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低沉的聲音從泥潭最深處傳了過來,然後,泥潭的中央開始隆起,一隻泥漿怪獸探出了腦袋。準確來說,這泥漿怪並沒有真正的形體,因為它每時每刻都在變換著模樣,畢竟它的本源只是一團泥漿罷了。


「吞噬!吞噬!」

泥漿怪自言自語,不斷重複著這兩個字。整個身體從泥漿中鑽了出來,足足有6米高,蠕動著向蘇寧這邊爬過來。

泥漿怪的出現,代表著陣法已經完全開啟了。《神王寶鑒》上面開始推算關於這陣法的所有信息。可是,得到的信息越多,蘇寧的眉頭皺的就越厲害,因為這陣法,實在太過變態!

經過推算,蘇寧已經知道,這泥漿怪的本源就是那一潭泥沼,除非毀掉這泥潭,否則泥漿怪不死不滅!到現在為止,《神王寶鑒》只推算出了泥漿怪出現的原因。

原來,這泥漿怪體內含有一道符籙,可以支配它戰鬥。打敗泥漿怪也很簡單,只要將那符籙取出來,就可以了。可難就難在,那符籙在泥漿怪體內的位置是不確定的,或者說,符籙在泥漿怪體內做著複雜的運動,這種運動可以解算出來,卻需要大量的時間!

「裡面的人到底是誰?竟然能夠布下這樣複雜的陣法,就連《神王寶鑒》也不能立刻破解!」蘇寧感慨,頗感頭痛。

「吼!吞噬!吞噬!」

《神王寶鑒》還沒有推算出來,泥漿怪就已經咆哮著離開了泥潭,蠕動著向蘇寧這邊靠近。它雖然運動緩慢,可是身體表面不斷有泥丸激射而出,就像是子彈一般,速度極快,帶著灼熱的高溫,殺傷力極大。

蘇寧不得不退後閃避,為《神王寶鑒》的推算爭取時間。

蘇寧的反應速度很快,按照既定路線激射過來的泥丸根本打不中他,泥漿怪好似有靈智一般,一招不成,再換一招。它體表的泥漿蠕動,從裡面鑽出來一隻泥漿小鬼兒,這小鬼兒只有不到一米高,手拿著一把閃亮的匕首,像是森林裡靈活的猴子,一落到地面上就向蘇寧躥了過去。

蘇寧躲到哪裡,泥猴子就跟到那裡,手中拿著的匕首每次都捅向蘇寧的要害。而且,泥漿怪不停的製造著泥猴子,一個、兩個、十個、二十個……隨著泥猴子的增多,泥漿怪的體型也縮小了幾分。這麼多泥猴子,蘇寧應對起來越來越吃力。

這不同於人和人的戰鬥,這些泥猴子是沒有生命的,它們可不怕死,每一隻都是不計代價的刺殺蘇寧。蘇寧一劍砍下了一隻泥猴子的腦袋,泥猴子馬上化為了一灘爛泥,可是,立刻,泥漿怪就控制著那團爛泥向自己這邊移動,融入自己的身體,再製作一隻泥猴子……

「沒完沒了啊!」蘇寧大感頭痛,只盼望著《神王寶鑒》能夠快點推算泥漿怪體內符籙的位置,只要取出符籙,泥漿怪只不過是一團爛泥!

蘇寧一劍連著一劍,劈死一隻又一隻泥猴子,好在這些爛泥重新被泥漿怪吸收要花費一些時間,而且泥猴子也不能被無限的製造,這就導致泥猴子的總數始終維持在百隻左右。

蘇寧乾脆召喚出了古葉龍紋槍,也不用龍吟九式,只是隨意的揮舞,大開大合,一掃一大片!

大概花費了一盞茶的時間,《神王寶鑒》才推算出了泥漿怪體內符籙的運轉規律。蘇寧微微一笑,古葉龍紋槍一個橫掃,一半的泥猴子化為了泥漿,至於剩下的,蘇寧也不再管,施展「七步霸氣決」不斷的閃避,欺身上前,向泥漿怪衝去。

「就是這裡!」蘇寧猛然跳了起來,收起了古葉龍紋槍,重新召喚猩紅劍,一甩手,將其投擲了出去,直奔泥漿怪!

