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何明修心下一疼,嘆了口氣,不忍再苛責,他和母親將妹妹保護得太好,養成她天真跋扈的性子,做事又喜歡直來直往,吃虧不止一次兩次,卻總不長記性。


伸手將妹妹臉上的淚珠擦去,這個小丫頭,如今懂得背後下手了,使出的卻是一眼就能看穿的拙劣手段,說她兩句還哭上了,實在是讓他哭笑不得。

「你也知道比心眼鬥不過她,那為什麼還要找她麻煩?」

聽親哥哥說她沒有何婉柔聰明,何瑤瑤吸了吸鼻子,心下黯然,她心眼沒有何婉柔多,靈根也沒有何婉柔好,只是咽不下這口氣。

見妹妹撅起嘴,腮幫子也鼓了起來,何明修既心疼又好笑,揉了揉她的腦袋,「你以為大家都是傻子?」

何瑤瑤聞言擰起眉頭,仰頭看向自家哥哥,這是什麼意思?

。 一力破萬法!

依仗蠻力,林天成僅憑肉身之威轟出了至強一擊,強大的威力轟然擴散,直接囊括了方圓百丈的範圍,氣浪所過之處,人族也罷,魂族也好,紛紛被擊飛了出去。

首當其衝的那幾位無敵,更是渾身一震,身體瞬間爆發出一層血霧,緊接着紛紛吐血倒飛出去。

眨眼間,周身百丈範圍之內,直接化為無人之境,這一幕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那些魂族也是紛紛色變。

「既然你們來了,那就都別走了!」林天成的聲音冰冷異常,此刻他內心十分的憤怒,而要宣洩這股怒火,唯有用魂族的血來澆滅!

強烈的殺機籠罩之下,八星道祖以下的修士此刻連動彈一下都做不到。

就算是八星道祖境,此時也依舊無法動彈分毫,那些魂族此刻內心駭然無比,魂族心神急轉試圖掙扎,然而卻被林天成一一錘成血霧。

只見林天成每向前一步走出一步,身邊便會有一位乃至幾位魂族的身體轟然崩裂。

那幾個先前被林天成打傷的魂族無敵內心咆哮着想要掙紮起身逃離此處,然而此時的身體卻無法動彈分毫,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林天成一步步逼近。

很快,林天成就站在了一位魂族無敵的面前,冰冷的目光注視着那位無敵。

「為何我從你的眼中看見了恐懼?想殺我,就該做好死的覺悟!」林天成寒聲說道。

話落,只見林天成右手抬起握拳朝着他一拳轟出,頓時間那名無敵的身體轟然崩潰爆裂。

看着林天成絲毫不費力的竟然再次轟殺了一位無敵,那些原本以為林天成油盡燈枯,江郎才盡,羸弱可欺的魂族紛紛膽寒。

然而林天成殺死了那位無敵之後並沒有停下他的腳步,而是一摧枯拉朽之勢不斷地出手,一個又一個的魂族被其依仗肉身之力轟成血霧。

然而魂族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即便是他累得氣喘唏噓,短時間內也無法滅殺全部的魂族。

甚至隨着一次次地出手,林天成的消耗也在急速的攀升著,此時他的肉身也已經有些不堪重負。

眼見如此,林天成隨手一招,六道分身再次出現在他的身後,紛紛出手,逼的四方的魂族不斷的逃離他的身邊,給林天成騰出了一個無人之地。

然而林天成並沒有就此收手,而是操縱着分身立刻向著四周殺戮而去。四周轟鳴不止,一個又一個的魂族被轟殺的倒飛出去,一個又一個的魂族被打的形神俱滅,即便是能逃離分身追殺的魂族強者,此時也是無一不身負傷勢。

只可惜,分身的實力終究也是有限的,在這之前還鏖戰了不斷的時間,將四周化為修羅地獄的同時,他們本身的消耗也非常之大。

不過好在分身都是依仗天珠作為媒介出現的,即便是力竭化為了天珠,也能在蘊養一段時間后自我恢復!

否則的話,數位分身的出手,對於靈力的消耗是巨大的,但依靠林天成怕是出手不了多少招就能將林天成的靈力消耗一空。

林天成看着周身千丈範圍內,血霧漫天,地上殘肢斷臂無數,這段時間內隕落的魂族少說也超過了千人之多,其中不缺無敵境的存在!

這一幕,讓那些沒有被波及的魂族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此刻他們看向林天成的眼神除了驚恐再無其他。

林天成的強大讓他們心中的恐懼無限的放大。

「這……怎麼可能!」

「明明紅衣大人都說他不行了……為何他還如此生猛?」

「這傢伙絕對是半神境的強者,誰家的無敵這麼抗造,都殺多少位無敵了,竟然還能紋絲不動的站着。」

「是啊,滅殺無敵,居然如碾壓螻蟻!!」在眾多魂族震撼的同時,人族的那些修士此時也是一臉痴獃的看着凌晨他。

此時的他們看向林天成的目光紛紛透露著狂熱之意,甚至帶着深深的崇拜和敬仰!

