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

但當他看到拿留個地方被屠殺的人殘存下來家人時,他才發現自己錯了,錯的還十分離譜。


認為自己早已看淡悲歡離合,只是因為還沒有遇到過更深的悲歡離合。

認為自己足夠冷血,只因為還未見到過世界更冷血的一面。

所以,他,僵文,發誓要替那些人宰了這幫畜生!!

兩人再次戰到了一起,黑色的鬼頭大刀跟鋒利的指甲不斷地碰撞,僵文一刀快過一刀,年輕的吸血鬼在憤怒的支撐下也在步步緊逼,兩人都不肯退讓半步。

年輕吸血鬼的手下在一旁不知該如何是好,這種程度的戰鬥不是他們能插手的,實力微弱的他們,連兩人的身影都看不清楚,眼睛里只有兩道模糊的身影在來回碰撞,時不時發出金鐵交擊的聲響。

就在這些人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他們靈敏的耳朵里傳來一陣強勁的踢踏聲,聽聲音,來的至少有幾十個人,而且全部都是修士!

留下的十幾個吸血鬼還未準備好開始戰鬥,就有一道身影飛速掠了進來。

周川看了一眼被鮮紅色的血液染紅的員工宿舍,黑暗的環境對他這種的修士影響微乎其微,只要他將靈氣覆蓋在雙眼上,視力就跟白天一樣。

但這個時候,他卻沒有這樣做,或者說,他根本不敢去看裡面地獄一般的場景!!

「死了,竟然都死了。」周川喃喃道,整個人怔在了原地,在他的感知中,整個員工宿舍,竟無一人存活!

連僵文這樣冷血的殭屍看到這一幕都感到無比震驚,發誓要宰了這些牲口,更何況是他周川?

周川一聲不吭,緊緊地咬著嘴唇,一滴滴的鮮血順著下巴滴落下來,他卻感受不到一點兒疼痛,因為,此時他的心要比這痛上一萬倍!

「死,我要你們這些牲口都給我去死啊!!」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2 周川一把抽出被他背在背後的一根一米長的鋼鐵長棍,這根長棍是他當初畢業時導師送給他的,在法器中也是極為優秀的存在。

可是,從他來到黑海市起,他卻從來沒有用過一次。

他覺得自己不配使用這根長棍,在黑海市活的憋屈無比的他,別說想成為一名他的導師期待的蓋世豪傑,就連自己的子民都無法保護,還被各種黑暗勢力壓的喘不過氣來,無奈之下只能低頭妥協。

這樣的他,有什麼資格使用導師送給他的武器?

現在,白洛給了他一個機會,一個讓他不用再像之前那樣活的無比憋屈的機會。

他從之前的金龍衛變成了赤龍衛,他也覺得自己愧對金龍衛這個稱號,現在只是作為一名四爪赤龍衛的他,過得反而比之前三年都要舒坦。

堂堂男子漢大丈夫,更是身為一名龍衛,不就該懲奸除惡,以七尺之身,還世間一個郎朗乾坤?

為了這個目標,他拿起了這柄武器,這段時間也是他唯一不覺得自己愧對這把武器的時光。

這一刻,周川手握長棍,棍長一米二八,重四百七十六斤,用上好的赤陽精鐵打造,揮舞時如有赤陽當空,專克一切邪魔。

「該死的畜生,今天,我周川就要替天行道!」

棍落,赤陽當空,邪魔尖嘯,一位沉寂了三年的龍衛,找回了自己的道! 清晨,穿著一身運動裝的喬治在郊外城區的小道上跑過。

早上的黑海市還是比較安寧的,連壞人也想趁著天色未大亮之前睡個回籠覺,懶惰造就了黑海市清晨的主旋律。

喬治一邊慢跑,一邊哼著不知名的樂調,聽上去節奏感十足,像是愛爾蘭那邊的踢踏舞伴樂。

平常他慢跑是不會經過這裡的,最多也就在那所小學附近跑上幾圈,順便看看有沒有不長眼的小混混出來鬧事。

今天不一樣,前幾天他在郊區的這家工廠里訂購了一批傢具,算起來今天也到了交貨的時候,所以他才會特意跑過這裡,看看自己的傢具怎麼樣了。

在龍國生活了一年時間,來的時候買的是一間舊房,房間里的傢具也都是舊的,用到現在差不多也該換成新的了。

喬治繼續向前慢跑,按照以往的經驗,大早上人很少,工廠現在有沒有開門都還是未知數,或許他到了之後還要再等上一段時間。

但是,在他到達工廠幾百米開外的地方時,耳朵里就傳來了陣陣喧鬧的聲音。

「嗯?怎麼回事?平常不是很少有人嗎?」

喬治疑惑,難不成是這些人轉性了,想要每天辛勤工作?