猩紅劍飛去的方向,正是《神王寶鑒》推算的符籙下一秒運行的位置。只見一道紅芒刺透泥漿怪的身體,從背後鑽出來,劍尖兒之上,正是那道符籙。

泥漿怪咆哮一聲,身子立刻變得稀軟,宛如冰山化水,四處流溢,覆蓋了地面。蘇寧擲出猩紅劍后,身子並沒有停下來,依舊向前,越過了泥漿怪,在空中就踏上了猩紅劍。

腳踏猩紅,蘇寧又喚出古葉龍紋槍,就像是流星一般,直奔泥潭中央而去。

就在剛才,泥漿怪死亡的那一刻,《神王寶鑒》又推算出了整個泥潭的陣眼,要不然,一隻泥漿怪死了,還有其他的泥漿怪從泥潭中爬出來。只有破壞陣眼,才能完全摧毀這座大陣的運轉。

蘇寧在空中,順勢劃出一道鬥氣,直接將泥潭劈開了兩半,露出了泥潭底部的一塊紅石。紅石上有符文閃爍,蘇寧眼疾手快,古葉龍紋槍投擲出去,直接擊碎了那塊兒紅色的石頭!

咔嚓!

紅石破碎,時間彷彿靜止,地面的泥漿停止了蠕動,化為了堅硬的石頭!

陣法破!! 「竟然破了!你竟然破了我的陣法!」山洞裡傳來了一聲歇斯底里的喊叫,聲音凄厲。可以看出,蘇寧破了陣法,對洞里那人的打擊非常之大。

「只不過是破了你的一個小陣法,激動什麼?怎麼?沒有別的招數了嗎?」蘇寧出言譏諷道。

「小陣法?你竟然瞧不起我布下的陣法?好大的膽子!我告訴你,我的這個陣法,可是融合了五行變化,內有不死不滅的生息法則。就單單泥漿怪體內符籙的走勢變化,也是遵循的四維軌跡運行,要想推測和解算出來,根本不可能!」

「可是我做到了!」蘇寧得意的說道,「自吹自擂又算什麼?敢不敢出來和我比試比試?」

「運氣!只不過是運氣罷了!小子,我才不會上當呢!簡單的激將法,還想騙過我?我告訴你,我混社會的時候,你爺爺還不知道在哪呢?」

「你是怕了嗎?不敢就是不敢,找那麼多理由幹什麼?」蘇寧再次譏諷。

「你……你……啊~氣死我了!老子要是方便出去,你早就沒命了!」

「你不出來也可以,我對你可沒有興趣。我只是想打聽一下,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怎樣才能離開這裡?」蘇寧不想再在這裡糾纏下去了,如果裡面的人告訴他滿意的答案,他立刻就走;如果裡面的人不說,蘇寧就考慮進去把他揪出來,得到答案也要把他揍一頓。

「呦呵!小子,原來是有事兒求我啊!我告訴你,你也別出去了,就在這裡陪我吧!一千年了都沒人陪我說說話,空虛寂寞冷啊!」

「原來是個老不死的!活一千年又有什麼用?還不是不敢出來應戰?慫成狗了!看我不把你打出來!」

「你這小娃好可惡,也好,既然你能破了我的泥漿陣,就說明有點本事兒,老夫就跟你好好過過招,也讓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蘇寧一笑,心想終於將這老傢伙激出來了,但是,沒成想漆黑的洞里,突然躥出來兩道紅光。這兩道光,一出來就化為了兩隻全身噴火的惡犬,張嘴就咬。

蘇寧一個閃身,避開惡犬的撲咬,罵道:「老不死的,放狗咬我?這就是你說的跟我過招?」

「嘿嘿!老夫是不會出去的!這兩隻狗可不普通,他們是熔岩獵犬,是生活在地下岩漿世界中的生靈,從小被我養大,最聽我的話了!」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狗兒子宰了?」

山洞裡傳來一道冷哼,「它們可沒那麼容易死。它們本是虛靈,因為吞噬地下的岩漿精華,慢慢長大,所以他們的肉身本來就是岩漿,不死不滅!哈哈!要想打我,我的這些狗兒們可不同意!」

兩隻大狗橫在洞口,蘇寧不能前進分毫。根據《神王寶鑒》傳過來的消息,這兩隻熔岩獵犬確實沒有被符籙控制,確確實實是真正的生靈,而且不死不滅,除非封印它們。可是,關鍵在於蘇寧根本不會任何的封印術啊!

熔岩獵犬兩米長,一米高,身軀雄壯,整個身子都是岩漿流轉,紅光閃爍,眼神兇狠,獠牙畢現。

「這……真是兩條好狗啊!可惜不是我養的!既然打不死,就不打了,憑藉速度,它們也追不上我!」蘇寧已經想出了解決辦法,打算依靠速度硬闖,先將那老不死的揪出來,再讓他把那兩條狗支走,所謂擒賊先擒王,就是這個道理!

