時候,兩個人的身後忽的有人說話。

“你們兩個人是誰?站在我的辦公室門口乾什麼?” 一聽到身後有人說話,趙二彪和王川兩個人趕快回頭看了過去。

趙二彪剛剛回過頭去便看見了一個長得肥頭大耳的人緊緊的盯着自己。

趙二彪指着門上的“總經理辦公室”字樣對着老闆模樣的人問道:“你說這還是你的辦公室?”

那個老闆模樣的人聽到趙二彪這樣問,對着趙二彪不耐煩的點了點頭,然後又對着趙二彪問道:“你們是什麼人呀?跑到我的辦公室門口乾什麼呀?”

趙二彪一邊看着王川一邊微微的點了點頭。

“你是這裏的總經理?”趙二彪又對着老闆模樣的人問道。

“我都說了這是我的辦公室了!我當然手機這裏的老闆了!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你們來這裏幹什麼呀?”

見到面前老闆模樣的人不耐煩的對着自己這樣問道,趙二彪趕快對着他說道:“既然你是這裏的老闆,那你是姓何吧?”

趙二彪來之前做了不少的準備工作,知道這個公司的總經理姓何,所以才這樣說的。

何老闆點了點頭,然後看着趙二彪問道:“咱們兩個人認識嗎?”

嬌妻本無心 ,然後對着何老闆說道:“我很早以前就聽說過你的大名,不過,你應該還不認識我!”

“既然你都說了我不認識你,你倒是說說你是誰呀?”何老闆顯然有些着急。

趙二彪站直了身子,然後對着何老闆認認真真的說道:“何老闆,你好,我叫做趙二彪,我今天來見你是想像你推薦一下我的••••••”

趙二彪沒開口之前,何老闆還有些興趣,可是,趙二彪剛剛說到這裏,何老闆趕快滿臉厭煩的一擺手,然後對着趙二彪兩個人下了逐客令。

“不需要!不需要!趕快走!趕快走!別耽誤我的事情!”

顯然,何老闆對着趙二彪的自我營銷很不感興趣,對着趙二彪這樣說完後便打開了辦公室的門,要盡到辦公室中去,而且並沒有邀請趙二彪一起進來的意思。

趙二彪見何老闆要走,趕快稍稍的將何老闆攔住,然後對着何老闆說道:“何老闆,你聽我說,我們公司雖然是一個新成立的公司2,可是,我們的經驗還是很豐富的••••••”

“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見到趙二彪這樣喋喋不休的說個沒完,何老闆忽然想起了什麼,一邊小聲的嘟囔着一邊掏出了電話。

何老闆剛將電話放到了耳邊,那邊便接起了。

“你們保安是幹什麼的!怎麼什麼樣的人都放了進來!趕快來幾個人到我辦公室門口把搗亂的兩個人弄走!”

一聽到何老闆這樣說話,趙二彪和王川兩個人都失望之極,這你倒這筆生意肯定又做不成了。


王川見何老闆這個樣子,看了一眼趙二彪,然後對着何老闆說道:“何老闆,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們現在就走!”

“走吧!走吧!趕快走吧!”

就在何老闆這樣滿臉厭惡的對着兩個人這樣說話的時候,四五個保安一窩蜂的朝着趙二彪和王川兩個人涌了上來。

“好呀!原來是你們!看見你們的第一眼我就覺得你們不是什麼好人!”

“出去!出去!趕快出去!滾!趕快滾!”

“你們竟然敢跑到我們經理的辦公室!你們真是膽子太大了!滾!趕快滾!”

見幾個保安來勢洶洶的,王川沒用趙二彪吩咐,向前猛跨了一步,然後吹鬍子瞪眼的對着幾個保安大聲的吼道:“你們要幹什麼!我們自己會走!”

王川這樣大吼一聲,四五個保安的氣勢瞬間便弱了下來。

王川怒視了一圈後,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咱們走!”

趙二彪滿意的朝着王川點了點頭,然後對着王川說道:“川子,你的脾氣比以前好多了嘛!哈哈••••••”


“趙哥就拿我開玩笑!趙哥,咱們二彪物流有限公司也不差這一份生意,不需要這樣••••••”

聽到王川這樣說話,剛剛將門關上的何老闆忽的又將門打開了。

“你們兩個等一下!”