哈哈,別逗了,說出去誰信啊。

喬治笑了笑,但沒過多久,他臉上的笑容就凝固了下來,因為他靈敏的鼻子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兒。

不僅如此,伴隨著這股血腥味兒的還有吸血鬼身上濃郁的腥臭味道。

他的臉色一下陰沉下來,步伐加快,很快就到了工廠前。

工廠前面站著林林總總約莫百人,有些是受害者的家屬,有些是純粹過來看熱鬧的。

幾名婦女蹲在地上泣不成聲,在他們面前放置的是他們丈夫或者父親的屍體。

幾名白髮蒼蒼的老人嚎啕大哭,世上還有比白髮人送黑髮人更讓人難受的嗎?

兩名龍衛守在屍體旁邊,等著受害者的家屬過來認領屍體,同時也在維護秩序。

在工廠的大院子里,五十多具屍體整整齊齊地排列在那裡,給人一種強烈的衝擊感。

這些屍體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身上的血液被吸走大半,只剩下一身乾癟的皮囊,像是長期營養不良,餓的皮包骨頭一樣,如果是不知情的人,或許還會認為是這家的老闆心黑,長時間虐待勞工所致。

世上並非是這樣,看到這一幕的第一眼起,喬治就不由自主地握緊了拳頭。

這個景象他太熟悉了,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裡,他看到過無數個跟眼前類似的一幕,甚至裡面還有不少都是他親手造成的。

雖然他自從來到黑海市之後就再也沒有吸食過人血,但觸景生情,總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那些曾經被他殺死的人好像又要回來找他索命一樣。

在一邊看熱鬧的人臉上也不會帶有笑意,他們都是附近的居民,或者經常在這一片轉悠的人,跟這家工廠里的一些員工都有些臉熟。

當下發生了這樣的事,沒有誰能開心得起來。

其中一人悲嘆一聲:「唉,這家工廠都造的什麼孽啊,聽說裡面五十口子人,居然在昨天晚上一夜之間就被殺光,只剩下一個老李頭僥倖活了下來,這個老李頭現在狀況也不太妙,好像撞在了牆上,現在都瘋了。」

老李頭就是最開始聯繫龍衛的那名老人,能在那名年輕吸血鬼隨手一擊之下活下來,不得不說他是極為幸運的。

但是,他也是最不幸的那一個,即便活了下來,他還有繼續活下去的意義嗎?

一名看上去至少有七十多歲的老婆婆唉聲嘆氣:「誰說不是呢,老李頭家的小李子可是我眼看著長大的,昨天下午我看到他的時候還好好的,這麼個大活人,怎麼就說走就走了,唉,老李也是可憐,剛才我看到他的時候整個人都瘋瘋癲癲的,應該是受到的打擊太大了,造孽喲。」

喬治在一邊靜靜地聽著,緊緊地咬著牙關,指尖的指甲將手掌上的肉都刺破。

平白無故的,那些吸血鬼怎麼會襲擊這家工廠?原因只有一個——因為他!

他平時隱藏的很好,無不是在住所還是學校,一路上經過留下的氣味兒都被他完美消除。

這家工廠他只來過一次,因此並沒有花費極大的力氣消除自己的氣味兒,因為這樣需要花費的精力實在太多了。

在過去一年裡他也都是這樣乾的,一直都相安無事,可今天,他萬萬沒想到留下來的一絲微弱的氣味兒就能將追捕他的那些人引過來,還連累了這家工廠的所有人。

喬治看著蹲在屍體身邊不斷哭泣的家屬,妻子失去了丈夫,老人失去了孩子,歸其原因,都是因為他的存在!

