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你們什麼意思,難道想誅殺朕嗎?”馬興怒道。


“呵呵,國主請放心,俗話說的好,死道友不死貧道,國主就委屈一下吧,等滄月國國主來了,你就知道了。來人給他綁了!”另一黑袍供奉道。

說着衆人就想上前,可馬興怎麼能放棄呢,直接扔下自己的嬪妃,直接向南方飛去。

兩名供奉看到,立刻追趕而去,不到10息,馬興就被追到。

馬興雙掌起出,直接朝着兩名供奉打去,只聽“轟”的一聲,馬興直接被震飛出去,而兩名供奉只是微微一笑。

馬興這下感覺要壞,剛想再次逃跑,可是已經被黑袍修士一掌擊打在丹田之上。

“噗”的一聲,馬興徹底絕望了,因爲丹田碎裂,那就表示自己已經是個廢人。

“哈哈,走吧我們的天火國國主!”灰袍供奉笑着說道,緊接着一隻手抓住馬興飛向皇宮。

而這些大臣看到,馬興已經被帶了回來,都非常的高興,因爲他們不用死,而且家人也可以保住。 天色也漸漸黑了下來,水淵閣中的熱鬧也漸漸的恢復平靜。

姜衍正抱着小蘿莉姬如雪坐在水淵閣的山峯處,給她講述着地球的故事。

從醜小雞,講到大白鵝,又說了很多童話裏的故事。

“你生活的世界真的太有趣了,那裏一定很美吧?”姬如雪突然問道。

“嘿嘿,其實那裏的人每天都在忙碌,都爲了生活而奮鬥,雖然沒有修仙世界的殘酷,但是很幸福。”姜衍不好意思的撓着頭說道。

因爲他想起自己以前的生活,除了在大學裏撩妹,玩手機遊戲,真就沒什麼意思,而自己的妹妹現在怎麼樣了。趕緊完成系統任務,好利用鎏金宮殿回到地球。

“那你給我講講你的故事唄?”姬如雪微笑的問題。

“好,但是你聽了,不許笑話我。”姜衍說道。

“嗯,我保證不笑你。”姬如雪保證道。

姜衍就講着他從小時候然後一直講到和自己妹妹。又說了自己大學。然後慢慢的過了很久,而姬如雪卻在姜衍的懷中睡着了。

姜衍看着姬如雪那甜美的臉,睡着後真是可愛的小貓啊。姜衍一個太遊步直接來到姬如雪的牀榻前。

輕輕的將姬如雪抱上了牀,然後又輕輕的離開。當姜衍走出門時,就看到還有零零散散的人正在別苑裏聊天,而小胖丫還拿着一個雞腿跟着小泥鰍研究其他能烤的東西。姜衍搖了搖頭剛想出去。

這時洛芙蓉和姬發走了過來。

“公子,不好了,剛剛得到情報,洛神國國主姜濤死了。”洛芙蓉說道。

“嗯?不應該啊,他可是元嬰後期,壽元怎麼也有個800年啊。”姜衍疑惑道。

“我覺得也很離奇,但是又感覺到哪不對啊。”姬發說道。

“壞了,出事了。”姜衍剛想到什麼就說道。

“怎麼了?”姬發和洛芙蓉同時問道。

“回來告訴你,明天那些宗門回來的時候,你分配一下,詳細的等我回來在說。”姜衍說這就消失在水淵閣之中。

他第一就想到的是上古古族!而冰雪妖魔的記憶中就已經知道。那洛神國皇后和四個侍女都是心靈異族奴役者,而那四名奴役者已經死了,但是還有那皇后在,看來他是打算控制洛神國政權,然後在釋放自己出來啊。(可姜衍不知道的是,還只猜對了一半。)而這時系統的“叮叮”聲響起。

叮~系統維護完畢,叮~系統初始化已經完畢。

叮~系統自我修復完整。

姜衍聽到系統終於好了。連忙打開系統查看自己的裝X值和憤怒值 裝X值48萬/50萬 憤怒值15374點。

還好,沒有問題,姜衍加速的朝着洛神國而去。

當姜衍來到洛神國後,看到眼前的一幕徹底震驚了,哪還有一個國都的樣子,這就像剛打完仗的巨城,只是沒有硝煙而已,而更可怕的是這些平民好像受到什麼折磨一樣,病懨懨的樣子。