強者為尊,這是一個烙印在生靈的靈魂深處的信條,林天成此刻僅此一戰,已經將自己的強大烙印在了眾多修士的心中。

「班師凱旋!我看這次……誰敢攔我!」林天成寒聲說道,此刻他肉身疲憊,靈力幾近耗光,此時只是單憑着頑強的意志才能堅持站着。

頓時,四周的人族修士紛紛山呼海嘯的朝着林天成簇擁而來。

看着身邊的人族修士,林天成心中這才微微鬆了口氣,別看他之前強勢無比,實際上他內心慌的一匹。

只不過,他不能讓魂族看出他的虛弱,這才極力掩蓋,甚至不惜最後耗費了所有的靈力強行將分身聚集大開殺戒,為的就是給自己造勢,讓魂族看不清他的虛實。

如此才能震懾的住這些人,否則的話他想就此離去怕是難如登天!

暗地裏,林天成也在默默心中祈禱魂族不要再出手了,他已經準備好了殊死一搏,耗光所有電量的打算了。

電量是林天成最後的手段,也是他真正的殺手鐧,只有電量充足,他才能有足夠的安全感。

如今,在耗費了40個電的情況下,說實話他內心其實還是有些不安的,畢竟虛空之上還有一個紅衣虎視眈眈,雖然劉賀目前在與之周旋。

但是林天成並不相信劉賀,而且……最主要的是短時間內他想不到充電的辦法,電量不必靈力,耗光了隨時修鍊都能補充,充電是需要媒介的!

不過林天成的目的也達到了,他的威猛徹底點燃了人族的信念,必勝的信念。

無數的人族爆發出了更強的實力紛紛將身邊的魂族斬飛出去,一個個身上散發着衝天的戰意朝林天成齊聚而去。

一道道身影不顧身邊敵人的糾纏,紛紛捨棄對手,轉身朝着林天成齊聚,儼然他們已經將林天成當做此地的最高指揮官。

由於空間有限,除了一些實力強大的強者提前到了林天成的身邊,那些實力不濟的八星道祖境的只能守在林天成的外圍。然而,很快魂族內部就發出了暴動,只見一些魂族雙目內,空洞無比,一個個咆哮衝擊,剛一靠近,便立刻展開……自爆!似乎在剛剛的一刻,他們已經打定主意不管犧牲多少人都要留下林天成一般。 次日醒來,燭照起身見殿外侍女已恭候許久,換洗梳妝完燭照本能回頭看向床榻。

「你們熒帝去哪裏了?」

「回帝后奴婢不知」

燭照看向銅鏡中換上帝青星辰裙袍的自己,眉峰上挑間視線落到髮髻上幽熒為自己插上的赤玉簪,如火絕艷通體瑰麗不染絲毫雜質真乃絕世佳玉。

「下去吧」

數十萬年來本就習慣無人服侍的燭照看着侍女收拾完,踏步走出極樂殿,這幻世城許是幽熒下了令,自己前往何處也沒人阻攔,如今幽熒不在,自己的計劃也沒法實施。

在幻世城內瞎轉悠半日多,除了午時用完膳便實在閑得發霉,燭照仰視臨近夕陽降臨的天色,想起幽熒昨日給予自己的錦帛,打開間面色盡顯尷尬,前三個倒是簡單,至於這第四個嘛….

「每日為幽熒做棗泥糕…」

她不記得自己能玩火還能做糕點吧?雖是自我懷疑,燭照仍是跨入了膳房,誰知這剛進膳房就被從裏面走出的隨侍給撞上了,自己還未吭聲,隨侍倒是不斷道歉起來。

「帝后,奴婢該死!奴婢該死!」

「沒事」

說話間燭照上下打量隨侍,只覺此人太過熟悉,不自覺間竟伸手扶起隨侍,果不其然隨侍見到自己更加激動。

「姑娘!姑娘!真的是你啊!」

「我?」

「九極姑娘!」隨侍太過興奮直接抱上燭照,雙眸含淚道:「你終於回來了!」

「…」

許久不見燭照回應的隨侍恍然想起尊卑有別迅速跪倒在地,自知跨越了禮數,雖說見到燭照很高興,但如今燭照已貴為帝后,豈是自己說抱就能抱的。

「帝后!奴婢自知逾越禮數,還請您贖罪!」

在隨侍一連串磕頭聲中驚醒過來的燭照,一把拉起隨侍,極致認真的目光緊盯隨侍。

「你方才叫我九極?!」

「帝后不就是九極姑娘嗎?」

被燭照嚴肅神情給嚇到的隨侍本能猛點頭,尋得燭照眼中迷茫,再聲道。

「帝后你忘了嗎?百年前盛世婚宴上你突然人間蒸發,熒帝為了找你在人間苦尋了整整百年」

「百年…」

燭照鬆開手臂連退三步,崑崙一日人間一年,她與無相確是帶着雲啟在崑崙呆了一百日,回到凡間正是一百年,世事雖有巧合但怎會如此吻合,昨日錦帛是,今日時間是,若是自己再會…