「咦!小狗!」

蘇寧正想硬闖,神王塔第五層光芒一閃,火女就出現在了蘇寧面前。她懸浮在空中,鮮紅的衣裙緊緻的貼在身上,勾勒出玲瓏的身姿,此刻正盯著兩隻熔岩獵犬,眨巴著水靈靈的大眼睛,一副好奇的樣子。

「火女,你怎麼又出來了?這裡很危險,快回去!」

「我不!」火女嘟嘴說道,「裡面悶死了,我要和這兩隻小狗玩!」

「小狗?我的大小姐,你有沒有搞錯,看清楚,這兩隻會是小狗嗎?」

「嘻嘻!它們就是小狗,來,小狗狗,過來過來!」火女向兩隻熔岩獵犬招手。

吼!

兩隻熔岩獵犬顯然並不買賬,匍匐著身子,呲著牙,發出呼嚕嚕的聲音,隨時可以向空中的火女撲去。

「竟然敢不聽話?!好大的膽子!」火女一瞪眼,纖細的手指上噗地一聲,燃起一小團火焰。

火焰一出,嚇的兩隻熔岩獵犬嗚呼一聲,立刻縮小了身體,化為了巴掌大小的絨毛小狗,撲向了火女的懷裡,吱吱嗚嗚的叫著,搖著小尾巴,小眼睛溜圓,萌萌的樣子,乞求憐愛!

蘇寧都看呆了,這也太神奇了。原本兇惡的熔岩獵犬,火女只是一瞪眼,就變成了搖尾乞憐的寵物犬,這……這個世界是怎麼了?

「你看!它們很聽話吧!嘿嘿!」火女抱著兩隻小狗,向蘇寧炫耀。

「好吧!是我失算了,沒想到你還有這本事兒!」

「當然,我本事大著呢!你可不要小瞧我!」火女落到了地面上,也不理會蘇寧了,打算帶著兩隻小狗去遛彎。

蘇寧也懶得管她,火女一向任性,就隨她去吧!現在一切麻煩都解決了,也該把裡面的老傢伙揪出來了,於是蘇寧轉身看向山洞。

這一轉身,蘇寧就看到一團幽藍色的火苗從洞里飄了出來,「鬼火?!這又是什麼招?裡面的老傢伙沒完沒了了啊!」

蘇寧還以為山洞裡的老傢伙又出招了,連忙喚出猩紅劍就要砍……

「別……別打!是我!我出來了!」

「打的就是你!」

「別……別打!誤會! 萌寶成雙,總裁爹地請接招 都是誤會!讓我看看這個小姑娘,這……這小姑娘就是傳說中的那團……那團仙靈火焰吧?」

「仙靈火焰?是說火女嗎?可是火女不是乾鼎器靈嗎?」蘇寧收了猩紅劍,覺得這團會說話的幽藍色鬼火大有門道,便攔住了它,不讓它接近火女,問道:「我很奇怪,你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小娃娃怎麼說話呢?老夫丹鬼,大名鼎鼎的丹鬼!」幽藍色鬼火咆哮道。

「可你怎麼是一團火焰?」

丹鬼嘆息一聲,「說來話長啊!」

「說來話長就不要說了,我不是一個喜歡聽故事的人!」蘇寧顯然不會跟一團鬼火客氣什麼。 (PS:晚上還有一更,近期也會爆發!拼了,還是那句話,唯此一條路,夜盡到天明!歡迎朋友們來書評區發言,需要你們的支持,鮮花、收藏,求支持啊!)

「這……這……你這娃娃還真是伶牙俐齒啊!」鬼火無法反駁,氣極反笑,幽藍色的火光一閃,火焰中凸顯出一張老臉,這張臉並不清晰,同時,在火焰的中心,出現一粒璀璨的金丹。

「咦!這老爺爺身上有好吃的!嘿嘿!」火女抱著兩隻小狗走了過來,向幽藍色鬼火伸出了稚嫩的小手,顯然是在討要那所謂的好吃的。

「哦哦!有!有!我這有新鮮的火晶石和岩漿露,要不要嘗嘗?」說著,幽藍色鬼火光芒再次一閃,從火焰的中心,靠近金丹的地方出現了兩隻白色小瓷瓶。

小瓷瓶飛到了火女的手中,從一隻小瓷瓶里倒出來幾粒通紅的晶石,晶石一出,熱浪席捲,蘇寧站在旁邊,感覺自己的衣服都要燃燒起來了,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兩步。可是,火女卻將那幾粒通紅的晶石,一粒一粒的放入了嘴裡,小嘴兒一張一合,嘎嘣嘎嘣的咀嚼了起來,就像是吃糖豆一般,小臉上現出了滿足的神情,十分舒暢。