姜衍加快步伐,直接來到那宏偉的皇宮,姜衍神識剛一探測,這時就有同樣的一股神識能量席捲而來。

“噗”的一下,姜衍直接被衝擊吐血。

“喲,一個小帥哥啊,來,讓姐姐心疼你一下吧,哈哈”一個帶有****的聲音在姜衍腦海中響起。

“你是什麼人?”姜衍用着神念溝通着。

“喲,小帥哥,你來皇宮來我,還不知道我是誰?”嫵媚的聲音說道。

“哼哼,看來,我真的猜對了,姜濤的死與你有關。”姜衍笑道。


“那你進來吧,我的門沒有關哦。”嫵媚的聲音說道。

姜衍直接擦掉嘴角的血,然後朝着皇宮最奢華的宮殿而去。“砰”的一聲,姜衍直接踹開房門,而姜衍第眼就看到,一個千嬌百媚的背影,膚如凝脂,穿着性感的異域風情的魅裳。

姜衍第一眼就傻了,這也太,太,太妖孽了吧。

而那美女轉過頭來,微微一笑,真是傾國傾城之姿。姜衍看到那美女的樣子真的好像慕容婉兒一樣。

這時系統警報聲音響起。

警報~警報~宿主陷入幻覺法影之中,請急速調理神識。

姜衍這時候才意識到,剛纔神識被衝擊,結果中了道。姜衍立刻運轉煉神決。

而那嫵媚而又溫柔的聲音響起:小帥哥,來嘛,小帥哥,來嘛。

姜衍“啊”的大喝,直接出現一道衝擊波,從房間內擴展出去。

而姜衍在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已經全變了,像一個破碎的鏡子一樣碎裂。

而對面卻站着一個嘴角流血的女人,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洛神國皇后潘雨荷,外表看起來很一般,但是穿的確實很性感。

“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破除靡靡之音”潘雨荷費力的說道。

“呵呵,我說一個上萬年的老妖怪,還沒修煉成精,還還放sao,你問我是誰,那你知道冰雪妖魔怎麼死的嗎?”姜衍譏笑道。

叮~恭喜速度獲得裝X值10點。

“你究竟是誰,爲什麼還知道萬年前和冰雪妖魔的事情。”潘雨荷恨聲說道。

“死人是沒有必要知道的那麼多的,哦,對了,你只是奴役了這具身體,行了,等我先拔掉你們的眼線,在去你們的封印之地吧!”姜衍說完,直接一指洞穿了潘雨荷的眉心。

叮~恭喜宿主獲得10點憤怒值。

姜衍這時候感覺不太對勁啊,這傢伙應該很憤怒的啊,怎麼就這樣就完事了?

而已經到了水淵閣的黑色雲裳女人卻冷笑着,好你個姜衍,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誰,不過你的水淵閣一個活口別想有!哼哼。