聽到何老闆這樣對着自己說話,趙二彪故意裝作沒聽到,繼續向前走去。王川見趙二彪不說話,繼續向前走便也跟着趙二彪繼續向前走。

“我叫你們兩個人等一下!”何老闆又一次的對着兩個人說道。

“我們老闆讓你們等一下!”剛剛衝過來的保安見趙二彪和王川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對着兩個人說道。

見差不多了,趙二彪慢慢悠悠的轉過身來,然後對着何老闆說道:“何老闆,你還有什麼事兒嗎?”

趙二彪已經猜想到,何老闆叫做自己肯定有什麼事兒。

何老闆看着趙二彪說道:“你說你們是什麼公司?”

趙二彪聽到何老闆這樣說,沒做猶豫說道:“我們是一家新成立的物流公司!”

“物流公司?”

“對呀!我們就是物流公司!二彪物流有限公司!”

“是這樣呀!你們進來吧!我們談一談!”一邊這樣說道,何老闆一邊推開了門。

“何老闆,我們還有別的事情!”聽到何老闆這樣說話,趙二彪對着何老闆委婉的拒絕說道。

一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心中竊喜的王川嚇了一跳,趕快對着趙二彪小聲的說道:“趙哥,你這是幹什麼呀?生意來了!”

“生意來了不假!但是,他肯定難爲咱們!”趙二彪同樣小聲的對着王川說道。

見趙二彪和王川兩個人這樣竊竊私語,何老闆輕笑了一聲說道:“你們兩個人真是奇怪!上門的生意不做?!”

說完話後,何老闆便進到了辦公室裏面,不過,何老闆並沒有把門關上。

見何老闆進到了辦公室裏面,王川趕快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咱們先進去看看嘛!要是他真的特別過分的話咱們再走也不遲嘛!畢竟這是咱們距離成功最近的一次!”

“好吧!咱們就進去看看!”

趙二彪和王川稍稍商量一下便進到了何老闆的辦公室,剛剛進到辦公室,趙二彪便看着何老闆說道:“何老闆,說說吧,你有什麼條件!”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何老闆哈哈一笑。

“你剛剛說你叫趙••••••趙••••••”

見何老闆一副故意思考的樣子,王川搶着說道:“趙二彪!”

“對!對!對!就是趙二彪!你是叫趙二彪是吧?”

趙二彪看了何老闆一眼,然後說道:“是的!我是叫做趙二彪!”

見趙二彪肯定,何老闆笑了笑,然後說道:“剛剛你們說你們的公司是一個新成立的物流公司,叫做二彪物流公司!”

“對呀!我們公司就是用我趙哥的名字命名的,叫做二彪物流有限公司!怎麼了?”王川充分體現了發言人的品質。

何老闆哈哈一笑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兄弟,我猜的要是沒錯的話,你應該是就是二彪物流公司的老闆吧!?”

“公司都已經叫做二彪物流公司了,還可能是其他人的嗎?你說說吧!你有什麼麼條件,我看看我們能不能接受!要不然也是浪費時間!”

趙二彪心中堅信何老闆叫做自己肯定是有目的的。

何老闆聽到中啊二彪這樣說話,哈哈的笑了笑,然後對着趙二彪奸笑着說道:“兄弟這是說的哪裏話!我哪有什麼條件!哈哈•••••••我先給你說說我公司的情況吧!”

趙二彪並沒有拒絕,朝着何老闆點了點頭,示意何老闆說說他們公司的具體情況。

何老闆不懷好意的哈哈笑了兩聲,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是這樣的!我們公司的物流以前一直都是自己做的!最近我們爲了降低成本,決定把物流進行外包!”


聽到何老闆這樣說話,王川悄悄的碰了碰趙二彪,示意趙二彪機會不小。

何老闆自然是看見了王川的動作,哈哈一笑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兄弟,你身邊的這位兄弟還是很懂的,你們作爲一個剛剛成立的物流公司,要是能夠接到我們公司的外包的活的話,對你們公司將來的房展有很大的好處的!”

“你說的這些我都懂!可是,我想你不會就找我們一家物流公司吧!你一定會對比很多家的吧!?”趙二彪對着何老闆同樣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何老闆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哈哈的笑了兩聲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不瞞兄弟說,之前我確實是找過幾家物流公司,他們也都不錯!”

“既然他們都很不錯!你爲什麼要用我們二彪物流公司呀?”

其實趙二彪的這句話還有另一個意思,那就是剛剛一直問的“你有什麼條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