「怎麼樣?好吃嗎?」鬼火問道。

「嗯!好吃!」火女歡快的點了點頭,「老爺爺是好人!嘿嘿!」

「你這傻丫頭,給你吃的就成好人了?小心把你拐跑!」蘇寧不滿的苛責道。

「哼!老爺爺就是好人,他給我好吃的,你從來沒有給過我!」火女氣呼呼的說道。

「我哪知道你想要吃什麼啊?再說,我根本就不知道你還需要吃東西啊!」

火女嘟著嘴,眼波流轉,十分委屈的樣子,「你看,你根本就不關心我!跟了你算我倒霉!不理你啦!」

「你……」蘇寧之前把鬼火老頭氣的夠嗆,唯獨拿火女這個小丫頭沒有辦法。火女抱著兩隻小狗,跑到了一邊,不理蘇寧了。

蘇寧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對於火女,他是真的無可奈何!小女孩兒的心思,太過縹緲,而且,火女也很任性,讓蘇寧束手無策!

「小丫頭還沒長大,叛逆一些是很正常的,你不要束縛她,要不然,她跑了,你就後悔吧!這個世間,古往今來,想要找到她並且擁有她的人,不計其數啊!」鬼火老頭感慨道。

蘇寧回過身,盯著鬼火老頭,想要看出一些端倪,「你好像很了解火女?」

「當然!我名丹鬼,擅長丹道和陣法,而對於丹道,我畢生的追求,就是獲得上古乾鼎和仙靈之火!可惜,事與願違啊!」

「你之前說火女是仙靈火焰,是什麼意思?火女不是乾鼎器靈嗎?」蘇寧問。

鬼火老頭圍著蘇寧轉了一圈,呵呵笑道:「你這娃有些門道。俗話說,不打不相識,咱倆相遇也算是緣分,我就給你說說吧!」

「你口中的火女,並非器靈,也並非僅僅是火焰!她是乾鼎器靈和仙靈之火融合而成的生命體!她是一個真實的生命,所以她有自己的情感,自己的思想,愛耍小聰明,淘氣並且任性,她還只是一個孩子!你要像對待一個人類女孩兒那樣對待她,而並非是器靈或者是一團火焰!」

「原來如此!」蘇寧知道了真相,仔細想想,之前確實太不關心火女了,冷落了她。

火女的本源,竟然是天地之間最強大的一團火焰——仙靈之火。仙靈之火和乾鼎器靈融合后,就成為了現在的火女,一個實實在在的生命體!故而,火女一怒,兩隻熔岩獵犬也乖乖的化為小狗,搖尾乞憐;故而,蘊含岩漿精華的火晶石,溫度極高,可焚鋼煮鐵,也被火女拿來當糖豆吃!

火女雖然不會功法、武技,然而一旦她的本源被激發出來,可焚天毀地。只是如今她還小,身上只有那種來自本源力量的氣息,卻無法完全發揮本源力量的威力。

「你這老頭,好像知道的還挺多!」蘇寧說道,「既然你不想和我打了,之前的事情我也就不跟你計較了!告訴我怎麼離開這裡吧!我現在就走!」

「先別著急走啊!你就不好奇我是誰嗎?你可知道,千年以前,有多少人爭搶著要拜入我的門下,有多少人想見我一面而沒有資格!」

「你長得很好看嗎?」蘇寧不耐煩的問道。

「額……老夫長的不好看!」鬼火心虛的說道。

「那肯定是那些人有病!」蘇寧繼續打擊鬼火。

「老夫發現,你這娃就是我的剋星啊!本來見你身懷大機緣,想傳你幾道煉丹之法,既然你沒有興趣,那就算了吧!」鬼火轉身,不再理會蘇寧。

蘇寧一聽,原來鬼火老頭是這個意思。俗話說藝多不壓身,學學煉丹也挺好的,再說乾鼎還在自己手上,不學煉丹的話,豈不是浪費了?這是個機會,自然要把握。

想到這些,蘇寧立刻笑嘻嘻的說道:「丹鬼大師,我這不是跟您開玩笑嘛!您之前的那個殺陣,果然厲害,差點要了我的小命。還有您養的兩條獵犬,要不是火女出現,我肯定打不過的!我現在真的好奇啊!您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這麼厲害!」