“回稟閣主,這位是唯一一個留下來的密心宗長老。”一名靈寶閣執事道。

這名執事說完,直接拿出8枚空間戒指,交給了洛芙蓉。

“嗯,好的,你們先下去休息吧。事後我會向大家宣佈一件事情。”洛芙蓉道。

而黑色雲裳的女人就跟着靈寶閣執事離開正殿。黑色雲裳女人說輕輕點了一下前面的執事。

“我說執事大人您也辛苦了,要不到你房間休息一下吧。”黑色雲裳女人溫柔說道。

“好啊,好啊。”靈寶閣的執事直接應道。

就這樣兩人來到執事房間,而就在兩人進入口,瞬間,那麼執事好像看見惡鬼一樣。徹底的嚇懵了,就呆呆的看着黑色雲裳女人。

“噓,不要叫哦,很快的就結束了!嘿嘿”黑色雲裳女人嫵媚笑道。

就看那名執事的身體慢慢變得乾枯了起來,而無數的血氣直接飛入黑色雲裳女人嘴中。

而就在此時,門外一個青年敲門說道:執事大人,本閣閣主叫您商議事情。

年青發現怎麼沒有聲音呢?應該回來了,剛纔在議事大廳還看到了。於是又敲門問題,可是回答他的卻是一個溫柔而又嫵媚的聲音。

“小帥哥,執事大人正在休息,你進來說吧。”黑色雲裳女人說道。

那名弟子剛推開門,突然一隻手,直接拍在他的肩膀,頓時那名弟子變得木訥起來。

半刻鐘的時候,黑色雲裳女子就當做沒事人一樣的離開了執事房間。

而此刻姜衍還在洛神國國都,四處看着,發現這些人的狀態好多了,沒有那麼萎靡了。

但是姜衍始終不明白,就這樣結束了?太簡單了吧?打開系統掃描,發現真的沒有了,他就直接飛回水淵閣。


而此時的水淵閣已經變成了煉獄,無數的被抽取血氣的人倒下去很多。

“她到底是什麼人!根本不是密心宗的長老!”姬如雪道。

“我剛開始認爲她是密心宗的長老,這時現在發現,他根本不是。”洛芙蓉說道。

而此時黑色雲裳女子正跟兩名護衛纏鬥,而姬發覺得不對勁,按理說兩名護衛已經屬於最強戰力了。而在看那名女子,跟兩名護衛打的不分上下。

“回稟閣主,共計38名弟子,而且都是男弟子。”一名丹陽宗長老說道。

“嗯,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趕快通知公子。”洛芙蓉剛說完話。

這時一道手刀,直接打在傀儡護衛身上,只看那名傀儡護衛直接散架。而另一名傀儡護衛剛要背刺到這個女子。只看黑色的殘影直接劃過傀儡的頭部。

“如雪,你先走,這裏交給我!”洛芙蓉說道。

“嘿嘿,誰都別想跑!你們今天都要變成我的修爲。”黑色雲裳女人說道。

衆人都打算上去拼命之時,姬發走了出來,拿出兩枚中品靈石直接向兩名傀儡扔了過去。



“嗯?扔兩塊靈石?哈哈,這暗器也太明顯了吧。”黑色雲裳女人譏笑道。

“哈哈,沒什麼,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是誰!”姬發微笑迴應。

“我是誰?我是誰你們不清楚嗎?姜衍已經找到了我一個分身了,難道你們不知道嗎?”黑色雲裳女人怒道。

衆人都愣住了,公子難道已經知道這樣強大敵人了嗎?而且已經找到了一個分身?

“哈哈,是嗎?太真的太好了,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看你還能撐過幾時!”姬發得意道。

就在這個時候兩個傀儡竟然修復了自身,變的跟之前一模一樣。這讓心靈異族感到吃驚,因爲這傀儡竟然只用靈石就可以修復!那她要打到什麼時候?

只看兩名傀儡瞬速朝着黑色雲裳女人攻去,無數的光影在水淵閣中再次出現,

心靈異族發現,這傀儡根本不會累啊,而自己奴役這個身體還是不行。

“砰”的一聲,一個傀儡護衛直接被定在牆上。然後那名傀儡剛想掙扎就看到黑色雲裳女人一腳踏了過去。簡簡單單的零件碎了一地。

“哈哈,我看你們怎麼修復他們!還有一隻了,這個傀儡解決掉,就該你們了。哈哈”黑色雲裳的女人得意的笑道。

又過了10息,衆人已經不知道怎麼了吧,而洛芙蓉和衆水淵閣弟子已經將姬如雪和姬發圍在身後。

“轟”的一聲,最後的傀儡護衛也變成了碎片。黑色雲裳女人得意的看着衆人,只要她變的強大,那解封封印一切都變的簡單了。但是必須找一個好的體質才行。

“哈哈,乖乖的讓我吸收吧,我會讓你們感到很快樂的。”黑色雲裳女人已經得意的忘記了自己。

“哦,我說怎麼這麼簡單啊,原來後手在這裏啊!看來我回來的還是晚了!”姜衍諷刺的看着心靈異族。 這時黑色雲裳女人愣住了,她也沒想到姜衍會這麼快的回來。

“沒想到你竟然回來的這麼快。”黑色雲裳女人說道。

“哈哈,我要不在趕回來,你就開心是嗎?心靈異族!”姜衍諷刺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