他將拳頭握的咯咯作響,心頭的怒火卻是無論如何都消除不了。

他不知道的是,其實在這件事情之前,黑海市已經有過六家類似的地方被屠殺,只是因為他不經常出門,只會偶爾出去一次,因此消息有些閉塞,再加上龍衛害怕引起恐慌,因此沒有大力宣揚,只是暗中通知了一下。

所以,這才有了喬治剛剛得知消息的這一幕。

喬治憤怒,但有人比他憤怒一萬倍。

傷心欲絕的家屬們指著龍衛的鼻子破口大罵,憤怒的他們已經失去了理智,龍衛們即使沒有錯,這個時候也只能靜靜地聽著,任由這些人發泄,只因為他們背負著龍衛的名號。

等到這些家屬哭到累了,哭到將要昏闕的地步,兩名被折騰的死去活來的龍衛終於開口。

「大家放心,這次的事件我們龍衛一定會給大家一個交代,真兇我們已經抓到,正在等待上面的處理,我們龍衛可以向大家保證,無論是誰,只要敢在黑海市行兇,都會受到龍衛的制裁!」

「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我兒子都死了,都死了啊!!」一名老婦人趴在屍體上大哭著道,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她的兒子死了,再也回不來了。

兩名龍衛咬著牙聽著,將這一幕牢牢記在心底,他們無法保證今後這樣的事情不再發生,他們是龍衛,但基於這個基礎上的,也不過是普通人而已,並非是神明。

他們或許不能全部阻止類似的事情發生,但他們會拼盡全力去阻止,同時讓這些敢在黑海市行兇的人付出慘烈的代價!

喬治心亂如麻,腦子裡渾渾噩噩的。

『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來過這裡,那些吸血鬼也就不會跑到這裡尋找我,也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慘劇了。』

『如果我從一開始就沒有來到這座城市,這些人會不會活得好好的?』

「或許,我的存在就是多餘的吧?」

喬治在心裡不斷地自我否定,他在學校附近之所以不斷地救人,成為那裡的守護英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為自己從前造成的殺戮贖罪。

現在竟然又有這麼多人因他而死,喬治心裡像是有一團火焰在熊熊燃燒,想要將那些造成這副場景的垃圾們殺個乾淨。

這個時候,一名龍衛身上的傳呼機響了起來,這位龍衛拿起傳呼機說了幾句,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兒,等通話完畢,他將頭轉了過來,臉上露出大快人心的喜色。

「大家安靜一下,上面對昨天那些吸血鬼的判決已經下達,所有人可以過去看看。」

「不管大家是想報仇,還是純粹的厭惡這些吸血鬼,都可以過去成為處刑人,親手讓這些吸血鬼們付出代價!」

經過這名龍衛一番敘說,眾人都明白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來是龍衛的大首領覺得把這些吸血鬼直接殺了太便宜他們了,所有決心公開處刑,將他們交給廣大的民眾處理。

具體方法現在還不清楚,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些吸血鬼的下場將會很慘,很慘!

萌寶駕到:總裁哪裏逃 「我們也可以跟過去參與處刑?」一名過來看熱鬧的人指著自自己的鼻子,有些不敢相信。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只要是個人,就會對那些吸血鬼生出恨不得他們死光的念頭,這些不把人命放在眼裡的怪物,死光了才是最好。

「長官,你們說的都是真的?」 一等狂後:絕色馭獸師 一名受害者的家屬恨恨地道,這是一名十幾歲的小姑娘,她面前的那具屍體正是跟她相依為命的哥哥。

他的哥哥不願意靠販賣走私過活,所以到工廠里靠著賣力氣養活兩人,可誰能想到,突然之間就發生了這樣的事?

失去了相依為命的兄長,她一個人又怎麼能活得下去?

儘管龍衛已經決定撫養這些受害者的家屬和親人,但失去了至親,活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意義?

「是的,我們會讓你們親自報仇!」這名龍衛堅定不移地道,他已經收到了消息,這次的處刑人不會是龍衛,而是這些受害者的家屬,他們,將親手殺死那幫垃圾!

小姑娘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將白布蓋過兄長的頭頂,眼神無比堅定。

「放心吧,哥,我會給你親手報仇!」

喬治看著這一幕一言不發,心中久久無法平靜下來。 黑海市龍衛總部,跟之前的龍衛總部比起來,這裡這段時間顯得十分空曠,不是地方變大了,而是龍衛的人數少了大半。

人數變少,需要完成的工作卻更多了,所以這些龍衛們此時忙的不可開交,甚至連走路都是小跑著前進。

鳳求凰之醫妃難求 清晨時分,在整座黑海市還在沉睡時,龍衛們便早早集合,或者說,他們壓根就沒有睡好。

畢竟昨天晚上被強行叫起來圍剿吸血鬼,他們不瞌睡才怪,但這些人卻都一個個紅著眼睛,就算後半夜已經回來,他們也是無法入睡。

昨天那一幕帶給他們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那幾十具的屍體不斷在他們眼前浮現,讓他們再怎麼努力都無法入眠。

所以,當一大早白洛將他們集合起來的時候,這些人眼睛都是紅通通的,雖然沒有入睡,但還是精神十足。

因為他們現在要做一件大事——審判吸血鬼!