蘇寧一頓馬屁拍下來,鬼火老頭虛幻的老臉笑的扭成了一團,哈哈笑道:「你小子果然有眼光,老夫就跟你說說。老夫當年可是大名鼎鼎的丹鬼大師啊!當年,老夫所煉之丹,一粒丹,便可換一座城。想請老夫煉丹,仙武境的修者都要看老夫心情!」

蘇寧眉頭一喜,雖然知道這老頭吹噓的成分大一些,可是從之前布下的陣法來看,這老頭在陣法、丹道方面,這個世間恐怕再無人能敵了。

試想,神王塔第二層的《神王寶鑒》是誰留下的?是酒徒大神啊!那可是能夠將人起死回生,掌控輪迴的人物,就連他留下的《神王寶鑒》都費了好大力氣才破解掉那座大陣,可想而知丹鬼的造詣是有多深!

「老夫當年也算是一個風流倜儻、逍遙於世間的人物,可惜,參與了一場爭鬥,肉身死,七魂散,多虧故人好友將我魂魄收集,才在此苟延殘喘至今!悲哀!悲哀啊!」

丹鬼顯然不想再提當年之事了!

「我在此千年,提心弔膽,因為就算是普通人都可以將我這團靈魂火焰打散,於是布下了洞口的大陣,養了兩條狗,好在這裡並無實力強悍的戰獸,也就沒人來打擾。直到遇見了你!」

「話說你小子怎麼運氣這麼好,竟然能破了老夫的大陣!不對,你小子身上有秘密,咦!你身上有熟悉的氣息……」

蘇寧一皺眉,「我身上有異味嗎?」

「是有一股子臭味兒,不過好熟悉,是誰呢?啊!是……是酒徒那傢伙,你身上有他的狼神戰寵!」

「狼神戰寵?是說神王塔第六層的小白狼嗎?」蘇寧心中激動,看來丹鬼知道的很多啊!

這也難怪,畢竟丹鬼可是千年之前的人物。 寵寵欲動:總裁,別亂來! (PS:今日的第三更,為自己加油!求鮮花,求收藏!)

「哈哈哈!是酒徒那傢伙,他竟然找了你做傳承人!」丹鬼火焰閃爍,幾乎要瘋癲了。

「你認識酒徒大神!」蘇寧也震驚了。

「自然,我們是老朋友了!離的近了我才感覺到,他的那頭小寵物,就在你的身體里。既然如此,我更要好好培養培養你了,畢竟酒徒和我是朋友。而且,我們都是因為魔主才落得這般下場的!」

「原來你也和魔主有仇啊!」

「當然,不共戴天之仇!有我沒他!奶奶的,想起來就生氣啊!那傢伙真他ma陰險!」談及往事,丹鬼咬牙切齒,恨恨不平。

「好了,好了,咱不談當年了。要想報仇,也要等離開這裡啊!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蘇寧勸說道。

「這裡是紅光之地!」

「什麼?」

「怎麼還在紅光之地呢?」蘇寧通過傳送陣來到這裡,還以為到了另外的地方。

………………

經過丹鬼的詳細解釋,蘇寧知道了這片絕地的方位。絕地處在紅光之地南端,罕有人跡,地下不深處就是岩漿世界,所以地表寸草不生。

丹鬼的丹道奪天地造化,早已修成本命之火,火不滅,則魂不散。所以,他只有生活在岩漿世界,靠吞噬火晶石和岩漿露保證本命之火不滅,才生存至今。

離開紅光之地的方法也很簡單。紅光之地的封印屏障,和蘇寧所中的魔血修羅之毒本源相同,乃是一種劇毒。只要蘇寧跟隨丹鬼學習丹道,煉製出千珏丹,就可以化解體內的毒素,還可以破開紅光之地的封印屏障。

知道了這些,蘇寧就放心了,不光能解毒,還能離開紅光之地,關鍵是還有人心甘情願的教自己,這丹道之法又為什麼不學呢?

現在的丹鬼,還不能離開岩漿世界。他只不過是一團靈魂火焰,沒有了火晶石和岩漿露,過不了幾天,本命之火就會熄滅,魂飛魄散!可是,蘇寧的神王塔內,第七層,有復魂香啊!

神王塔第七層,數千蠟燭點燃,燈火通明。至尊骨坐在蓮台之上,面前就是一四腳銅爐,其內有三炷香,只見其燃燒,卻不見有香灰掉落,似乎永遠燃燒不盡。這三炷香,便是復魂香,可保魂魄不散,還能日漸強大,最適合現在的丹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