「帝后?!」

「帝后?!」

「帝后?!」

隨侍連喚三聲,燭照搖了搖頭衝進膳房看到餐廚用具時腦中自動幻現出棗泥糕的做法,不敢相信的燭照按照做法將揉捏好的棗泥糕放上蒸籠那刻,無論隕髓丹如何壓制,事實都已經擺在了燭照眼前。

「帝后,你又為熒帝做棗泥糕啊?」

燭照十指成拳,終於明白沅仙老人為何會一遍又一遍的說着自己失約,世祖又為何會一遍又一遍的怒罵自己,深呼吸間燭照看向身旁隨侍。

「百年前盛世婚宴上我為何消失…」

「具體情況奴婢不知,但有一點奴婢很清楚,熒帝當時為了救帝后甘願獻出自己數十萬年的恆元金丹」

「你說什麼?!」

「這點整個魔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可帝后你還是消失了…」

隨侍言語刺痛著燭照渾身神經,疼痛難忍間燭照雙手抱頭,這恆元金丹可是上古之神的命脈所在,豈是說拿走就拿走的,可幽熒卻為了自己…

無論是八百年第一個為自己療傷,為自己佈置滿堂紅艷的幻熒,還是八百年後為自己獻出恆元金丹的幽熒,都讓燭照深陷在使命與情慾中無法自拔,兩股強大的精神力量在腦中兵刃相對,刺激得燭照只覺自己都快要瘋掉了。

「帝后,你怎麼了?」

耳邊隨侍聲音越來越急,燭照聞得已然可以出爐的棗泥糕香氣撲鼻甜糯入心瞬息撲滅腦中無形硝煙,喚醒燭照體內屬於九極的記憶,按耐不住本能的燭照將棗泥糕收入手中,推開隨侍搖晃着身軀跑出了膳房。

途徑翼苑,燭照餘光尋得一隻通體雪色的白虎,被吸引了注意力停下腳步轉頭而望,見其白光縈繞,少說也有上千年的修行,是只吸取天地靈氣而成的奇獸。

「來了?」

聞得幽熒聲音響起,燭照在知曉隨侍所說的真相后胸腔內瀰漫出別樣情愫,極為不自然的『嗯』了聲。

「進來看看」

未免被幽熒發現怪異,燭照強壓下內心悸動踏進苑內,抬頭便見幽熒斜卧於白虎對面的玉榻,面上帶着若有似無的疲憊,瞧得燭照不由得緊蹙眉峰。

「你幹什麼去了?」

「白虎」

燭照狐疑的看向坐起身來的幽熒,幽熒身為與自己同等身份乃至更為強大的上古神帝,怎會被區區白虎勞累至此,但見幽熒目光略有隱藏,燭照記入心中轉頭怒視白虎。

「這靈獸很厲害嗎?」

「要不…」說着幽熒走到燭照身邊,攬過燭照腰身落下輕吻:「咱們比比誰能最快制服白虎?」

「好啊」

燭照仰視幽熒,滿眸不甘示弱,這天地間還真沒有她不敢跟別人比打架速度快的。

「既然要比,那就得有籌碼」

「你說」

幽熒瞧著懷中鬥志昂揚的燭照,俯首帖耳。

「若是你輸了,你陪我睡」

燭照朝幽熒不雅的翻了個白眼,嘴角尬笑。

「若是我贏了呢!?」

「我陪你睡!」

「你!」

「開始!」

幽熒退開三步,燭照褪去華麗外袍扔到幽熒手中,僅剩下簡潔幹練的中衣摩拳擦掌間重拳蓄力轟向白虎,夾雜着神力的拳頭快如閃電拳拳到肉,數百次收拳白虎竟然還屹立原地,僅是搖了搖虎首,沖自己一陣精神抖擻的虎嘯。

「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幽熒走到收拳的燭照身邊,將外袍給燭照披上,輕聲道:「娘子,看好了」

燭照雙手挽胸看着幽熒閑庭信步的走到白虎身前半米處,指尖凌空畫符,彈指間符印閃耀冰藍光芒籠罩白虎頃刻匍匐在地,不再動搖乖順到如同馴服的小貓。

「這…」

「白虎由天地靈氣所生,神力神器對它並沒有作用,唯有咒術攻擊它腹下方可破解」

「原來如此…怪不得…」

「娘子?」

也不知是不是觀察白虎太過入迷,燭照隨意『嗯』了聲,聞得幽熒夾雜喜悅的笑聲響起,燭照甩了甩頭,從懷中取出錦帕包裹的棗泥糕遞到幽熒眼前。

「喏!給你的!」

「棗泥糕?」

「不要算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