此刻,龍衛訓練場中央,領隊的那隻年輕吸血鬼雙腿跪在地上,模樣很是狼狽。

身上的吸血鬼大衣碎了大半,變得破破爛爛的,比一些拾荒者還要寒酸。

年輕吸血鬼兩隻手掌上的鋒利指甲全被砍碎,像是被強行拔掉指甲的老虎一樣,不同的是,人們看到老虎被關在動物園裡拔掉指甲,會覺得可憐,看到這隻吸血鬼這個樣子,只會感到大快人心,乃至恨不得自己親自動手。

除此之外,年輕吸血鬼的一雙尖銳獠牙被也取了下來,準確的說是被周川用鐵棍生生砸斷。

那十幾隻一階二階的吸血鬼怎麼能攔得住周川的鐵棍?在將這些低階吸血鬼紛紛打死之後,周川就將目標對準了這隻年輕吸血鬼。

結果毫無疑問,這隻年輕吸血鬼即便再怎麼強,也無法戰勝僵文和周川的聯手。

這兩個人隨便挑出來一個都是跟他相同等級的對手,周川或許要弱上那麼一點,但也十分有限。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周川在這一戰中獲得了不小的好處,以前的心結解開,停滯已久的修為從三階後期瞬間突破到三階巔峰,戰力更進一步。

至於兩個人聯手打一個會不會影響形象,抱歉,無論是周川還是僵文,都不是在乎這些細節的人,再說了,跟一隻吸血鬼講什麼道義?

龍衛們早早集合完畢,在訓練場中站定,身體筆直,如同一柄柄出鞘的利劍。

當白洛將摻雜在龍衛當中的泥沙洗去,留下來的,都是百鍊真金,沒有一個貪生怕死之輩!

等時間差不多了,白洛邁著步子走了進來,嗚喵在他懷中沉睡,由於嗚喵的體型很小,白洛乾脆在衣服上加了一個口袋,將它放在裡面,從外面看,也就是白洛胸口稍微鼓了那麼一些,看不出什麼異樣。

等白洛到來,所有龍衛立刻挺直了腰板,目光炯炯地看著眼前這人。

是他,在危難中將龍衛一手拯救,也是他,在他們即將被黃升殺死的時候將他們從黃泉彼岸拉了回來。

對這些人心中,白洛的地位,如同傳說中的神明!

等白洛到來,所有龍衛就算到齊,這也意味著審訊即將正式開始。

白洛走到年輕的吸血鬼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語道:「說出你的目的。」

年輕吸血鬼身上受了重傷,吸血鬼的自愈速度驚人的強,但到現在竟然還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可見當時僵文和周川下手有多狠。

這還不是最讓這位年輕吸血鬼感到痛苦的,最痛苦的是,每當他身上的傷好了那麼一點點,這些人就會再次對他進行摧殘,讓他始終保持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自從昨天龍衛將他帶回來,這些人一聲不吭,送到審訊室就是一頓狂虐,讓他體會人間絕世的痛苦。

更讓他感到恐懼的是,這些人從始至終一句話不說,連他的目的都不詢問,上來就是用刑,任憑他再怎麼喝罵,這些人都不肯停下。

他在這裡感受到了殘酷和絕望,吸血鬼一族的強大自愈能力在這個時候反倒成了一種詛咒。

但是,在白洛出聲詢問的時候,他依舊硬著嘴道:「哼,區區人類,我們的目的豈是你們能夠猜測的?」

「你們最好趕快放了我,我們家族的高手就在黑海市附近,我在被你們抓捕之前就已經將消息傳遞出去,家族裡面的那位大人看到信息后一定會找過來,你們就洗乾淨脖子等著吧。」

「你們要是現在就放了我,我還會考慮給你們留個全屍,不然等我出來了,哼,你們全都得死,而且不僅僅是你們,整座城市的人我們都會殺光!」

「你!!!」站在白洛身邊的周川大怒,抬起鐵棍就要一棍砸死這個畜生,但被白洛攔了下來。

「現在殺了他,對他太便宜了。」白洛是這樣說的。

Leave a reply